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罪恶的边缘下载
  3. 罪恶的边缘
  4. 第一百二十四章 变态杀人

第一百二十四章 变态杀人

作者: |返回:罪恶的边缘TXT下载,罪恶的边缘epub下载

山风呼啸,明亮的光线下,郁郁葱葱的树木一晃而过,他无力的观望着,不知不觉中竟然睡着了。

等到了警局,模糊的意识里,似乎听到有人在呼喊自己,就连身体也摇晃了起来:“峰哥,醒醒了。”

无力的睁开眼睛,眼前是呼唤的李询,他猛然坐起来,不小心碰到了旁边的窗户,一瞬间的疼痛让他清醒了不少。

林峰望了眼窗外,此刻他已经在警局的院落里了,而前方的座位上空落落的,车子里只剩下了他和李询。

“肖局他们呢?”

“走了。”李询叹了口气,“刚才肖局好像接了个电话,我听到了谈话,好像月乡湾那边也发现了一具尸体,一切和你的猜测一样。”

心头猛然一跳,林峰拉开车门,快步走下车,内心里极度紊乱,他不安的向着警局大厅走去,突然涌来的疑惑填满了心脏。

李询跟上前去,紧张的问:“峰哥,怎么了?”

林峰停下来,扭过头说:“这三起丢尸案应该和抛车在同一个时间点,你还记得这三起抛车具体时间吗?”

李询摸着头:“好像最早的是月乡湾那边,有近一个月了,然后是郊区普山路那边,11天,再接着是菱湖这边,也有7、8天了。”

林峰喃喃着:“从他的抛尸时间上来看,他的作案时间在缩短,这说明他的心里需求越来越强烈,不过我有一点不理解,最近的案子为什么突然变了一种风格,他为什么不再选择抛尸,而是选择了模仿作案,为什么要模仿去年那综案子?”

心头莫名跳动着,林峰僵在原地,脑子里一团乱麻,他一直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说是犯罪升级,为什么会选择这种方式?

林峰站在阳光下,眉头紧紧皱着,他的后背再次被汗水浸透,看到慌乱不安的林峰,李询咽了口吐沫,伸着头问:“峰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林峰回过神来,脸上的表情格外凝重,他心烦意乱的朝着大厅走去,背影深沉。

“好奇怪啊。”李询摸着下巴,微微皱着眉头,打量着林峰,喃喃着,“搞不懂。”

路过肖伟明办公室门前,这时,肖伟明抽着烟,刚好走出来,他左手拿着手机,用命令的口吻说:“加大搜寻力度,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把胡强给我找出来。”

林峰隐约听到了张队无力的回复:“好了,我知道了。”

抬起头,两个人视线相对,肖伟明收好手机,默默抽了口烟,林峰安静的问:“肖局,这些天你一直派人跟踪金善熙的事情,有什么发现吗?”

肖伟明苦涩的说:“没有,据回报的信息来看,那个金善熙这些天很正常,她的一切行动都在监视中,包括通话,并没有什么异常。”

林峰皱着眉头,怔怔站在那,安静的看着正前方的水泥墙面,心里喃喃着,难道这一切真的和金善熙没有关系?他的猜测偏离了方向?

凶手突然的变动,到底是为了什么?

也许一切只有找到胡强才能弄清楚,不过他到底在哪里呢?

“肖局,张队那边怎么样了?”林峰忍不住又问。

“还能怎么样。”肖伟明一脸阴沉,口吻里的不满和烦躁尽显无遗,“一点进展都没有,这都查了一两天了。”

林峰垂下头,顿时没了心情,其实从肖伟明刚才的通话来看,他已经猜测到了这种情况,可内心里还是抱有一丝希望,只是随着肖伟明答复的那句话,这份希望又很快消散无影。

也许,他也该努力了,是时候该大力调查胡强的藏身之处了。

李询走过来,看到愁容满面的两个人,微愣了下,他默不作声立在一旁,林峰招了下手:“你跟我过来一下。”

李询不确信的指着自己,这时,林峰已经反身离开,他又抬起头看了眼肖伟明,低下头跟了过去。

多功能会议室里,林峰坐在前排,打开了电脑,调出了洞山市地图,他拿着笔,在一张纸上写写画画,很快一个模糊的路线图呈现在视线里。

李询诧异的问:“这是?”

林峰安静的说:“这是胡强作案路线图,以及他家的位置,通过这个路线图,可以锁定他的活动区。”

李询大致看了眼,咽了口吐沫说:“这个活动区,貌似有点大啊。”

林峰皱着眉头说:“从表面来看确实很大,所以我要缩小范围。”

“这,怎么缩小啊?”

