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战神魔妃下载
  3. 战神魔妃
  4. 第283章 梨花谷,千里冰封

第283章 梨花谷,千里冰封

作者: |返回:战神魔妃TXT下载,战神魔妃epub下载

一月后,魔族,离宫,魔弦静静地跪在离宫的大殿上。

脸上,身上布满血红的鞭痕,一袭白袍已被鲜血染透。

尽管如此,还是没能影响到他那如玉的容颜,那傲然地风骨。

他已经在这里这跪了一天一夜了。

雪柔手持一条暗金色的皮鞭,皮鞭已经被鲜血染透,她冷冷地看着魔弦。

眼神冰凉,眼底深处透出一种痛彻心扉的失望。

她用鞭子指着魔弦,怒道:“你再说一次,要离开魔族去找那个女人。”

魔弦低下头,垂下眼帘,轻轻说道:“对不起!娘,我要去找她……”

雪柔大怒,“刷,刷,刷”皮鞭带着风,朝魔弦抽了过去,鞭鞭带血。

魔弦身上瞬间多了三条血痕,他跪在地上,一声不吭。

雪柔气得发抖,她用鞭子指着魔弦。

骂道:“我打死你这个不知好歹的畜牲,我这是造了什么孽?

怎么会生出你这个冥顽不灵的儿子?你为了那个女人,连命都不要的了吗?

你忘了那个女人杀了多少魔族的子民?杀了灵仙,杀了锦瑟了吗?

你忘了她梵家的军队在第二天围困魔族,斩杀了魔族多少的将士吗?

要不是魔笛带魔兽赶来救援你,魔族已经被她梵家灭了。

我告诉你,梵家是我们最大的敌人,神族和我们势不两立。

你为什么不听?你为什么还要去找那个女人?

这个女人做了这么多的坏事,杀了这么多的魔族百姓。

她和她的家族将你玩弄在手掌之中,愚弄你,伤害你,还不够吗?

弦儿,你醒醒吧!神族已经昭告天下,她马上就要嫁给天音,成为天后了,你不要再痴心妄想了,那个女人根本就是个骗子,她欺骗了你,也欺骗了魔族。

她对你的一切都是假的,你醒醒吧!别去找她,留在娘身边,留在魔族。

我们一起重整旗鼓,复兴魔族,我们一起杀上神族,向他们复仇,找她算账,好不好?”

雪柔说到后面,情绪完全失控,她扔下鞭子,扑到魔弦身边。

抱着他,握住他的肩膀,恳求道。

魔弦脸色大变,他猛地拉开雪柔的肩膀,摇摇头。

喊道:“不会的!娘,不会的,你说的不是真的。

她不会这样对我,她一定是被逼的,她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

她不会骗我的,不会的!”

雪柔大怒,她猛地一巴掌扇到魔弦脸上,魔弦苍白的脸上立刻红了一片。

雪柔捧起他的脸,逼他看着自己的眼睛。

吼道:“弦儿,你醒醒,你睁开眼睛看看,那天她屠杀魔族百姓时。

这么多双眼睛都有看到,她就是一个魔鬼,一个杀千刀的畜牲。

她连手无寸铁的灵仙和锦瑟都不放过,连无辜的望月楼女婢们都不放过,你忘记了吗?

她有什么苦衷不能告诉你?为什么非要杀这么多无辜百姓?为什么?

灵仙,锦瑟,她们都是你的妹妹,是你的妹妹呀!

你还有没有心?她们死在你面前,你都不反抗,还任由她杀你。

你还是不是魔族的君王,你还是不是魔族的人?”

魔弦脸色煞白,他低下头。

说道:“娘!你说得对,我不配做魔族的君王。也不配做魔族的人。她犯下的错,由我一力承担。

我早说过,无论什么事,我都会和她一起面对。

既然她错了,我是她的夫君,这些错让我来偿还。

我已经决定了,放弃魔族君王的位子,离开魔族……”

“你说什么?”

