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十六 死要面子学人断案,玩心大起教子做人

十六 死要面子学人断案,玩心大起教子做人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院中众人皆被一声惊得不轻,众官兵放开手来,不知怎么办才好。那吴大人脸色铁青,不由自主看向夕家老爷。夕老爷眉头皱紧,奔跑过去,一把将那小仆抓住,问他道,

“怎么回事,说清楚些!”

那小仆哆哆嗦嗦,回道,

“老爷,那马家公子,马官儿,死了,被人杀死了!”

“死在了何处?”

“后院的柴房里,刚才我听到动静,过去查看,怎知血流了满地,不知已经死了多长时间!”

夕老爷赶忙奔走过去,小乙马上跟上前去,这院中众人也都往那方聚拢,夕府众人心中更多疑问,也是走在了前头。小乙边跑边想,莫非街上那人见到的便是这马官儿被杀之事,因而被吓得到处乱跑。来不及多想,众人已然到了那后院之中。夕老爷正欲进屋,却被那吴大人叫住,

“夕老爷,您这进去好像不太妥当,不如让我先派人验验!”

夕老爷一听,有官兵在,自己多少也得顾及下他们的面子,他停下来,示意夕府众人让开道来。那吴大人派人进屋查看,小乙也在门外看那屋内情形。夕家柴房极大,所储干柴无数,平日里有人清扫整理,倒也干净舒适,应该也算不上是虐待那马官儿了。不过此时看去,这柴房之中一片凌乱,四处都有血渍,马官儿尸体用一种极不舒服的方式扭曲着,静静的趴在门口,他右手沾满血,血色暗红已然晾干,那手则刚好够到门槛。检验官将这屋内情形一一记下,出来报告吴大人,

“大人,这人已经死了小半个时辰,是被利刃穿腹,失血过多而死。看这情形,这门应该是从外边锁上,他受伤之后还想出来,怎知门被从外扣上,他口中被塞了布条,无法开口求助,于是他用手拍门,可外边无人响应,因此流血而亡!”

那吴大人点点头,又问,

“可真是那马官儿本人?”

“这个不知,还请马家人前来查验。”

吴大人转过身去,看了看夕老爷,又瞅了瞅那马四爷,略显为难,

“对不住了夕老爷,今日出了人命,可不太好办了。马四爷是吧,快去查验一下,是否就是你的亲侄儿!”

那马四爷早就红了眼,马上带人过去,继而便是一阵鬼哭狼嚎,场面之宏大,围观众人无不动容。小乙心知这其中定有阴谋,正是要嫁祸于夕家,让夕家栽个大跟头。

吴大人来到夕老爷身边,摇摇头道,

“夕老爷,这真是不好办了!”

夕老爷怒气上涌,不住咳嗽起来。吴大人唤过报信的小仆,问道,

“你是如何发现马官儿死的!从头到尾,一五一十的给我说清楚!”

那小仆仍旧心有余悸,不敢再看那柴房,他低下头下,慢慢说话,

“本来是我和大川一起照看这马官儿,哦不,是马公子,马公子。他花言巧语,想要买通我二人,我们不听他话,他破口大骂,骂得太过难听,我们气不过,这才堵住了他的嘴。这前院又出了事,我心头担心老爷,所以让大川一人照看,我去到前边看看情况。我躲在廊道上看这院中情形,咱们夕家似乎没吃什么亏,后来吴大人带了官兵前来,我心想必然没事,这才回去。我走时,大川就在这门口坐着,而且门从外扣上,以免被他逃跑。可我回来开门一看,大川不见踪影,这马,马公子也早已惨死。”

小乙上前问话,

“不知这大川是否国字脸型,右腿有些不太听使唤!”

小仆回话,

“正是正是!姑爷可曾见过他?”

吴大人正要痛斥这随意插话之人,听到姑爷二字,这才明白过来,

“喝,原来是夕家姑爷,失敬失敬!那叫大川,莫非你曾见过?”

小乙回道,

“正是,我来的时候正巧在街上撞见,他边跑边喊‘杀人了’,这百姓们也能作证!”

吴大人笑着点头,

“若是寻到这大川,此案便破!可知那大川去往何处?”

小乙回道,

“去往城南方向,具体的就不大清楚了。”

吴大人招来几人,吩咐道,

“先问问熟悉大川之人,他爱去往何处,然后速速前去将他给我带回来!”

