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十七 天时地利唯缺人合,知心知意不必言说

十七 天时地利唯缺人合,知心知意不必言说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问我?跟我什么关系!他是我侄子,我怎会害他!”

马四爷脸色铁青,一本正经回道。

吴大人想了想,搓着刚被勒痛的手背问道,

“难道是你想谋害那马官儿?虽然没了夕家作靠山,但马家的家业也是不小,只归了你一人,倒也不亏!”

马四爷大怒起来,

“胡说胡说!现如今马家就是由我作主,我何必多此一举!”

吴大人又想了想,看向童陆,点头道,

“嗯,他说的也是有理,你怎么看!”

童陆叹了口气,故作深沉道,

“哎,马四爷呀,你做事也做的太绝,现在还没有一丝悔改之意么!”

马四爷大怒道,

“哪来的野小子,血口喷人!把他给我绑了!”

吴大人一听这话,眉毛都要立了起来,

“本官还在,哪轮得到你来绑人!哼,我看你这人做贼心虚,来人,把他给我绑了!”

童陆见这吴大人虽然作威作福,贪财好强,倒也有趣得很,他跳下花台,来到吴大人身边,双手作揖向他行礼,说道,

“吴大人!有您在呀,咱们百姓啊真是有福喽!有您在,就有了主心骨,咱们呀,再也不用担心被那恶人欺负了!”

吴大人心头开花,喜上眉梢,回他道,

“好说好说!小兄弟,你倒说说,这马老四怎么个凶残法!”

童陆回他道,

“容我慢慢说来!”

众人目光全部集中在他处,那吴大人也沾了光,得意得很。童陆来到那被绑的二人身边,笑道,

“这两位就是杀人凶手,这点大川可以作证,我、蒜头前辈,还有小辜炎,正好碰到他们追杀大川,这才没让二人得逞。”

那辜炎却是插入一句话来,

“我比你大,你不能叫我小辜炎!”

童陆向他一翻白眼,极是无奈,转头又道,

“我之前已经审问过了,他们可全都招了!幕后的指使就是这马四爷!你们说是不是!”

童陆正对着二人,好一番鬼脸,那二人呜呜呜不住点起头来。

众人大哗,连同那马家众人也是不敢相信,齐齐看向马四爷!马四爷急得乱跳起来,大声叫嚷,

“栽赃陷害栽赃陷害!分明是他买通了二人,要置我于死地!”

吴大人欢喜得很,来到童陆身边,一把抱住他胳膊,

“小兄弟,多亏你了,不然我们兄弟不知还要忙到什么时候!”

他大手一招,笑道,

“笔墨文书,抓人画押!”

马上有人置办去了,马四爷仍旧不服,大叫道,

“我根本不认识他们,怎会是我指使!可有证据!还有,我一点杀人动机也没有,怎么算也轮不到我头上!”

吴大人斜眼看他,又转头望着童陆,

“杀人动机有那么重要么!”

童陆憋住笑来,回他道,

“回大人话,是很重要!”

他来到马四爷身边,长叹一声,道,

“让我来说说这事情的来龙去脉。马官儿本是要‘嫁’到夕家,做这大少爷的,马老爷是夕老爷至交,又如何敢让他胡作非为!想必也是每日有功课需要研习,哪来的时间寻欢作乐。可是不巧,马老爷身体出了问题,不能执掌家务,他没有其他子嗣,就只能托这‘能干’的弟弟协助处理家事。慢慢的,这马家就只四爷说了算了,我说的对么,马四爷!”

马四爷没了之前神气,不过还是力争道,

“我都是为马家前途着想,绝没做过对不起马家之事。”

童陆笑笑,回他,

“这一点,倒是不假,否则你在马家怎会有现在的威望。不过马三老爷就只这一个独子,你始终担心有一天他会回来与你争夺现在拥有的一切!”

马四爷哼哼两下,怒喝道,

“胡说八道,哪有的事!”

童陆摇摇头道,

“我继续我继续!马四爷当家,知道了马官儿之事,于是心生歹念。他先讨好马官儿,除了不让出门,满足他一切的要求。马官儿人小,哪能抵挡住如此多的诱惑,很快就迷失了自己。之后,他们开始算计夕家,心想,若是大婚之后,夕家人死得干干净净,自己不费吹灰之力便接手了夕家家业,好不痛快!所以,他们一定不能让夕家发现二人有所图谋,夕老爷安排在马府中的那些人有没有被收买我不知道,不过马官儿的演技也算得上是一流!顺利进入夕府,这是第一步,安排对头,这是第二步。这大婚第二日便有人前来要人,喊打喊杀的,咱们有不少人还受了重伤!”

