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战神魔妃下载
  3. 战神魔妃
  4. 第252章 强留芳华

第252章 强留芳华

作者: |返回:战神魔妃TXT下载,战神魔妃epub下载

夜鹰带着魔族的士兵已经在霜刀谷挖了六天六夜。魔笛合上封印时,冰层崩裂,大片冰原塌了下去,将下面的通道堵了个严严实实。

他神色冷峻,盯着魔族那帮士兵拼命挖掘着冰层。和他站在一起的还有灵轩,魔族的族长,长老们。他们的脸色都很难看,暗骂魔笛狠毒,这一大片的冰原垮了下去,就算是魔君,也未必能逃出生天。

不远处,魔笛全身被绑,两名魔族士兵架着他,双膝跪在地上,盯着封印打开的地方。他的脸色异常苍白,看到封印打开的那一刻,绝望牢牢地攫住他的心。

月儿,她也被埋在下面了,他无比后悔,当时为何没有合上封印再放开她?她如果死了,将是自己内心永远的痛。

夜鹰焦急万分,怨毒的眼光扫向魔笛,这头该死的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要杀魔弦,杀就好了,为什么要搭上梵越?这个蠢货,连个人都看不住,如果梵越出什么事,自己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煎熬了这么久,总算有机会再见到她了,她却和魔君一起被埋在这冰原之下,生死不知。夜鹰痛苦无比,都怪自己,来得太迟了。自己策划了这么久,难道就落得这个结局?

他暗暗祈祷上苍,一定要让梵越活着,梵越不止是神族的希望,更是自己的希望。在等待她的日子里,他已经明白,对梵越的爱早就已经占据他的心,渗入他的骨髓。

只要她活着,自己就有机会救走她,和她一起重回神族,屠灭魔族。

霜刀谷内寒风凌冽,冰层坚硬,这挖了六天,通道依旧没有挖通,挖掘工作进展缓慢,收效甚微。

这漫长的等待弄得夜鹰几乎要发狂,他猛地冲上去,身体冲天而起,运足灵力,疯狂地朝冰层击打过去。

冰层出现道道裂缝,他冷酷地指挥魔军,大声喊道:“用灵力挖,给我日夜不停的挖,直到找到魔君为止。”

他如此做派,身先士卒,长老族长们面面相觑,不敢怠慢,纷纷仿效他,祭起灵力朝冰层打去。

终于,最上层的冰在这种强度的攻击下,松动了不少,大量冰块和积雪被抛出通道。

夜鹰眼神冰冷,紧紧地盯着寒冷的冰面,魔族士兵在他的余威下,拼命用灵力挖掘着冰块。

不断有灵力低微的士兵倒下,终于,一个头领模样的烈虎族士兵,跑到夜鹰跟前请示:“夜鹰大人,兄弟们已经挖了六天六夜了,体力都到了极限,很多兄弟都倒下了,能不能让大家休息一下再挖?”

夜鹰狞笑道:“你想休息?”

士兵不明所以,点点头说:“不止我,大家都想歇歇了。”

夜鹰看着他,眼神一动,承影出鞘。士兵头颅冲天而起,一片血雨洒出。夜鹰面不改色,残忍地扫视着噤若寒蝉的士兵们。

冷冷说道:“还有没有要休息的人?”

士兵们吓得打了个寒颤,低下头,继续疯狂地挖掘冰层。

烈虎族族长陆胜性格火爆,他勃然大怒,猛地走到夜鹰面前,怒视着他。

夜鹰不为所动,冷冷说道:“陆族长对夜鹰有意见?”

陆胜气的须发颤抖,沉声说道:“夜鹰大人好威风!杀鸡儆猴,适才士兵只是说了实情,就算有错,但也错不致死。夜鹰大人此番处置未免有失公允,让人不服。”

“公允?”夜鹰挑挑眉毛,嘲讽道:“陆族长,夜鹰既然跟了魔君,只知精忠报君,眼下魔君生死未卜,做臣子的当思全力以赴,以死报君。

适才那小小头领居然贪生怕死,顾及自身,完全不顾念魔君的安危,这种人扰乱军心,不杀了,难道等他妖言惑众,阻碍营救魔君的计划?