几人领命,找了与之相熟的夕府仆人,问询之后便匆匆离去。吴大人信心满满,笑道,

“院里所有人不得擅自离开!我定要捉住真凶,还夕老爷一个清白!”

这话很不好听,连小乙都有些听不下去,他只希望官兵能够寻到大川,还有,那凶手也尚未对大川赶尽杀绝,否则这事又如何能够说得清楚。

良久,那队官兵回来,小乙看几人表情,也知寻人无果。吴大人怒道,

“没用的废物!什么都没寻到?”

几人战战兢兢回道,

“只是有百姓见他喊着‘杀人了’到处乱跑,具体跑到了何处,那就不得而知了。”

“真是废物废物!继续去找,找不到就不要回来!”

吴大人怒火中烧,难以克制,大声叫嚷起来。几位官兵也是听话,拔腿就要往外跑!刚跑到门口,有人说话,

“哎呀呀,慢着点,你赶着去吃屎啊!我那肥猪拉的屎不错,待会让你试试啊!”

小乙听得明白,定是那蒜头前辈到了!果然不出所料,蒜头大摇大摆走了进来,几位官兵面面相觑,眼看这奇人从身边走过,眼珠子都不曾移开一下。小乙看他,与第一次见面时的打扮一样,小乙伸手招呼,蒜头马上就看到了,咚咚咚跑了过来,拉住小乙便问,

“哎呀呀!我听老葱说小和尚跟你在一处,怎么不见他呢!”

小乙笑着回他,

“这里出了事,让他待在里边,自己一个人玩来着。”

蒜头把手伸进头发里,抓了几把,又道,

“小和尚无趣的很!你跟他说上一百句,他也不见得回你一句!我看啊,他跟着老葱头一起倒是挺搭。哈哈!小子,你来这里多久啦,哪里有好玩的地方,快跟我说说!”

小乙正要回他,那吴大人却是不高兴了。蒜头打一进来起,便没瞧过他一眼,他怎么说也是个当官的,如此对他视而不见,真是在手下面前丢了脸面,他干咳了两下,道,

“你是何人,没见官家办案么,若是妨碍了公务,让你吃不了兜着!”

蒜头回头一看那人,嘟起嘴来,把脸贴到吴大人脸上,立起的头发扎到他鼻孔之中,吴大人急忙后退,大喝道,

“哪来的贼子,竟敢对本官不敬!来人,把他给我绑了!”

小乙一手拉住蒜头,另一手摇摆道,

“不可不可,吴大人,这位前辈只是喜欢玩乐,平日里就是这样大大咧咧,真是没有一点恶意的。”

蒜头睁大了双眼,大笑起来,

“哎呀,哎呀,你会绑人呀,快快,快来教我怎么绑法!”

蒜头挣开小乙,上前把那吴大人给抓住了,他背起双手,叠在一起,转身背对吴大人,道,

“快来快来!绑我绑我!”

吴大人一头雾水,不知这人脑中在想什么,蒜头仍旧不依不饶,他索性叫手下取来绳索,给蒜头绑了个结实。蒜头手脚被绑在一起,他翻身将头朝下,手脚则是一齐朝天。吴大人大笑出声,

“哈哈,还好玩么!”

蒜头也是大笑,用那腰用力量,在地上蹦来蹦去,

“哎呀,好玩好玩!”

众官兵见他如此,也都笑出声来。小乙笑笑,问他,

“蒜头前辈,玩够了吧,我给你解开!”

蒜头吐着口水摇头道,

“不用不用!我再玩一会!”

说完他又蹦了起来,引得更多人大笑出声。夕月来到小乙身边,掩嘴偷笑道,

“哥哥,这前辈好有意思!我看他长得与葱头前辈一样,他俩定是两兄弟了!嘻嘻,他们还真是一对活宝!”

蒜头似是听到夕月之言,转身跳了过来,他倒着看看夕月,有些疑惑,于是手脚并用,竟是将手脚一同换到身前,再左右几下,绳子分解开来,再无用处。蒜头来到夕月面前,下嘴唇包住上唇,快速眨了三次眼,这才说道,

“咦,这小姑娘也是你的相好?上次那个小酒窝呢!”

小乙尴尬一笑,却是那吴大人替他说了,

“这是夕家大小姐,他呢,是她的丈夫哦!”

