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重生八零:老公,超A的!下载
  3. 重生八零:老公,超A的!
  4. 19、大结局(新文,蔺少宠我,我超甜!求收藏!)

19、大结局(新文,蔺少宠我,我超甜!求收藏!)

作者: |返回:重生八零:老公,超A的!TXT下载,重生八零:老公,超A的!epub下载

“安忘,她是谁?”

骆小妮回头,见是安忘的母亲安媛,赶紧礼貌的喊道:“阿姨你好,我是安忘的同学,我……”

安媛将视线淡漠移开,朝安忘说道:“想上学你就给我好好上,你要是不想上了,家里有的是事情让你干。”

她的声音很是冷漠,给人的感觉也是高冷范儿,骆小妮想插嘴说什么,安忘道:“我知道了。”

安媛道:“知道了就注意你自己的身份!”说着,她看向骆小妮,“这位同学你还是请回吧。”

骆小妮看着她的眼神,总觉得她好像在责怪她带坏她的儿子,她想要说什么,安媛道:“请回!”

骆小妮只好闭上嘴朝安忘说道:“那我先走了。”

安忘嗯了声,跟安媛说道:“我送她出去。”

安媛本想阻拦,可他已经先一步离开。

门口,骆小妮问他,“你说的知道了是什么意思?你,打算拒绝我吗?”

安忘道:“这件事以后再说吧。”

以后再说,那就是他想听从他妈的意思,现在专心学习不打算再谈?

骆小妮咬了咬唇,红着眼道:“那好吧,我等你肯接受我的那一天。”

说着,她噙着眼泪离开,安忘看着她的背影,良久才回过身。

安媛就站在他的不远处,冷冷的看着他,“你爷爷需要的是个强大到能够足够撑得了安家的人,可你看看你现在,你这肩膀能支撑得了这么大的重担吗?我领你回来,不是为了看你谈恋爱的。”

周末,时千和唐御约了党家的人吃饭……

骆小妮四天没跟唐御说话了,无论她怎么纠缠他,他都不理自己,她这几天心情尤其低落。

时千敲门进来时,问她,“听党午说,你已经四天没理他了,而且,安忘那边似乎也跟你有了很大的矛盾?”

她说着来到骆小妮身边,顺势坐下。

骆小妮看了她眼,问道:“你是来给党午当说客的?”

时千摇头,“你是我的女儿,我当然最关心你了!”

骆小妮道:“我见到安忘母亲了,她似乎很不赞同安忘现在谈恋爱,所以……”

时千道:“安媛该不会想棒打鸳鸯吧?”

可不就是想棒打鸳鸯么,骆小妮没回答,眼底难掩湿润。

时千道:“你放宽心,你跟安忘的事既然我同意了,任何人都不能阻止。”不管结果怎样,总是她女儿喜欢的人,她肯定不会眼睁睁看着安媛那边因长辈插手,让这俩孩子闹不愉快……

骆小妮眨了下眼睛,眼睛变得濡湿,她吸着鼻子问道:“你意思是你会帮我?”

时千帮她擦拭眼角的泪,“当然啦,别说我跟安媛认识,就算是不认识,只要你喜欢,我肯定会为了你出面找一次她!”见骆小妮扑进自己怀里说谢谢,她微笑着拍她的背,“谢什么啊,我是你妈!只要你高兴,妈怎么样都行。”

她将骆小妮推开时,看着她脸上的两行泪哄道:“好啦,你能喜欢上安忘,是他不知道多少世修来的福分呢,安媛应该感激!”见骆小妮破涕为笑,她道:“我下午抽空就去找一趟安媛,帮你问问看她的意思。”

骆小妮点头,时千拉着她站起来说道:“你叔跟你姨过来了,党午也来了,我们先下去吃饭吧。”

楼梯口,两人碰见了唐御,唐御抬眼看骆小妮,问她,“发生什么事了?”

骆小妮本不想说的,因为这件事很快就会得到解决,但时千快嘴道:“安媛可能不知道小宝身份,就不同意她跟安忘在一起。”见他脸色明显染着怒意,她道:“我下午回去找下她……”

唐御道:“我跟你一起去!”那冰冷的语气和眼神,就好像他准备去找安媛报仇似的。

骆小妮看到这幕,不自觉感动,但感激的话,她并未来得及说出口。

因为她从唐御身后看到了党午……

饭后,时千提及到骆小妮跟党午定娃娃亲这件事。

党午像是有了预感似的,忽然站起来,鹤立鸡群道:“我不同意!”

