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破岚下载
  3. 破岚
  4. 第二卷 残阳何意照月窟 第七十章 横祸连连逢路绝

第二卷 残阳何意照月窟 第七十章 横祸连连逢路绝

作者: |返回:破岚TXT下载,破岚epub下载

“你认识我?”

随着易寒话落,女子倏然将头扭了过来。

“不认识,猜的!”看到女子的反应,易寒心中已然确定,对方便是在夕阴林中,被他所救的幻灵宫弟子云婵。但此时自己的装容已变,并不想将真实身份泄露出去,随后回道,直接将女子的话噎塞了回去。

云婵气极,舞着拳头便朝易寒锤来,但就在这一刻,木塌之上悬浮的罗帐突然无风自动!易寒见状,瞳孔猛然一缩。云婵发觉易寒脸上异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随后回头看去。

只见在罗帐之中,一个光团渐渐凝聚,最终汇成了一道闭着双目的人影,看其样貌,犹若广寒仙子临尘,美艳的不可方物。

“月冠!此人是……月氏一族的族长!我们竟闯到了她的闺房!”在那道人影的头上,戴着一顶通体碧蓝的霞冠,而当云婵看到此物时,霎时掩口惊呼起来。

在她读过的典籍中记载,月冠乃是每一任月族族长的信物,也是传承之物,更是代表了地位,此时对方的头顶冠戴,身份自是不言而喻。

从云婵口中的月族族长身上,易寒能够感觉到一丝清冷,只是这种清冷,不仅仅只有作为一族之长的气势,还充满了一种抗拒亦或令人心中不安的气息。

“她只是一道并无灵智的神念分身,或许是为了守护这座角搂而存在。”画中仙突然传音道,话语中流露着几分感叹,“在我的记忆中,好像月族族长并非这般模祥,看来这月冠又更迭了几代。”

对于神念分身,易寒倒是并不陌生,在道殒殿中的戮遗便是这般存在。只是听罢画中仙之后所说,易寒又不禁咂舌起来,他所背负的,究竟是存活了多久的怪物!

“小心!”忽然,画中仙的声音在易寒耳畔响起,易寒一凛,匆匆将思绪收拢而回,也顾不得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一把拽过云婵,拉着她便向后退去。

轰!

一声巨响,易寒回头看向他和云婵刚刚所在之处,只见一阵烟尘荡起,而月族族长分身,赫然站在其中。她闭着的双目已然张开,只是瞳孔非常人之色,而是猩红。

“应是你和这个丫头在角楼内打斗将它给唤醒了,这具分身难辨是非,尽快离开这里吧,如今的我灵体初愈,怕是难以和她对敌!”画中仙叹了口气,话中隐着一丝歉疚,毕竟是她让易寒到此,原以为可以发现些许月氏一族的遗存之物,却不成想竟遇到了危情,自己还无法出手。

画中仙的这般语气倒让易寒有些意外,不过眼下无暇感慨这些,顺利逃出,才是最要紧之事。就在他带着云婵想要往大门处奔去的时候,月族族长的身影再次临至,一股席卷着寒冰之力的冲击瞬息间向他们涌来!

一股撕裂般的痛楚瞬间传遍了易寒和云婵的身体,紧接着二人便被抛起,随后重重地摔落在地。

“噗。”

易寒呕出一口鲜血,额上青筋毕露,似忍耐着难捱的疼痛。云婵也是面色苍白,不过却要比易寒强了太多,因为在冲击临近之时,她站在易寒旁侧,所以多数攻击都是被易寒挡了下来。

月族族长的身影再次转了过来,赤红的瞳孔看不出一丝神采,就在她伸出双臂,想要凝聚更为可怖的力量时,云婵突然站起,丢出了一纸金页。

金页古朴,犹若一张箔片,悬转着,飞速朝月族族长上方而去。月族族长视若无睹,只顾自己的攻击,就在手中的光团将要推出之际,金页之上倏然投下一片金光,将月族族长笼罩在了其中。

那道攻击被金光所挡,并未出现,二人见状,皆是松了口气,易寒看了眼云婵,心中一阵感叹。他以为已将云婵擒住,没想到对方还留有后手,若非变故突现,易寒在没表露身份的情况下,怕是此时被困在金光内的,便是他了。

突然,几声闷响传来,二人皆循声看去。此刻,只见笼罩的金光不断地明灭起来,似在承受着一次次的攻击,二人细视旋转的金页,其上竟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痕。

