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枭雄下载
  3. 枭雄
  4. 第九百三十三章 西去妙哉

第九百三十三章 西去妙哉

作者: |返回:枭雄TXT下载,枭雄epub下载

“道长。”王默想了想,问道,“你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大事要跟我说?”

“嗯。”云霄子点头,“贫道找你,是要跟你说,凡事尽力而为便可,有些事早已注定,人力再强,也无法改变。况且就算改变了,又何尝不是注定中的事?”

“道长说的话,晚辈记下了。”

“贫道既已再涉江湖,那就不妨跟你多说几句吧。”云霄子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你怀疑谁,就去查谁。即便你怀疑的人最后与你要查的事无关,但说不定会打开一道窗户,看到新的东西。”

王默躬身说道:“晚辈受教了?”

“贫道还能多说一会。”云霄子笑道,“杨帮主的死,与贫道无关,贫道虽然是全真道士,但不是全真派的弟子。当年贫道只是借住于重阳宫罢了。

贫道与杨帮主一见如故,所以有一些事,别人不知道,贫道却知之甚详。

当年天下大乱,朱元璋欲投义军,但半途之中遇到一股凶残的元兵,若非杨帮主出手救了他,他早已死于元兵之手,又怎么会有后来的洪武大帝?

当时杨帮主根本看不出朱元璋乃真龙天子,见他颇讲义气,就让他做了穷家帮弟子。

不想数月之后,朱元璋看出穷家帮虽然人多势众,但难成气候,担心自己走不掉,便不辞而别。而当时,又有谁会在乎一个武功低微的叫花子呢?

然而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十余年后,昔日那个混在一帮乞丐堆里的年轻小子,摇身一变,成为了击败陈友谅,坐拥大半个江南,底下高手如云,麾下猛将如虎的吴王。

杨帮主再见朱元璋时,若非朱元璋叫他一声‘帮主’,杨帮主也认不出这位自己曾经救过的,却早日如雷贯耳的朱大元帅。

杨帮主自是不敢让朱元璋叫自己帮主,他来见朱元璋,就是听说朱元璋能力出众,欲归附于朱元璋。

所以从此以后,不管朱元璋叫他帮主还是兄长,他都没有把朱元璋当自己的兄弟,更不可能把朱元璋当成是穷家帮弟子。

后来朱元璋做了皇帝,杨帮主更是遣散了穷家帮大部分弟子,严令帮众提起朱元璋,否则便会逐出穷家帮。

朱元璋试探杨帮主,封他为‘丐王’,杨帮主宁愿抗旨,也不敢接受。

但即便是这样,生性多疑的朱元璋,仍不放心杨帮主活着。

于是,贫道就与杨帮主合演了一场好戏,骗过了朱元璋,骗过了穷家帮弟子……”

王默听到这里,不由震惊。

难道杨风当年并没有死,而是金蝉脱壳?

“何代掌门,你知道杨帮主的大弟子为何只活了五十多岁吗?”

“听说是因为练功过猛。”

“不错,他确实是因为练功过猛,凡是修炼过《五穷诀》的人,大半都死于练功过猛。

林帮主的师祖,也就是杨帮主的徒孙,修为到了‘坐照’中段,此后一直到死,都没有进入‘坐照’高段。

那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无法驾驭‘坐照’高段的功力,一旦踏入此境,短则半年,长则一年,必死无疑。”

“道长的意思是说,这位穷家帮主能活到八十岁,跟他没有踏入‘坐照’高段有关。”

“对。”云霄子点点头,“以杨帮主的天资纵横,自然能克服‘坐照’高段,他甚至克服了‘入神’初段,但除了贫道之外,谁也不知道此事。

如果你是大内供奉的话,应该可以看到‘武英堂’的秘册之中,有关杨帮主的事迹最后,写着杨帮主死于‘入神’中段,无法躲过《五穷诀》的力量。”

王默很想问杨风究竟有没有克服“入神”中段,但又担心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

“好了,贫道就说到这里吧。”云霄子笑了笑,“故人已西去,百年空悠悠,无穷又无尽,天山白了首。何代掌门,就此一别,江湖再见。”

王默想挥手跟这位高道作别,但人家早已化作一道飞虹,转眼消失而去。

“看来杨帮主不但克服了‘入神’中段,至今也还活着。西去,西去,妙哉,妙哉。”

王默心里想着,转身自回重阳宫。

……

重阳宫南边四十多里外,有一座山,名叫首阳山。

至于这座首阳山是不是伯夷、叔齐饿死的那座首阳山,就不得而知了。

临近黄昏,一个道人来到了这座首阳山中。

未几,他见到了两个人。

一个是花眉僧人。

一个是乌鼠老怪。

“两位。”道人稽首,“当真要走?”

“不走不行啊。”乌鼠老怪说道,“令师兄已死,那个黑帝阴阳怪气的,老夫怕他找我麻烦。”

“那不知两位意往何处?”道人望了一眼花眉僧人。

“阿弥陀佛,贫僧有一位僧友住在西域,他的师兄乃西域某教派的教主,去年年初就想请贫僧前去做客。贫僧打算去拜访这位僧友,在西域主住上一年半载。”

“欧兄,你呢?”