骆小妮看了眼不好意思开口的时千,说道:“你不同意没用,我喜欢安忘,这件事我早给你说了。”

林翠翠的脸有些讪讪,她想开口劝党午,但党午很快情绪激动道:“可你不是也说了,安忘他妈不同意你们在一起吗?他妈都不同意了,你难不成还打算死皮赖脸喜欢着安忘吗?怪不得他这段时间对你那么不屑一顾!原来!”

骆小妮帮忙开脱道:“我知道他肯定很为难,他家里那个情况,他在这世界上就只有他妈这一个亲人,如果连她也不要他,那他该怎么办?他妈从小把他养大,他不可能对她毫无感情!”

这次受到伤害的人是她,可党午却没想到她还在替安忘说情。

他红着眼道:“小宝!你跟他根本就不合适!你俩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你别再死缠烂打他了!”

骆小妮摇头,“我们会幸福的,一定会!”

她的眼神那么坚定,就像是已然认定这辈子非安忘不可似的。

党午良久不说话,时千趁机朝林翠翠和党红军道:“翠翠,红军,你们也知道,小宝刚回来,我们对她实在有太多的歉疚,尤其这件事她坚定的厉害,非安忘不可,所以……”

她点到为止,并未明说,但党红军和林翠翠已然听明白了。

就在党红军准备大手一挥允了的时候,党午道:“我不同意!安忘他根本就不够格!”

骆小妮皱眉,“石头!你要我怎么说你才能……”

党午道:“除非让我看到你幸福,幸福到连我都没办法做到的地步,我才肯放手,否则,永远都不可能。”

骆小妮不得不说,她心里是很感动的,但她还是说道:“好,我会狠狠的幸福给你看!”

党午听着这句话,被刺得心痛,他很快就离开了,林翠翠和党红军也颇为无奈,孩子大了,都有自己的主意了。

只是晚上的时候,宋慈来了党家,见只有林翠翠在,她就乖乖巧巧的陪在她身边跟她聊有的没的,到了饭点又帮她打下手给她做饭,林翠翠对比骆小妮真是越看她越喜欢,不久就有了让她自己儿媳妇的想法。

骆小妮晚上回到家里,左等右等等不回来时千和唐御,显得特别的心不在焉,作业都不想做了。

唐末饿得饥肠辘辘,翻找冰箱填饱肚子时,朝骆小妮问道:“姐,喝牛奶吗?”

骆小妮摇头,唐末拿着牛奶和面包过来,狼吞虎咽了会儿,问她,“姐你不无聊么?都坐这儿一晚上了!而且,不是听说高三各课布置的都是卷子么?你不做啊?”

骆小妮道:“没心情。”

唐末额了声,很快唐初下来,见唐末在吃些有的没的,问他,“怎么不做饭?”

唐末道:“我敢做,你敢吃吗?”

唐初无奈摇了摇头,他问骆小妮,“姐晚上想吃什么?”

骆小妮看着门口望眼欲穿,没能听到他说话,唐初看了眼唐末,唐末默契耸肩,表示自己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唐初去简单做了晚饭,喊骆小妮一起吃,她却说自己不饿。

唐末拉着她去餐厅的时候,唐初给她盛了碗粥道:“先吃吧,爸妈应该很快就回来了!而且他们每次出去都会吃了饭再回来,我们不用等他们……”

骆小妮还是说道:“我不饿,你们吃吧。”

唐初不知道该怎么说,唐末饿的不行只顾吃也没说话。

很快,两兄弟吃完饭,唐初就上去做作业了,唐末打开电视看着,并时不时朝石化的骆小妮看一眼。

过了半小时,他实在忍不住问,“姐,你等爸妈到底有啥事啊?”

骆小妮见他好奇的不行,缓缓开口道:“爸妈去找安媛了,我想知道结果。”

唐末一听,嘁了声,翘着二郎腿道:“我还以为啥事呢……”

他一手支着脑袋,懒散道:“他妈之所以会插手这件事,多半是个传统的母亲,不想自己孩子早恋,但早恋咋了?你又没说强奸她儿子!”

骆小妮听得脸红心跳,唐末道:“就算那啥了,大不了你把他娶了,我们唐家难道还养不起小白脸吗?”