林峰冷静的说:“根据丢失的那三辆车监控,可以找到它们的具体路线,当胡强上车时为一个点,三辆车出发点连在一起,以及他的家距离三点所成的空间,一定是他活动的一个范围。”

李询不停的点头:“这确实是个好办法。”李询摸着头,顿了顿说,“可他现在已经跑了,在哪都不清楚,我们查这个有什么用呢?”

林峰抬起头说:“如果你想藏起来躲避危险,你会选择自己熟悉的地方还是陌生的地方?”

李询犹豫了下说:“选择熟悉的地方吧,因为熟悉的地方更有安全感,方便躲藏和逃跑,而陌生的地方容易心慌,不好寻找躲藏点,也更容易被人认出来。”

林峰轻扣着桌面上的图纸:“每个人都有一个心里安全区,只有呆在这个范围才会更有安全感,所以,我猜测胡强就躲藏在他熟悉的某个角落里,为了降低风险,他会选择昼伏夜出。”

李询欣喜的说:“我明白了,这样做确实很有意义。”

林峰喃喃着:“我的心里一直有一个疑惑,只有他才能帮我解开。”

“什么疑惑?”

“作案手法的转变。”林峰缩了缩眉头,严肃的说,“如果说之前的犯罪手法满足不了他的需求,犯罪升级我可以理解,只是为什么会选择这种方式。”

李询猜测:“也许是另一种心理刺激吧,这种变态我们往往无法理解。”

“正因为是变态杀人案,所以我才觉得不太可能出现后面的事情。”林峰认真的剖析,“变态杀人,一般来说,目的不一定特定,可能是泛化的,扩大化的,基本上没什么预谋,只要自己觉得合适就干了,而且不顾一切要把行为表现到极至,直截了当地的宣泄,一往直前,行为失控。反侦察也不到位了,选择方式也很少,只能逃跑躲藏,杀人几乎没有负罪感,甚至只有快感。”

林峰喘了口气,又补充说:“根据之前的几起抛尸案判断,凶手确实符合这种情况,按理说他不应该在尸体身上做这些多余的东西,应该直截了当发泄,所以我觉得杀人手法和死者手背的数字很可疑,就像经过精心布局一样,这样一反常态的特征,有点不对劲。”

李询皱着眉头,加重了语气:“你这么说的话,确实有问题。”

“所以我必须要弄清楚这到底怎么回事。”林峰低下头,安静的看着手绘的粗略图纸,“我需要你帮我。”

“放心吧峰哥。”李询语气坚定,“我一定会尽快做出胡强的活动区域图。”

林峰欣慰的点头,沉重的转过身,看了眼多功能大厅的投影仪屏幕,整个洞山市地图呈现在视线里,密密麻麻,看的人眼花缭乱,而在某个隐秘的区域里,一定藏着罪犯胡强。

李询看了眼屏幕,坚定的说:“峰哥,我去查胡强偷车抛尸时的道路监控录像了,明早之前,尽量把胡强的活动区域图绘制出来交给你。”

“行。”林峰一脸欣慰,“等这个案子破了,我请你吃饭。”

李询笑着离开了多功能厅,昏黄的光线下,林峰坐在电脑前,调出了胡强的图像,那个人一脸阴森,嘴角隐隐勾着一抹笑意,眼神阴郁,又似乎夹带着一丝难以名状的光泽,他仿佛在与林峰对视。

心头莫名一紧,一股不安的思绪笼罩而来,林峰关闭了电脑,那个阴森的头像很快消失在视线里,房间里陷入了久违的安静。

林峰端坐在那,眉头微微缩了缩,一时间思绪纷杂,在这个残酷的社会里,人的精神实在太脆弱了,经不起太多敲打和磨难,仿佛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坠入罪恶的深渊,再也无法回头。

这一年来,他接触了太多案子,遇到了不少凶狠残暴的罪犯,其大多是经历不堪的遭遇,精神受了刺激,人格缺陷,这才导致了之后的犯罪。

他坚定不移的选择走这条路,除了查明当年的真相,还有就是希望除恶扬善,制裁那些不法之徒,让这个社会上的犯罪更少一些,可以更加光明,哪怕是一丝毫不起眼的努力,可以带来一些改变,也算没有白费。

呆坐在多功能大厅里,沉寂了许久,窗外的光线越发昏暗,傍晚悄无声息的来临,林峰还浑然不觉,他看了眼手表,这才发现已经五点多了。

时光总是转瞬即逝,毫无准备,无力的站起身,林峰缓慢走出多功能大厅,路过办公区时,林峰朝着里面看了眼,这时,李询还在埋着头看着电脑,手中写写画画,分外认真。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