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神殿霸宠:妖妃欠收拾下载
  3. 神殿霸宠:妖妃欠收拾
  4. 第四零八章 斜月溶洞

第四零八章 斜月溶洞

作者: |返回:神殿霸宠:妖妃欠收拾TXT下载,神殿霸宠:妖妃欠收拾epub下载

啪——

掌掴声响彻云霄,容忌苍白的脸颊上,瞬间留下一道鲜明的五指印。

他发丝凌乱,嘴角渗血,神情恍惚,全无往日里芝兰玉树纤尘不染的模样。

然,鱼菡烟并不准备放过容忌。她绕至容忌身后,将容忌紧紧锁于双臂之中。

容忌洁癖甚重,何时受过这等委屈?

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无计可施之下,只得不管不顾地挥砍着轩辕剑,朝着结界一顿劈砍。

脑海中,黑盒子气息渐弱,“宿主,切不可动怒。本大王快护不住孕灵了。”

可彼时的我,眼里心里只有容忌,全然屏蔽了周遭的声音,只知麻木地劈砍着牢不可破的结界。

咣——

平地惊雷起,结界轰然碎裂。

我连连扔却手中的轩辕剑,朝着容忌飞奔而去。

鱼菡烟早有防备,徒手扛起动弹不得的容忌。

她眉峰微挑,猩红的眸子在我身上停留了片刻,唇边笑意愈发深刻,“黄毛丫头,你斗不过我的。”

“鱼菡烟,你放了他!”

“不放。孤看中的人,从来没有拱手相让的道理。”

鱼菡烟冷哼着,单肩驮着容忌,遁隐于莽莽荒原中,如游鱼走,快如疾电。

我在其身后穷追不舍,不料她竟将半人宽的回城轴朝我劈头盖脸甩来。

回城轴触及我身体之际,“唰”得一声不容我推拒,将我强行推出卷宗。

卷宗外,藏经阁中,鱼承影怔怔地看着重摔在地的我,忙不迭地跑上来小心翼翼地扶起我,“北璃王,你没找到东临王吗?”

我脑袋嗡嗡作响,仿若要炸了似的,晕晕沉沉,疼痛不止。

要是寻常男子,遭遇这种事,过上几日便忘了。

可容忌不一样,他洁癖甚重。方才,他该有多难受,才会对着鱼菡烟的脸狂呕不止。

若是鱼菡烟强迫容忌做了他不愿做的事,他该如何走出阴霾?

我怔怔地盯着“赤海妖王”卷宗,浑身冰凉,手脚发汗,情绪近乎崩溃。

“咳咳——”

不多时,容忌亦出了卷宗。只是,眼前的他浑身是血,一身白衣被血迹染得斑斑驳驳,触目惊心。

我三步并作两步,颤巍巍地朝他奔去,将他搂入怀中,心疼地不知该如何宽慰他。

他浑身冰凉,身上满是腥咸的血迹,苍白的脸上赫然印着鲜明的五指印。

“乖乖,不怕。都过去了。”我将他越搂越紧,深怕他会突然化作尘埃,离我而去。

“嗯。好痛。”

容忌神色怔忪,声音细弱蚊蝇,长睫不住地抖动着,无助且可怜。

“乖乖,我带你回去。”我红着眼,卯足了气力,将他扛至肩头,阔步往藏经阁外走去。

“北璃王,东临王伤势如何了?东临王都伤得这般重,祁大哥当真没事吗?”鱼承影亦步亦趋,紧随我身后,咋咋呼呼道。

“鱼承影,你替我传个信。今夜子时,我将屠尽赤海妖族,她鱼菡烟的脑袋,我是要定了。”我稍作顿步,冷冷地对鱼承影说道。

鱼承影妙目圆瞪,磕磕巴巴道,“是不是东临王身上的伤势,与我老爹有关?”