骆小妮听到这里就不乐意了,“安忘不是小白脸!”

唐末道:“我就那么一说。”

骆小妮哦了声。

唐末问道:“姐,你就那么喜欢安忘啊?”

骆小妮点头,“喜欢!”

唐末道:“多喜欢?”

骆小妮也不知道该如何跟他描述,“反正,这辈子我只会嫁给他安忘为妻!”

唐末挠了挠头,不太明白这样的感情,就在他准备追问什么的时候,门外传来声音……

骆小妮赶紧跑过去开门,时千在门口愣了下,笑问道:“在专门等着我跟你爸回来吗?”

骆小妮嗯了声,“结果怎么样?”

时千笑了笑,“闺女,我能不能先进了门再说?”

骆小妮哦了声,赶紧让地方,时千进来后,唐御跟着进来,两人一起换了拖鞋,三人走到客厅。

骆小妮迫不及待问道:“安忘他妈怎么说的?”

时千拉着她手坐下,看着她急得不行的样子,笑着说道:“还能怎么说啊?我跟你爸都出面了!”

骆小妮惊喜问道:“所以他妈同意我们交往了?”

时千点头,“我还帮你威胁了安忘那个死小子呢,要是他敢做对不起你的事,我跟你爸就跟他没完!”

骆小妮脸上止不住的笑。

时千看了看她,轻咳了声,握着她的手道:“好久没跟安媛聊过了,我今天才知道原来她现在的意思是想让安忘以后来继承安家的一切。”

骆小妮想到前世的时候,安忘确实掌握着安家的一切,她问道:“所以,她的意思该不会以为我是平凡人家的女孩,觉得我会拖安忘的后腿吧?”

时千点头,“确实是这样的,安忘如今在安家不受待见你想必也知道,可安媛毕竟养育了他这么多年,对他多少也是有感情的,而安家现在只有安忘这么一个孙子,虽说是领养的吧,但那个亲生的孩子他们肯定是要不回来的,毕竟他们是不可能斗得过京城佟家的,所以安媛打算培养安忘来接手安家的一切,但很显然安老爷不可能那么轻易同意,毕竟这一切是他好不容易打拼出来的,怎么可能随随便便让给一个外人!”

骆小妮问道:“那怎么办?”

时千给她个爆栗子,“你傻啊!有安媛这个亲闺女罩着,再加上若是他足够有能力能撑得住安家的这一切的话,那一切当然不成问题,毕竟事实摆在眼前,所以,未来所有的一切都得看安忘自己的造化……”

骆小妮无比自信道:“安忘一定可以的!”

时千没说话,毕竟她对安忘也不了解,“总之,安媛已经答应我,以后不再插手你跟安忘的事……”

骆小妮感动道:“谢谢妈。”她看向一直默不作声的唐御,“谢谢……爸。”

唐御的瞳孔狠狠震了下,而后落在两侧的手不自觉攥紧,借此来压抑自己内心的激动。

时千见她终于肯松口喊爸,高兴地不行,在站起来时问她,“吃饭了吗?我去给你们做饭?”

骆小妮摇头,“我没吃,但唐初和唐末他们吃了,唐初做的饭。”

时千哦了声,拉着她去厨房,“现在知道结果了,知道你高兴,那就多吃几碗!”

骆小妮点头笑着,“嗯!”

她吃饭的时候,时千和唐御坐在旁边陪着她,她感觉着他们满腹的爱,连喝个粥都觉得口齿间都是甜的。

次日,她早早起床,激动地去安忘家门口等他出门。

安忘出来的时候,听她哎了声,吓了一跳,“你怎么会在这里?”

骆小妮道:“等你,跟你一起上学啊!”

安忘看着她脸上的笑容问,“是你让你爸妈找的我妈?”

骆小妮说道:“没有啊,我爸妈自己说要找的。”

有区别吗?

安忘往前走着,在她跟上时,说道:“我不知道你是唐家的人。”

骆小妮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怪她有意隐瞒,赶紧说道:“我才回唐家,之前还生着我爸妈的气,所以……”

安忘道:“我妈说我配不上你,其他人也会觉得是我在高攀你。”

骆小妮道:“但我知道未来的你会坐上怎样的位置,你不用觉得配不上我,我呢,没什么大的追求,只想跟你结婚后生个大胖小子,另外能跟你白头到老就好了!对于事业,唔,说实在的我都没想过我要干嘛!”