如果放任他胡言乱语,大家都不挖了,难道陆族人亲自动手挖吗?”

“你……”陆胜气得说不出话。

夜鹰冷冷地看他一眼,说道:“请陆族长以大局为重,救回了魔君。陆族长想怎么处置夜鹰,夜鹰悉听尊便。”

陆胜脸色铁青,还待说话,青浩上前拉住他,摇摇头,制止他再说出任何不利之话。

“轰隆隆!”地底突然传来震耳欲聋的声响,整个地面都在震动,众人大惊失色。

夜鹰趴下,将耳朵凑到冰面上,一听之下,他脸色大变。

猛地跃起,大声喊道:“快躲!”身体迅速朝外飞去。

众人见势不好,纷纷祭起灵力,朝外飞去。猛地,一声惊天动地的爆响从下方传来。

只见他们刚才所在的这片冰原突然炸开,一道巨大的气浪席卷而来,所有的冰块都朝四周纷飞,无数来不及躲避士兵被飞溅的冰块击中,倒在地上哀嚎。

夜鹰和长老,族长这些魔族强者们,慌忙祭起灵力结界,阻挡着铺天盖地冰块的袭击。

原先通道中所有的冰块已经被全部掀飞,随之而来的是让人胆寒的宁静。夜鹰眼神一寒,从空中急射而下,抽出承影,紧张地盯着通道。

那道气息,他感觉到了,是一道令人恐惧的凌冽的杀意,滔天的愤怒。

空气中都是肃杀的气氛,长老,族长们纷纷围了过来,抽出兵器,紧张地盯着那条打开的通道。

一道强大的气息从通道中浮现,缓缓升起,浓浓的血腥味开始在这片空间蔓延,空气中似乎都是布满了鲜血。冰原上瞬间堆满了动物的残肢,是蛇,居然是一条庞大的灵蛇。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是何人斩杀了这条灵蛇,将它的尸体抛出冰面。大家都盯着通道。

夜鹰终于看见那道身影出现,他惊呆了。是他,他在离岛后宫见过他,看到他之前,他不敢想象这世界上有如此俊美的男子,也不敢相信这庞大的气息居然来自于眼前的男子。

更不敢相信这凛冽的杀意,绝望的悲痛会同时出现在这样一个强大的人身上。

夜鹰听到灵轩,族长长老和士兵们发出震耳欲聋的呼喊,所有的人都在欢呼“魔君!魔君!”

可他似乎听不到了,他的脑海一片空白,他的眼睛被男子手中紧紧抱着的女人牢牢吸引住了,看到她的那一刻,他的心坠到了谷底。

他终于见到了她,那个他日夜思念,为之拼命的女人,是她!或者说是他!他从小一起长大,知心换命的兄弟;他朝夕相处,形影不离的好友;他浴血苦战,不离不弃的伙伴。

他做回了女人,那样美,美得不可思议,美得天边这片绚烂的晚霞,都在她面前黯然失色。

可是,为什么?那个叫魔弦的仇人活得好好的,而她却静静躺在他的怀中,他几乎觉察不到她的气息,她是死了吗?