雪柔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猛地摇晃着魔弦的双肩。

指甲掐进他的肩膀,吼道:“你说什么?你要为了那个女人,放弃魔族的君主之位?”

魔弦咬咬牙,说道:“是!母后,我已经决定了,现在神族已经退去。

魔笛回来了,他也是父王的儿子,魔族的子民也是他的责任。

这次他带着魔兽相助魔族,打退神族,我相信他会是一个好君王。

月儿犯下如此大错,我愧对魔族,我愿意放弃魔君之位,离开魔族。”

雪柔哈哈大笑,笑出了眼泪,她仰天大喊。

“魔风,魔风,你听到了吗?这就是你的好儿子。

好一个愧对魔族,你要是真的愧疚,就应该留下来。

重整旗鼓,昌盛魔族,带着魔族杀了神族,杀了那个女人。

为魔族死去的千千万万的百姓报仇,可你到现在,到现在想的还是那个女人。

你这个傻瓜,你难道看不出神族昭告天下要娶她?

就是一个陷阱吗?她和她的族人,就等着你这个白痴为了她。

自投罗网,杀了你,她们就了却后患,高枕无忧了。”

魔弦静静地跪着,轻轻说道:“娘,对不起!是弦儿不孝。

弦儿做不到忘了她,就算是陷阱,就算会死。

弦儿也要弄个明白,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答应过我,会回来找我,可是这么久,她都没有回来。

还要嫁给天音,我想她一定是出事了,我要去找她,带她离开神族。”

雪柔的眼神中满是失望,她轻轻站起来。

冷冷说道:“魔弦,你决定了吗?

不做魔族的君王,要去找她?”

魔弦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雪柔长叹一口气,背转身。

轻轻说道:“魔弦,魔族第二任君主。

忤逆叛族,褫夺君主之位,逐出魔族,永世不得回返魔族。”

魔弦泪流满面,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说道:“多谢母后!弦儿不孝,今日拜别母后。

愿母后千秋万代,喜乐安康!”

雪柔没有看他,眼泪如潮涌一样流出。

哽咽道:“你走吧!娘知道留不住你。

答应娘一件事,留着你的命。

就算你不再是魔族的君主,你还是娘的孩子,是娘的心头肉。

娘就算再恨,也要我的孩儿平平安安……”

魔弦大恸,咬咬牙,说道:“对不起!娘,让您失望了。

娘的话,弦儿记住了。”

雪柔点点头,紧紧地握着手,指甲嵌进了手掌中,也浑然不觉。

魔弦重重地磕了一下头,转身离去,消失在夜空。

****************************

雪柔终于控制不住,放声大哭。

良久,她流干了眼泪,眼神中涌现出来一种决绝。

她看着魔弦离开的方向,喃喃自语:“弦儿!是娘对不起你,你以为娘在意的只有权势。

不是这样的,娘最在乎的是你,娘最想看到的就是你能幸福。

你知道吗?娘为了你,愿意原谅梵家,原谅天罗家。

可他们现在要杀了你,娘绝不允许,他们不能杀了你,不能杀了我的孩儿。

弦儿,傻孩子,娘怎么舍得你赴死?娘要为你做一件事。

就算这件事再不堪,娘也会做,因为你是娘的孩儿,是娘的命。

天罗家欠娘的,我会让他们还在你身上……”

她轻轻擦干眼泪,叫过婢女,轻轻吩咐:“去请笛公子来。”

不多时,魔笛悠然而至,他静静地看着雪柔。

轻轻说道:“母后,您找笛儿?”

雪柔看看他,轻轻说道:“笛儿,你的心愿达成了。”

魔笛笑笑,说道:“母后,笛儿不明白母后所指?”

雪柔笑了笑,说道:“你真的不明白吗?笛儿,我虽不是你的亲身母亲。

但我们之间相处万年,早就有了母子之情。

就算你诸多算计,但在落霞谷,你也为了母后让出了道路。

到了这个地步,我们母子就不能坦诚说一句话吗?”

