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下载
  3.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4. 第129章 惊雷符!慕芷如何?【2更】

第129章 惊雷符!慕芷如何?【2更】

作者: |返回: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TXT下载,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epub下载

嗯——?

瞧见女管事的反应,君慕浅眉梢一动,就感觉背后有一股不算强也不算弱的灵力在涌动着。

这是……想打架?

她勾了勾唇,眸中掠过一抹淡淡的流光。

真巧,她突破后还没有动过手,刚好试试招。

但希望这个叫姜昊的符师,不要让她失望。

“我干什么?”姜昊斜着嘴一笑,口吻轻佻,“当然是试试我们灵符会的新成员喽。”

刚才他输了一堆宝贝,肚子里早就憋着一股气了,想要发泄出来。

结果这个连符师都不是的女子,连他理都没有理,简直就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他如今虽然是四级符师,但只需要一个契机,就能很快成为五级符师。

五级是一个分水岭,就算一百个四级符师,也比不了一个五级符师。

到时候,就会有更多的人求他办事。

那么现在,必须要好好地立个威。

否则,那些杂毛符师还真把自己当个东西了。

姜昊身上的灵力接着涌现,然后手中就出现了一张符纸。

“住手!你疯了,这里是灵符会。”年年声色严厉,“灵符会内不可斗殴,你忘了吗?!”

“当然没忘。”姜昊神态傲慢,他捏着符纸晃了晃,“可我又不是在斗殴,只是在帮你们试试新人啊。”

说着,他指间的符纸忽然飘起,光芒大放。

“姜昊!”年年气得不清,她怒喝出声,“你住手——”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那符纸在灵力的作用下飞了出去,而符纸上面,写了一个大大的“雷”字。

惊雷符!

在看到那个字的时候,年年整个人都吓傻了。

姜昊……姜昊他怎么敢对一个连符师都不是的姑娘动用惊雷符?!

疯了!果然是疯了!

若是她这里闹出人命来,整个灵符会的名声都会大大降低。

年年慌乱之下,直接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传音符,用最快的速度点燃。

她也不管这次接到传音符的人是谁,声音颤抖道:“大人,不好了,姜昊他要在这里杀……呃!”

声音忽然断掉了,仿佛有一把剑刃将说话人的喉咙给斩断了。

年年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呆住了。

下一秒,“轰——”的一声响,是雷鸣爆破的声音。

声音在众人的耳畔回荡开来,不少修为较低的人几乎出现了片刻的失聪。

年年也不例外,但她的目光都被紫衣女子吸引了,呆呆愣愣。

出乎所有人预料,惊雷符并没有打在君慕浅的身上,飞出去的反而是先动手的姜昊。

但是因为交手的速度太快,没有几个人看清楚。

不巧,风迟就是这几个人之一。

他只是看到那个姑娘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了一条鞭子,那条鞭子又在空中迅速一甩——

就把那张已经临近命门的惊雷符给甩了回去,然后……还沉浸在美好设想之中的姜昊连惨叫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就飞了出去。

那张惊雷符,也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身上。

风迟压根就没扭头看,也知道姜昊一定伤得不轻。

毕竟惊雷符这种攻击类符纸,制作本来就很麻烦,用灵力驱动后,自然威力极大。

而那条鞭子在将惊雷符甩出去之后,一个反转,就收了回去。

风迟看着连神色都没有动一下的紫衣女子,眼中满满都是不可思议。

他是符师,自然知道符纸的效用。

居然……居然有人普普通通的兵器便将一张惊雷符挡了下来?

开玩笑呢吧!

就算是神器,也不可能这么轻而易举啊。

符纸一旦生效,那是不可逆的。

可是那条鞭子那样一挡,一点灵力都没有渗透过来。

风迟震惊了,他张大嘴巴,忘记了慕影先前对他的警告,胳膊不停地撞着:“影,你看见没?那个姑娘居然能挡住惊雷符!”

“没有。”慕影说。

他依旧没有抬眼,不曾望向那边一下。

“我他娘的以后再也不跟你说话了。”风迟怄气不已,“你真的就是一块石头,眼里只有你的剑!”

慕影依旧没应答,他眯着眸子,细细地看着剑柄上的花纹。

然后没过多久,又有人用胳膊肘撞他:“影!快看,哇,那个姑娘真的是很有你的风采诶。”

接二连三地被打扰,慕影终归是被扰烦了,狭长的凤眸中带着几分厌色,兴致缺缺。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说不定还有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不过就是一个和他又几分相像的女子,至于这么激动么?

慕影知道风迟不达目的不罢休,小时候就已经很好地体会到了。

长烦不如短烦,为了一会儿能让这个家伙闭嘴,他就姑且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能让风迟这种百花丛中过的人都这样一直赞不绝口

不厌其烦之下,慕影这个时候抬起头,漫不经心地朝着柜台处看了一眼……

瞬间,怔愣到了那里。

他的动作停了下来,连剑鞘掉在了地上也犹然未知。

慕影盯着那袭紫色长衣,忽然,笑了起来。

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他唇边的笑越来越深。

那寡淡的眉目,此刻愈显深邃。

微微上挑的眼角处似有流光滴落,那一瞬间的瑰丽,好看到震慑人心。

“影,你……”瞧见慕影这幅样子,风迟不由一愣,“你怎么了?”