夜鹰心中升起滔天的怒意,他祭起全身的灵力,无限的杀意流淌在他的每一个毛孔中。

他慢慢朝魔弦走去,他只有一个念想,他要杀了他,这个叫魔弦的男人,他带走了自己最在意的人,她死了,而他还活着。

魔弦的身体终于落到雪地上,他似乎听不见,也看不见眼前的人。他面容悲怆,温柔地看着怀中仿佛睡着的梵越。

更快地,几缕暗黑色的影子划破虚空,朝魔弦的背心射去,人群中不停地有黑色的身影跃起,朝魔弦飞了过去。

夜鹰停住了脚步。他想起来了,他和魔笛约好的。在魔弦出现的第一时间,击杀他,魔笛的人动手了。他站住了,留在当场,他的计划是趁乱带走梵越。

可他呆住了,梵越死了,他的计划已经没有意义,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杀了魔弦,为她报仇。

地上的魔笛已经挣脱了桎梏,身边的两个魔族士兵,已经被他击杀,他抽出青冥,看了一眼夜鹰,朝魔弦冲了上去。

他刚才背对魔弦,没有看清梵越的脸,他只看到梵越被抱在魔弦怀中。

杀了魔弦,他就能得到梵越和魔族的一切,魔弦似乎根本不在意飞过来的暗器和冲上来的人。

但是夜鹰知道,这些人都会死,他看到魔弦的身上突然弹出一道暗黑色的薄雾。薄雾出现的那一刻,所有的暗器全部被弹出,朝着扑过来的人反射过去。

几声闷哼,好几条身影倒下。灵轩,族长和长老们反应过来,纷纷抽出兵器冲到魔弦身边,护翼在魔弦周围。

魔弦却没有看他们,暴喝一声:“退下!”

众人不明所以,愣在当场,魔弦右手一张,“噬魂”燃烧着熊熊火焰出现在他手中。

灵轩惊呆了,看着魔弦,魔弦眼神冰冷,没有丝毫情感,冷冷说道:“灵轩,你们退下!魔笛欠我的,我来和他亲自了结。”

灵轩点点头,带着族长,长老一起退到魔弦的身后。魔弦缓缓回头,魔笛呆住了,他看到了魔弦怀中的梵越。

他浑身都在颤抖,他举起青冥,指着魔弦,声音沙哑:“你……你做了什么?你杀了她?”

魔弦仰天长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他看着魔笛,一字一顿地说:“魔笛,我的亲弟弟,我护你万年,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

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你算计我,陷害我,我都可以放过你,给你一条生路,但是,你害死了她,我不会再容忍你,你今天必须死。”

魔笛惊恐万分,他疯狂大叫:“你胡说,不是这样的,我没有!我没有害死她,我宁愿自己死,也不想她发生危险,是她自愿跳下去的,不是我,不是我做的。”

魔弦表情狰狞,吼道:“如果不是你丧心病狂,执意要杀我,她怎么会跳下来?如果不是你用毒蛇伤我,她怎么会为了帮我解毒被白奇伤成这样?

她快死了,这一切所有的源头都是你,你才是始作俑者,今天你必须死。”

“噬魂”高高举起,没有任何留手,朝着魔笛劈了过去,魔笛慌忙祭起青冥抵抗。

爆裂之声响起,魔笛的青冥寸断,他喷出一口血,被劈翻在地,魔弦如影随行,“噬魂”再次朝地上的魔笛劈了过去。

魔笛周围的死士见状,猛扑过去,用生命帮魔笛挡下这致命一击。

魔弦哈哈大笑,对着魔笛说道:“魔笛,你看好了,你伤害了我最在意的人。我今天就让你看着,我会拿走你最珍视的一切。”

“噬魂”猛地发出“呜呜”之声,魔笛惊恐地冲着周围狼族士兵狂喊:“你们快走!”