童陆停顿了一下,众人听得着急,他四下点头表示马上就好,这才继续道来,

“所谓人算不如天算,我们的出现彻底打乱了一切!葱头前辈绑了马官儿,小乙哥成了‘新娘’,这第一步就没走对!大家想想,这送亲人,怎会全府的护卫仆人全部出动,而且还是扮作寻常百姓!难道不是为了以防万一,怕这大婚出了问题?”

马家众人被童陆说中,也都低下头来,吴大人再傻也能猜到一切,口中不停出声,

“哼哼,哼哼!”

童陆又道,

“我从昨日葱头前辈带回马官儿后,便一直仔细观察,你们这许多人,待在夕家门外久久不愿散去,又怎会逃过我的法眼!哈哈!嗯,嗯,说偏了,对不住对不住。第二日,那群江湖中人未能伤到夕家,四爷心中也是有数的,于是他又安排了下招,土匪!嗯,这两人便是土匪中的两个!众护卫或多或少都受了些伤,那些土匪若是上门寻事,夕家人哪有还手之力,也就只有任人宰割了!哎,马四爷,你运气真的不好!这土匪在哪议事不好,非得聚在那艘弃船之上。这也就罢了,咱们两位绝世高手过招,他们又去凑个什么热闹,这不,一个个的,不是残了这儿就是缺了那儿,真的好惨好惨!我也是寻他二人,这才遇到这群土匪。对了马四爷,他们正是你从双龙山上请来的,听说那匪首还与你有过命交情,不知是与不是!”

马四爷答不出来,吴大人开怀大笑起来,

“哎呀我说童陆老弟,可真有你的!”

童陆向他抱拳道,

“这里还要恭喜吴大人,您这不仅断了案,还一并除了那双龙山的众匪,真是大大的功劳,大大的功劳!”

吴大人大喜,也抱拳还礼,

“还是要多谢小兄弟!今日我作东,请诸位一齐庆功,可千万不要推辞!”

童陆送他这么一个大礼,他当然也要表示表示。说完,他向童陆问那弃船位置,转过头来,长袖一挥,安排半数官兵前去捉拿匪徒。

童陆哎了一声,继续说话,

“接下来嘛,大家都一清二楚了。夕月身份明了,马官儿被关,土匪呢,也没赶来,只这二人候着做些传令事宜。马四爷没法,只有硬着头皮来了。他花了钱请这二人出手,将那马官儿杀死,想要嫁祸给夕家。马家众人来府上闹事,也是为了杀人而争取时间。可是这两人虽是土匪,杀人手段确着实不高,连那藤下乘凉的大川都没发现!哎,不过马四爷已经做得够好,只是运气不佳罢了!”

吴大人不住点头,又问,

“这还是没说为何要杀马官儿,难道只为嫁祸给夕家,他这一点好处也得不到啊!”

童陆拍手称赞道,

“大人听得仔细,也当真是心细如发!马四爷无路可走,那马官儿可不是嘴牢之人,若是被夕家知道二人乃是共谋,夕家又怎会放过他呢,更何况,马官儿恢复了男儿身,回到马家之后,马四爷又当如何自处?”

吴大人被童陆马屁拍得舒服,不住点头,接话道,

“所以呢,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杀掉了事,自己在这闹事,没准还能多得些好处!哎呀呀!看不出来啊,马老四,你可真是有一套!就连我都不得不佩服你了!”

马四爷瘫倒在地上,眼中再无一丝神气,吴大人笑笑,

“哎,你虽然厉害,可是遇到了我,哼哼,还有这位小兄弟,嗯,还有我们这许多善良正直的好汉!来人,把他抓起来,关入大牢!马家众人先审,若是清白,放回了事!”

马家人倒也配合,跟着官兵走了,马四爷被吴大人亲自绑好,正是用的刚才蒜头治他的方法。

夕老爷从童陆过来,便一句也没说过,直到此时,方才拍手大笑,

“精彩!精彩!真是比那说书人讲得还要精彩!这小哥,你是和小乙一起的吧?”

“我叫童陆,夕老爷!这不算什么!还有更精彩的!您可不知,这二人早被我堵住了耳朵,刚才不断点头也是我故意逗弄他们的!”

“哎呀,小兄弟,真是有你的!”

