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枭雄下载
  3. 枭雄
  4. 第三百九十二章 半夜有鬼

第三百九十二章 半夜有鬼

作者: |返回:枭雄TXT下载,枭雄epub下载

七月十五,中元节,俗称七月半,也叫鬼节。

杭州城,一家名为“客来居”的酒楼,夜渐深,一座特殊的密室里,坐着两个人。

一个是“客来居”的钱老板。

一个是头戴遮面斗笠的黑衣男子。

钱老板六十出头,十五年前初到杭州城,花了一笔银子开了家酒馆,五年后,酒馆扩建为酒楼,十余年来,已是杭州城最大的酒家。

钱老板名叫钱一斗,是不是江湖中人,没人清楚,不过他懂武功倒是真的。

据说刚到杭州的那一年,城内有一帮无赖想找钱一斗的麻烦,可一夜之后,那帮无赖全被人收拾了,不是手断就是脚残,动手之人正是钱一斗。

然而过了一天,钱一斗却亲自找上门去,请了城内最好的大夫为这些无赖治伤,临走时还留下了一笔银子。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一个混混敢跑去“客来居”捣乱。

通常来说,做生意的人都喜欢讲和气生财,客人再怎么不对,也得笑脸相赔。

可是今晚的钱一斗,在面对那黑衣男子的时候,全程都没有好脸色,始终阴沉着脸。

两人说到激烈之处时,火药味十足,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武的意思。

好在钱一斗只是想要表明自己的态度,倒不想与对方交手,况且以他的武功,也打不过人家。

“客人。”钱一斗喝了一口茶水,说道,“你的要求恕难从命。不过你放心,你的银子我们会原封不动还给你。至于以后的事,就不劳客人费心了。”

“钱老板。”黑衣男子说道,“难道我加钱也不行吗?”

“这不是钱的问题。”

“那是什么问题?”

“客人,你现在可以走了。”

黑衣男子听到对方下逐客令,心头不免生气。

以他在武林中的身份和地位,别说钱一斗这种角色,就算是比钱一斗厉害十倍的人,他也未必放在眼里。如果不是担心暴露自己的身份,他早就出手教训钱一斗了。

“既然钱老板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我就不打扰了。不过……”黑衣男子说道,“你们收了我的银子,却没把事情办成,这笔账我将来一定会找你们‘七杀青龙’算的!”

“那只是定金。”钱一斗说道,“我们可以十倍赔偿。”

“这不是钱的问题。”黑衣男子用钱一斗刚才说过的话回击,站起身来,“我听说你们‘七杀青龙’的人办事很有效率,从未失手,所以才会找你们。没想到你们‘七杀青龙’的杀手本事也不过如此。告辞!”

“客人。”钱一斗说道,“不管如何,我们都会赔偿你的。”

“哼!”

黑衣男子冷笑了一声,扬长而去。

不一会,只见一个身材矮胖的老头进了密室,问道:“怎么样?”

钱一斗忙道:“这人似乎大有来头。”

老头说道:“我当然知道他大有来头,我是问他出去之后,会不会说我们‘七杀青龙’的坏话。”

“应该不会。”钱一斗说道。

“那就好。”

“可是他有可能会找我们的麻烦。”

“那不要紧。”老头说道,“只要他不到处乱说我们的坏话就是了。”

“那小子……”钱一斗想到什么,张口说道。

然而,那老头目中陡然闪过一道寒光,说道:“钱总管,这件事你就不用过问了。”

“是,属下多嘴。”钱一斗惊出一身冷汗,差点犯了大错。

……

一个时辰后,杭州城西。

一座荒废多年的山神庙中,那头戴遮面斗笠的黑衣男子,以鬼魅之势出现在破庙中的空地里,看上去像是在等什么人,站着一动不动。

片刻之后,只见一个人影来到山神庙外,先是看了看庙门,然后举步入内。

“你来了。”黑衣男子看到那人进来,开口说道。

来人是个老者,既没有易容,也没有掩盖身份的意思,赫然就是日月圣地的薛宗盛。

薛宗盛见了黑衣男子,不由一笑,说道:“张大侠,我们又不是外人,你何必遮遮掩掩呢?”

话音刚落,只见黑衣男子伸手摘下遮面斗笠,竟然就是武当派的张宾雁。

“凡事小心为好。”张宾雁说道。

薛宗盛目光一扫,将破庙打量了一下,说道:“张大侠,你我都是武林中响当当的人物,本该在别处见面才对,为何你要约我在这种地方次相见?”

“因为这里不会有人偷听我们谈话。”

“哦,不知张大侠有什么秘密要跟薛某分享。”

张宾雁听了,却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深深地望了一眼薛宗盛,神色古怪。

“张大侠,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没有。”

“既然没有,何不把话说明白?免得互相猜疑。”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张宾雁深吸一口气,陡然问道,“薛老在日月圣地待了多少年?”

