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枭雄下载
  3. 枭雄
  4. 第一百七十二章 老婆,快出来看星星

第一百七十二章 老婆,快出来看星星

作者: |返回:枭雄TXT下载,枭雄epub下载

春香本以为自己对王默施展了厉害媚术以后,王默定力再高,即便不会意乱情迷,也会多看自己两眼,谁想王默心思根本不在她身上,略微长着嘴巴,露出吃惊之色。

“奇怪,这位何大爷到底是不是男人?为什么对我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是我遇到了克星?”

春香虽然不懂武功,但她几年前就得到高手传授媚术,非一般青楼女子能比。

凡是她看中的客人,稍微用点手段,没有不被她迷得神魂颠倒的。

那个高手层前段时间还亲口告诉过她,除非是遇到克星一般的存在,否则以她现在的媚术,哪怕是修为深厚之辈,多少也会受到影响。

然而现在,眼前这个名叫何中二的汉子,竟是没有被她所迷,甚至毫无影响。

若说不是她的克星,根本无法解释。

那个高手还警告过她,当她遇到克星以后,千万不要硬来,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轻则被对方反制,重则血气逆转,非死即伤。

她一想到王默有可能就是自己的克星,自是再也不敢对王默施展媚术,而是坐直了身躯,一副规规矩矩样儿。

过了一会,王默像是才从吃惊中回过神来,问道:“梅大友这么有钱?”

春香答道:“梅大爷是不是这么有钱,奴家并不知情,不过梅大友这一年多来在我们‘岑香院’的花销,据奴家估算了一下,没有两万白银,也有一万八……”

“看来这位梅大友确实是个富商,而且还不是一般富商。”王默笑了笑,见春香一副正襟危坐神色,不由觉得奇怪,问道,“春香姑娘,你很怕我吗?”

春香被他看破心思,差点软倒下去,好在她经久风尘,定力非一般青楼女子能比,暗中吸了一口气,说道:“何大爷身上有股英雄气概,奴家稍微靠近便觉得自身有罪,所以……”

王默道:“春香姑娘,你万千不要这么说。我……我有个叔叔,他曾跟我说过,人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无论出身如何,都应是人。我不清楚你为什么会沦落风尘,但想来有不得已的苦衷。”

春香呆住了。

她从未遇到过王默这样的“恩客”,一时之间,王默在她心中的形象变得高大起来,就好像菩萨一样。

如果有可能的话,她倒想在这尊“菩萨”面前跪下来,拜“菩萨”为师,听从“菩萨”教诲。

王默见春香傻呆呆地望着自己,目中流露中崇拜之色,不由暗笑:“我就说了句心里话而已,你用不着对我如此敬仰吧?我要是再多说几句,你岂不是要……要……”

就在这时,外边忽然传出一声大喝:“何中二,你跟我滚出来!”

王默对这个声音并不陌生,正是竹山帮的那个小帮主毕胜男,不由一愣,忖道:“这个丫头怎么知道我在‘岑香院’?难道这里有她的内应?奇怪,她又是怎么知道我叫何中二的?”

“何大爷……”春香低声喊了一句,神色稍显担忧。

王默想了想,起身道:“春香姑娘,这件事跟你无关,你不必多管。”拿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走了出去。

若是以前,春香肯定会先拿了银子,不用担心客人的人身安全,可是她已对王默产生了古怪情绪,看也不看银子一眼,急忙转身追了上去,打算去把“七姐”叫来。

七姐不但是岑香楼的老板,而且还是舟山赫赫有名的女中豪杰,就算是竹山帮的帮主毕定,也得要给几分面子。

此时,王默走到了大厅里来。

只见毕胜男带着六个人站在当心,内中一位太阳穴微微鼓起,内力之深,恐怕也有三十年。

先前在大厅里喝酒的那几个大爷,除了梅大友之外,其余人全都在,均是一脸看好戏神情。

“原来是毕少帮主。”王默笑道,“毕少帮主,你好本事,竟有未卜先之能,知道在下大名。”

没等毕胜男开口,那身背长剑的老者笑道:“是老夫告诉毕少帮主的。”

王默一怔,问道:“在下与尊驾有仇?”

“没有。”

“有冤?”

“也没有。”

“既然无冤无仇,尊驾为何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

老者哈哈一笑,说道:“何中二,你得罪了竹山帮,还能逃得了吗?就算老夫不说,你早晚也会被竹山帮的人找到。”

王默听了,竟是找不到话反驳。

突然,毕胜男往前迈出一步,叫道:“何中二,你要是识相的话,快把你老婆交出来!”

王默干笑一声,说道:“我何中二可没老婆。”

“她不是你老婆?”毕胜男诧道。

王默知道“她”是谁,想解释一下,但话刚到嘴边,就见一个年轻男子走了进来,赫然就是爱洲移香斋。

“咦?这家伙怎么也到了舟山岛?”王默忍不住惊诧。

“这位不就是鼎鼎大名的地藏侠何兄吗?久仰、久仰。”爱洲移香斋漫步进来,朝王默拱拱手。

王默极为吃惊,心想这家伙能耐好大,居然知道我就是地藏侠。

“阁下是?”王默故意问道。

“在下艾川。”

“原来是艾兄……”

蓦地,毕胜男怒吼道:“你们当我不存在吗?陈护法,我要你十招之内把这个何中二擒下!”