“夕老爷你看,我这表现怎样,是否满意呢!”

“满意满意,大大的满意!”

“那,……”

童陆抬头看着天上,双手交叉在一起,揉搓起来。夕老爷马上会意,大笑道,

“赏,大大有赏!咱们这里,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大大有赏!”

童陆也大笑起来,道,

“有钱就是好呀!痛快痛快!多谢夕老爷!”

众人跟着道,

“多谢夕老爷!”

那两个匪徒竟然也一齐说出了口,惹得众人再次大笑起来,吴大人这才想起二人,又令人带回牢中去了。马官儿尸体被抬走,众人移步到了大堂之中,脸上尽是欢喜之色。可是还是有人面容凄苦,与那死去的马官儿一样僵住了表情。童陆拉过他来,道,

“小辜炎,你这般年纪,怎么像个七老八十的,自然一点,开心一点,多好!”

“我比你……”

“得得,你比我年长好吧!真是死脑筋!你学武不会也是这般吧,难怪有这么好的师傅,武功还这么差!”

“是我笨,师父……”

“好好好!我知道啦,是你自己不好,不是师傅教的不好!”

夕老爷听这二人对话有趣,刚想问他,怎知门外有人叫他,

“爹爹!爹爹!”

夕月小跑着进来,

“听说吴大人已经把案子调查清楚了!”

吴大人听到这话,美得不像样子,还是谦虚了一番,

“多亏这童陆老弟,才办得如此顺利。啧啧,夕老爷,你这闺女长得如此标致,你怎舍得让她女扮男装这么些年呀!”

夕老爷招夕月过去,夕月乖乖陪在身边,他拉着夕月小手,怜爱至极,

“月儿吃了这么多年苦,爹爹以后再也不为难你了!”

小乙与童陆正在接耳说话,夕家父女望向自己,他心头一惊,听那夕老爷说话,

“小乙,你也过来!”

童陆笑着推他,道,

“快过去呀!”

小乙手摸后脑,慢慢走了过去,来到夕月身边,夕老爷拉住他手,向众人道,

“吴大人在此作个见证,我要跟大家宣布个事。咱们夕家以后就交给月儿和小乙了,我呢,用上三五年为你们引导指正,再往后嘛,就每日钓鱼闲乐了!我相信他二人定会与大家同心,为我夕家开辟新的天地!”

夕家众人也见识过小乙的正义勇敢,对他的人品赞不绝口。更何况他又有一身的武艺,与夕月一齐,一文一武,十分相配。夕月伸长了脖子盯着小乙,小乙却是脸色铁青,眼神求助童陆,童陆却是大笑起来,

“哎呀呀,小乙哥,你可真是厉害,刚到这雅州城没几天就成了婚,关键是这夕月长得还这么漂亮,家里还这般有钱!啧啧,你这可是多少辈子积的德,才有如此好命!”

小乙咬牙喝道,

“陆陆,别再胡说八道了!”

他转身看着夕老爷,道,

“夕老爷,我和月儿只是作戏,算不得真的!更何况,我心中已经有青青了,再装不下他人了。”

夕月面色微微一动,却又瞬间恢复了笑颜,夕老爷却是接上话来,

“让那位姑娘做个妾室,倒也可以,月儿你看……”

夕月甜甜笑道,

“我才不要呢!爹爹,我和小乙哥真的只是演戏,我也只是把他当做哥哥看待!您呀,就不用再操心月儿的事了!月儿现在恢复了女儿身,要找个好夫婿还不容易么!”

童陆不住摇头,哎呀哎呀的叫个不停,

“我说小乙哥,你呀,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错过了这大好的姻缘!真是太可惜了!”

夕老爷疑惑说道,

“我看之前表现,还以为你是真心……”

“爹爹,你就别再为难我们了!再说了,成不了夫妻,小乙哥也是可以帮助月儿的呀!小乙哥,你说是么?”

小乙赶忙回道,

“是啊,是啊!”

小乙心中知晓,夕月这是不想勉强自己,才这般说话。从那晚一起喝酒赏月之后,她便一直叫他“哥哥”,现如今跟别人一样,也叫他‘小乙哥’时,心中也是有些酸楚。他不敢再说什么,甚至不敢再在夕府多待片刻,他不敢再看夕月,她如此单纯美好,怎么忍心再去伤害她。小乙在心中盘算,欲要找个由头就此离去,以免伤她更深。

“嘿嘿,小月!小月!你看我这么快就解开了!厉害不厉害!”