蒜头双手叉腰,挺起肚子来,双眉聚起来,大声道,

“咦,你这小子竟是喜新厌旧之人?哼哼,叶风那小子眼光也不怎么样嘛!”

吴大人又插话进来,看来对这蒜头也颇感兴趣,

“两人一见钟情,便是那天赐良缘,昨日刚喝的喜酒,这位老兄,你可是来晚了!”

蒜头嘟嘟叫了起来,

“哎呀呀,又错过了!又错过了!真是便宜了那老葱头!”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来到吴大人向前,他干笑起来,露出一排雪白牙齿,

“哈哈,刚才你绑了我,现在轮到我啦!这样才公平!嘿嘿!嘿嘿!”

吴大人还未反应过来,就被蒜头一手翻倒过来,他伸脚勾住绳索,拖了过来,在吴大人身上不停旋转,吴大人哎哟哎哟叫个不停,却是没人上前帮忙。只是片刻,这吴大人便成了粽子一般,一点不能动弹,蒜头在他身上踢上一脚,他肚子着地原地旋转起来,眼看就要停下,蒜头又伸手一拨,他又继续转了起来。众官兵平日只见他耀武扬威,哪有这等挫败之时,也都憋笑起来,一人憋出一个大屁,然后众人哄堂大笑起来。

蒜头乐得合不拢嘴,他索性趴在地上,看那吴大人转圈。吴大人再转几圈就口吐白沫,蒜头这才把他停下。二人倒看着对方,蒜头笑问道,

“哈哈,好玩不好玩,好玩不好玩?!”

吴大人开口,那白沫流出,却是进了鼻孔,引得他大咳起来。小乙赶忙上前将他侧过身来,让那白沫顺利流出。

“蒜头前辈,你玩够了吧,可别再折磨吴大人了,他一会还得断案,为民作主呢!”

蒜头撇了撇嘴,回道,

“又没玩的了!哎,没劲!没劲!”

他突然变得闷闷不乐,躲到角落里去,蹲下身子,双手扶在膝上,把头低在手后,然后偷眼看着众人。夕月觉得这蒜头好玩,于是慢慢靠近他,待到距他三步之处停下,她把身子向前,双掌成并拢放在嘴边,轻轻说道,

“蒜头前辈,咱们去找小和尚玩好不好?”

蒜头见有人理他,开心起来,他蹦跳起来,他大笑出声,又把那双手拍得啪啪直向,

“好呀好呀!快带我去看看小秃子变成什么样了!”

夕月嘻笑着带他去了,众人也都目送他二人离开。

小乙把吴大人身上绳索解开,笑道,

“吴大人!你不知道,他在江湖上可是大大有名,多少人求着见他一面也是不能,今日他与你有这般互动,想必不久之后,定会升官发财,前途不可限量呀!”

吴大人怒极,正要发飙,可他忍性极强,听小乙这般说话,也知小乙为他找了台阶,若是不顺着下去,那人武功这般高强,自己也无丝毫必胜的把握,

“这位高人便是那大名鼎鼎的蒜头前辈!哎呀,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呀!不行不行,一会我还得去好好拜访他!”

小乙被他演技所折服,他对这江湖之事只怕知之甚少,却做出这般模样,当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小乙陪他演说道,

“可不是么!一会事情了了,咱们一起去,我还要求他教我几招厉害的功夫呢!”

吴大人打着吆喝,道,

“那感情好,我们是否还要准备些礼物,我看蒜头前辈喜欢些特别的东西,我这就找人准备去!”

小乙笑着应付,夕家门外又进来人了,

“快走!别磨磨蹭蹭的!快走!”

小乙心中大喜,是童陆来了!他心想,这蒜头前辈来到此处,只怕也是童陆白青的功劳。他迎了出来,只见童陆手持一绳,绳的另一端绑着两人,二人皆是鼻青脸肿,口中塞着大块树根,摇摇晃晃走在前面。童陆身边还有一人,一手持剑作防守势,他面色凝重,没有喜乐,不是那辜炎又是何人!童陆辜炎身后还有一人,哆哆嗦嗦跟着二人,小乙大喜,这人竟是叫喊着‘杀人了’的夕府仆人大川。

“陆陆,你真是神了!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童陆十分得意,笑道,

“那是自然,我一出马,没有办不成的事!”