魔笛沉下眼眸,咬咬嘴唇,叹了口气。

说道:“好!母后,笛儿不再和母后诳语了。

母后,想要什么,告诉笛儿就好。”

雪柔点点头,说道:“好!笛儿,母后告诉你,弦儿离开魔族了。

他不会再回来了,母后会让狐族,九头蛇族,虎族还有魔族的军队支持你坐上魔族的君位。

但母后有三个条件,你一定要答应母后。”

魔笛静静地看着雪柔,点点头,说道:“好!母后,你说!”

雪柔看看他,说道:“第一个条件,魔弦始终是你的哥哥。

从今以后,你不能伤害他,追杀他,让他在外面平安度日。”

魔笛点点头,说道:“母后,我答应你,只要魔弦不回魔族,我可以留他性命。”

雪柔点点头,说道:“第二个条件,重整魔族,不惜一切代价,带领魔族杀上神族,为魔族百姓报仇。”

魔笛笑笑,说道:“这个条件,就算母后不说,笛儿也会去做。

笛儿发誓,一定会屠灭神族,会死去的魔族百姓报仇。”

雪柔温柔地看着他,说道:“不错!笛儿,你这一点比弦儿强多了。

他为了那个女人已经疯了,连命都不要。”

魔笛低下头,轻轻说道:“笛儿也有一个条件。”

雪柔看看他,说道:“你说!”

魔笛轻轻说道:“屠灭神族之后,月儿,我会娶她,母后不能杀她。”

雪柔一惊,半晌,突然笑了,说道:“好!屠灭神族之后,你想做什么都行。”

魔笛点点头,说道:“母后,你的第三个条件是?”

雪柔回过神来,说道:“嗯!第三个条件:就是你要到神族,去救回弦儿,让他平安活着。”

魔笛一惊,他深深地看着雪柔,说道:“母后,笛儿可以去,但神族早就设下重重陷阱。

魔弦此去,九死一生,就算我去,也未必能全身而退。

更何况是救他?他那个性格,如果神族以月儿作饵。

他一定义无反顾陷进去,那个时候谁都救不了他。”

雪柔笑笑,说道:“我知道,既然我让你去,自然不会打无把握的仗。

这次你过去,帮我带幅画给天罗,告诉他,画上的东西在魔弦身上。”

她右手一展,一个古朴的画轴出现在她手中。

她轻轻递给魔笛,魔笛接过画,吃惊莫名,有些半信半疑。

雪柔笑笑,说道:“笛儿,你放心,你也是娘的孩子。

娘不会将两个孩子都陷落神族的。

你将这幅画交给天罗后,把魔弦活着带回梨花谷,让他在那里自生自灭吧!

做到这件事后,你就返回魔族。

我会扶你登上魔君之位,但你只是摄政之王。

除非有一天,你带领魔族人屠灭神族,那个时候,你就是魔族真正的君主。”

魔笛点点头,说道:“好!母后,我们一言为定!”

****************

我醒了,在自己的剑晨宫,我微微动了动眼睛,听到一声惊喜的呼喊。

一个白皙,英挺的面庞出现在我眼前。

我有些惊讶,他是?

我有些想不起他是谁,刚准备搜寻自己的脑海,却传来一阵剧痛。

我赶紧捂住自己的头,他紧张万分,上前抱住我。

我有些抗拒,他却不肯松手,笑笑说道:“月儿,你总算醒了。

我一直在担心你,我们就快成婚了,你千万不能有事。”

“成婚?”我大惊,他是?他是我的未婚夫,可为何我却没有半点映像?

我正待问他,一大群人进到了我的房中,他们?

他们的脸我如此熟悉,只是一时想不起他们到底是谁?

终于,在他们的讲述中,我明白了,他们是我的家人。

我是梵天家的长公主梵月,也是神族的战神。

抱着我的男子,是我青梅竹马的未来夫君,也是神族的天帝天音,我们就快成婚了。

我变成这样是因为两年前去魔族诛杀奸佞时,中了魔族的埋伏。我伤了脑子,被天音拼死救回,却失去了一段记忆,没了心跳。

也没什么大不了,只要再调养一段时间约莫就能恢复,重要的是我终于醒来了。

我很快接受了这一切,他们都是我的家人,不是吗?