太晚了,“火树银花不夜天”,魔笛听到灵轩和长老们在狂叫:“魔君,不要!”魔笛眼中不停地闪动着耀眼的火光,火光冲天而起,就像焰火,点燃了这片夜空,为冰天雪地的霜刀谷带来炙热的温度。

可魔笛知道,这也是来自地狱的焰火,魔笛疯了,他用“火树银花不夜天”屠杀了在场所有的狼族,不论好坏,因为他犯下的错误。

他狂喊,愤怒地跃起,冲过去找魔弦拼命,魔弦的眼中没有丝毫怜悯,充满了残忍的快意。

“噗”一声,魔笛惊讶地看着自己的腹部,被“噬魂”洞穿,他瞬间瘫倒在地,魔弦废了他,只一击,他果然是他的亲哥哥,毫不赊账,如此狠毒,废了他所有的修为。

夜鹰硬生生刹住前行的脚步,魔弦疯了,他杀红了眼。

他如此强大,左手抱着梵越,单凭一只右手,在场狼族众多的将士竟然没有一人能抵住他一个回合。夜鹰知道,就算自己上去,命运也会和魔笛一样。

重要的是,他听到了那个让自己忍耐的消息:“她没有死,尽管气息微弱,但只要她没有死,自己就有机会,她是战神剑的主人,神魂强大,自有天佑,她一定不会有事的。”

霜刀谷尸横遍野,堆积成山,魔族其他的士兵都惊恐地看着他们的魔君,那个曾经的君主变成了嗜血的恶魔。

狼族的士兵曾经和他们并肩作战,亲如兄弟,现在他们都死在了霜刀谷,杀戮还没有停止。

魔弦走到魔笛身边,掐住他的脖子,将他高高举起。

看着他,冷冷说道:“现在,轮到你了,魔笛,你告诉我,你后悔吗?”

魔笛怨毒地看着他,哈哈大笑,呛出一口鲜血,艰难地说道:“后悔?你说对了。

我当然后悔,我后悔为何没有将你封印后再放开她;我后悔为何没有能在她跳下去之前阻止她;我后悔没能让她离开你这个废物。你不是号称很强大吗?为何你活着,她却要死了……”

魔弦大怒,手掌收紧,疯狂地叫:“你这个畜牲,你给我闭嘴……”

魔笛被他掐得满脸通红,眼睛凸出,他呵呵冷笑,断断续续地说:“魔弦……被我说中了对吗?

你如此愤怒……是因为你救不了她,她为何会这样?你做了什么,只有你自己最清楚……”

魔弦眼神凶狠,他咬牙切齿地说道:“闭嘴!我让你闭嘴!听到了吗?我要杀了你!”

魔笛冷冷地看着他,艰难地说:“你以为我怕死吗?从决定带她离开那天起,我就根本没在意过自己的命。

我爱她,从来不想伤害她。我不像你,你这个伪君子,一面说喜欢她,一面肆无忌惮地伤害她。你知道你让她有多难过,有多痛苦吗?

如果不是伤透了心,她怎么会想和我一起离开?魔弦,你才是罪魁祸首,是你害死了她。就算你杀了我,也改变不了这点,我死了,也就不会痛苦了。

而你,一辈子都会活在痛苦中,一辈子都会后悔你今天的所作所为。”

魔弦的脸色铁青,全身都在发抖,他的眼神扫过魔笛的脸,看着魔笛面色安详,魔笛的衣襟处露出了一片淡蓝的花瓣。

他手一松,将魔笛摔倒在地,右手一抓,魔笛怀中的两朵暗夜晶兰被他抓在手中。

魔弦将晶兰抓在手中,看着魔笛,魔笛猛地扑了上来,疯狂喊道:“还给我!”

魔弦一掌将他击倒在地上,轻轻笑了,说道:“她不要你,对吗?魔笛,你做这么多,她还是不要你。她把花还给你了,她不要你的花,也不要你的人。”

魔笛倒在地上,痛苦万分,他吼道:“魔弦,我恨你,我恨透了你,为何死的不是你,为何你如此伤她,她还是会为了你死。”

魔弦拿起花,轻轻说道:“我宁愿死的那个人是我,魔笛,我不杀你,我会让你永远活在痛苦中,你本可有机会带走她的,但因为你的狠毒,你永远失去了她。”

魔弦猛地将花握在掌中,魔笛惊恐大喊:“不要!你把它们留给我,这是我仅有的,关于她的记忆了。”

晶兰在魔弦手中碎成飞灰,魔弦张开手,晶兰随风而逝,他轻轻说道:“你从来不曾拥有过她,过去,现在,将来都不会,又何谈记忆?”

