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枭雄下载
  3. 枭雄
  4. 第285章 华山两派

第285章 华山两派

作者: |返回:枭雄TXT下载,枭雄epub下载

“有人告诉我的。”燕髯客说道。

“谁告诉你的?”黑衣客问。

“老朽不能说出他的大名……”燕髯客笑道。

“既然你都不能说,凭什么要让我们回答你的问题。”黑衣客冷声说道,一点也不给燕髯客面子。

以燕髯客的身份,放眼当今武林,无论正邪,即便是他的敌人,也不会这么跟他说话。

黑衣客敢这么说,当然是因为黑衣客不清楚燕髯客的底细,以为燕髯客的年纪、实力与自己差不多。

然而,焦本中就不一样了。

他知道燕髯客是谁!

燕髯客既然想知道他为什么会知道这里才是真正的比武之地,他也没什么可隐瞒的。

于是,他在黑衣客刚怼过燕髯客以后,就开口说道:“那真是巧了,我也是听人说的。”

“哦。”燕髯客并没有因为黑衣客对自己的无礼而生气,只是由黑衣客转向焦本中,笑问道,“不知此人是哪一位?”

“此人自称姓邓,名叫邓山伯。”

“邓山伯?”蒋老头面泛惊讶之色,说道,“这人可是一位个子高高的,和我一样留着长胡子,脸上总是笑眯眯的算命老头?”

“对,就是他。怎么?你也见过他?”

“我不但见过他,还请他吃了一顿饭。”

“你为什么要请他吃饭?”

“他说他和我有缘,不想让我去空明岛送死……”

“等等!”卓姓锦袍人陡然叫道,“我也见过这个邓山伯,他也说过和有我缘!”

闻言,那黑衣客皱了皱眉,说道:“如此看来,我们都见过他,是被他叫到这里来的。”

“这邓山伯到底是什么人?他怎么会知道这里才是真正的比武之地?”卓姓锦袍人说道。

蒋老头道:“我不清楚他是什么人,反正几天以前,我几天过他,他说他不想让我去空明岛送死,还说只要我请他吃饭,他就给我指一条活路。我当然不相信他的话,可是一顿饭我还是请得起的,就姑且与他玩玩。饭后我问他,为什么我去空明岛就是送死,他说……”

“他说凡是去参加空明岛的人都有可能会死,对不对?”黑衣客说道。

“对呀,他就是这么说的。”蒋老头说道,“我更不信了,问他怎么知道去空明岛的人会死,他却不回答,只说去了空明岛也未必能见到两大高手对决。我一听这话,就觉得奇怪,问他为什么不能见到两大高手对决,他回答说,因为两大高手根本不会在空明岛出现……”

“然后他就让你来东海龙宫,是不是?”卓姓锦袍人问道。

蒋老头点了点头,说道:“正是。”

“你就相信他了?”卓姓锦袍人皱眉。

“卓兄,你也不是相信他了吗?”

“你怎么知道我会相信他?”

“很简单啊,你要是不相信他的话,又何必下船呢?直接去空明岛不就得了?”

这个解释确实说得通,卓姓锦袍人无法反驳。

可是,他不想就此认输,说道:“我原本是不相信他的,因为根据江湖传闻,大家都知道悟空大师与四海神龙要在空明岛比武,如果改变地点的话,早就有风声传出,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

“但那个邓山伯古里古怪,身手不凡,还自称是刘伯温的徒弟。”黑衣客插话道,“那刘伯温又叫刘基,乃大明开国元勋,博通经史,神机妙算,时人称他为当世诸葛亮。早在八九十前,江湖上就流传着一句话,是为‘三分天下诸葛亮,一统江山刘伯温’,可见其非寻常人物。”

王默听到这里,不由暗想:“那刘伯温我是听说过的。‘三山五岳仙’中的‘桃花仙’哈哈老人也曾说过,此人与高翼的祖父,以及一个叫什么宋濂的,并称‘明初诗文三大家’。”

只听蒋老头笑道:“是啊。邓山伯一说他是刘伯温的徒弟,我当时就有点被震住了。据我所知,刘伯温死了百年,邓山伯真要是他的徒弟,岂不是年纪很大?就算他刚出生就拜刘伯温为师,那现在也得百岁了吧?”

“我看他不止百岁,至少有一百二十岁。”卓姓锦袍人说道,“我曾试过他,与他对了一掌。我当时虽未使用全力,可也用了八成功力。可他接了我的掌力以后,就跟没事人一样,说我要是不相信他的话,可以去东海龙宫瞧一瞧。照我估计,他内力之深,至少百年。”

王默心道:“这人说那邓山伯内力至少百年,一方面固然是在吹捧邓山伯的实力,但另一方面何尝不是在抬高自己?要知道他也只用了八成功力,还有两成没有使用。”

“我倒没有和他交过手。”焦本中说道,“因为我师父年轻时见过刘伯温,知道刘伯温有一个信物,而这个信物就在邓山伯手里,我不信也得信。”

“你呢?”黑衣客突然找上燕髯客,问道,“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也是邓山伯?”

燕髯客摇摇头,笑道:“不是他。”

黑衣客一愣,皱眉道:“不是邓山伯?那是何人?”

“老朽刚才不是说了么,此人不能说。”

“我们都说了,你仍是说不能说,真当我们不存在吗?”

“老朽怎么会不把各位当做不存在,老朽只是……”

话未说完,黑衣客突然向前走了三步。

这三步颇为诡异,转眼之间,就让他逼近燕髯客,伸手一抓之下,竟是扣住了燕髯客右肩。

除了王默和焦本中之外,阿丑、卓姓锦袍人、蒋老头三人都以为燕髯客真被黑衣客制住了。

那蒋老头更是叫道:“夏兄,这就是你的绝学‘三步移形’吗?果然厉害!”

