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邪妃惑世:逆天言灵师下载
  3. 邪妃惑世:逆天言灵师
  4. 第401章 回头无岸

第401章 回头无岸

作者: |返回:邪妃惑世:逆天言灵师TXT下载,邪妃惑世:逆天言灵师epub下载

这是夜珏第一次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从未对他人流露出第二种表情的他,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那时竟然对姬夜欢发了那么大的火。

他只是很生气,生气她对九歌的毫无防备,生气她毫无芥蒂地陪伴九歌,更生气的是,她躺在九歌怀里的画面,虽然刺眼得紧,看上去却那么相配!

心口有什么在狠狠撕扯,有种什么东西将要离他而去、他却抓不住的恐慌。

两人不欢而散,姬夜欢也在反省,她为何会情绪失控嘲讽夜珏,让他把他的桃花处理好再来质问她。

这种情人间才会出现的、费时费力、毫无意义、无理取闹的争吵,为何会发生在她和夜珏身上?

就算她以后想不通真的会有这种兴致,对象也该是宫璃玥才对。

不过想想,若是宫璃玥的话,他大概不会和她争吵,只会一脸幽怨地看她,即便什么也不说,也能让姬夜欢感受到他巨大的委屈,然后姬夜欢便会一边‘欺负’他一边反思。

想到那样的场景,姬夜欢嘴角便不由扬起。

所以,夜珏和宫璃玥之间的区别,太过明显,即便姬夜欢不去刻意区分,也难把他们当成同一个人。

对姬夜欢来说,这日发生的意外绝对是一大污点,连回忆都不愿意。

除了姬夜欢二人,无人知晓当日究竟发生了什么,后来有人去到东城城郊的那处树林,惊奇地发现那里的一切完全被白雪覆盖,入目一片雪白,恍然间来到了银装素裹的雪国。

……

十年一度的全大陆炼丹师比赛终于开始,期盼已久的人们纷纷向比赛场地汇聚。

比赛场地是东方家族特意开辟出来的一大片空地,能容纳数万人,远道而来的数万观众围成一个硕大的圆形,中间放置共六十八张桌台,为参赛者比赛使用。

炼丹师们从专用通道陆续进场,这些炼丹师中男女老少不一而足,却无一不是面带自信神采飞扬。

观众们鲜少有机会见到如此多的炼丹师聚集,见了众风采各异的炼丹师,纷纷忍不住小声议论起来,本就吵闹的场面更显喧哗。

“哇,快看,那是季家的炼丹师!他穿的是季家特制的长袍,听说这种绘制过符文的长袍可以静气凝神,让炼丹师精力更加集中。”

“看到他手上的丹炉了吗?是极为罕见能提高成功率的灵器!”

“季家为了获得这一次的冠军,可是下了血本了。”

“那是当然!不说别的,就只是一个进入轮回之境的名额,都值得八大势力拼一拼。”

“不止季家,你们看那个炼丹师,那是会长的弟子星曜,会长为了培养他啊,可是不遗余力。”

“对对,星曜炼丹师已经是四级顶峰,随时都可以突破五级炼丹师。”

“听闻丹老先生破格新收了一位弟子,不知道这位弟子的资质如何?这一次比赛会不会前来参赛?”

“那还用说,能被丹老先生收为弟子,怎么可能不是天资聪颖之辈?丹老先生这么多年,好像就收了两名弟子吧?前头那位现在已经是高级炼丹师了!”

“还有那南宫家的二公子南宫辞,听说有一位神秘的炼丹大师帮助,短短时间内就成为了四级炼丹师。”

“季家的炼丹师季云扬,听说几年前就在准备冲击五级炼丹师,现在几年时间过去,就算没有成功,肯定也不远了。”

“高级炼丹师哪里是那么容易的?就算天赋再高,不到六十岁,也极难成为高级炼丹师。从炼丹师比赛开始举行的数百年以来,鲜少有高级炼丹师参赛,这一次只怕也不会有。”

“也对,看来这次的冠军就是在这些天才炼丹师之间产生了。”

“那可不一定,其他几大势力虽然在炼丹师等级上略逊季家一筹,但谁知道这十年他们有没有异军突起?再说你们难道忘了东方府这段时间在做什么?那么多药材运进府里,他们很可能就是在为冲击冠军做准备。”

“以前东方家鲜少出过天才炼丹师,甚至连前三都少有,这一次或许会是例外呢?”

忽然有人调侃道:“若是东方家真有这种天才炼丹师,东方家只怕不会让他出现在世人眼中吧?”