他重新用双手抱起梵月,冷冷吩咐灵轩:“魔族叛徒魔笛,背主弑君,今被废去修为,流放东海海底,永世不见天日,即刻执行。

所有狼族族民,男丁并入他族,成为贱民,永世不得担任魔族将领之职。”

魔笛颓然倒地,魔弦的身体冲天而起,化作流光,朝望月楼飞去。

************************************************************************

昭阳宫,魔族书房,灵轩和长老们枯坐房内,半晌没有出声。

魔弦回宫五天了,封闭了整个望月楼,谁也不见,寸步不离地守在那个叫月儿的女人身边。

魔弦在霜刀谷大开杀戒,流放魔笛后,魔族中现在人人自危。

魔弦现在戾气横生,残忍暴虐,无人敢掠其锋芒,更不敢进言,生怕一不小心激怒了他,被他杀了。

良久,九头蛇族的青浩终于忍不住,对着灵轩说道:“灵轩,现在这个情况,你倒是说说,我们如何是好?

魔君现在不上朝,不理政事,一心守在那个丫头身边,难道为了那个丫头,连魔族的君主都不要做了吗?

我前两日听云童说,那丫头全身经脉已断,危在旦夕,魔君日日用灵力帮她续命,这样下去,迟早力竭而死。

堂堂魔君,怎可为一个女子不要性命?罔顾魔族百姓利益,灵轩大人,你说说,这算什么事?

我等既为魔族臣子,当顾念大局,还是找个机会和魔君进言,让他放下心结,重拾心情,回归政事。”

灵轩眼神凝重,摇摇头,叹口气说:“青浩大人,你说的情况我怎能不知?这魔君原是性情中人,万年来从未动情,这一动情就是长情。

魔君的个性你不是不知晓,他如此倔强,怎会轻易放弃?现在月姑娘生死未卜,他肝肠寸断,忧虑万分,此时前去进言,根本不能起到任何作用。

还是在等等,看情况再徐徐图之。”

青浩叹了口气,扫视了一下四周,奇道:“咦!这夜鹰呢?他又到哪里去了?他不是魔君跟前的红人吗?为何今日之会他不来参加?”

灵轩看了看青浩,说道:“夜鹰被魔君派了出去,遍访名医,寻求医治月姑娘的法子。已经出去好几天了,眼下尚未有消息传来。”

陆胜眼神一动,幽幽说道:“灵轩大人,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夜鹰大人有些奇怪?”

灵轩摇了摇羽扇,轻轻说道:“唔!陆大人,说来听听,你觉得哪里奇怪了?”

陆胜叹口气,说道:“具体哪里?我也说不出,只是觉得他对魔君的关心,已经超出一个臣子的本分。

而且这次我听说,他是自告奋勇出魔族,去帮魔君找寻医治月姑娘的法子。你不觉得,他对魔君的私事过于关心了吗?”

灵轩沉默不语,半晌说道:“他的意图到底是什么?我也猜不透,但我知道,如果他真能寻回良方救回月姑娘,那会是魔族之福。

魔君对月姑娘的在意,已经深入骨髓,如果月姑娘真的死了,魔君也会就此沉沦下去。

他救月姑娘,就是救魔君,就算他有私心,但眼下魔族没有时间关注他的私心,我们要的是魔君的回归,魔族的平安。”

长老们面面相觑,良久,叹口气,算是认同了灵轩的话。

众人正沉默间,却听云童在门外大喊:“灵轩大人,快!望月楼出事了,魔君他……他出事了……”

众人大惊,灵轩一听,从椅子上跳起来,猛地朝外扑去。

不忘回头对长老们说:“我先走一步,你们随后赶来。”

