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太平客栈下载
  3. 太平客栈
  4. 第十八章 卢家父女

第十八章 卢家父女

作者: |返回:太平客栈TXT下载,太平客栈epub下载

夜幕当空一轮皎洁圆月高悬,月光静谧银白。

长街上一片素白之色,分不清到底是月光还是积雪,有两道身影在街道上一前一后走过。透过浓郁的夜色,依稀可见是一男一女。

走在前面的是张白昼,因为最近这段时间要跟随上官莞频频拜访帝京各路官员的缘故,已经不是江湖人的打扮,换了一身锦衣,倒有几分贵公子的意思了。

跟在后头的却是一名身着白衣的少女,年纪与张白昼在仿佛之间。

走出一段距离之后,走在前面的张白昼猛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望向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女子,蹙眉道:“你又何苦纠缠我?”

那白衣女子也随之停下脚步,白衣白裙白绣鞋,眉眼如黛,青丝如瀑,她就站在张白昼的不远处,反问道:“张白昼,你为什么要躲我?”

张白昼沉默不语。

女子见张白昼不说话,又说道:“天南一别之后,你便处处躲我,要不是你最近到处登门拜访,我还不知道你来了帝京。我问你,你来帝京做什么?”

张白昼摇头道:“此乃尊长之命,不便告知。”

女子不怒反笑:“张白昼,你别忘了这是哪里,这是帝京,是我们儒门的地盘,你在我的地盘上,就不怕我为难你?”

张白昼没有作声。

女子似乎也习惯了眼前之人的这般模样,不以为意地自顾自说道:“想必你也听说了,清平先生已经与儒门讲和联手,我们两家人是一家人了。清平先生想要报仇,儒门则要正君道、明臣职……”

张白昼轻轻说道:“这是儒门之事,你又何必与我说这些?”

白衣女子笑嘻嘻伸出一根纤细青葱手指,遥遥点了下他,笑道:“你可真是个木头,以后怎么能接过清平先生的衣钵?”

张白昼微微色变,怫然道:“我何时说过要接过清平先生的衣钵了?”

女子问道:“那你说的尊长是谁?”

张白昼无言以对,又陷入沉默之中。

女子将双手负在身后,缓缓走到张白昼的身前,寒风又起,吹拂起她的几缕青丝,贴在脸颊上。

张白昼几番犹豫,还是站在原地没有挪动脚步。

女子缓缓闭上双眼,静静感受着这片寒冷中的静谧,回忆起前不久的那番父女对话。

如今的她又能依仗谁呢?

依仗眼前这个木头吗?

女子苦笑一声,缓缓睁开双眼,眼眶微红。

张白昼有点搞不懂女子为何会忽然眼红,只是没来由感到心头一阵烦躁,心思不定。

女子正要开口说话,猛然转过头去,神情复杂。

几乎就在同时,张白昼也心生感应,举目望去,如临大敌。

不知何时,一道身影出现在两人不远处的一处檐角上。

来人是名中年男子,身着一袭青衫,迎风而立,大袖飘摇。

这名儒士打扮的中年男子背负着双手,视线先是扫过张白昼,然后落在白衣女子的身上,缓缓开口道:“幼贞,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张白昼?是块良材美玉,可想要发光成名,最起码也要等到二十年之后。”

女子嘴唇微颤:“爹爹……”

听到“爹爹”二字,张白昼顿时恍然,知道了眼前之人的身份,然后便是有些头皮发麻。

来人正是白鹿书院的山主卢北渠,与儒门七隐士、三大书院的大祭酒们平起平坐的儒门大人物。

也是卢幼贞的父亲。

面对这位书院山主,张白昼的脸色微微发白,下意识地捏住手腕上的流珠。

卢北渠却是一笑:“张白昼,看在清平先生的面子上,我不为难你,只要你主动离去,割舍了这段尘缘,就当是我欠你一份人情,如何?”

于情于理都该一口答应下来的张白昼,在这一刻却是再难做到心如止水,反而是陷入到天人交战之中。

忽然,一颗晶莹泪珠从女子的脸颊上滑落,她望着张白昼凄然一笑:“我这次来见你,本是想……本是想与你道别的,从此以后,你再也不必躲我了。”

一声轻响,好似是心弦绷断。

不知何故,张白昼手腕上缠绕着的流珠散落一地。

张白昼怔怔低头望去,一颗颗流珠掉落在地,在他脚下的地面上滚动着,甚是轻微的声音在寂静夜色中却是格外清晰。

他沉默片刻之后,缓缓抬起头,望向立在檐角上的中年男子,脸上的神情格外坚毅。

卢北渠背负双手,说道:“年少俊杰。”

张白昼沉声道:“卢先生过誉。”