其他人一致想到东方家那位长病不起的大少爷,又想到东方家主为了给东方念卿治病所做的一些举动,非常有默契地缄口不言,讨论内容很快又从东方府回到参赛的炼丹师身上。

季停坐在姬夜欢身边,竖着耳朵听八卦,听到他们提到东方府,立马碰了碰姬夜欢的胳膊,低声道:“夜欢,你可听说过东方念卿其人?”

姬夜欢沉默了片刻。

几日过去,服用了还魂丹的东方念卿身体应该恢复了一些,现在这一场比赛盛事,他应该不会错过。

“听过。”姬夜欢道。

季停凑到姬夜欢面前,神秘兮兮道:“那你可知,东方家主共有八房小妾,十七个儿子?”

他眼珠转动四处看了一下,声音压得更低,一脸八卦:“要说这东方家主那么宝贝东方大少爷,应该是对逝去的东方夫人爱意很深。可是吧,东方家主这些年来娶小妾生孩子倒是一点不含糊,不知那位大少爷见一个个姨娘进门会有何感想?”

姬夜欢睨他一眼,季停对她眼里的意味毫无所觉,眼底八卦之火熊熊燃烧:“东方念卿病得那么重,这些年病情一直不见好转,会不会就与他爹有关?因为他爹的风流,东方念卿郁结成疾……”

姬夜欢打断他:“季停,东方御的任何行为,都与东方念卿无关,即便东方御生百八十个孩子,东方念卿还是东方家大少爷,他的位置,谁也不能动。还有,我不想再听到关于东方念卿的任何传闻。”

姬夜欢坐在观众席上,此时沐修景十七无涯等人都坐在她身边,几人听言,表情各异。

姬夜欢会如此明显地维护一个人,实在罕见,更何况,那人还是根本不熟识的东方念卿。

季停张着的嘴唇动了动,很快做了个封口的动作,郑重道:“是。”

明淮觑一眼姬夜欢神色淡然的侧脸,拉了拉季停的袖子,低声道:“我还是第一次见欢哥这么凶。”

季停抹了把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煞有其事道:“太凶了,我吓得冷汗都出来了。”

另外几人虽然觉得季停表现夸张,但也是鲜少见姬夜欢如此郑重叮嘱,皆对这个以前只存在于流言中的东方念卿多了几分好奇。

这时,场上议论声小了下去,众人都向入口处看过去。

只见一行五人穿着同色长袍走进,为首一名精神矍铄的老者和一名神态傲然的年轻人,其后三名中年人,皆是气势十足。

“这些是西门家族的人,他们向来心高气傲,都是些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家伙。”明淮低声给姬夜欢介绍道。

季停赞同道:“在八大势力中,除了暗殿和云离宫,西门家族的名声最差。”

明淮看一眼四周,悄咪咪道:“说到云离宫,这段时间他们的宫主好像都没什么动静了?半年以前那位宫主的名声,可比东方家主响亮多了。”

季停咧嘴,挤眉弄眼道:“那可不是什么好名声,当初多少良家少男遭受了千宫主的毒手,难道现在千宫主遇到真爱所以金盆洗手,回头是岸了?”

明淮冷哼道:“怎么可能?千黎墨那样的混蛋,就算回头,也不会有岸等着他!你是不知道,当初我见到过一个被他凌虐过的男人,简直完全不成人样!像我这种见惯血腥的佣兵,都看得不寒而栗,那根本不是人能做出来的!”

季停点头:“说得也是,像千宫主那么残忍的,还真是少见,就连暗殿的手段都略逊一筹。”

明淮假意摸胡须,一脸深沉道:“要是千黎墨真因为看上了谁而洗手,那被他看上的人也太惨了,怕是恨不得死上几次。”

沐修景暗地里觑了姬夜欢一眼。

当初千黎墨去北祈寻姬倾澜时弄出的动静不小,沐修景多少听说过一些,只是后续如何,却不甚清楚。

姬夜欢身体向后靠了靠,懒懒问道:“你们的意思是,千黎墨最近二十年依然在用各种手段凌虐良家少男?”

明淮和季停互看一眼,均从对方眼里看出了不解。

为何觉得姬夜欢的语气凉飕飕的,难道是他们的错觉?

还是说,千黎墨与东方念卿一样,也是她要维护的人?

二人一想真有这种可能,毕竟他们平时八卦时,姬夜欢只是可有可无地听着,几乎不会发表意见,只有刚才说到东方念卿和千黎墨时才开口,很可能这两人在姬夜欢心里的地位是一样的。

思即此,明淮说话变得小心起来:“我曾见过从云离宫逃出来的人,确实是千黎墨所为,这二十年来……除却这半年吧,那些传闻都一直没有消散,不过我们也没见过哪个受害的人,所以具体情况如何,我们也不清楚。”

虽然没有人会觉得传言非虚,但他们毕竟没有亲眼见过,所以有所保留。

“对,对。”季停连连点头。

“这样啊。”姬夜欢嘴角勾起笑。

姬倾澜和千黎墨最后的发展如何,她不会管,不过曾经千黎墨对付姬倾澜的那些手段,她有兴趣尝试一遍。

明淮和季停再次互看,怎么觉得姬夜欢的语气更冷了?难道是他们哪里说错了?

