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我夺舍了魔皇下载
  3. 我夺舍了魔皇
  4. 575.抉择

575.抉择

作者: |返回:我夺舍了魔皇TXT下载,我夺舍了魔皇epub下载

谢不休偷眼瞄了陈洛阳一下。

自家这位陈教主,如今还是第十七境的修为境界。

等他突破至第十八境的时候,不知道又会是怎样一番境地?

正思索间,小谢同学突然目光一凛,然后朝陈洛阳行礼:“禀教主,有新的情报到,属下去接一下。”

陈洛阳点点头,谢不休便即退下。

而另外一边的苏夜则一拍脑门:“师兄,先前在那先天冢里,我还捡过一样东西。”

陈洛阳看他一眼:“先天宫那件八卦紫绶仙衣?”

苏夜笑嘻嘻连连点头,然后取出一件长袍。

袍服上,隐隐闪动紫光,背上绣着一副纯金的先天八卦图。

赫然正是先天宫镇宫之宝,八卦紫绶仙衣。

不过这件宝物此刻从外观上看去,显得陈旧破损,闪动紫光也极为暗弱。

这宝物颇为出众,在先天宫一脉传承中,素来是宫主身份的象征。

虽然不如苦海魔幢那般存在,也是不可多得之异宝。

本是前任宫主山静所有,上次先天宫内乱后,便流入现任宫主游浩手中。

这次先天冢之行,游浩为照应成全王章,甚至将这件异宝给了他护身。

王章初成第十七境,根基不稳,同第十八境的南楚青陵王程烨交锋,本稍有不及。

但有这八卦紫绶仙衣加身,实力顿时就稳稳凌驾程烨之上。

只是当时先天冢内情势复杂,程应天太过强势,又有乐正博突然反水,所以先天宫众人失了先机,被程烨劫走姬重,抢先进入陵寝入口。

王章无奈之下,只能舍了自己的八卦紫绶仙衣,用来支撑陵寝入口门户不关闭。

这一撑,固然让先天宫众人可以跟着进入陵寝,但一时三刻间,却也取不下来。

王章等人无奈,也只能听之任之,先管陵寝内的程烨、姬重他们。

其后苏夜也跟着进进出出,还有陈洛阳也来往穿行。

随着陵寝内巨大的变动,整座先天冢大乱,崩塌破碎。

原本的陵寝门户,随之消失,而八卦紫绶仙衣也重获自由。

陈洛阳忙着山顶拔梧桐树的时候,苏夜也没闲着,顺手牵羊,将这件八卦紫绶仙衣收取。

他对这些宝物,浑浑噩噩,没什么具体概念。

不过八卦紫绶仙衣颇为出众,吸引他下意识靠近。

陈洛阳从苏夜手里接过宝物,端详片刻后,点点头:“做的不错,此宝虽然损耗剧烈,元气大伤,不过根基没有动摇,且仔细温养些时日,有恢复的希望。”

苏夜听陈洛阳夸奖,顿时喜笑颜开。

这时,谢不休返回。

他神情略微凝重,不过在看到八卦紫绶仙衣的时候,则不禁一怔。

“教……教主,这是先天宫的八卦紫绶仙衣?”谢不休倒吸一口凉气。

陈洛阳则淡然点头:“是啊。”

苏夜笑嘻嘻:“我取回来的!”

谢不休看看陈洛阳,再看看苏夜,吐出一口气:“教主,此宝对先天宫来说,意义非同一般,他们现如今有天凤坐镇,怕是会兴师动众前来,我们要不要索性先下手为强?”

陈洛阳淡然一笑:“先天宫如今守成有余,进取不足,不用担心他们。”

谢不休闻言若有所思,便不再多言。

他猛地一惊,想起自己过来的最初目的,神色重新变得郑重,将手里一枚玉简呈递给陈洛阳:“禀教主,关于东周、天河在蛮荒一战,有最新消息送到。”

陈洛阳接过玉简的同时,谢不休言道:“蛮荒族王卧龙沙的伤势彻底痊愈,天河老剑仙旧伤沉重,与‘鹤仙’李护霜联手,也开始抵挡不住卧龙沙的攻势。

有族王撑腰,王后与其他蛮荒高手也就越发肆无忌惮,而东周、天河中人则顾虑重重,被包围围攻之下,渐渐要抵挡不住。

有消息称,东周女皇终于离开东周皇都,要赶来南楚、蛮荒这边支援老剑仙同鹤仙。”

