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六界风月录下载
  3. 六界风月录
  4. 18、错杀

18、错杀

作者: |返回:六界风月录TXT下载,六界风月录epub下载

杛林脸一阵红一阵白,干咳一声道:“怎么可能,这几个贝币就算是我们的信物,我们各执一个,我们赌一件事,看这姚策是否对你有情。”

白岫闻言,长叹道:“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有必要赌吗?”

杛林笑道:“白姑娘是对自己没有信心还是不敢跟我赌啊?”

白岫咬牙缓缓道:“说吧,赌注为何?”

杛林朗声笑道:“就赌姚策会不会为了你,倾其所有,赔上一切。”

白岫心中无半分底气,温声问道:“怎么赌?”

杛林忽然认真起来:“我赌他在你与这神界安宁之间,会择后者,若我输了,我乃魔界大王子,日后继承王位,便臣服神界,永世不叛神界;可若是你输了,你便要再答应我一个条件,放心,我知道你在神界的处境,我不会为难你的。”

白岫知道这个赌注没有任何的意义,但她还是想证实一件事情,一件于她来说,很要紧的事。

她点头道:“好,我答应,跟你赌。”

前往凡界的路上,白岫一直在想自己在金翎台门口看到的一幕,不知怎么的,她心中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来,这几日发生的种种,像是一个早就设好的陷阱,为的,只是让她跳进来。

可设这陷阱的人是谁?他又有什么目的?

是看似纨绔的魔族大王子,还是那个她始终捉摸不透的神界六殿下?

答案不得而知。

神界的神仙似乎都有这样的本事,心中不管藏着多少的秘密,面上却不会显露半分,也正因如此,神界的许多事情,都变成了恒久的秘密。

朱雀街前杀喊声不断,街道两旁燃起的火光照亮了大半个阳城,原本平静的夜被四处充盈的血腥气与此起彼伏的哀嚎声所代替,白岫驾云落在街旁的城墙之上,却在月光下瞧见不远处一队手执刀枪剑戟的黑衣人正在离凡界王宫最近的街上进行着一场杀戮。

白岫曾在云泽的史官处拿到一个册子,那上面画的是当年魔界入侵云泽的情形,伏尸百万,流血千里,魔族所到之处,皆是一堆堆白骨,但那不过是画师笔下的册子,不如今日亲见亲闻来的震撼。

她颤抖着抬起双手,使术法唤来雷霆玄霜,将整个阳城冰封。

白岫收了术法,急匆匆地往王宫奔去,她心中所想与眼前发生的事情终于渐渐重合在一起:王宫发生兵变了。

白岫找到庄王寝殿时,庄王的御林军纷纷围在寝殿四周,正紧张地与殿外的叛军对峙。

寝殿外面被叛军围得水泄不通,她用术法隐了身形混进去,发现殿外黑衣叛军的衣着,与白岫方才在街上看到行凶者的着装相同,她心中一沉,叛军的数目要比王军多出好几倍来,看来今日的事情难以善了了。

叛军之后走出个瘦弱男子来,大约四五十岁,手中拄着两只黄金拐,他行动不便,一瘸一拐地走到叛军前面,望着子瞿,声泪俱下道:“老臣辅佐天承两代帝王,又于临危之计际受命于先王,辅佐王上治理国家,但老臣无能,劝不了王上,眼看着王上被妖女所惑,我天承三百年国祚将毁却无能为力,老臣有愧天承列祖列宗,有愧于先王啊!”

子瞿手执一柄青色长剑,前行几步道:“诸位将士们,寡人乃天承王室正统,今日这乱臣贼子欲犯上作乱,欲乱我朝纲,屠我百姓,戕贼万民,寡人不忍,今日只诛祸首,你们若放下武器,诚心改过,寡人便赦免你们,放你们自行离去。”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子瞿却笑道:“大巫可还有什么要说的?”

大巫面色铁青,恨恨地望着子瞿。

子瞿将手中的剑插入剑鞘,朗声道:“大巫既然没有想说的,那寡人就先说了。天承五年七月,大巫及逆党聚众谋反,寡人念其年事已高,昔日有功于王室,赦其株连之罪,着免去其一切公职,隔日凌迟处死。”

众人闻言,上前围了大巫,白岫感觉四周妖气大盛,抬头去瞧时,大巫手中的黄金拐已变作一柄闪着寒光的利刃,笔直地朝子瞿飞了过去。

白岫心里十分清楚,若子瞿死了,凡界必会大乱,她飞身上前,将寒刃稳稳地接在了手里。

众人惊呼声中,大巫盯着白岫,咬牙切齿道:“你这妖女究竟是何人,竟敢破我的法术?”

白岫将寒刃握在手中一用力,寒刃立时粉碎:“你这样的伎俩,也能叫做法术?我乃神界云中君,此番是奉了天帝的敕令,专程来收你的。”

大巫怒道:“今日谁来都一样,你既要坏我好事,我便送你与这昏君一道上路!”

话音刚落,大巫手中飞出千万刀刃,在场众人闪避不及,纷纷中刀倒地。

白岫足下一蹬,将身旁的子瞿拎到空中,避开了一击。

她本不想干预凡界之事,但又不忍生灵涂炭,只好拿出折扇默念道:“诸神见证,我今日是不得已,才会插手这凡界俗务。”

她跃下云头,使劲一扇,便破了大巫的术法,大巫见势不妙,转身即逃,白岫忙用冰索将他缚住。

众人见白岫本事超群,忙跪倒在地,连连叩拜道:“神仙下凡了。”

白岫见事情已了,打算转身离去时,心里却有些犹豫,她回头瞧了瞧大巫,大巫跪在地上,低垂着脑袋,一动不动,额上几根花白的头发随风向飘舞。

白岫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她缓缓将视线移到地上时,惊了一跳,大巫膝下流淌着殷红色的血液,顺着地势缓缓汇集于一处。

白岫暗道:“不好!”她迅速跑过去,伸手去探他鼻息时,发现大巫已气绝。

白岫跌坐在地上,手足无措道:“怎么办?我杀人了。”

她脑中或许还残存一丝理智,她定了定神,缓缓爬起来,将冰索收回,而后,她在大巫胸前发现一柄寒冰结成的冰刃,试着将冰刃拔出来时,手中冰刃应声而裂。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