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邪妃惑世:逆天言灵师下载
  3. 邪妃惑世:逆天言灵师
  4. 428 一世长欢

428 一世长欢

作者: |返回:邪妃惑世:逆天言灵师TXT下载,邪妃惑世:逆天言灵师epub下载

东方府因为有外人闯入变得热闹混乱,姬夜欢幽影般在人群中穿梭,却没有一人发现。

如以往一般,姬夜欢准时来到东方念卿的房间,东方念卿也与前几日一样,坐在床头等她。

“你来了。”一如既往地打招呼。

姬夜欢在床边坐下,一如既往开始话题:“今天府里挺热闹。”

东方念卿很自然接道:“他们已经等不及了。”

前几日府里一直压抑,不止因为东方念卿的病,也因为各方无处不在的探子。

今日隐患爆发出来,没有了暗处窥探,对东方府反而有利。

姬夜欢道:“再过几日便是炼丹师比赛,他们若是不抓紧时机,以后再想闯进来就难了。”

东方念卿一时哑然。

她怕是忘了他是东方府之人这件事。

不过很快,他就不是了。

“炼丹师比赛,各大势力纷纷派人来到东城,所有年轻天才炼丹师齐聚,八方云动,皆为那即将扬名天下的第一人。”

东方念卿转头看向一处,目光放远,“福伯曾告诉我,这一次炼丹师比赛冠军奖励比以往都丰厚,不止有凝晶玉魄,还有能……”

姬夜欢突然打断他:“凝晶玉魄?你说凝晶玉魄?”

东方念卿茫然点头。

姬夜欢眉眼微弯。

她一直在寻修复锁龙塔的最后一件主要材料,也就是凝晶玉魄,却一直没有寻到。

没想到竟然这么轻易遇到。

如此一来,为了确保能得到凝晶玉魄,她就必须参赛了。

“你……”

姬夜欢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东方念卿侧着头,微闭着眼,似乎已经睡着。

姬夜欢把被子往上提了提。

东方念卿突然惊醒,笑着道:“啊?!我在听,你继续说。”

姬夜欢勾唇:“这次比赛,我应该会参加。”

“哇,你竟然是炼丹师!”东方念卿夸张地赞叹,“快说说,你现在是几级炼丹师?”

姬夜欢道:“四级吧。”

“天啊,你还那么年轻!”东方念卿的表情从未如此鲜活过:“福伯告诉我,四级炼丹师都是些比他还老的糟老头子,他果然是在骗我!”

姬夜欢伸手,压住他嘴角夸张的笑弧:“你很高兴?”

东方念卿表情僵住,眨了眨眼,半晌反应过来,恢复惯有的平静,眼底仍旧带着笑:“我只是,替你高兴。”

他静静看着她,轻声道:“其实,从第一次见面,你就给我一种熟悉的亲切感。你如此出色,我便感觉,嗯……心情激动得想要大吼几声。”

姬夜欢默然。

他的故作激动,真的不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精神不济?

“对了,你送了我礼物,我也有回礼。”

东方念卿抓起姬夜欢的手,把一个略带凉意的物体放进她的手心,随后带着她的手把东西放进怀里。

“现在不能看哦,回去之后再看。”

收回去的那只左手食指上,一丝血迹缓缓渗出。

姬夜欢微微皱眉,抓住他的左手,看到上面红痕遍布,几道较深的伤口连伤药都无法遮住。

“这就是你手上伤痕日增的原因?”

姬夜欢从未想过,会有人为了打消她的疑虑,故意主动把伤口以另一种形式展现在她面前。

沉默。

没有人回话。

东方念卿微偏着头,嘴角带笑,表情恬静。

姬夜欢轻轻呼出一口气。

“不好意思,我刚才没听到,你再重复一遍?”

东方念卿醒了。

他强迫自己不能陷入沉睡,即便睡过去,也会很快醒来。

姬夜欢问他:“你想不想继续活下去?哪怕是一点点念头。”

东方念卿低头看一眼自己的身体:“以这样的状态吗?”

姬夜欢不语。

东方念卿侧头看向窗外,琉璃色眸子里流露出点点憧憬。

“曾经我也期盼过,有一副健康的身体,即便不能修炼,没有任何天赋,只要健康便可。”

“我会去外游历,见识你所说的盛世山河。辟如极峰、深海、大漠、雪国。”

“我会交三两个朋友,与他们饮酒作乐,畅谈天地。”

“而不是像现在这般,拖着残破不堪的身躯苟延残喘,直到耗尽最后一丝生机。”

“有人让我的人生圆满,我已经很满足,再没有遗憾。”

东方念卿笑了笑,说不出的沧桑,“我爹和福伯想尽办法让我活下去,我理解他们。人都是自私的,他们不想让我死,就像我不想活一般。”

……

姬夜欢回了房间。

无涯见她表情有异,忍不住低唤一声:“公子。”

姬夜欢道:“收拾一下,明日离开这里。”