“这具分身的修为超出了你二人的认知,那纸金页上似乎刻着一道束敌法阵,但照此看来,应该撑不了太久,快走!”画中仙的声音响起,易寒也知道不可久留,负痛站起了身。

云婵也发现了异样,盯着那纸金页,露出了一丝怅然。那是她师傅从一处神秘之地得来,交与她留作保命之用,困住眼前之人,足以说明它的不凡,但知道此物将毁,不禁有些惋惜。

“走!”易寒解开云婵的封印需要时间,但眼下延宕不得,也不管云婵是否怅惘,拉着她便夺门而去。云婵知道缓急,加上她气海被封,行动犹若常人,所以也未反抗。

易寒须臾便奔至门前,而就在开启的一瞬,却随着一道吱呀声响,大门突然被人由外向内推开,易寒拉门的手,倏然僵住。

“该死,这么多年过去了,竟还死咬着我不放!”来人恶狠狠道,声中透着一丝疲惫,当他踏入楼内的一刻,骤然声止,眼中开始露出奇异之芒。

“竟有两个小娃娃在这里……”来人是一个老者,髯须修长,但却糟乱无章,垢面之上的双瞳布满了血丝,像是经历了长久的奔波。他进入了角楼内,先是感知了一遍,在发现只有两个炼气境的小修士后,顿时放下心来,露出了一副老态龙钟之相。

“真是祸不单行!”易寒看清来人,心里顿时一震,暗道了声晦气,面色也跟着变幻起来。对方,赫然是在云泽城中,想要夺他兽晶的妖蛮。

“嗯?这是什么?”忽然,妖蛮目光一瞥,看到了易寒二人身后的一片金光,话语间,竟探出手掌向金页隔空拿去。

“前辈不可!”云婵面露焦急,慌忙开口阻止。她不惜重宝,好不容易才将这具分身困住,若是再将其放出,他们几人定无生还的可能。

“为何不可!”妖蛮目中闪烁,手中动作一顿,灼灼地看向云婵。

“不瞒前辈,这纸金页下困着一个恐怖的存在,若是将她放出来,我们三人都将葬命于此!现在能做的,只有逃命!”迎着妖蛮逼人的目光,云婵心中一阵紧张。

“哼!老夫偏偏不信,一来时便发现你二人鬼鬼祟祟,定是在此发现了秘藏,然后被老夫撞到。”妖蛮突然冷笑一声,手臂一挥,大门倏然被关上,继续道,“里面纵是怪物,老夫也要打开看看,拿逃命当借口,还真是新鲜!正好老夫身边缺两个随从,你二人便留下侍奉吧!”

话罢,妖蛮身影一动,就要冲金页而去。可值此刹那,前方却蓦然出现了一片黑雾,瞬间将他笼罩,其内八十一道凝煞而成的魔像,也同时向他噬咬而来!

“小子,是你!”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妖蛮瞳孔一缩,看着有些熟悉的灵法,他瞬间便明悟过来,阴鸷地笑了声后,继续道,“云泽城内一别,老夫可是寻了你好久,而且听说你还拍下了魅月楼中的九黎秘法……”

易寒一脸冷竣,他选择出手实属无奈,生路被堵,他只能去阻挠妖蛮,拼力一搏。对方的话他并未回应,而是掏出一块幽绿的玉石,倏然捏碎。

“玉石已碎,我的两位师尊己在赶来的路上了!”易寒神色凛然,一副坦然无惧的样子。

妖蛮正待出手,可听到易寒的话,眉头突然皱起,脚步也顿了下来。这番举动,全因他在刚入月窟后,便遇到了黎母和封子。他的出现再次勾起了二人对往日仇隙的回忆,果断放弃了寻找秘藏,又对妖蛮展开了追杀。

此时的他,又变成了逃亡者。在步入角楼前,妖蛮刚刚将二人甩掉不久,可还未喘口气,竟又要将二人引来,不免让他有些头大,更是打消了想要对易寒出手的念头。

在这里对易寒动手,恐怕子母两人会将他永远留在月窟。

“此番暂不与你计较,可若在外界碰到,老夫定不饶你!不过……”妖蛮突然话语一顿,震碎了身上缠绕的魔像,转头看向那纸金页,继续道,“纵然黎母和封子将来,老夫也势必要拿下这纸金页!你二人若仍想阻拦,大可一试!”

易寒捏碎的只是一块普通的玉石,并没有传讯之效,他身体负伤,根本不是妖蛮对手,纵是使用太始之气,也是极为冒险之法。只好虚晃一招,利用妖蛮的投鼠忌器,来赌对方的不敢出手。事实证明他赌对了,但没料到的是,封子和黎母将来的消息并未将妖蛮吓跑,反而更坚定了他想要尽快破开金光的决心。

无人察觉,此时的金页之上,己布满了一条条密密麻麻的竖纹,仿佛已濒临破溃的边缘。

妖蛮目中炯炯,向金页走去。云婵看到这一幕,心中无策,无力地闭上了双眼。

易寒看着妖蛮的背影,目中闪过一道幽芒,心念一动,破碗悄然出现在了手中。然而,就在他汇入灵力,将要出手的刹那,金页之上突然光芒大盛,紧接着一声巨响,便见金页轰然爆碎而开。

月族族长的神念分身,缓缓自消弭的金光中走出……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