安忘听她说生个大胖小子这番话脸热,听到后面,抿了抿唇道:“唐初和唐末不会对服装行业感兴趣,以后你势必会继承你妈的衣钵,到时候,如果我还不已让我爷爷接受我的话……”

骆小妮道:“如果我继承我妈的店什么的,真的能让你感觉到自卑,那我宁可通通不要!”

安忘听闻,心如被钟罩着,狠狠的震了下,“你,就那么喜欢我?”

骆小妮点头,“对啊对啊!你才知道啊?”

安忘下定决心,他一定会在骆小妮二十二岁之前,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高三的这一年,两人谈了场甜甜的校园恋,在备受其他同学艳羡的同时,也让石头一次次扎了心……

刘恩恩眼看骆小妮和安忘在一起,就彻底无视了骆小妮,开始对石头展开猛烈的攻势。

只是,整整一年的时间,她都没能让党午的视线在她身上停留过多余的一秒。

很快,高考结束。

骆小妮放弃了原本打算去L市的决定,填报了跟安忘同样的志愿,去了W市。

在三个月的假期里,宋慈用尽手段想要得到石头,但最后都没能如愿。

她把所有的怨气算在骆小妮头上,打算设计骆小妮跟安忘睡,让石头亲眼目睹。

但计策被骆小妮识破,同时,石头也得知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宋慈的算计,从此根本不再拿正眼瞧她。

宋慈表现出后悔,想要获得骆小妮的谅解,以此来挽回自己在石头心目中的形象,但骆小妮根本不吃她这套,当着父母家人的面,直接拿扫把将她从唐家赶了出去,自此以后,骆小妮和宋慈的仇恨开始摆到了明面上。

林翠翠一直在偷偷的撮合宋慈和石头,如今发生这种事再也不敢多言了。

骆小妮和宋慈掐了一整个暑假,很快,开学在即,宋慈为了阻止骆小妮跟石头进入同一所大学,竟然设计了场车祸,打算让骆小妮重伤住院,这场车祸骆小妮始料未及,未能避免,在医院整整住了半个月的时间……

安忘也推迟了入校时间,每天在医院里照顾她。

石头看着安忘这般尽心竭力的照顾骆小妮,渐渐地,心里好似也明白也许他是时候该放下了……

安忘偷偷调查了车祸这件事,因为宋慈把这场车祸设计的很是巧妙,让人以为骆小妮所发生的一切不过只是一场意外,但他却发现了蛛丝马迹,在调查中,他碰到了唐御,原来唐御也早有怀疑……

两人联合起来查找到了凶手,也就是宋慈,唐御亲自出面找了宋阳,让他自己来解决这件事,然后他就公事公办了,听说因为这件事文娟还跪求了他,让他手下留情,但最终的结果可想而知……

W市,某校,安忘和骆小妮这对人人称羡的小情侣,很快就在各大高校和网络上走红。

有不少经纪公司找两人签约,都被两人一一拒绝,网上时不时有人爆料称,出道干什么啊,他们两个家里都有亿万资产等着他们毕了业回去继承,也有人说,只怕等毕了业,他们两人就要结婚的!

许多妄图挖墙脚的人,再看到这一个又一个爆出的猛料后,默默地只敢站在远处仰望。

骆小妮跟党含烟和党以萱时不时会出来相聚,两人总该八卦她跟安忘的事,她倒也不藏着掖着,有什么都跟她们两个人说,三个人俨然成了最好的朋友,安忘偶尔的也会请她们两个吃饭,后来被党含烟怂恿着让他带了室友出来的……

没想到的是其中一个竟然相中了党以萱,紧接着就对她展开了猛烈追求。

党含烟身为一个最有力的助攻,被那男孩贿赂的不行,时不时撮合两人。

可惜党以萱对那男孩根本不来电。

但既便如此,五个人也总会出去一起吃饭、逛街、看电影。

党含烟呢,总看着他们成双成对的,觉得孤单,后来就跟一个追她的男生在一起了。

就这么的,很快就到了大二那年。

石头总是从两位姐姐口中听说骆小妮的事,却很少见她。

他独自舔着伤口,等待丘比特射出的下一支箭。

可惜,箭还没来得及射出,宋慈就入校了。

哪怕她当初做过那么多对不起骆小妮的事,但她到底是宋阳和文娟的女儿。

文娟不好意思拜托骆小妮照顾她,就只能拜托跟宋慈同一个学校的石头来照顾。

他虽碍于两家人的关系口头上应允,但对她的照顾仅限于她晕倒的时候,帮她抱到医务室,和生病的时候给她买药,并让她的舍友拿给她,仅此而已,宋慈知道自己在石头的心中早就成了个恶毒的女人……