明日便不用再去见东方念卿,沐修景已经四级,没有再留在东方府的必要。

无涯点头应下。

姬夜欢倚靠在窗台上,右腿曲起搭上窗棂,从怀里拿出东方念卿送给她的回礼。

一个三寸高的玉制小人,玉冠束发,两根发带飘在脑后。

修眉星目,琼鼻红唇,神情略带一丝漠然,活灵活现。

短短七日,东方念卿就雕出了与姬夜欢有八分相像的小玉人。

把小人翻了个身,姬夜欢目光微凝。

在小人背后,半指宽的玉雕腰带上,刻着一行小字——一世长欢。

姬夜欢眉尖轻蹙,感觉这几个字莫名熟悉。

片刻后,她想起来,东方念卿前两日告诉过她。

——小姑曾说,若是有了孩子,不管男孩还是女孩,都会取名为‘欢’,希望孩子能一世欢愉。

而这个‘一世长欢’,是巧合,还是?

手指轻轻摩挲着那几个字,良久,姬夜欢笑了。

确实如东方念卿所说,人都是自私的。

他活得分明那么痛苦,却还是有人,想要让他,继续活下去。

姬夜欢出了东方府。

月华阁是东城有名的秦楼楚馆,与东方府相距只有两条街,此时楼内衣香鬓影,正是热闹之际。

踏入月华阁,便如同进入另一个世界。

老鸨一向眼尖,在姬夜欢进去时,便发现了她。

“哟,客人看着面生,是第一次来吧?”老鸨扭着腰肢走到姬夜欢面前,一眼扫过,便知姬夜欢是不是能消费得起的客人。

姬夜欢不欲在此多待,便直接道:“本公子找你家老板。”

老鸨笑道:“公子说笑了,妈妈我就是这月华阁的老板啊。”

姬夜欢用羽扇挑起老鸨下巴,微微勾唇,眼底波光流转:“本公子的意思是,找这家花楼幕后的老板,或者,找一个叫九歌的花魁。”

“小夜儿来寻我,我求之不得,又何须用美色引诱花妈妈?”

低沉华丽的嗓音在二楼响起,姬夜欢抬头看去,见九歌站在扶栏前,绯衣半敞,露出并不精壮却结实的胸膛。

姬夜欢脸上笑意微深,抬步向九歌走去。

半个身体倚在九歌身上的妖娆女子道:“九爷,这位小公子是谁呀?”

九歌笑着在她下巴上捏了一下,道:“这是爷的贵客,去叫两个姐妹,好好伺候这位小公子。”

“好的九爷。”女子扭着身体去叫人,经过姬夜欢时,对她抛了一个风情万种的媚眼。

姬夜欢对这种场面应付自如,用羽扇拂过对方发丝,在她娇羞的目光中,走到九歌身边。

“我就知道,小夜儿舍不得让我失望。”九歌倾身,凑到姬夜欢白皙脖颈间,低声笑道。

姬夜欢淡淡睨他一眼:“你当初所提的交易,我可以答应你。”

“不不不,小夜儿,你弄错了。”九歌摇晃着食指,左耳的血色小剑随之微微晃动,“现在是你有求于我,当初我们的交易,因为你并未同意,也早已作废。”

姬夜欢不想与他废话:“还魂丹现在就给我,你需要什么,直说便是。”

“小夜儿何必那么心急?来了这月华阁,怎能不好好享受一番?”九歌伸手揽着姬夜欢的肩,把她带进身后的房间。

红色丝绸衣衫似有若无地擦过胸膛,九歌眸底暗潮翻滚。

难怪他对其他人都提不起兴趣,原来所有兴趣都集中在了她一人身上。

九歌关上房门,房间里,桌上已经摆好菜肴佳酿,只等有人来享用。

姬夜欢挑了位置坐下,九歌亲自给她倒上一杯酒。

“这枚还魂丹,你应该不是为云无忧所求,那是为谁?”九歌自顾自在姬夜欢的酒杯上碰了一下,抿一口酒后,接着道:“我来猜一猜,如此迫切需要还魂丹,莫不是为那东方府的病秧子?”

“你不是早就猜到,又何必在此装模作样?”姬夜欢淡淡道:“九歌,你我打过交道不止一次,你该知道我的脾气。”

九歌执一缕她的发丝,在指尖缠绕,“小夜儿别生气,因为你来寻我我太过高兴以至有些失态,我叫两个小美人过来给你赔罪可好?”

门外传来初时那妖娆女子的声音:“爷,姐妹们在外候着呢。”

姬夜欢一脸平淡:“现在管得严,这些美人,还是算了吧。”

九歌微微一愣,随后笑道:“原来小夜儿更愿意与我独处。”

他略提高声音,对外面道:“你们也听到了,贵客不需要美人伺候,都下去吧。”

“是。”外面同时传来三声娇媚应答。

三人脚步声渐渐远去,九歌缓缓绕着指尖上的发,刻意压低嗓音道:“小夜儿,你与东方念卿非亲非故,为何想要救他?”