他们没有理由骗我,魔族的人,向来阴险狡诈,无所不用其极。

做出这样的事,丝毫不奇怪,天音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我只是想不起,什么时候我和他有了男女之情?

他却告诉我,我和他在魔族时甘苦与共,产生了情意。

不止如此,我还有了他的骨肉,我听后大汗,这个节奏,我只能嫁给他了。

况他也不差,不止和我青梅竹马,相处甚欢。

还是神族的天帝,梵家属意的女婿,对我也一心一意。

这样的夫君,按照爷爷的话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这男女之情我本也不懂,约莫就是这样,嫁就嫁吧!

一月后,神族朝堂景阳宫,我和天音举行我们的大婚仪式。

六界震动,神族最尊贵的天帝,娶了梵家绝色公主梵月儿。

仪式相当盛大,六界仙家纷纷赴会,这样甚大的盛宴,就是神族也千年难得一见。

这任天帝不止年轻英俊,杀伐决断,刚刚征讨了魔族。更抱得美人归,娶了神族的第一绝色公主,简直是志得意满,春风得意。

那一日,天音高兴万分,眉眼含笑,目之所及,到处都是艳羡的眼光。

我和他在景阳宫双双对对拜过天地,接受了众仙的朝拜,我正式成了神族的天后,他的妻子。

新婚之夜,我一身大红吉服,坐在天音的寝宫临华殿内,心中却有些忐忑。

说实话,天意虽告诉我,我和他有了夫妻之实,腹中也有了他的骨肉。

可我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也没有任何和他柔情蜜意的记忆。

就是到了现在,我嫁给了他,也丝毫没有那种夫妻之间亲密的感觉。

我对他,总是少了一点亲密,每次他靠近我。

我就会不自在,老是头痛,心口痛,整就一个病秧子,靠吃凝神丸才能止住心痛,这样折腾下来。

我看到他就浑身发毛,条件反射离他远远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又发了病,痛得我死去活来。

说实话,他都不如我剑晨宫内那棵梨树让我感觉亲切。

不知道为什么?当我醒来后,看到剑晨宫那棵依旧盛开的梨花,就觉得很是喜欢,总是喜欢靠在上面休息,读书。

靠在上面,总是让我安心无比,我甚至在想,如果没有澈儿,我可能没想这么快嫁给天音。

是的,我为腹中的孩子取名澈儿。我最近老是做梦,在梦中我总是看到一双清澈的眼睛,那双眼睛如此清澈。

总是在梦里静静地看着我,像皎洁的月色,我希望我的孩子也有一双那样皎洁清澈的眼睛,所以为他起名澈儿。

我总觉得,有一些事情,我始终没有弄清楚。

最遗憾的是,无论我怎么努力,我都想不起过去两年的经历,它们就像尘埃一般,从我记忆中被抹去。

我坐在床上,有些心烦意乱,终于,临华殿的门开了。

天音有些微醺,朝我走了过来,为了今日的洞房之夜。

我吃了不少凝神丸,可还是没有用,我看到他,全身都绷紧了。

我强迫自己顶住想要逃跑的冲动,他摇摇晃晃地走到我身边。

一屁股坐到我旁边,我简直要炸毛了。

他像个傻瓜一样冲我傻笑,抬起手,抚上我的脸。

目光灼灼,我大汗,他这是?