“过誉?”卢北渠微笑道:“算不得过誉,张家子弟,又跟在清平先生身旁,前程远大。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你以后的路还很长,万不要为了眼前的一时意气,自毁前程,有些话本不该我来说,不过既然说到了这里,那就一并说了罢,在你年轻的时候,你所认为的正道正路,未必就是对的,待你年长之后,经历的世情多了,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张白昼缓缓说道:“小子离开宗门时,家师曾经再三叮嘱,若是小子有幸见到白鹿书院的卢先生,定要以礼相待,聆听卢先生的教诲,方才卢先生所说的话语,小子已经记在心中了。”

卢北渠眯起眼,笑道:“记下是一回事,真正去做又是另外一回事,张白昼,我已经把话说到如此地步,想必你也该知道怎么做了。”

张白昼没有答话,只是双脚立定于原地,仿佛是老树生根,一动不动。

卢北渠脸上的笑意渐渐淡去,冷淡道:“看来你是不愿听劝了。”

张白昼双掌抱拳,低头道:“卢先生教诲,小子铭记于心,只是小子有小子的道,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还望卢先生见谅。”

卢北渠说了一个“好”字。

下一刻,他的身影骤然消失不见,然后出现在张白昼身前三尺处,只是轻描淡写地一指。

刹那之间,张白昼的身形巨震,一袭衣衫更是鼓荡不休。

卢北渠面无表情道:“张白昼,我看在清平先生的面子上,对你礼让三分,可不代表你就能不把我放在眼中,你可知道,我这一指再前进一分,你便要立时身死当场?!”

张白昼面容坚毅,不言语,也不退缩。

卢北渠冷哼一声,指尖气机喷吐,便要让这个年轻人吃些苦头。

毕竟清平先生如今的夫人姓秦,而不姓张。

就在这个时候,卢幼贞从后面猛地将张白昼往后一扯。

卢幼贞又气又恼地看了眼这个木头,没想到他竟敢顶撞爹爹,他不过是先天境界,可爹爹却已经是天人境界,其中差距,又何止是云泥之别?这样正面硬顶岂不是白白送死!再者说了,天大地大,性命最大,只要活着,便还有以后,若是死了,那才是什么都没了。

想到这儿,她恨不得把这个榆木脑袋的家伙扔下自生自灭算了,可一想到他是为了自己才这样做,刚刚冷硬起来的心肠顿时柔软下来,心底生出无限柔情,连带着眼眶又红了起来。

一指落空的卢北渠毫不动怒,若他真是下了必杀之心要杀张白昼,凭借卢幼贞的境界修为如何能在他手底下救人?他只是不想因为这种事情得罪清平先生李玄都,毕竟清平先生还是势大,又不像秦清那般远在天边,而是近在眼前,若是两家生出龃龉,难免要坏了儒门定下的韬略,坏了大局。

卢北渠没有继续出手,甚至没有主动追击,只是重新背负起双手,对张白昼说道:“再一再二不再三,我一再留手,你莫要不识好歹。”

然后他又将视线转向卢幼贞,声音稍缓:“跟为父回家,准备出嫁。”

“出嫁”二字好似一柄重锤狠狠砸在张白昼的胸口上,让他猛地怔住,脸色苍白。

卢幼贞的脸色同样变得苍白起来,低下头去,似是已经认命。

就在此时,刚刚吃了不小苦头的张白昼顾不得体内气血沸腾,再次上前一步,沉声道:“卢先生,既然卢姑娘不愿,你又何必苦苦为难?毕竟她是你的女儿……”

卢北渠终于是动怒几分,脸色微沉,冷哼道:“正因她是我的女儿,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这个外人来指手画脚了?你以为你是谁?是清平先生李玄都,还是‘天刀’秦清?”

道门中人能言善辩,李玄都和陆雁冰都擅长此道,可张白昼却是个例外,否则他也不会被卢幼贞称作是木头了,此时被卢北渠一番诘问,不知该如何接口,讷讷无言。

卢幼贞猛地抬起头来,望向那个呆子,又望向父亲,嗓音中带了几分哽咽,轻声道:“爹爹,我跟你回去……”

卢北渠脸色稍缓,重新恢复平静。

以他的养气功夫,本不会为了这点小事动气,只一向乖巧懂事的女儿为了张白昼再三忤逆于他,还当着他的面维护此人,他又如何不怒?

不过此时卢幼贞已经服软,他也不再计较,此事就算到此为止。

就在这等有情人难成眷属的悲苦时候,夜色中响起了一个略显不合时宜的声音:“卢山主未免欺人太甚。”。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诡秘之主轮回乐园圣墟一剑独尊都市极品医神逆天邪神太古龙象诀超级兵王(步千帆作品)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