姬夜欢道:“你如此笃定我会来找你,难道还未查清我与他之间的关系?”

九歌笑:“我只是想听小夜儿亲口承认。况且,若只是从未见过面的堂兄弟,依小夜儿的性格,应该不会做到这一步。”

姬夜欢嘴角勾起略带嘲讽的弧度:“那我现在依你所言来找你寻药,你是否满意?”

“小夜儿,你为何对我敌意这般大?这里有好酒好菜,我们边吃边聊。”

九歌给姬夜欢夹了菜,表情怀念似是想到当初,“最初,我真没想到,你是当初名扬云州大陆的姬家两兄弟其中之一的孩子。你也应该听说过,你的父亲和你的小叔,二十余年前在云州大陆名声有多响亮,可以说是家喻户晓。”

姬夜欢自然听说过,不久前才听东方御提起。

“只是可惜,仅仅过了几年,他们就在这片大陆上销声匿迹,弟弟境界无故降低,哥哥甚至寻不到踪迹。”

九歌声音略带叹息,“你的父亲,姬倾渊,在失踪之前,留下了一些宝物,能让八大势力为之疯狂的宝物,你可知晓?”

她的父亲留下的宝物吗?

比如当初姬老爷子拿出来的银霜仙株?

难怪季思盈会去姬家,只怕也是冲那些所谓的宝物而去。

不过姬倾渊之后都不曾回姬家,姬府又怎么可能有让九歌都感兴趣的宝物?季家的如意算盘算是落空了。

姬夜欢微微一笑:“这就是你交易的条件?”

九歌眸光微深,小家伙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宝物的下落?

“当然不是,好不容易等到小夜儿亲自上门,怎能把这么好的机会浪费在这等小事上?”

姬夜欢挑眉。

九歌侧身,右臂搭在姬夜欢身后椅背上,做出虚抱住对方的姿势。

“除了之前所说条件之外,你还需,陪我三日。”

姬夜欢轻呵:“你确定要用这样的条件做交易?”

九歌轻吸一口气,胸膛微微起伏:“只是陪吃陪喝陪玩,不会让你做过分的事。你放心,正如你之前所说,我没有机会对你做出超越朋友的举动来。”

姬夜欢笑看他,那深紫色狐狸眸中,饱含不知真假的诚意。

如此好的机会,他要浪费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

思索片刻,姬夜欢道:“三日太久。一日。”

九歌用手指虚划过贴在发丝上的雪白发带,血色薄唇扬起:“两日。两日二十四个时辰,一刻也不能少。”

姬夜欢:“可以。”

九歌端起酒杯,举到姬夜欢面前:“为预祝我们合作顺利,喝一杯?”

姬夜欢抬手拿过酒杯,一口喝了,淡然道:“还魂丹。”

九歌坐了回去,表情变得正经:“别急,交易从现在开始。先用过晚膳……就半个时辰好了。”

……

半个时辰后,姬夜欢回到东方府。

混乱已经被压制下去,府里又恢复平静。

东方御抓到入侵者后便交给其他人处置,自己来到东方念卿房间。

福伯依然守在房内,见到东方御便告诉他,东方念卿未曾醒来。

床上,东方念卿的呼吸微不可闻,比任何时候都薄弱,胸口的起伏几不可见。

他脸上带着安静的笑,仿佛了却了所有心愿,再没有任何遗憾,也没有任何留恋。

福伯甚至觉得,或许,大少爷再也不会醒过来了。

东方御脸色比听到有人闯进府里还阴沉:“大少爷一整日都不曾醒过?”

福伯目光闪烁,不忍告诉东方御实情,便低声道:“不曾。”

东方御焦躁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他从未忘记过一个又一个大夫所下的论断。

眼看日子一天天逼近,东方念卿的身体一日日衰弱,就连曾经珍贵的药材也没有任何作用,东方御越发暴躁阴沉,像是一只困兽,怎么也挣脱不了禁锢自己的囚笼。

最后,东方御一脸疲惫地坐下,第无数次问:“寻还魂丹的人可有消息?”

福伯语气悲凉:“还没有。”

“没用的废物!”

东方御气得想拆房子,却因为在东方念卿房间,只能压下满腔怒火,无力道:“去请大夫过来。”

他不能等到明日,今夜是最后的机会。

福伯应声而去,房门刚打开,守卫便匆匆赶来,下意识放低声音道:“家主,姬公子想见您,说有要事相商。”

------题外话------

——

感谢小倾倾宝贝打赏的币币,爱你么么哒(* ̄3)(ε ̄*)~

大家还在看:毒医娘亲萌宝宝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农女致富记空间俏医女:猎户相公来种田神帝的醋坛子又翻啦神尊嗜宠:魔妻狂上天绝宠毒妃:魔帝,很傲娇天生绝配:傻子王爷废材妃纨绔乐妃:至尊鬼帝霸宠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