他幽幽说道,舌头有些大结:“月儿,我做到了,我终于娶到你了。

你终于成为我的妻子了。”

说完朝我凑了过来,我大惊,想要推开他。

却被他抓住我的手,我看着他越来越靠近的脸。

我几乎要尖叫了,却听得“呼”地一声。

天音的身体腾空而起,被丢了出去。

我大惊,却看到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

我抬眼一看,呆住了,那双眼睛,那双出现在我梦中的眼睛。

那双让我在梦中无比安心的眼睛,比月亮还要皎洁,比星光还要璀璨。

而他的颜,是我见过最美的颜,我痴痴地看着他,他的脸让我如此亲切,可我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他。

他看着我,眼神扫过我那一身大红的吉服,眼眸沉了沉。

些许失望出现在他眼中,他开口了。

语气有些冰冷生涩:“月儿,你是自愿嫁给他的吗?”

我一惊,他是谁?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他认识我吗?

我还未来得及回答,被他扔在一旁的天音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哈哈大笑,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很厌恶他的笑声。

我只想安安静静和这个男子呆在一起,问他为何会认识我。

天音开始说道:“魔弦,你难道看不出吗?她好好的,无人强迫她。

她是自愿做我的妻子的?”

“魔弦?原来他的名字叫魔弦。”

他看看天音,眼神中划过一丝痛苦。

盯着我,问道:“月儿,是这样吗?”

看到他痛苦,我的心突然一抽,许久没有动静的心突然一动。

让我一窒,我抚住胸口,止住那阵让我痛苦的颤动。

嘴上却不得不回答,点点头:“是的,是我自愿要嫁给他的。”

我总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吧!

谁知道我刚说完,他却脸色大变,痛苦万分。

他冲了过来,握住我的肩,吼我:“你说谎!你骗我的对不对?

月儿,你告诉我,你到底有什么苦衷?告诉我?”

我吓了一大跳,慌忙推开他。

天音大怒,抽出承影,朝他劈了过去。

口中骂道:“你这个魔族余孽,在魔族害得月儿还不够吗?

今天居然胆大包天,跑到神族来捣乱,看我不杀了你!”

我心中一震,魔族余孽,他是魔族的人。

他难道就是害我失去记忆?没有心跳的人。

我大怒,想不到这人如此无耻,害我变成这样,还敢杀上神族讨人。

他已经抽身和天音战在一处,不知为何,天音和他打斗良久,却并没有叫人。

兴许是他今日醉了,忘记了。

才二十多个回合,我就已经感觉天音不是对手。

奇怪了,他今日为何如此之弱?

可我顾不上想这么多了,因为那个叫魔弦的男子已经将天音击倒在地。

他那把黑气萦绕的魔刀,朝天音的胸口探了过去。

我大惊,慌忙抓起挂在床头的天音的青云剑。

朝他的胸口刺了过去,谁知道他抬头看了我一眼。

竟然丢开魔刀,朝我的剑迎了过来,轻轻说道:“我说过,你要是想要我的命,随时可以拿去。”

我大震,胸口开始剧痛起来,我不要杀了他。

我猛地将剑一偏,刺中了他的肩,他一步步朝我走来。

青云剑洞穿了他的右肩,他的脸上满是绝望和痛苦。

轻轻说道:“原来,原来他们说的没错,你果然是骗我的。

你为了天音,为了神族,骗了我的心,为何不要我的命?

为何不杀了我,梵月儿,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你杀了我,杀了我呀!

让我看看你到底可以狠到什么地步?”

他用手握住我的剑,手上鲜血直流。

我的心越来越痛,头痛欲裂,仿佛有什么要撞破的头脑扑出来。

我猛地一掌击出,将他击飞,我不能杀了他。

我开始觉得有什么不对,天音一直没有上前,我突然看向他。

他的嘴角挂着还没有来得及收回的笑容,那种笑让我厌恶。

魔弦被我打倒在角落,慢慢地爬起来,神色冷凝,全身都是寒意。

天音看看他,突然飞上前,挡住我的目光。

我听到他大喊:“护驾,有刺客!”

神族的侍卫蜂拥而入,长老们也顷刻间赶到,他们将他逼了出去,我再也没能看见他的脸。

我颓然坐在地上,我的心已经痛得不能呼吸,我的头痛得几乎要炸掉。

他是谁?他是谁?我拼命地头苦想,我不在乎,就是头痛得炸掉我也不在乎。

我一定要想起他是谁,我只知道这个答案对我很重要!