她听着校园里流传着的安忘和骆小妮的爱情故事,嫉妒并讨厌着骆小妮这个女人的存在,但她知道她不能再对她动手,否则下一次她父亲绝对不可能再放过她,所以,她只能慢慢等待机会……

大三那年,陈漫来了W市,因为对安忘的喜欢,她总有意无意的接近安忘,其实在一中的时候,她就故意接近过安忘好多次,只是骆小妮并不知情,再加上她做的没过火,安忘也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过,可这次她再出现,表现得尤为强势,她是他们这圈子里唯一一个在W市有家的,所以时常摆出东道主的架势来,又是请他们吃饭的,又是去他们家里玩的,起初骆小妮只是保持着观察状态,因为她并不了解前世她是因为什么嫁给安忘的,后来,她渐渐看清楚了……

手段,这个女人表面上装作对谁都十分热情开朗的样子,实则每一步都是有计划,有预谋的,她故意接近她,接近党以萱,接近党含烟,然后用自己的手段一点点收服她们所有人,让她为自己所用,这大概就是她前世的手段吧?

先是收买了安忘的朋友,然后是家人,最后趁虚而入,攻掉安忘的心,然后成功嫁给他!

这样一个女人……不得不说,她是真的很可怕,若非骆小妮是重生而来的,只怕根本都看不明白她对安忘的心思。

好在,她处处留了心眼,所以每次都能打搅到陈漫的计划,让她没一次能够跟安忘单独相处!

后来,想必她也是认清楚了骆小妮不是个好对付的主儿,就去找了石头,打算跟他合作。

石头自然毫不犹豫拒绝了。

他再喜欢骆小妮,也清楚她现在跟安忘很幸福,他怎么舍得破坏,又怎么忍心她恨自己呢!

陈漫被拒绝后,故意安排了一次联谊,然后找了个女人,让她勾引安忘,借机来转移骆小妮的注意力。

看着两个撕逼的女人,陈漫趁机叫走的安忘。

但,安忘并未给她好脸色看,因为他早就看出来,她的目的是什么,他毫不留情拆穿了她,让她以后离自己远点!

陈漫受了打击,却并未打算就此死心,她开始想尽办法给骆小妮和安忘两人制造误会。

骆小妮和安忘这一路走来,除了安媛刚开始的反对,和石头对她的喜欢,就没什么其他的竞争对手,因为她足够漂亮,也足够优秀,而陈漫却成了唯一的例外,很多时候,明知她很有可能是故意,但她还是醋了。

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她终忍不住爆发了,一次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扇了她,陈漫平时极为擅长收买人心,如今大家自然都站在她这边,指责骆小妮的不是,很快,因着大家平时对她的嫉妒,骆小妮很快沦为过街老鼠……

安忘却一直一直的陪在她身边,给她有力地支撑,石头很多次都想出面做点什么,但每每看着两人误会后跟个没事人似的和好如初,就觉得自己的存在,似乎太过多余……

石头生日那天,没跟所有人聚,独自跑去酒吧买醉,宋慈找了他,神不知鬼不觉得在他的酒里下了药,让他误以为醉酒,跟他上床了,次日,她早早离开,但留在床单上的血色却预示着昨晚所发生的一切!

她没有主动找石头说出他对自己所做的一切,石头也没有,因为他怕自己真的做错了,更怕宋慈会要他负责,可她整整一个月过去,都没能来找他,甚至,让石头都开始觉得内疚了,就在那天他鼓足勇气准备去找宋慈说清楚那天晚上的事情时,宋慈主动找来,说她怀孕了,那一刻,石头如遭霹雳般僵在原地……

宋慈主动提及说她想打掉这个孩子,石头那一刻不知道该怎么办,身为一个男人的责任感,让他清楚他该负责,可他又深知,他不喜欢她,如果这个孩子继续留着,他势必得娶她,可他不爱她,娶她如何能给她幸福?再者,凭他现在的年纪也不可能成为一个很好的父亲,他的沉默,换来宋慈毫不犹豫的去了医院……

最终,石头还是留下了这个孩子,因为宋慈的母亲文娟来了W市,她被宋慈欺骗,以为她是被石头强的,而她身为一个母亲,又不想自己的孩子身体受伤害,所以逼迫宋慈留下这个孩子,还威胁让石头负责!