……

每一次的炼丹比赛八大势力都会派人前来观看,继西门家族后,南宫、季家、圣殿、暗殿、离云宫和北堂家族的代表都相继而来。

除却作为东道主的东方家族,其余七大势力都陆续进场后,参赛者们也大多已经就位,只有三三两两几个零星的比赛位还空着。

人气最高的几位炼丹师占据了第一排绝佳的位置,与其他参赛者目光交汇时,多少有些不屑。

姬夜欢掸了掸袖口,对沐修景道:“沐大少,该我们出场了。”

沐修景眉眼含笑:“好。”

见两人起身,明淮睁大眼,不敢置信道:“等等,欢哥,你们是要去参加比赛?”

三级以上炼丹师才能参加炼丹比赛,还要经过炼丹师公会认可才能取得比赛资格。参赛机会难得,若是换作其他炼丹师,早就闹得人尽皆知了,但身边这两个,竟然一声不响,比赛都快要开始了才出声,真是沉得住气。

季停与明淮的表情如出一辙,他的身边竟然有两个宝贵的炼丹师,他竟是坐拥宝库而不自知?

十七和无涯神色倒很自然,似乎两人能参加比赛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是啊。”姬夜欢眉梢轻扬,调笑道:“你希望欢哥拿第几名?”

明淮被她黑钻般迷人幽暗的桃花眸看着,一颗小心肝砰砰直跳,脸上微微发烫,“我,我希望欢哥一举夺魁!”

话出口,明淮才反应过来自己说的是什么,顿时小心肝都快要跳不动了,小心偷看着姬夜欢的神色,要是让欢哥觉得他在调侃她,他就……嘤嘤嘤……

季停捂脸,不忍直视明淮的下场。这傻货,竟然敢消遣……

“好啊,就如你所愿。”姬夜欢随意应下,在明淮和季停两人吃了鱼刺卡到喉咙的见鬼表情下,与沐修景一前一后走向比赛处。

明淮和季停都傻了。

“呵呵,一举夺魁?不知所谓的人大放厥词,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身后传来讽刺的笑,明淮几人同时回头,见一长相奇特的中年男人正咧着嘴,满脸嘲讽。

季停握拳,嘿嘿笑道:“是吗?我看你的大牙还在,那就让它掉了吧!”

铁拳狠狠砸在中年男人大张的嘴上,对方惨叫一声捂住嘴,血水从指缝间流出,他瞪大眼双目发红,指着季停,抖道:“你,你……”

中年男人身旁两位友人欲要出手相帮,被十七和无涯二人冷眼一扫,顿时耷拉着肩膀缩回去,怂得像两只鹌鹑。

季停转动手腕,凑到对方面前笑眯眯道:“我什么我?是不是刚才速度太快,没尝到拳头的味道?要不要再试一次?”

十七无涯明淮纷纷看着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看着面前四个凶神恶煞,连连摇头,小眼里满是委屈。

他不过就是说了一句实话,为什么要遭受这种招呼都不打一声毫不讲道理的毒打!

“那就管好自己的嘴。”季停哼哼着坐回原位,明淮瞪他一眼:“你竟然抢我的出手机会!”他刚想把这个不开眼的好好揍一顿,结果还没来得及出手,这家伙就已经打过去了。

季停睨他一眼:“哼哼,谁让你动作那么慢?”

明淮正要顶回去,忽然‘嘭’一声响从比赛场中传来,动静很大,甚至压过了观众席的吵闹。

只见一名炼丹师倒飞出人群,手脚挥舞着狼狈跌落在地。

“那个被打飞的,不是季家炼丹师吗?”有人见状惊呼起来。

“比赛还未开始,怎么就动起手了?”

“竟然对季家人出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

季林感觉全身都快要散架,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众人各种目光打量着更觉脸上烧得火辣辣地疼,被人扶起来后撑着腰凶狠地盯着不远处悠然站立的红衣少年,咬牙道:“找死!你知不知道惹怒我的下场?!”

“不知道啊。”姬夜欢拍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轻笑:“不过我想,我应该很快就能见识到了。”

大家还在看:魔帝归来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魔帝狂宠妻,神医纨绔妃魔妃独尊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农女致富记空间俏医女:猎户相公来种田神帝的醋坛子又翻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