突然,我脑海中似乎有什么轰然破碎,我看到他了。

我想起来了,他是……

我猛地站了起来,准备冲到外面去,我要去找他。

我眼前却突然一花,天音挡在我面前,谨慎地观察我。

他盯找我,轻轻说道:“月儿!你怎么了?

你想去哪里?”

我心中一寒,低下头,掩饰着我脸上的表情。

轻轻说道:“没什么?我只是不放心爷爷他们。

我想去看看,他们有没有拿下那个魔族逆徒?”

天音点点头,让开了路,对我说道:“好!我们一起去,去看看也好!”

我看了看他,稳住心头的厌恶,朝外走了过去。

经过天音时,突然觉得后颈传来一阵剧痛,眼前一黑,身体软软地倒了下去。

*******************************

天音静静地搂住梵月,轻轻抚摸着她的脸。

幽幽说道:“月儿!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还是我。

你骗不了我,你想起他了,对吗?

可惜,因为你的举动,我没有兴趣再和他玩下去,他今天必须死。

因为只要你再看到他,你还是会想起他。

我始终根除不了你对他的记忆,我只能杀了他,你就不会再想起他了。”

天音眼神中偷出刻骨的仇恨,他轻轻将梵月放在床上,手拿承影走了出去。

空中,魔弦和神族的八大长老战成一团,一团团黑色的旋风在战团中生成。

魔弦满身是血,状若封魔,梵月刺伤的地方他根本没有包扎。

也没有用灵力为自己疗伤,他就这样流着血,恨不得把全身的血流尽。

天音走出去,冷冷冲着空中的魔弦喊道:“魔弦,不要再坚持了,放弃吧!

她都不要你了,你活着有什么意思?

你知道吗?她刚才还和我说,让我来看看你死了没有。

你死了,她就没有后顾之忧了,可以安心和我双宿双栖了……”

魔弦的身上,猛地窜起一大片幽蓝色的火焰,失去抵抗能力,被翻天印击中,从云端跌落下来。

天音猛地飞了上去,承影出鞘,眼看要将魔弦毙于剑下。

却被天罗一剑挡开,天音大惊,看向天罗,却见天罗朝魔弦击出一掌。

魔弦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衣衫碎裂。

天罗猛地望向他的胸口,眼光落在颈部绳结挂着的白玉戒指上。

他脸色大变,猛地一掌,打向魔弦,将魔弦击飞出临华殿的外墙。

天音大惊,慌忙和长老们追了过去。

却见一道人影腾空而起,抱着魔弦飞出景阳宫。

看背影竟然是魔笛,天音大怒,吼道:“魔笛,你这个混蛋,放下魔弦。

不然我就让长老们杀了你。”

魔笛哈哈大笑,身影一弹,漂了老远。

说道:“天音!魔弦今天我带走了,你有种就追过来,想不想再尝尝蛇影的滋味?”

天音大怒,刚要追上去,却被天罗一档。

说道:“音儿,穷寇莫追,当心中了埋伏。

魔弦今日已经中了翻天印,受了重伤,月儿的事情他也知道了。

你放心,他以后不会出现在神族了。

今天是你和月儿的大喜之日,万万不可为他坏了心情。”

天罗一说,天音反应过来,这魔笛可不是魔弦。

他的心机不输天音,难保他不会有什么后手。

现在当务之急不是追魔弦,是要赶紧修补梵月脑中的结界。

否则,她一旦想起来魔弦的事,后果不堪设想。

他点点头,不再说话。

**************************

梨花谷,魔弦身上不停地燃起幽蓝色的火焰,让他生不如死。

在梦中,他一次次呼喊梵月的名字,一次次心碎。

半年后,他熬过了地狱般的折磨,幽幽醒来。

睁开眼睛,听到一声欢呼。

一位美丽的少女笑着对他说:“魔弦,你总算醒了,你知道吗?