宋慈办理了休学,开始在家安心待产……

大四这年面临实习。

骆小妮去了时千的服装厂当实习。

安忘那边,安老爷也鉴于他这几年的表现,打算让他初步接手安家的产业,想看看他的能力。

可谁知道,就在这时候,佟国庆带着安媛亲生的儿子回来了。

佟愿,一个带着父亲和母亲的期盼生下来的孩子。

是佟国庆和安媛爱的结晶。

就这个名字,就已然足够让安忘感觉到天差地别的对待。

因为他名字的寓意,叫作遗忘。

佟愿的回归,预示着安老爷将很有可能会收回他所拥有的一切。

好在,他很久以前就开始培养自己的势力。

在佟国庆跟安媛解除误会的这段时间,佟愿开始插手安家的全部事宜。

佟愿不是个经商的料,因此被安忘暗地里算计了一次又一次,连安老爷都对他失望再三。

而佟国庆这边,很快也解释清楚了真相,“当年,那份离婚协议书,是我在醉酒状态下,毫不知情签下的,至于那个女人……我并没有跟她上床,你看到的,不过是她的算计而已,我跟她根本什么都没发生,还有,我父母抢走佟愿这件事我也全然不知情,我还以为是你毫不留情的丢下佟愿离开了!”

当年所发生的事桩桩都是误会,全是有心人的设计,但那年安媛产后就开始面临一件又一件这样的事,根本应接不暇,她甚至还因为这种种得了产后抑郁症,也因此,她即便抱养了安忘,但他小的时候,她根本就没给予他多少的爱,基本都是她爸妈养大他的,大概就是如此,他们二人才会早早的发现安忘并非她亲生的真相……

因为安忘跟她和佟国庆长得……确实一点都不像。

两人的事解释清楚后,关系就变得朦胧了,毕竟他们之间已经隔了二十多年,想一下子回到从前的甜蜜根本不可能,再者,安媛对他的父母也仍心存怨气,但对佟愿的感情却是母亲的自然流露……

毕竟是她亲生的孩子,她毫无疑问非常的爱他,加之二十多年未见,对他的感情肯定浓烈。

所以不管他做错什么,她也都站在他这边,对安忘的态度,总是不冷不热。

佟愿面上当安忘是兄弟,私底下总是嘲讽安忘,说他不过就是自己的替代品,如今他回来了,他早晚得滚出安家。

安家旗下的所有产业,都在被安忘安排的势力侵占着。

安老爷发现端倪时,开始想要一点点拔除,然而根本来不及。

从安媛决定让他成为安家继承人的那刻,到现在已经四年,整整四年的时间里,安忘一直在费尽心力的培养自己的势力,到如今,又怎么可能是他想拔就能随便拔的掉的呢?

不久后,安老爷去世,他曾立下过遗嘱,但律师早被安忘收买。

所以理所应当的安媛继承了所有的一切,可她毕竟养育了安忘这么多年,对他始终不能心软,哪怕明知他羽翼渐丰,她却还是将他留下来帮助佟愿,可安忘明着帮他,暗地里却算计他一步步从董事长之位跌落下来,最后被董事会所不容,原本他是打算跟安忘斗个你死我活的,但察觉自己实在不是他的对手,决定放弃安家的一切回去佟家,在那里不管他想要什么,他爷爷和奶奶都会双手奉上,可以说,不管什么东西都能唾手可得!

安媛知道他被宠溺惯了,也知道安家的这一切,其实佟愿根本就瞧不上,可又舍不得他就此离开,他想要挽留,但佟愿却不耐烦地说他回来并不是因为她,而是因为佟国庆,在这二十几年的时间里他早就习惯了自己没有妈……

他毫不留情的离开,把安媛的一颗心伤的彻底破碎,她看着从小被自己养大的安忘,决定放任他掌握安家旗下所有产业的大权,不再插手他的任何事,至于佟国庆,则在佟愿走后,主动留了下来……

哪怕现在安媛所表现出来的心是冷的,但他知道,其实这些年来她从来没忘记过他。

未来,总有一天,她会接受他,他们的关系会更似从前!