陈洛阳手指摩挲手里的玉简,沉吟不语。

因为自己当初同卫超然的约定,所以解星芒的性命,被稳稳保了下来。

迄今为止,解星芒仍然被卫超然护着。

只不过他们也被蛮荒高手包围在最中央,难以突围。

双方本僵持不下啊,但如果蛮荒越来越强盛,那么卫超然为了脱身,便只能交还解星芒。

他自然是不会为了解星芒,跟蛮荒死拼到底,连自家性命都赔上。

天河中人,自然不愿意看见这一幕。

对部分天河剑客来说,宁可解星芒死了,也不希望幽冥剑术扩散流传出去。

只是无奈,他们被蛮荒高手隔开,难以与卫超然等人汇合。

大家一直是里三层外三层呈犬牙交错状,你包围我我包围你。

天河中人,眼下接触不到解星芒。

卫超然如果最后关头要交解星芒给蛮荒买条路出来,天河中人与东周其他高手,也没有可指摘他的余地。

更何况,卫超然还有买路的筹码,其他人没有。

双方现在大战已经激烈到白热化的程度,各有不少高手死伤,渐渐杀红眼。

族王伤势远比老剑仙来的要轻,现在他人康复了,火力全开,老剑仙与鹤仙要抵挡,着实不易。

死战到底的结果,殊难预料。

东周女皇终于按捺不住,离开东周亲自赶来支援,便是因为这个原因。

有她到场,族王想要逞凶就难了。

她化解政阳城之战,陈洛阳不在场,但之后天河、血河决战,陈洛阳在现场目击,知道东周女皇虽然是最年轻的巨头,但一身实力着实强到匪夷所思的程度,超乎众多前辈之上,足可正面硬碰巅峰状态的老剑仙、血河老祖,也包括眼下的族王。

以她为主力,三对一的情况下,这场大战的局面,瞬间就会被改写。

不过,按照陈洛阳的估测,女皇出手,更大的可能只是把老剑仙替换下来。

真要三对一,反而是他们承受不起。

倒不是说他们奈何不得族王,而是短时间内如果不能结束战斗的话,东周皇朝境内空虚,可能给其他外敌可趁之机。

如果是这样一个发展进程,那此战最终结局如何,还不好讲。

蛮荒这边的情形,可能继续僵持下去,难以在短时间内分出胜负。

当然,也可能是另外一种情形……

陈洛阳思考到这里,心中微微一动。

他面上不动声色,只是吩咐谢不休:“命教中兄弟,继续留心战局变化,不要放过细节,有任何风吹草动,第一时间回报。”

“是,属下遵命。”谢不休便即退下。

陈洛阳则沉吟着审视脑海里白玉瓶提供的讯息。

然后,果然就见北海燕然山一脉,包括王地在内,蠢蠢欲动。

他们要等的时机,似乎终于成熟了。

陈洛阳见状,则思索不已。

北海燕然山一脉这次蠢蠢欲动,最终想要达到怎样的目的呢?

帮血河报仇这种事情,肯定是玩笑话。

这雄霸北疆的魔道圣地,必然是有自家的利益诉求。

只是劫掠东周一番吗?

如果仅止于此,那等天河、东周缓过气来,必然翻过头报复。

北海燕然山要动手,就一定要把东周或天河打得元气大伤。

他们,跟蛮荒之间,是已经达成实质性的同盟,还是说仅仅只是台面下的默契?

这一战,他们的战略目标是什么?

想要得到什么?

陈洛阳一边思索,一边则安排自己的半海道人分身,行动起来。

以防万一起见,他需要送一样礼物给王地,给北海燕然山。

北海燕然山如果要趁虚而入,动手捡便宜,必然也要冒一点风险,打时间差。

他们不能等东周女皇跟蛮荒族王打得不可开交后才动手。

那样一来,被女皇替换回来的老剑仙,甚至还有鹤仙,也都赶回东周了,没有他们钻空子的机会。

但这样一来,就可能存在风险。

事实证明,陈洛阳的顾虑还是正确的。

很快,古神教的情报网络,收集到了最新的进展,送来陈洛阳面前。

谢不休沉声禀报道:“禀教主,有最新消息到。”

陈洛阳从他手里接过玉简,平静说道:“讲。”

“是,教主。”谢不休言道:“北海燕然山一脉,在山主‘扶摇王’韩商带领下啊,意图趁东周女皇与天河老剑仙都外出之际,攻打东周。

本来过程看似顺利,东周皇都守城大阵虽强,但面对扶摇王亲自出手攻击,也只能勉力支撑,时间稍长,难免出现纰漏。

可是不曾想,东周女皇居然杀了一个回马枪,远比大家预想中回来的要快。”

陈洛阳微微点头。

这就是另一种可能了。

女皇的离开,是诱敌之计。

北海燕然山想要趁虚而入,却撞上铁板了。

不过这样一来,就意味着南边,老剑仙与鹤仙得不到女皇的支援。

他们应该有沟通,然后做出最终选择。

天河与东周在蛮荒,应该是不会死战到底,而是准备退却了。

他们只能先顾一边。

老剑仙最终做出的抉择,想来是不为了解星芒一人,死拼到底了。

大家还在看:冒牌干部我家夫人全反派九重武神超级战士系统全球高武超级创作大师诸天尽头我在英伦当贵族升级从主播开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