“是,小帮主。”

那内力颇为深厚的竹山帮护法应了一声,大步朝王默走去,丝毫没把王默放在眼里。

在他看来,王默修为再高也不过“通明”初段,而他的修为乃“具相”初段,随随便便一招就能将王默拿下,何须十招?

王默往后退了两步,说道:“毕少帮主,有话好说,不要……”

忽听砰的一声,一人去到陈护法身后,一掌发出,陈护法瞬间转身,与对方对了一掌。

刹那间,那人翻了一个跟头,动作颇为潇洒。

“陈护法内力深厚,在下佩服。”

那人就是爱洲移香斋,朝陈护法抱抱拳。

陈护法微微一怔,待要发怒,忽觉心跳加速,竟是无法控制,急忙盘膝而坐,运功平复心跳。

王默没想到爱洲移香斋会帮自己,心里不觉暗想:“这位老兄上次虽然输给了我,但那只是输在精神力上,并非武功,看他刚才打陈护法那一掌,并没有多大出奇之处,为何能让陈护法转眼间便受了罪?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扶桑忍术?”

“你小子敢暗算陈护法!”

毕胜男以为陈护法中了爱洲移香斋算计,明知自己连陈护法都打不过,更别说将陈护法打得坐下的爱洲移香斋,怒不可遏之下,纵身跃起,抽出一把短剑,刺向爱洲移香斋。

爱洲移香斋将身一扭,瞬息避开剑势,然后随手一推,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法,却将毕胜男连人带剑推向了王默,笑道:“何大侠,人我就交给你了。竹山帮人多势众,万一引来了帮主毕定,你我只怕不是他的对手。走也。”

话音未落,化作一股轻风,竟是从竹山帮的那几个高手当中一掠而过。

等那几个高手意识到人已经跑时,爱洲移香斋早已离开了“岑香楼”,鸿飞渺渺。

此时,王默顺势将毕胜男擒下,眼见竹山帮的那几个高手就要一拥而上来解救毕胜男,便以毕胜男当做人质,喝道:“不想伤害毕少帮主的话,尽管上来吧。”

闻言,那几个高手全都吓得赶紧跃身跳开。

王默看出这一招有效,便手臂一圈,五指扣在毕胜男玉颈上,带着毕胜男一起向大厅外走去。

“站住!”就在王默走到大厅外时,盘膝而坐的陈护法陡然站了起来,“你要是敢伤害小帮主一根头发,我竹山帮叫你不得好死!”

王默虽未回头,但猜到陈护法不会追上来,哈哈一笑,说道:“放心,在下只想与贵帮毕少帮主走一走,聊一聊。一个时辰后,自当把毕少帮主安然放回。”说完,挟持着毕胜男匆匆离开。

陈护法眼见王默就这么走了,一咬牙,再次坐下。

竹山帮的那几个高手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陈老弟,你没事吧?”那背剑老者看到陈护法面色古怪,不由问道。

陈护法稍微运了几下气,说道:“那小子的内功十分邪门,陈某一时不察,居然中了他的道儿。”

背剑老者想了想,问道:“你老弟以前可曾听说过地藏侠?”

“没有。”陈护法仍是坐在地上。

“怪事,这地藏仙何中二到底是什么人?跑来舟山做什么?还有那个名叫艾川的,武功怪异,也不知是什么来头。”背剑老者自言自语说道。

就在这时,那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起身叫道:“莫非他们也是为了那件宝物而来?”

闻言,背剑老者神色不觉一变。

“走了,走了,我得回家去了,不然我家老婆子又得骂我乐不思蜀,一怒之下跑去找野汉子,将我绿了,那才叫得不偿失……”

随着话声,只见一个看不出具体年纪,头发乱糟糟,五六十岁样子的布衣老头,将酒壶里最后一滴酒喝干,意犹未尽起身,双手背在身后,像个小老头似的,一步步走了出去。

背剑老者和那四十多岁的男子互相看了一眼,均在想:“这老儿到底是什么人?每天下午都来‘岑香楼’喝酒,也不叫姑娘,天黑时必走。偏偏他就住在镇里,家中有个极少露面的老婆子,好像也不担心他在这里与姑娘们风流快活。”

其实,他们两个的行迹也很古怪。

他们来到岛上将近一年,经常跑来岑香楼喝酒找乐子,与姑娘们搂搂抱抱的,但就是不开房。

有段时间,岑香楼的姑娘们都以为他们两个是“太监”,私底下议论,结果被他们知道。

两人为了面子,当晚就开了房,弄了半夜,直到姑娘求饶才作罢。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姑娘们说他们不是男人。

然而两人打那以后,就再也没有碰过姑娘,美其名曰:需要修炼,不宜破功。

“哇!”那布衣老头走出“岑香楼”大门,仰首望着夜空,发现星星点点,甚是美丽,不由撒腿跑向街东,脱口大喊,“好多星星,贼亮贼亮的。老婆,老婆,快出来看星星咯,好多好多,就跟你头上的白发一样,数一万次也数不完……”

“老不死的!”东街传来一个老婆子的声音,如母牛一般,“你竟敢说我头上有白发!你今晚睡地下,别上老娘的床。”

布衣老头不敢再喊,但面上却是一副贱兮兮的样子,就好像获得了解脱一般。

他心里在笑:幸亏老夫机灵,要不然今晚还不得累死?俗话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这老娘们太猛了,一个月一次还行,三天两头就来一回,老夫可吃不消。

大家还在看:钢铁蒸汽与火焰无上无敌天子我有百万神兽军团武神血脉不死帝尊重生之武神大主播神斧永生轮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