望月楼是魔君寝宫,外臣不得入内,灵轩是魔弦的表哥,出入望月楼,向来不需避讳。

他急匆匆飞到望月楼,飞了进去,大吃一惊,只见望月楼内一片狼藉。

魔弦靠在望月楼的墙上,怀里紧紧地抱着梵月。他的身上燃起一团团的蓝色火焰。脸上,身上的皮肤上全部浮起青紫的纹路,这些纹路就像小蛇一样在他身上游走。

他痛苦万分,眼珠血红,拼命抵御心脉传来的剧痛,血液中传来的灼热,他银牙紧咬,咬得贝齿都几乎碎裂。

灵轩推开门,看到魔弦如此痛苦,飞奔到魔弦身边,祭起灵力,贴住他的背心,将灵力输送给他。

帮他抵御身体的痛苦,他急急喊道:“表弟,表弟,你听我说,你放下月姑娘,把她给我,你的修罗魔花之毒发作了。

你不能再抱住她了,你越是在意,魔花的毒性也会越烈,你现在需要稳定心神。来,你把她给我。”

魔弦大怒,强提一口气,猛地一掌打出,将灵轩拍飞,他眼神中有灵轩从未见过的疯狂。

他盯着灵轩,一字一顿地说:“滚!给我滚出望月楼,没有人再能把她从我手中抢走,你给我滚!”

幽蓝火焰开始肆虐,将他点燃,他深陷火海,全身血液都在沸腾,脸上,身上出现密密麻麻的青紫纹路,仿佛要把他的皮肤撑开。

灵轩狼狈地从地上趴起来,顾不得许多。

扑到窗边,冲着在外等候的众多魔族长老和族长喊道:“快!进来制住魔君,他马上就要走火入魔了。”

众人一听,大惊失色,纷纷跑进望月楼,魔弦现在已经状若疯魔,他终于抵受不住魔花的折磨。

抱着身体滚倒在地,青浩眼神一凝,毫不犹疑,朝魔弦射出一道青光。

青光入体,魔弦终于安静下来,昏迷过去,身上的火焰渐渐熄灭。脸上,身上的纹路渐渐消失。

灵轩上前,抱起魔弦,将他放在床上。

他扫视了一下四周,皱皱眉头,对云童说道:“怎么回事?这望月楼为何会如此凌乱?望月楼原来的侍婢呢?今日到底怎么回事?”

云童抽抽噎噎地走上前,回禀道:“灵轩大人,魔君回来后,遣散了所有侍婢,他疯了一般,不许任何人碰月姑娘。

日夜寸步不离地守着她,耗损自己的灵力养着月姑娘的身体。今日不知为何,他一遍遍看着月姑娘走时留下的书帛,心痛万分,突然就变成了这样。”

灵轩叹了口气,这望月楼处处是月儿的痕迹,他日夜输送灵力给月儿,本就快油尽灯枯,再看月儿留下的书信,自然抵受不了魔花的毒发。

他看了看梵月,将她轻轻抱起,对着长老们说:“走吧!月姑娘此后续命需要的灵力,由我们轮流来输送。”

青浩上前拉住灵轩,轻轻说道:“灵轩,你真的打算这样做?或许这是个机会。

魔君既然昏迷了,长痛不如短痛,我们放弃救治月姑娘,月姑娘若去了,就算魔君会一时痛苦,时日长了,说不定他会恢复也未可知。”

灵轩眼神一寒,冷冷说道:“青浩族长,别怪我没提醒你,刚才让魔君睡过去的人是你,他若醒来,发现月儿死了。

你整族说不定就保不住了,你知道魔君刚才怎么了吗?他的双生花毒发作了。”

青浩大惊,猛地拉住灵轩,晃动着他,急切问他:“你说什么?灵轩,你再说一遍,魔君身上怎会有双生花的毒?”

