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下载
  3.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4. 第128章 哥哥?挑衅!【1更】

第128章 哥哥?挑衅!【1更】

作者: |返回: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TXT下载,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epub下载

角落里的光影不甚清晰,又隔着一层从琉璃茶杯中袅袅而起而白色薄雾,所以那人的模样和面容并不能很好地描绘出来。

不过依然可以看出,那是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

他身姿挺拔,斜靠在座椅上,动作散漫悠闲,又透着几分倨傲。

但打眼一看,却是一股子生人勿扰的气息。

而在听到那句话的时候,年轻人的眉梢动了动,随意地“哦”了一声,看起来并不在意。

他微微探身,手指伸出,握住了他面前的琉璃茶杯。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可以看见他莹白的指尖,如同精心雕琢的玉石,曲线光滑,弧度美好。

真真正正的优雅贵公子。

“真的!”身旁的人大约是他的好友,一个劲儿地用胳膊撞他,声音听起来很是兴奋,“比慕芷那个丫头还要像呢!”

“哧。”闻言,年轻人似乎轻轻地笑了一声,不以为意,“她跟我有什么关系?”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身边的人拍了他一下,翘着二郎腿反问,“难道她不是你妹妹?”

年轻人的声音仍然带笑,但听着却已是寒了几分,渗进了骨头里:“风迟,你是不是又欠打了?”

“我怎么了我?”风迟吓了一跳,连忙躲远了一下,“不说就不说呗,君主动口不动手。”

又挪远了一些,他警惕道:“你别打我,我可打不过你,谁不知道你慕影的威名?”

说着,又赞叹一句:“那就是我爹那一代,也不一定是你的对手啊。”

他因为跟慕影关系好,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从小打到可没少被他爹娘训斥。

每次都说,你瞧瞧人家小影,再看看你,羞不羞?

羞个屁呀!

风迟对此表示很无所谓,他脸皮比较厚,也不害臊。

反正慕影是他好兄弟,慕影厉害他也跟着沾光,到哪儿都能接受小姑娘们崇拜的目光,多好。

慕影勾了勾唇,眼眸上挑,带着几分慵懒之意:“你离那么远做什么?”

“行了吧,谁还不知道你小子心里想什么?”风迟嘟囔一声,“你肯定在盘算着怎么把我吊起来打。”

曾经十几岁的时候,他被他爹丢到了慕家,美名其曰要和他娘出去玩,不想让他打扰他们。

结果那一个月,他就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天天鼻青脸肿……全是被慕影打的。

等到他爹娘游山玩水回来,他哭着跑回了风家,然后恶狠狠地告了慕影一状,结果——

他爹:“多打打是好事,小影真是辛苦了。”

他娘:“夫君,小影替咱们教导迟儿这么久,我们是不是应该去慕家感谢一下?”

他爹向来听他娘的话,两人一合计,就抬了一些礼物,风风火火地去慕家了。

风迟当时就懵逼了,连手都没来得及伸出,就被撂下了。

到底谁才是亲儿子啊!

迟儿……痴儿,也不知道是谁给他取的这个名字,简直白瞎了他这张小姑娘们都喜欢的脸。

慕影修长的手指转着琉璃茶杯,似笑非笑,有些痞里痞气:“我脾气不好,谁挑衅我,我就揍谁。”

听到这句话,风迟彻底蔫了,不说话了。

可不,每一次被打,都是他自找的。

虽然好多事情他已经忘了,可是其中有几件他印象很深刻。

一次,他在慕影惯用的茶杯里下了泻药。

可万万没想到,这小子居然看出来了,然后直接将那杯加了泻药的茶给他惯了下去。

后来风迟问慕影,他是怎么露馅的。

慕影沉默了一下,才说:“你放多了,杯子底部还有没融化的。”

风迟:“……”

他可能真的是个痴儿。

还有一次,风迟趁着慕影休息,偷偷把他的佩剑拿走了,准备到后山去挖草药。

结果,还是没等他有所动作,就又被慕影发现了。

然后,又是一顿暴揍。

得亏他身体好、皮糙肉厚,只在床上躺了两天就可以接着活蹦乱跳了。

而之后风迟才知道,慕影把那把佩剑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

被揍了几次后,风迟疼得直哼哼。

但风迟老是不长记性,所以被揍了整整一个月。

“那不是我年龄小,不懂事吗?”风迟轻哼了一声,“你说你天天抱着一把剑有什么意思?剑好看吗?”

慕影不咸不淡地瞥了他一眼,神情悠哉:“比你好看。”

“放屁!”风迟气得差点没昏过去,“怎么就比我好看了?我那么讨小姑娘喜欢,我家里堆了一屋子她们给我写的信。”

“是么?”慕影扯着唇角笑,“那她们的眼光还真是不好。”

“胡说,明明是我魅力大……诶不对。”风迟又被气得够呛,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声音忽然一顿,“我们不是正讨论你妹妹呢吗?怎么说到这里来了?”