众人只见那蒜头蹦蹦跳跳跑了进来,手中还拿着好长一条绳子。夕月一见他,嘻笑着迎了上去,

“蒜头前辈,您可太神了!要知道师傅让我解这结,我可是花了好几天才把它拆开的呢!”

夕月取过绳来,仔细看了看,掩嘴偷笑,然后附耳上去,不知说了些什么,蒜头竟然红了脸,让小乙好生意外。童陆比老鼠还精,马上发现了破绽,

“我说蒜头前辈,您这不太合规矩啊!说好只能拆解,你可倒好,一下子就把它给崩断了,可不能做数啊!”

蒜头口中也打上了结,只道,

“我,我气力大,是不小心扯断的!”

众人哈哈笑出声来,蒜头失了脸面,卷起身子,把头低下,躲到夕月后边去了。夕月咯咯笑个不停,她身子一动,蒜头也跟着一动,让她看不着自己,更是把众人逗得大笑,倒是把刚才之事忘了个干净!

“前辈!前辈!你怎么跑这么快!”

那辜炎带着小和尚一齐进来,小和尚气喘吁吁叫喊道。那辜炎满头是汗,陪在小和尚身边,倒真是一位称职的配角,一点不曾影响那主角光环。小和尚向夕月投诉,

“月儿姐姐,蒜头前辈耍赖!他一时半会解不开来,一下就把那绳结弄断了!那边还有一条一模一样的绳子,他抓起绳子就跑出了院子!”

蒜头被他当众戳穿,只在夕月后边大喊,

“臭和尚!臭和尚!看我一会不把你屁股打烂!”

小和尚摸着光头,十分可爱,傻傻看着夕月。夕月伸出手来,要把他拉过去,他却害怕蒜头趁机教训他,不敢上前。小乙看夕月人缘这般好,想必以后也会有很多人心甘情愿帮助于她,自己若是走了,也多少放下点心。

那辜炎憋红了眼,道,

“世叔,葱头前辈哪里去了,咱们还要去找他么!”

蒜头突然站起,从夕月身后冒出头来,

“哎呀,差点把正事给忘了!”

他指着小乙和童陆,笑眯眯对夕月说道,

“小月呀,他俩需要跟我走一趟,你先忙着,我呢一会再过来找你玩呀!”

夕月笑着说好,童陆来到小乙身边,在他耳边叨叨,

“说正经的,所谓长痛不如短痛,你若真不想留下,还是快些离开雅州吧。咱们待会去了,也不一定会回来,你赶紧跟夕月告个别,咱们以后只能有缘再见了。对了,记得求他想办法救救掌柜,她应该不会拒绝。”

小乙听得明白,虽然早就想要离去,心头却仍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依恋,他想了想白青,狠下心来,将夕月单独请到一边,低声对她言语,

“月儿,我求你个事!”

夕月不停眨眼,小乙继续说道,

“今日被抓的那掌柜,是陆陆家的远房亲戚,求你想想办法救救他,他应该也是被人利用,并无什么罪责!还有,给他带个话,陆陆家住在西南方向大理城外,冬暖夏凉,偶有微风,极是舒爽,若有闲时,来住上俩月,保准不愿再走了。”

夕月点头,思索一番,似懂非懂,轻声回道,

“我定一字不差告知于他。至于救人,他为我们家出力多年,我们绝对不会坐视不管的。哥……小乙哥,你们这是要走了吧?”

小乙轻轻点头,夕月微微一笑,又道,

“那祝你们一路顺风啰!”

“嗯,我也会记得去寻你师傅的!”

“……”

声音极小,也就他二人听得清楚。

童陆看二人说得差不多了,转身向夕老爷道,

“夕老爷,我们还有些紧急事务需要处理,就先失陪了,不过您这答应过的东西,可别忘了哟!”

“小兄弟随意,至于那东西嘛,那是定然忘不了的!”

童陆嘿嘿笑个不停,又转向那吴大人,还未说话,吴大人便开了口,道,

“怎么能少得了我!一会回来,我做东,请诸位好好吃喝一顿!你们有什么事尽管跟哥哥说来,在这雅州地界,还没有我办不成的事!”

蒜头有些着急,赶紧上来拉住二人,还没好生道个别,便被他生拉硬拽赶出了门。辜炎挽着小和尚跟在后边,小和尚不时回头看夕月,夕月变换着鬼脸,把他逗得呵呵直乐,可他不知,夕月眼中噙着泪,在几人出门之后,便掉落下来。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