薛宗盛面上看似毫无异色,实则内心一震。

“张大侠,你问这个干什么?”

“薛老只要回答我就行了。”

“薛某七岁进入日月圣地,至今已有九十多年。”

“原来薛老比家师小不了多少。”

“真要说起来,薛某与令师以前倒也见过七八次,虽算不上知己,但也颇为投缘。”

张宾雁说道:“既然薛老与我武当派有这等渊源,那我想问一声,不知薛老对我师兄有何看法?”

“看法?什么看法?”薛宗盛故作不解。

“薛老,你是老江湖了,应该听得出我的意思。我希望我们之间没有秘密,有一说二,绝不掩藏。”

薛宗盛来此之前,就猜到了张宾雁为什么要把自己约来此地私会。

老实说,他若无心的话,根本不会来这种地方。

否则的话,一旦被别人知道,哪怕是他信得过的人,也会大祸临头。

而他既然来了,说明他是“有心人”。

“张大侠。”薛宗盛笑得十分诡异,说道,“看来我们都不甘居于人后啊。”

“这么说,我们还可以继续谈下去?”

“可以是可以,但薛某先要确定一件事。”

“确定什么?”

“张大侠是否值得信任。”

闻言,张宾雁怪笑一声,说道:“薛老,你我所处的环境差不了多少,普天之下,如果连我你都信不过的话,你还能信得过别人吗?”

薛宗盛想了想,点点头:“这倒也是。不如这样吧,我们结拜为义兄弟,你看如何?”

张宾雁一愣,旋即笑道:“求之不得。”

当下,两人就在庙中结拜为义兄弟。薛宗盛年长张宾雁许多,自然做了大哥。

因为这里除了他们二人之外,再也没有旁人,所以说话并无顾忌。

只听张宾雁说道:“大哥,我们已是兄弟了,俗话说,有难同当,有福同享,这些年来,我一直有个心病,不知大哥能否为我排忧解难?”

“义弟。”薛宗盛老说道,“其实我也有心病,不过我看你的心病比我重,而且我的心病几乎没药可救,还是先把你的心病治好再说。”

“大哥。”张宾雁一脸感激,说道,“只要我的心病治好了,无论大哥的心病是什么,只要吩咐一声,纵然是赴汤蹈火,小弟也万死莫辞!”

“有义弟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薛宗盛说道,“不知义弟的心病是什么?”

“那个人一直压着我,但我的武功比不上他,论武林声望,我更是远远比不上他……”

“义弟想除掉他?”

“大哥打得过他吗?”

“恐怕不能。”

“其实……”张宾雁说道,“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暗中查他的老底,可我查来查去,始终查不到他有什么黑点。”

“义弟想让他身败名裂,不得不退隐?”

“不错!”张宾雁目中爆射一道精芒,“有道是金无赤足,人无完人,我不相信他真的会一身清白,毫无污点!只要让我找到半点污迹,我便可以大做文章。”

薛宗盛沉吟道:“此人可以说是贵派一百多年来,继贵派祖师张三丰之后的第二位宗师,义弟查了他这么久,仍然没有找到可做文章的地方,可见他做事不留痕迹。”

“难道他不是人?”张宾雁说道。

薛宗盛想了想,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心头一动,低声说道:“义弟,既然你一直在查他的老底,对他做过的事肯定很熟悉。那你知不知道他年轻时的事?”

“他年轻时的事?”张宾雁一怔,说道,“他年轻时并不出众,那一年也不知撞了什么好运,竟会被家师看中,收他为亲传弟子。如果我早生七八年,就没他什么事了。”

“对了。”薛宗盛说道,“你不是还有个大师兄吗?”

“大师兄?你说的是太易子?”

“对,就是此人,你见过你大师兄吗?”

“见是见过,但我当时年纪不大,对他没什么印象。难道太易子的失踪跟那个人有关?我只要找到了太易子,就能……”

“太易子失踪了将近四十年,真要找他的话,怕是很难。况且太易子是否还活着,谁也不清楚。万一他死了,就算找上百年,也是无用。”

“那大哥的意思是?”

“义弟,你仔细想一想,那个人原本很普通,为什么后来会成为武当派的掌门弟子?究竟是什么样的好运能让他脱颖而出,被令师所相中?”

张宾雁说道:“这件事我以前不是没有想过,但我查来查去,实在查不出原因。可能只有去问他本人,才能知道其中原因。”

薛宗盛笑了笑,说道:“义弟,你还是太年轻了。”

“怎么?”

“你以前可曾听说过‘夺天教’。”

夺天教!

张宾雁心头一震。

难道那个人与夺天教有什么关系不成?

大家还在看:钢铁蒸汽与火焰无上无敌天子我有百万神兽军团武神血脉不死帝尊重生之武神大主播神斧永生轮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