此话一出,周围忽然寂静了下来。

风迟一怔,看着身边的人。

慕影深邃的眉目透着几分寡淡,但却不掩其清贵与高华。

他的眼型是那种极为好看的凤眼,眼眸狭长,眼尾上翘,自带浅浅的流光,迷人优雅。

似乎只要轻轻一转,就能将人的心魂都勾走。

但就是这样一双眸子里,此刻透着森然的寒意,仿若巍巍冰山。

慕影低笑一声,一字一顿,缓缓道:“我没有妹妹。”

**

灵符会中,一层楼中的人还在吵闹着。

他们对着紫衣女子评头论足,没有半点要压低声音的意思,反而故意提高了。

“这小妹妹长得还真是好看,瞧那身段,啧……真是勾人。”

“我想想,咱们华胥的女符师应该一个巴掌都能数的过来吧?现在又出现一个,也不知道实力如何。”

“嗤,我打赌,肯定不怎么强,估计最多也就是个二级符师。”

“哎哎,那我就打赌她是个三级符师。”

“下注!下注!”

这个声音一出,那些符师们都激动起来,准备就地摆一个赌局。

风迟听着,也有些意动,但一想到他和慕影并不能太过引人注目,所以就只好压住了赌一把的想法。

唉,可惜了,他可是会赌小能手啊。

但听着那些人立下的赌注,也都是一些普普通通的东西,并不能引起他的兴趣。

不过……风迟又抬头看了一眼柜台,心中疑惑渐深。

难道是他感觉错了吗?

风迟挠了挠头,可是那个姑娘长得真的很像慕影哎。

不光是眉眼,就连那周身的气度都很一致。

或者大概……这世上好看的人都差不多?

风迟又瞅了隐在烟雾之后的慕影一眼,然后不得不承认,跟他这位手足比起来,他……真的是有点难看了。

**

君慕浅这时已经走到了柜台前,而负责一层楼的女管事立马迎了上来。

她微微一笑,端庄优雅:“姑娘是第一次来吧?”

“嗯。”君慕浅点了点头,“第一次。”

想必灵符会这种组织,世俗界之中是没有的。

毕竟,能成为符师的人少之又少。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一层的负责人年年。”闻言,女管事也没有多少意外,“一层是领取任务的地方,不知道姑娘是几级符师?我好给姑娘挑选合适的任务。”

这句话一出,周围嘈杂的声音顿时沉寂了下来。

那些已经将赌局摆好的符师们都看了过来,目光灼灼,等待着紫衣女子的回答。

风迟也来了兴趣,身子都直了起来。

影的天赋那么好,这个跟他长得像的姑娘恐怕也差不到哪儿去吧?

然而,君慕浅像是完全没有感受到背后的目光,她神色淡然,声音从容道:“抱歉,我还不是符师。”

“……”

年年愕然地看着她,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那些符师也怔愣到了那里,仿佛见鬼了一样。

忽然,一道尖锐的叫声打破了沉默——

“有病吧?你不是符师来灵符会做什么?当这里是你过家家的地方?”

“靠!老子刚刚在二级符师那里下注了一株三品药材,就这么没了!”

“可不是!我还高看了她一眼呢,赌她是三级灵师。”

“简直了,什么人啊这是,还我输钱。”

一时间,下注的符师们都群体讨伐了起来,一层楼中全是愤懑的声音。

有些符师的眼神,恨不得把紫衣女子撕了。

“噗——”风迟直接把还没咽下去的水吐了出来,笑得肚子都疼了,“哎哟影,你听见没,她居然不是符师。”

慕影没说话,面容仍隐在那袅袅的烟雾之中,灯光打在他的脸上,明明灭灭。

“你也太无趣了吧?”风迟没有得到回答,不由有些无聊,“你说你要是这样,还不如好好地待在家里算了。”

“我拉你下来,不是让你坐在这里思考人生,是让你和我一起快活啊。”

要不是慕影的那张脸太过惹人,他真的怀疑这家伙就是一块石头!

“怎么快活?”听到这句话,慕影终于有所回应了,但显然是心不在焉。

“喏,就现在啊。”风迟说,“你就看一眼那个姑娘嘛,她真的和你长得像,我不骗人的!”

要不是知道他这位好兄弟除了慕芷没有别的姐妹,他真的以为慕影又多出来一个妹妹。

“无趣。”慕影声音淡淡,他放下杯子,似乎是要起身,“该走了。”

“哎哎哎,再等等,让我多看一会儿佳人。”风迟连忙一把按住他,然后嘀咕一句,“可惜了,你说这么好的一个美人儿,怎么就和你这么凶残的人长得像?”