小乙拍他肩膀,

“嘿嘿,看把你能的!”

五人一同过来,吴大人又甩上了官威,问道,

“你们又是何人!”

那与大川一同看守的小仆开口回话,

“回大人,最后面那人正是大川,这事他定然清楚!”

吴大人大喜,这案子有了人证,破案把握大增。

“那什么大川,快些过来,本官有话问你!”

童陆回头看他,笑道,

“没事,有官老爷替你作主,有什么可怕的!听到什么看到什么,全都一起说来!”

那大川一听,马上跪了下来,

“官爷啊!太吓人啦!太吓人啦!我在藤条后边乘凉睡着,迷迷糊糊见人进了柴房,还以为只是眼花。可后来里边有了动静,我清醒过来,那人一把匕首直直捅入了马官儿身体,哎呀,血呀,好多血呀!我,我,我差点被吓晕过去。那人也不知怎么进府的,出去时,还不忘把柴房大门给别上。他出来,却是发现了我。我跑呀跑呀,还是没能跑过呀!”

童陆接他话道,

“这大川呀,跑到了江边,被这二人追到,眼看就要成了亡魂,哪知遇到了料事如神神机妙算又算无遗漏的我,哈哈,这二人哪是对手,三下两下,便成了我的俘虏!”

辜炎看着童陆,疑惑道,

“不是蒜头前辈将他二人制服的么!”

童陆看他不知情趣,也不与他理论,

“二人杀了马官儿,便是要挑起事端,让这夕家惹上官司。若不是英明我的,这唯一人证死于非命,接下来的事情也就不好办了!”

小乙一脚踢在他屁股上,道,

“别摆谱了,快些把事情讲清楚!”

童陆揉揉屁股,咧嘴笑道,

“重点来啦!重点来啦!”

他把绳子交给辜炎,自己站到花台之上,俯看众人道,

“夕老爷怎会在自己家中杀死马官儿,用屁股都能想到答案!那么是谁要来嫁祸夕家呢?我想有人会说夕家生意做得这般大,定然会结下不少仇家,仇人多了,你怎知道有没有丧心病狂之徒!不过在我看来,这种可能性还是比较小的。今日夕府上下才知夕月和马官儿的真实身份,这仇人们又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所以,在我看来,更大的可能,是有人早就做好了安排!”

童陆清了清嗓子,又道,

“有人要问了,是谁这般歹毒,对他又有什么好处呢?!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了!我给大家从头到尾说道说道!这马官儿本是男儿身,却被当作女子来养,目的只有一个,在与夕月成婚之后,顺利变成真正的夕家大少爷。这对夕家马家都是大大有好处的,夕家传儿不至于被人说三道四,马家呢,攀上夕家高枝,又何乐而不为。可事情出了乱子,这马家人心思变了,想要的不仅仅是这大少爷的身份!他们企图霸占整个夕家的产业!”

那马四爷怒斥道,

“胡说八道!胡说八道!”

童陆转头看他,

“你怎么这么着急,难道我说对了?还是这事你也有份参与?”

马四爷被一句堵了回去,怒气散不出去,把脸憋得通红。童陆笑笑,轻轻挥手,看了看那马四爷,又继续道来,

“老爱打断别人说话!不过没事啊,我继续说,继续说。还记得今日清晨来的那一波江湖人士么!那些人凶得很,咱们夕府的护卫若论本事,并不比他们差,只是碍于武器之利,这才吃了大亏!”

众护卫一听也是高兴起来,心道这小子真会说话。童陆又道,

“马家知道了易容之事,又知晓他们门中争斗,因而散出消息,让对方前来找事,若是真打起来,夕家必定大有损伤,若夕家老爷公子全都在冲突之中不幸身故,那这马官儿就真成了夕家唯一的继承人!”

众人一听,也都点头认可,童陆等众人理清了头绪,继续道来,

“可他们怎知这些人也并非杀人不眨眼之辈,虽然乖张至极,却也没取人性命。马家带着人前来找事,只怕也是因为事情败露之后,要来反咬夕家一口,让大家以为是夕家扣人毁约在先,这才导致两家关系的破裂。”

那吴大人点头不断,看来也是听得极为仔细,他抬头问道,

“那这马官儿,又是怎么死的!”

童陆摊开一手,指向那马四爷,道,

“那就得问问咱们的马四爷了!”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