他从来都没有见到慕影笑得这么开心过,仿佛……找到了什么珍惜的宝物。

慕影摇了摇头,然后缓缓地收了笑。

静默了一会儿,突然——

“风迟。”他薄唇微掀。

“叫我干啥?”风迟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十分狐疑,“你刚才笑得跟个傻子一样你知道吗?”

他已经做好了被揍的准备,但是事情的发展让他大出意外。

因为慕影偏过了头,眸光是前所未有的温柔和缱绻,对着他说了两个字:“谢谢。”

“什么玩意儿?”风迟受到了惊吓,“谢谢?你谢谢我干什么?不会是……”

他警惕地瞪着慕影,双手护住自己的胸:“你别不是看上我了吧?我告诉你,我是不会从的。”

这小子的眼神,怎么这么肉麻。

幸好是他,这要是换一个姑娘来,身子都要酥软了。

原来,石头也会发电?

“看上你?”慕影勾唇一笑,依旧带着点痞意,“若我真的看上你,你已经被我扒光了。”

“我靠?!”风迟这会是真的震惊了,“你居然有这么龌龊的想法?”

慕影唇边含笑,那股冷漠的气息散了不少。

他轻轻地嗯了一声,抬着凤眸,似乎在说——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早说啊!”风迟忽然换了一个表情,羞嗒嗒地抛了个媚眼,“慕哥哥,你家风弟弟心悦你很久了。”

慕影的笑容瞬间止住:“……”

他没忍住,伸出一只脚踹了过去,毫不留情。

踢完,慕影掏出一块帕子来擦拭着手:“风迟,你真恶心。”

“啊!”风迟惨呼一声,倒地不起,“我就知道你要揍我,你也不想想,我那话能当真吗?”

他还要传宗接代,怎么能喜欢一个男人。

“嗯,你说的没错。”慕影声音慢悠悠,“是我想揍你了。”

“我怕了你了还不行吗?”风迟揉着屁股站了起来,“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刚才为什么要对我说谢谢?”

闻言,慕影修长的手指顿了顿,薄唇勾起,低笑一声:“因为你……难得聪明了一回。”

“什么?”风迟更是摸不着头脑了,“我做什么了?”

他还想问些什么的时候,却又被柜台处的动静给吸引住了。

**

似乎刚才的攻击对于君慕浅来说,只是一件再小不过的事情了,她神色没有任何变化,也没去看其他符师们怔愣的表情。

而是转过身,接着和年年搭话,询问道:“这个怎么用?”

年年还没有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先前燃烧的传音符也还没有熄灭。

先前,她的话说了一半,那边显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猛地提高了声音:“你说什么?姜昊要干什么?”

年年这才反应过来,她连忙说道:“没、没事了大人,已经解决了。”

听到这句话,那边沉默了一下,才警告道:“以后没有重要的是,不要用传音符。”

“明白了,大人。”年年的身子颤了一颤,然后掐掉了传音。

这一次再看向紫衣女子的时候,态度更是恭敬了:“这是灵魂石,专门用来测试灵魂之力的。”

“您只需要把您的手放在这个印槽里,就可以了。”

“哦?”君慕浅挑了挑眉,“不用别的?”

灵魂之力是没有确切的等级的,因为这种力量的构成十分复杂,到现在也没有人能研究透。

但是确实有方法,可以判断灵魂之力的强弱。

显然,灵符会的装备齐全。

“是的。”年年说,“放上去就行。”

一边说着,还一边偷偷打量。

心想,这估计是那个大宗门的年轻弟子吧。

君慕浅点了点头,抚摸了一下那块原石。

正在她准备将手放进去的时候,忽然,一声怒喝响起——

“你到底是谁?报上名来!”

姜昊现在处于暴怒的边缘,他的伤并不重,毕竟那张惊雷符只是一张二级符纸。

因为他刚开始只是存了想试试这个女子的念头,所以根本没有用全力。

姜昊也知道,如果他真的在灵符会杀了人,那么这辈子他都别想再卖出去一张符纸,或者得到任何宝物了。

灵符会,会将那些违反规矩的符师除名。

一旦被灵符会除名,纵然你是高级符师,那也是没有人敢去交易的。

否则,就是和整个灵符会作对。

姜昊之所以这么愤怒,是因为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失了面子。

他不仅没有教训成功,还竟然被一个女子给反击了,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即便周围没有符师开口,他都知道他们肯定在心里议论着他。

这个场面,他必须要找回来!