“本来还想着一会儿约人家姑娘出去喝一杯,结果我看着她的脸都有而害怕。”

他真的是被慕影给打出阴影来了。

慕影看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就做了下去,算是同意再这里再待一段时间。

“对了,你说那阴阳石乳的消息是真的么?”风迟百无聊赖之际,开始朝着身边的人搭话,“连咱们万灵都没有出现过的东西,华胥居然会有?”

这一次从万灵大陆来到华胥大陆,还有一件事就是阴阳石乳。

不过显然,他们家里的那些老家伙们并不认为阴阳石乳真的出现了,所以每一家只派了他们这一轮的小辈。

风家是他,慕家是影,至于叶家好像很久之前就有人下来了,他也记不大清楚了。

不过不管阴阳石乳是真是假,都免不了一场争斗。

他们代表的不是个人,而是一个家族。

“没什么。”慕影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他微微眯眸,“先天灵源的诞生之地本来就没有什么依据可究。”

他伸出手来,十分惬意的揉着风迟的头,目光和蔼:“少看点那些书,看多了会变成智障。”

“慕、影!”听到这句话,风迟咬牙切齿地把他的手掰了下来,“你才是智障,你全家都是智障!”

没想到,慕影竟然还点了点头,神色深以为然:“你说的没错,我们家除了我,都是智障。”

风迟:“……”

这么说你爹娘祖父母还有祖宗们真的好吗?

他怎么忘了这小子十分的叛逆,两岁就知道怎么离家出走了。

两人正在闲聊之际,忽然——

“砰”的一声响,是重物落地的声音。

力度之大,连地板都震动了起来。

猝不及防之中,风迟差点又被茶水给呛住了。

“咳咳咳……”他心有余悸地把琉璃茶杯放远了一些,才舒了一口气。

“咦——”风迟抬头一看,连忙又撞了撞身旁的人,不停地张望着,“那个人要干什么?不会是要欺负那个姑娘吧?”

“别烦我。”慕影根本没搭理,他低头,手指在剑鞘上轻轻抚摸着。

“好!”风迟冷哼一声,“等着,你一会儿肯定有后悔的时候。”

他就是有感觉,那个姑娘一定和影有关系。

想着,目光又朝前看去。

刚才的那声响,是一个块头很大的男符师发出来。

他将他面前的桌子给踹到了,然后站起来,径直朝着紫衣女子走去。

而其他人看到男符师这个举动,先是一愣,然后不由笑出了声,交谈的声音压低了几分。

“我看,这下那个小妹妹要惨咯,怎么这么惨,刚好碰到了姜昊。”

“可不是吗,姜昊这家伙,可是最抠门的一个,方才他可是也在二级符师那里压了很多东西呢,嚯,这下子,全都输了。”

“嘁,谁让他平日里那么狂傲,估计这一下子,他得做好几个四级任务才能回来吧?”

“哈哈哈哈哈……”

背后声音不断,有人嘲讽,有人看戏,有人冷眼旁观。

然而,君慕浅连眼皮都没有撩动一下,她抬头看着女管事:“我不是符师,所以才来这里问问怎么成为符师。”

“你们这里不是有什么东西,可以供人测试用么?”

方才灵符会外面的那个告示牌上,可是写了这么一句话——想成为符师者,可在灵符会进行灵魂力测试之后,由灵符会判定初始等级。

符师要比炼药师少很多,灵符会将这些符师全部聚集起来,也是为了给符师们一个安身之处。

更重要的是,灵符会也能从中得到不少好处。

手底下握着整个华胥的所有符师,可真是一股十分庞大的力量。

君慕浅微微勾唇,也不知道这灵符会是谁创立的,想法倒是独特。

“啊?哦哦……”年年这才回过神来,笑容有些勉强,“瞧我这记性,是可以测试的。”

君慕浅点点头:“那就拿出来吧。”

她也想看看,她的灵魂力到底如何。

“嗤。”年年才刚转身去找测试用的东西,旁边就有人嗤笑一声,“喂,我说你,把灵符会当做什么地方了?”

“居然跑到这里来测试?你以为你是谁?看不起我们?”

君慕浅偏了偏头,就发现她右后方多了一个人,那人用嘲讽的眼神看着她,眼神也十分的轻蔑。

她眼神淡淡,也没有搭理,又回过了头,耐着性子敲了敲柜台:“好了么?”

“已经好了。”年年拿出来,还未递过去,脸色就是一变,厉喝道,“姜昊,你要干什么?!”

大家还在看:重生香港之风流时代神医废柴妃毒医娘亲萌宝宝鬼君倾城:帝尊,别乱来邪妃惑世:逆天言灵师魔帝归来天女商妃邪妃惑世:逆天言灵师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