“我……”

“欧兄若不介意的话,与贫僧一块到西域游山玩水如何?”

“这个……”

“欧兄,你曾得罪过天齐寿,乌鼠山怕是待不下了。”道人说道,“花眉大师是贫道的好友,以前你们两位不太熟,不如借这个机会同游西域,说不定会有所收获呢。”

乌鼠老怪心想:“能有什么收获?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老夫才不会与这怪眉毛的家伙一起躲在终南山多日。”

“看来欧兄已有去处,贫僧倒是多此一举了。”花眉僧人笑道。

“没有,没有。”乌鼠老怪说道,“我朋友少,没地方去。我听说西域很大,住着好几个教王,每个教王都是朝廷封的,管着大片土地,就跟巡抚一样。难得有这个机会,就与大师去玩玩吧。”

“那好。”道人打个稽首,“两位一路珍重,日后若有机缘,再来相会。”

花眉僧人合十说道:“徐道长,临别在际,贫僧赠你四个字。”

“请说。”

“韬光养晦。”

“多谢大师赠言。”

“什么韬光养晦?”乌鼠老怪暗想,“黑帝那个家伙剑法恐怖,连王玄一的帮手都被他杀了,你叫徐道长韬光养晦,难道是想让徐道长有朝一日把黑帝赶走吗?”

“对了。”花眉僧人突然问道,“李永寿的尸体,徐道长是如何处置的?”

那道人一愣,说道:“大师不问,贫道差点忘了,李永寿的尸体不见了。”

“不见了?”花眉僧人与乌鼠老怪都很诧异。

“贫道跟两位一样,也很奇怪。”道人满脸困惑,“当日贫道将他们两个的尸体藏在一处,可等贫道处理完手头之事以后,却只找到一人尸体,李永寿的尸体不翼而飞。”

“不会是被道长的亲信擅自处理了吧?”

“贫道曾问过他们,他们都说没有。”

“那真是天大的怪事,难道李永寿还能起死回生,跑了不成?”

花眉僧人双眉微微一动,说道:“阿弥陀佛,不管怎样,重阳宫的事算是结束了。道长,后会有期。”

“两位,后会有期。”道人说道。

……

三天后,花眉僧人与乌鼠老怪速度惊人,越过一座大山,进入四川松潘卫境内。

据历史记载,松潘,古氐羌地。

西汉置护羌校尉于此。

唐初置松州都督,后陷于吐蕃。

宋时,名潘州。

元为吐蕃宣慰司。

明洪武十二年,朝廷在此设立了松州、潘州二卫,后合并为松潘卫,至今已有近百年。

松潘卫隶属于四川都司,相当于军政合一。

其地除了本卫之外,尚有一个千户所,原有三千官军,土木堡之变后,全国各地军事力量或多或少受到影响,逃兵一年比一年多,现在的这个千户所不到两千人。

除了千户所之外,松潘境内还有二十多个土司。

土司就是土官,虽有大小之分,但在本土之内,犹如土皇帝一般。

两人行不多远,就听到了喊杀声,却是两个小土司为了争夺地盘,各率数百人在此斗殴。

乌鼠老怪见了,哈哈大笑,说道:“这些家伙斗来斗去,有啥意思?待老夫上去乱打一通,叫他们知道老夫的厉害。”

岂料,花眉僧人忽然飞起,宛如神僧天降,僧袖左右一甩,双方全都退后,无一伤亡。

刹那间,两个土司跪了下去,口称:圣僧。

花眉僧人合十说道:“尔等乃大明臣民,不思守护疆土,却在此厮杀,若让天子得知,雷霆震怒,尔等焉有命在?速速退去,莫再妄动干戈。”

两个土司听后,赶紧爬起,率领自家队伍走了。

“咦。”乌鼠老怪心想,“看不出这个和尚倒挺能镇场面的,不杀一人就吓得这些人跑了,换做是我,起码也要杀他五六十个才能镇住他们。”

此后,两人每到一处,遇到土司争地,遇到有人造反,乃至江湖中人到此聚众为寇,花眉僧人只一出手,全部镇住,无人敢不听令。

当两人穿过松潘卫之后,花眉僧人已不是“圣僧”和“菩萨”,而是“活佛”。

乌鼠老怪原本对他颇有意见,但这一路过来,亲眼见他施展佛门神功,无往不利,自忖做不到,哪里还敢“瞧不起”人家,也跟凡人似的,将他当做“西天佛子”。

“难怪徐道长对他十分敬重,原来不是没有道理。”乌鼠老怪心想,“我记得王玄一有次跟我说过,这位大师武功不凡,叫我不要与他起冲突,我当时听了还不以为然,而今看来,王玄一是对的。”

大家还在看:钢铁蒸汽与火焰无上无敌天子我有百万神兽军团武神血脉不死帝尊重生之武神大主播神斧永生轮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