安家旗下除了服装业,几乎任何领域都有涉及,很快生意越做越大。

骆小妮也在一步步地成长,很快继承了时千的服装公司,成为了一名名副其实的ceo。

预备结婚,试婚纱那天,骆小妮在店里碰见了骆梅,她穿着低胸的超短裙,扭着性感的腰肢挽着个有着啤酒肚的中年男子出现,她淡淡一撇,将视线移开,落在面前穿着白色西装,犹如贵族王子般的安忘身上,问道:“好看吗?”

安忘看着她身上穿着的抹胸婚纱,欣赏着她优美的天鹅颈说道:“适合把我送给你的那条项链戴上。”

骆小妮挽着他手臂笑问,“我生日的时候你送我的那条吗?”

安忘点头,骆小妮嘻笑着,故意当着骆梅的面踮脚亲吻他的薄唇。

安忘红着耳根,拉着她手臂,与她分开道:“那么多人看着呢!”

骆小妮道:“看着又咋了,证都领了,你现在就是我的!我想对你怎样就怎样!”

安忘听闻,嘴角微扬起时,什么都没说。

这时,骆小妮就像才注意到骆梅的存在似的,故意惊讶,“哎哟,我当是谁呢?这不是骆梅吗?”

骆梅看着她眼里的笑意,深知她是故意,所以不自觉用力咬着红唇,在缓缓松开时说道:“好久不见呀。”

骆小妮微笑,“确实好久不见,当年我还以为开学就能在一中碰到你呢,谁知道,等了三年都没能遇见!”

她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骆梅恨不能直接将她掐死,当年她妈帮她找尽了关系,原本是有机会让她进入一中的,但骆小妮的父母插手了,害得她连高中都没办法上,她被逼出来打工,却被人骗在会所里当了公主……

一看就是这么几年,如今的她,早就成了残花败柳之身,她转眸看向站在骆小妮身边,比曾经更显得成熟、稳重,帅气逼人的安忘,难堪的看着被她手挽着的一身肥肉的老男人,感觉尊严好似被骆小妮给踩在了脚底下被她狠狠蹂躏着,可她能怎么办?别说之前,她不是骆小妮的对手,现在,加之安忘这个强大的靠山,她根本连只蚂蚁都不如,可她不甘啊!为什么骆小妮一出生就含着金汤匙,而她,经过了那么多的努力才攀上了如今这支高枝……

她不自觉攥紧了手,疼得旁边的男人蓦地朝她瞪过来,他有暴力倾向,骆梅根本不敢轻易招惹他,但她为了他的钱,哪怕不爱他,也只能选择隐忍,如今被他眼神警告,她看了眼骆小妮,在察觉到她鄙夷的眼神时,用力咬着唇小声道:“老公,不瞒你说,骆小妮曾经可是我姐姐呢,我们骆家于她而言有养育之恩!”

这么说,目的就是为了能让他以后对自己好点,然而他接下来的话时,“这么看来,我娶了你,还能得到不少的好处了?”骆梅的脸色顿时变得难堪,好处?骆小妮能给她才怪,但她还是赔着笑脸,“呵呵……”

很快,骆小妮就说道:“不知道你老公是干什么的啊?我听了以后好离你们家产业远点!”

骆梅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她男人没好气的瞪着她,她赶紧借口要试婚纱拉他离开,生怕再跟骆小妮对峙下去,她分分钟得跟这男人离婚不可!男人私底下指责了她好一番话,说她连骆小妮都敢得罪,问她是不是不想活了。

骆梅恨,恨骆小妮为什么要出现在这个世界上,都是因为她,自己的一生才会被毁了!

结婚前夕,党含烟在会所跟朋友聚会酒喝多了,然后意外剥给了骆小妮,让她来接自己。

骆小妮刚好在附近,就没能找党以萱,跑去会所接她,然后就在这里,她碰到了骆梅。

骆梅借口自己知道党以萱在哪个包厢,骗骆小妮去了一个十分糜烂的包间,她被人误会是这里的公主,被人用强的时候,骆梅拍下了几组照片,次日,骆小妮跟安忘结婚时,却爆出了骆小妮滥交的新闻……

安忘立刻让人撤掉了所有新闻,但婚礼现场却来了无数记者。

面对记者的采访,安忘表示相信骆小妮,力排众议站在了她的面前,为她挡风遮雨。

骆小妮感动万分,婚礼照常举行。

前来参加婚礼的人,除了有唐家,安家,党家,宋家和陈家的人外,还有两家合作各大公司的老板!