灵轩冷冷拉下青浩的手,告诉他:“这双生花是魔君在天狼山时,为月姑娘种下了,他这辈子都不会再爱上别的女人了。你现在应该明白,月姑娘对他是怎样的存在。

他日夜为月姑娘续命到现在,你若让月姑娘死了,想想他会怎么做?或者你想成为第二个魔笛?”

此言一出,众人默然,灵轩将梵月抱起,当先走了出去,冷冷说道:“通知魔族所有灵力深厚的高手,从现在起,到这望月楼中,日夜不停为月姑娘续命。”

**********************************************************************************

夜深了,灵轩没有离开,守在魔弦的卧房中,寸步不离,青浩趁魔弦毒发之际,为他种下惑蛇之毒,让他昏睡到现在,已是不易。

这五天以来,魔弦第一次不用再痛苦,沉沉睡去。灵轩已经吩咐婢女趁魔弦昏迷,将望月楼清理干净。梵月在这望月楼留下的诸多记忆,也被藏了起来,省得魔弦睹物伤情。

午夜了,灵轩知道,以魔弦的本事,惑蛇之毒只能控制他到这个时辰了,无论如何,他都需要和魔弦好好谈谈了。

寅时,魔弦从沉睡中醒来,习惯摸向身边,他猛地一惊,坐了起来。他在找梵月,日日夜夜在他怀中的女人。

灵轩幽幽说道:“你醒了!她没事。”

魔弦转头看了看灵轩,起身下床,冷冷说道:“她在哪里?”

灵轩静静看着他,说道:“在楼下,长老们轮流在为她输送灵力续命。”

魔弦转身打算朝楼下走去。

灵轩突然说道:“你这样下去,不止救不了她,还会把自己搭进去。”

魔弦捏紧拳头,停住,冷冷说道:“灵轩,这是我自己的事,你最好不要阻止我。”

“自己的事?你知不知道你是魔族的君主,你要是想死,我绝不拦你。

但你要记得,你死了,月姑娘也会失去最后的机会,你想让她和你一起死,干嘛还要帮她续命?你们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了断就好了。”灵轩冷笑道。

魔弦猛地回头,眼睛中满是怒火,瞪着灵轩。

灵轩毫不退缩,看着他,半晌,抛给他一瓶梨花醇。

轻轻说道:“她暂时没有危险,你刚刚毒发,你这状态帮不了她。这是她酿的酒,你留下来,陪我喝两杯。”

魔弦看着灵轩,捏紧的拳头渐渐松开,他垂下头。

灵轩飞出小窗,坐到望月楼外的梨花树下,指了指身旁的空地,对着魔弦喊道:“想通了,就下来,一起喝杯酒。”

说完,抓起一瓶梨花醇,一扬脖子,灌了一口,齿颊留香。

一道身影飞出,魔弦拿了酒瓶,静静坐在他旁边,闷声猛地喝了一大口。

灵轩不说话,待魔弦喝完整瓶酒,又递给他一瓶。他知道,他这表弟平静的外表下,正受着痛苦的煎熬。

他个性倔强冷傲,从来都是默默承受痛苦,今日若不让他将痛苦发泄出来,他这魔花的毒就不会停止复发。

终于,当魔弦面前的酒瓶堆积成山时,他缓缓开口:“月姑娘,为何会受伤?”

魔弦脸色阴沉,眼神中充满了痛苦,轻轻说道:“是因为我,灵轩,你知道吗?是因为我,我就是一个混蛋,是我害她变成这样的……”

灵轩大吃一惊,直直地看着他,说道:“我不相信,你如此在意她,你怎会害她?”

魔弦哈哈大笑,声音凄凉,对着灵轩说道:“你知道我干了什么吗?灵轩,你知道我对她干了什么吗?

她已经跳下去找我了,可我还是不肯原谅她,我装着重伤昏迷,骗了她五天,她为了我去找寻绛珠仙草。

为了我引爆了灵蛇的怨力,她的全身筋骨都断了,要不是她自己采了十多株仙草回来,我用仙草帮她稳固了神魂,她现在已经死了。”

魔弦的眼泪流了下来,他浑然不觉,看着远方,静静说道:“你知道我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吗?