黑衣客听了,脸上不觉闪过一丝得意之色。

然而仅仅只是过了两息时间,黑衣客脸上就再也得意不起来,而是渐渐阴沉下去。

焦本中心想:“姓夏的,你当真是瞎了眼睛,居然不认得此老就是功力通神的‘雁灵仙’!别说只有你一个,就算再多九个,也不可能是这位老仙的对手。”

大约过了十三息时间,黑衣客不得不把将手从燕髯客肩上拿开,向后一步步退出,满脸吃惊:“你……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会有如此深厚功力……”

燕髯客笑道:“我要是没认错人的话,你应该就是雁荡山的夏连环夏老弟吧。”

“原来这人也住在雁荡山。”王默心想。

“你知道我是谁?”夏连环又是一惊。

他久住山中,偶尔会出来一趟,尽管江湖上有人听说过他,但论名气,却并不大。

“老朽见过令师。”燕髯客说道。

“你是……”夏连环猛然想起什么,面色大变。

“其实老朽也住在雁荡山,不过你住的是南雁荡,而老朽住的是北雁荡,你不认识老朽,也没什么好稀奇的。”

原来,雁荡山有南北之分,一般人所说的雁荡山,就是指北雁荡山。

南北雁荡山虽然都位于浙江温州府境内,可是彼此相距甚远,分属不同县治。

燕髯客向来隐居在北雁荡山,凡是听说过他的人,都知道这一点,绝不会搞错。

而那南雁荡山中,几十年前就隐居着一个武林异人,正是夏连环的师父。

这个武林异人的武功虽然比不上燕髯客,但他曾跑去北雁荡山找燕髯客切磋过。

按理来说,夏连环是他的徒弟,应该认得出燕髯客,可是此人性格高傲,自从输给燕髯客以后,只字不提燕髯客,夏连环固然看得出师父输给了燕髯客,却也不敢过问。

“你老就是‘三山五岳仙’中的那位‘雁灵仙’?!”蒋老头面露吃惊之色。

燕髯客微微一笑,点头道:“正是老朽。”

蒋老头忙道:“晚辈蒋德福,见过燕老前辈。”说时,连连拱手。

燕髯客拱手还礼,说道:“蒋老弟客气。”

忽听有人冷哼一声,却是那卓姓锦袍人。

王默见他似乎没把燕髯客放在心上,不由一愣,暗想:“这厮难道真以为自己的本事能胜过燕髯客?”

“姓卓的,你哼什么?”焦本中不服,问了一句。

卓姓锦袍人说道:“我哼我的,干你何事?”

焦本中面色一怒,可是想起燕髯客曾对自己说过的话,就忍了下来,说道:“确实不关我的事,但燕前辈乃世外高人,你有多大的本事,敢不服他?”

“不服就是不服!你要是看不惯,尽管动手。但我丑话说在前头,我腰间这把宝剑一旦出鞘,你身上若是少了什么东西,可怪不得我。”卓姓锦袍人满脸讥讽,根本没把焦本中放在眼里。

换在以往,以焦本中的脾气,早就大怒出手。

可是这一次,他居然还能忍。

其中一个原因自然是因为燕髯客,而另一个原因,乃是从一开始,他就感觉到这个姓卓的人有古怪。

他原本不知道此人姓卓,当初在船上时,也只见过一次。

后来到了这里,他才从蒋德福口中得知此人姓卓,可到底什么名字,因为蒋德福没有说全,他也不清楚。

在他看来,这人修为不在他之下,真要打起来,他即便未必会输,可也很难取胜。

而更重要的是,此人腰间那把剑很独特,绝对是特制的,非一般人所能运用。

换言之,此人定是一位剑道高手!

他剑法虽然不错,但只有顶尖水准,算不上绝顶。

万一把此人激怒,拔剑与他对决,而不仅仅只是小打小闹,那就不好收场了。

“姓卓的,你少吓唬我!”焦本中沉声说道,“我要是怕你,我就不叫焦本中。不过我与你无冤无仇,没道理和你大打出手,况且我这次来,是为了……”

没等焦本中把话说完,就在这时,一直游离于众人之外的白惊天出声问道:“尊驾可是来自华山?”

华山?

王默微微一愣。

卓姓锦袍人皱皱眉,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来自华山?”

白惊天说道:“据在下所知,华山有一位剑道大家,名叫索全能。此人有一把宝剑,名叫‘宽山’。莫非尊驾腰间那把剑就是宽山宝剑?”

“想不到现在的江湖上还有人知道我师父的大名。不错,我腰间这把宝剑就是‘宽山’。你是哪位?”

“我叫白惊天。”

“白惊天?”

“白某虽未见过令师,但却知道他是华山派的掌门。宽山宝剑乃华山派至宝,向来都是由掌门佩戴。尊驾既然得到了这把宝剑,说明尊驾已经是华山派掌门。”

华山派?

王默又是一愣。

这华山派是什么门派?

怎么以前没有听说过?

难道是刚冒出来的?

“江湖上有华山派吗?”夏连环问道,看他的神色,也是第一次听说。

“当然有。”白惊天说道,“而且不止一个华山派,有两个华山派。”

两个华山派?

王默等人都是诧异。

燕髯客听到这里,似是想起什么,突然开口问道:“你与兰道立是什么关系?”

大家还在看:钢铁蒸汽与火焰无上无敌天子我有百万神兽军团武神血脉不死帝尊重生之武神大主播神斧永生轮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