除此之外,还有党含烟的男朋友,党以萱的男朋友,和唐初、唐末的女朋友。

骆小妮看着新加入的成员们,一一笑着打招呼……

党含烟的男朋友还是大学时候的那个,她本来想着玩玩的,谁知道后来不知不觉深陷其中了。

而党以萱的男朋友就有意思了,他就是一中的三杰之一,也就是石头当初说的打篮球很好的那个,当时他说的要带她见见,结果他没能带她见,却带党以萱见了,谁知她一眼看上了这只小狼狗,然后两人就陷入爱河无法自拔。

至于唐末的女朋友,据说是他在京城的时候,把人家给强吻了,再见面,人家就非要让他负责,然后,这家伙还不同意,结果被人家倒追到手了,听说,堂哥唐湛还特别喜欢她呢……

骆小妮真不知道这丫头看向唐末啥了。

最后一个唐初,听说他女朋友是他大学教授的女儿,特别具有文艺气息,钢琴、绘画,写词、谱曲无一不精,是个不可多得的才女,更加令人疯狂的是,她是被唐初花了四年时间追到手的……

骆小妮当时听说这件事的时候,都惊呆了,但不得不说那丫头是真的优秀,连她都自愧不如。

婚礼正式开始前,骆小妮看到了一则新闻,骆梅跟啤酒男的大婚现场,被曝出她这些年来滥交的各种床照以及视频,数量密密麻麻的铺满墙面的整个大屏幕,啤酒男当即悔婚,她倒地痛哭,头发凌乱,明显是被人打了!

报复手段能这么快狠准,不用想,肯定是安忘无疑了。

她挽着她父亲的手踩在红毯上朝安忘走去时,目光扫过党午和宋慈的头顶,当年宋慈怀孕四五个月的时候,党午发现了自己当初之所以会跟她上床是因为他被下了药了,他一心想要让他打掉这个孩子,却被自己父母威胁,尤其是林翠翠,她自从知道宋慈怀孕,一直渴望当个婆婆,如今还有四五个月孩子就要生了,她怎么舍得让他打掉啊!

然后以死相逼,让他留了个这个孩子,后来孩子生下,宋慈顺理成章嫁给了他,但如今过去这么长时间,石头却连宋慈的一根手指头都没碰,所以她看着骆小妮的眼神里分明是带着怨言的……

骆小妮根本不懂,她为什么要把所有的罪怪在她身上,但毕竟活了两世,骆小妮很多时候都知道,有些渣,渣起来是没有理由的,她们就是脑子有病,她无视她,看向陈漫,陈漫也在瞪着她,她嘴角冷冷的勾着,看向红毯尽头的安忘,就让这些渣女放肆的嫉妒吧,反正她会如同跟安忘说的那样,会狠狠的幸福的!这就是对他们最大的报复!

尽头,唐御握着她的手,将她交到了安忘的手中,临他转身的那刻,她将他叫住,“爸。”

他转过身来,眼眶红红,但嘴角分明噙着笑,她凑近他,倾身将他抱住,小声覆在他耳边道:“爸,我爱你。”

自从回到唐家,她跟时千、唐初和唐末无话不说,但跟唐御之间却好似始终隔了层什么,所以她才会借着这个机会亲手捅破,唐御僵了许久的身,等反应过来时,骆小妮和安忘已经并肩站到了神父面前……

神父还未开始宣读什么,安忘问她,“你刚跟你爸说了什么?”

骆小妮道:“我爱你。”

然后,他就真的以为她说的是她爱他。

他与她的手十指相扣着站在神父的面前,听他宣读着誓词。

然后,两人回答。

-我愿意。

-我愿意。

------题外话------

新文,蔺少宠我,我超甜!求收藏啊!!!

简介:

父亲,谋杀,她死了,酒店就是他的!

继妹,下药,她毁了,蔺晨就是她的!

继母:……

渣男+渣女:……

林念之:都是渣渣!重生就是我最大的金手指。我看谁能斗过我!

大家还在看:重生军长娇妻有空间清宫引:九爷万福重生七十年代:勒少,强势宠都市无上仙医帝尊神级高手在都市甜心女王:忠犬慕少宠上瘾婚从天降:靳少的合约新娘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