哈哈!我让她滚,我告诉她我不爱她了,你现在知道我有多混蛋了。我这么拼命地救她,我就是想她醒来,告诉她,我说的都是假的,是假的。

我想让她走,想让她离开那个危险的地方。可是,我救不了她,无论我怎么努力,我都不能让她醒来。

她永远不会知道,我有多在意她,你知道吗?灵轩,我今天看她留下的书信。我看懂了,我真的看懂了,她以为我喜欢的是灵仙,她以为我不会娶她,所以她才会走。

我就是一个笨蛋,永远都不会有机会让她明白,我爱的人是她,只有她。灵轩,我可能永远都没有机会让她知道我的心意。”

他猛地将手中的酒壶掷出,砸在望月楼的墙上,摔得粉碎。

脸上更加痛苦,低低说道:“她告诉我,我会后悔那天说过的话,她说对了,她飞到灵蛇身上的那一刻。我就后悔了。可惜,我永远没有机会对她说出来。”

灵轩轻轻说道:“你的心意,她早就明白了。”

魔弦惊讶地看向灵轩,眼神一顿,急急问道:“你没有骗我?如何见得?”

灵轩叹了口气,幽幽说道:“她如果不明白你的心意,又怎会舍弃魔笛,为你跳下这万丈冰窟?

她如果不明白你的心意,又怎会放弃逃跑,为你去杀灵蛇?

月姑娘冰雪聪明,不明白的人是你,不是她。”

魔弦愣在当场,如遭雷劈,喃喃自语:“她真的明白,她真的知道我的心意……怪不得,怪不得她会说,如果她活着,我只能娶她。”

灵轩眼神一动,问道:“她还说了什么?”

魔弦低低说道:“她还说,如果我再骗她,她就杀了我。”

灵轩轻轻一笑,说道:“月姑娘果然聪明,你骗不了她,你的心意她早就明白了。

她这么辛苦去救你,你无论如何要为她保重,她还没有死,你们还有机会。

我知道你愧疚,但你若真想弥补,就尽一切努力去救她,你如果困于心结,不止帮不了她,更会辜负她对你的情意。”

魔弦看着远方,沉思不语。

灵轩叹了口气,指着头顶的梨花树,幽幽对魔弦说道:“表弟,你要做好准备,就像这梨花,春尽夏至,终究会逝去。

月姑娘若命该如此,你不如放她离去,人力终究不能胜天,明知不可留,何必要强求?不要再为难自己,折磨自己了。”

魔弦仰头看着头顶的梨花树,那满眼的雪白,就如同她绝代芳华的脸,这棵树是他从梨花谷移回来的。

种在这望月楼旁,她一向喜欢,她的身上也总有淡淡的梨花香,梨花梨花,离别之花。

可是他不信,他偏不信他们会就此离别,花不会谢,她也不会走,就算争到生命的最后一天,他也绝不放弃。

他猛地举起右手,一道极强的灵力溢出,笼罩了整棵梨花树。

满树的梨花竞相绽放,空气中弥漫了满满的梨花香。灵轩惊讶地看着他,魔弦站起身。

轻轻对灵轩说道:“灵轩,谢谢你,让我知道她的心,我不会放手,永远都不会,就算梨花要谢,我也会强留芳华。

我要她活着,哪怕耗尽我的灵力,赌上我的命。只要我活着一天,这望月楼的梨花就不会谢,她也不会死。”

灵轩目瞪口呆,魔弦不再停留,他步伐坚定,他要去找月儿,这个他此生绝不会放手的女人。

灵轩看向满树的梨花,喃喃自语:“强留芳华,好一个强留芳华……”

大家还在看:神医弃女侯门医妃有点毒绝恋十六年后卷重生之将门毒后粉妆夺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