君慕浅也有些不耐烦了,她冷冷道:“安静点。”

“嘶……”

这三个字一出,瞬间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明明自己连符师都不是,居然敢对前辈这般说话?

连尊卑长幼都不分了吗?

一时间,其他符师的眼神看向紫衣女子的眼神都不对了。

“喂,看见没。”风迟却看得十分兴奋,“像不像?你就说像不像?”

这种性子在某些方面,简直就是和慕影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啊。

他想起当年慕影的时候,也是这般。

听到这句话,慕影的眼睫动了动,眸光又深了几分,瞳底笑意更浓。

似是随意,但却很认真地问道:“哪里像?”

“你看那眉眼。”风迟没想到这一次慕影竟然理他了,旋即兴致勃勃道,“是不是连弯的程度都一样?”

“还有那神态和表情,啧,我和你讲,跟你实在是太像了。”

听着听着,慕影又笑了。

他像是要确定一下,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脸,唔了一声:“你说得没错,是挺像的。”

“看,我说什么来着?”风迟得意洋洋,“我阅人无数,当然说得没错。”

慕影但笑不语,凤眸一直紧锁着紫衣女子,一动不动。

“要我说啊,这姑娘要是和慕芷站在一起,保准有人说她们是亲姐妹,你信不信?”说着说着,风迟太过得意忘形。

完全没有注意到,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身边人的眼眸忽然冷了下来,笑意全部敛去,只剩下化不开的冰寒。

风迟还在自言自语,他挠着脑袋:“唉,真的是奇怪了,你说慕芷明明跟你血缘最亲,怎么她却一点不随你呢?完全看不出你们是兄妹。”

听此,慕影冷冷一笑:“我说了,她不是我妹妹。”

“好好好,不是就不是。”风迟耸了耸肩,无所谓道,“反正你也说了,你家里人都是智障。”

慕影不语,凤眸中波光流转。

“不过不得不承认,人家慕芷的天赋就是好啊!”风迟啧叹一声,忽然又问,“先天灵根,那修炼速度,可是飞快,哎,对了,影,你的灵根品质是什么来着?”

“不知道。”依然是冷冷的口吻。

“你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热脸贴了冷屁股,风迟纳闷不已,“怎么又生气了,真奇怪。”

男人,真是难以琢磨透。

慕影,那就是男人中的男人。

呸。

**

这一边,姜昊在听到“安静点”这三个字的时候,也愣住了。

他微微张着嘴巴,有些不可思议:“你说什么?”

安静?让他安静?!

然而,这一次君慕浅却是没在理了。

她抬起手,缓缓地放入了那个凹槽之中。

霎时!

看客们的目光再度聚拢,全部都落在了那原形的灵魂石之上。

“我记得,如果灵魂石发出了白光,就说明灵魂之力合格,刚好能成为符师。”

“也不知道这个小妹妹灵魂之力到底如何,不过我看啊,最多也就是刚刚达到门槛。”

“不错,她一看就没有修炼过灵魂,说不定连门槛都达不到。”

“这就对了,最好不要到,要不然人人都以为符师是那么好当的了,这还了得?”

不少人,都不认为君慕浅有成为符师的资格。

他们三三两两地交流着,言语之中,皆是不笑。

姜昊就是其中一员,他看到君慕浅的举动后,冷冷地嗤笑一声:“别白费力气了,就你,也配成为符师?”

“还是哪里来得滚哪去吧!”

在灵力上的修炼厉害,不一定就有着极强的灵魂之力。

对此,君慕浅漠然置之,连眼皮都没有撩动一下,仍旧感受着凹槽底部的花纹。

年年却是忍不住了:“姜昊,闭上你的嘴吧!就算人家不能成为符师,不是也把你打败了?”

听到这句话,姜昊的脸色瞬间铁青:“那是我根本没有用全力!”

年年翻了一个白眼,没再说话。

一切静默着,都在等待着光芒爆发的那一刻。

然而——

“看,我说什么来着?”姜昊看到灵魂石根本没有发出任何光芒,嘲讽地笑了起来,“灵魂石连反应都没有,还能成为符师?简直是笑话!”

此话一出,不少符师都窃窃出声。

“确实没有反应,这灵魂之力得弱到什么程度啊?”

“肯定很弱喽,符师哪里那么容易当?”

“还以为有什么大能耐,原来也是逞能罢了。”

“真搞笑……”

听到这些声音,慕影眉头一皱,他正欲站起身来。

下一秒,眼神却凝固了。

也是这个时候,那些嘲弄的声音忽然全部断掉了,一点残声也无。

而所有人看着眼前的一幕,齐齐变了脸色!

------题外话------

其实我只想知道,是不是真的没有几个人在看啊……

_(:」∠)_

大概……我也佛系了吧。

呼,今天的二更准时了~

大家还在看: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邪妃惑世:逆天言灵师重生六零小辣妻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神秘老公惹不起娇宠农女要上天吻安,我家学神有点甜首辅家的小娇娘绝世神医:邪皇狠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