我守了你半年,每天和你在一起,朝夕相处……”

他想起来了,这个美丽的少女,是凤翎。

他曾经为了梵月拒绝娶她,梵月,他心中一痛。

那个他最爱的女人,却给了他最大的痛。

魔弦微微闭了一下眼,恢复了固有的冷傲。

冷冷说道:“你来干什么?我为什么会和你在一起?”

凤翎笑笑,说道:“魔笛公子将你救了回来,嘱咐我照顾你。”

她轻轻将头低下,靠在魔弦胸前,温柔地说:“你不记得了吗?

我日日守着你,照顾你……

不要紧,梵月不要你,我要你。

你还有我,我会在这里陪着你,关心你……”

“魔笛让你照顾我?”魔弦冷声问道。

凤翎点点头,补充了一句:“这也是我自己希望的。”

魔弦瞬间大怒,他的身体猛地弹出一道灵力,将凤翎掀飞,摔倒在几米外的地上。

凤翎大惊,怔怔地看着他。

魔弦慢慢站起身,冷冷地看着她。

说道:“凤翎,所以你觉得,梵月不要我。

你就有机会接近我了吗?

魔笛果然是本君的好弟弟,这都帮本君想到了。

你当我是什么人?梵月不要我,我就一定会要你吗?

我告诉你,凤翎,就算她不要我,也轮不到你来捡漏。

你走吧!本君不要你照顾,也不要你可怜。”

凤翎脸色一变,眼神瞬间怨毒不已。

她冷笑道:“魔弦,你果然冷血无情,活该你被梵月抛弃。

如果没有我,你早就死在这梨花谷了,你现在刚刚活过来,就翻脸无情。

简直可恶至极,我告诉你,魔笛说过,你的双生花毒还会发作。

你赶走我,到时候毒发,没有人在助你压制花毒。

你会生不如死。”

“哈哈哈!”魔弦仰天大笑。

指着凤翎说道:“凤翎,你以为本君是怕死之人吗?

你知道本君最厌恶你什么吗?

就是你从不坦白说出自己的目的,你留下来无非搏一个希望。

希望本君哪天控制不住自己,要了你,这也是魔笛的希望吧!

可我告诉你,你在做梦!这个世界上,本君除了她,谁也不要。

我就算独自一人,死在梨花谷,也不会给你丝毫机会。

你走吧!告诉魔笛,不要再做无谓的事。”

凤翎哈哈大笑,冷冷说道:“魔弦,你够狠,你和魔笛果然是兄弟。

一个狠毒,一个阴险,我凤翎今天认栽,不会再对你们有任何指望。

你就呆在这梨花谷,孤独终老吧!”

说完身形一晃,飞了出去。

魔弦静静地看着梨花谷的一草一木,春天了,又是一年的春天。

他却感受不到丝毫春意,他的心已经死了。

他看着满谷的梨花,梨花依旧绽放,伊人却已远去,一别如斯。

他留住了梨花又怎样?他还是留不住她。

她嫁给了天音,她现在是天后,神族最尊贵的女人。

她变了心,选择了别人,他却还是不能将就,爱不了别人,依旧守着承诺。

这样也好,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也罢!就留在这梨花谷,守着回忆,了却此生吧!

他冷冷一笑,一道灵力溢出。

梨花谷瞬间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梨花依旧绽放,而梨花谷却是冬季,这场雪,下了一千年……

------题外话------

战神魔妃,第一部洛水争霸,完结了,感谢读者朋友们的支持,这部书正式走入IP之路,希望能在荧幕上看到它,这也是敏懿的梦想,第二部可能要隔几个月和大家见面了,大家如果喜欢敏懿的书,刚开了一部现言,凤凰女苏晓晓的美丽人生,书荒的朋友可以翻翻,今天刚刚上架。谢谢大家,我们不见不散!

大家还在看:神医弃女侯门医妃有点毒绝恋十六年后卷重生之将门毒后粉妆夺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