我侧目看着伏在我肩头上不住地淌着血的容忌,心痛到无法呼吸。

待我将容忌带回北璃王宫,原想替他换一身洁净的衣物,可该死的鱼菡烟不知对容忌做了些什么,我只要稍稍动一下容忌的身体,他便开始浑身震颤。

“乖乖,衣物脏了,让我替你换掉,如何?”我将散落在他颊面上的墨发轻拢于耳后,柔声道。

然,当我的双手触及他的前襟之际,他猛然睁眼,一掌袭向我心口。

“歌儿!”容忌回过神,连连收回掌风。

他长臂一伸,将我捞回怀中,“让你受惊了。”

“容忌,不论发生了何事,都不要离开我,好吗?”我深怕容忌接受不了卷宗里发生的事,双手紧攥着他的前襟,患得患失,害怕至极。

“嗯?”容忌鼻音微重,面上显出些微困顿。

我心下腹诽着,他定然是出于自我保护,不愿忆起卷宗里发生的一切。

如此,也好。

思及此,我勉强展开笑颜,捧着他被打肿的脸颊,一点一点将鱼菡烟留在他身上的痕迹抹去。

容忌错愕地看着格外主动的我,面露难色,生平第一次出言拒绝了我,“歌儿,我现在不是很方便。”

“是我鲁莽了。”

我连连松开面色惨白的容忌,以为他被鱼菡烟吓怕了,连带着惧怕所有女子,行事愈发小心翼翼。

容忌见我杵在他身前,紧张地手足无措,十分报歉地解释道,“歌儿,我身体可能出了点问题,并非有意拒绝你。”

身体出了问题?

我下移着视线,心中惊骇万分。

容忌若是一辈子都有这问题,该如何是好?我自然接受他任何样子,可他那么要强,又怎能允许自己的身体出了这么大差错?

思及此,我仿若遇见容忌投湖自尽心灰意冷的模样,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歌儿,是我不好。四百年来,你难得主动一次,我竟如此冷落你。”容忌见我一哭,抬手拭去我脸上簌簌滚下的眼泪。

“都怪我,我就不该将你忘在榻上。若不是因为我心急火燎地去找祁汜,你也不会出事。”

容忌一把将我揽入怀中,轻声安慰道,“别哭,哭得我心都碎了。”

他似乎误解了我的意思,误以为我是因为他的拒绝而嚎啕大哭,因而,开始以行动证明着自己,格外卖力。

待我们二人都冷静下来之际,已将近子时。

我抬眼,深深地凝视着血迹斑驳的容忌,忽而发觉他脖颈处被硬生生撬开的一片龙鳞,疑惑地询问道,“她竟还拔你的龙鳞么?”

“她?”容忌反问道,旋即反应过来,“你指的是鱼菡烟吧?卷宗里,她确实凭着随侯珠的力量控制了我。不过,随侯珠只对龙族有所限制,对于寻常人,作用甚微。无计可施之下,我只得凝萃着浑身神力,亲手剔了龙鳞。”

“………”

所以,关键时刻,容忌为免受鱼菡烟的侵害,亲手剔了自己的龙鳞,以求摆脱鱼菡烟的桎梏?

所以,他刚刚说身体不舒服,是因为剔了龙鳞伤了元气,而不是因为某些方面出了问题?

我怔了怔,回想起他的卖力,好像真的没有问题……

容忌许是看不懂我变幻莫测的表情,直接以读心术窥视了我心中所想。

“歌儿,原来你是担忧我被鱼菡烟欺凌,身体出了问题丧失了求生欲,才嚎啕大哭?”容忌嘴角噙笑,眸中宠溺之色更显。

“不然呢?”我反问道,尽管眼下疲累得很,但依旧全神贯注地替容忌疗着脖颈上触目惊心的伤口。

容忌失笑,“我说今儿个太阳打东边出来了。还以为你因为我的拒绝伤了心。”

得知了我心中所想,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竟重重摔于榻上,晕死过去。

脑海中,黑盒子放声大笑,“宿主,这一回,你总算是翻身做了一回地主婆了。你还没晕,东临王竟晕了。”

我揉了揉眉心,亦未料到容忌剔了龙鳞之后,竟还强撑了这么久。

替他掖好被角,我一骨碌翻身下榻,换上一身朱色衣衫,气势汹汹地往赤海王宫奔去。

砰——

我一脚踹开赤海王宫大门。原想一路屠尽王宫中的赤海小妖。

但当我瞥见赤海小妖面上的慌乱,心一软,就再下不了手。

“唉!这身赤朱色衣衫白穿了。”我低低感慨着,默默收回轩辕剑,

大家还在看:传球大师HP之马尔福家的双子逍遥派总裁校花赖上我血色妖娆:至尊夫人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