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仙神外传之灵缘传说下载
  3. 仙神外传之灵缘传说
  4. 第六百三十七章 岁月流传,曲终+番外

第六百三十七章 岁月流传,曲终+番外

作者: |返回:仙神外传之灵缘传说TXT下载,仙神外传之灵缘传说epub下载

天界一千年后

“王母,你的瑶池如今生机勃勃,貌似这灵气比以往更多了几分……”

天帝这时候带着王母娘娘正站在瑶池的上空,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看在他们的眼里好像还看见了一个记忆里的故人,虽然有些胡闹,虽然有些懒散,可也从来都是那么娇憨可爱,只是那人却再也不会存在了的……

“是啊,如今瑶池的水比千年前更为清澈了几分,我用来入药的药效也提升了好几成,其实都挺好……”

王母娘娘看着瑶池里自己和天帝的倒影,有时候很恍惚,是不是她真的可以听到他们说话呢?虽然自己贵为瑶池的主宰神,可这个可以?不可以?倒还真是不知道……

“三万年的缘分,其实也不算短了的……”

天帝望了眼王母娘娘,哪怕千年过去了,若回想起某些往事,她的伤感却从没少过,哪怕好多事情都刻意不再提起,哪怕有时候可以彻底的忽略,可他就是知道她的心里却从没忘记过半分……

“的确,我很感谢那段缘分,让我在以后的岁月里,至少有那么特别的一份色彩存在过……”

王母娘娘说到这里竟然有些哽咽之意,就算千年已过,就算再过千年万年……

她若记得的永远都会记得……

“走啦,我们说好要去看欷云的噢,也许司缘醒过来了也说不准……”

天帝拉着王母改了个方向离开,欷云这孩子如今也长大了许多,懂事了许多,和师叔们也不怎么胡闹了的,学仙术都那么认真,想事情更是认真的很,想来这孩子的性情终究随了司缘的模样……

**

“爹爹……今日的云朵比昨日里多了一朵……”

“爹爹……今日的彩霞却是比昨日少了几段……”

南风欷云在欷云宫数着云朵,数着彩霞,忆着娘亲,盼着爹爹醒来……

“早知如此,王母当日可还会求那段天命因缘?”

天帝和王母来欷云宫看望南风欷云,此时离灵池仙子离开那日已整整过了千年,可司缘星君自从那日在天涯海角和师兄弟们一直缠斗后,最后就昏倒了,然后就一阵昏睡,再然后就是到现在还是毫无醒来的迹象……

“会,至少灵池留了欷云给我……”

王母上前一把抱住了南风欷云,本想给这孩子弄个什么厉害的封号,只是这孩子脾气倔,说什么一定要等他爹爹醒来在考虑,不过天帝倒是垂怜,赐了个欷云宫给他,白日里守着爹爹数云朵,数彩霞,晚上可以数星星,再说有精灵如玉和五彩神龙陪着他,应该不会太寂寞……

“祖师奶奶,你的怀抱很是温暖,娘亲在,一定也是如此的……”

南风欷云待在祖师奶奶的怀里,感觉特别温暖,如今他虽然有如玉姐姐和神龙哥哥陪伴左右,可他的娘亲不见了,他的爹爹虽然在身边却一直在昏睡……

“欷云,你现在也算长大了些,仙术也修习的很好,祖师奶奶看着你这么懂事,特别高兴……”

王母娘娘温和慈爱的对着南风欷云说着话,心里却是那么痛,欷云长的越来越像灵池了的,这孩子自己疼到心坎里,自然以后是要好好栽培的,灵池的孩子值得最好的安排……

“我可是爹爹和娘亲最可爱的孩子,一定要做到最好!”

南风欷云笑眯眯的对着祖师奶奶说道,他要做个开心的孩子,这样娘亲和爹爹一样都是开心的……

全书完

以下全是番外

**

番外一:原来应劫和历劫,从来是不同的

**

那一日,三界大乱,灵池仙子来不及思考任何东西,只是记得她在转动那凡间时空的命运之轮的时候,出现的一副画面,她一直以为那时候她才是最惨的时候,原来最惨的从来都留在了最后……

她舍不得欷云,更舍不得自己的夫君,可好像自己再不舍也是要舍得的……

她有好多好多的话想告诉她的夫君,所以她去找了夫君的坐骑,和它说了好多好多的话,这样夫君只要和它坐骑在一起的时候,坐骑就会告诉她自己想告诉夫君的所有想说的话,就如同自己还在,一直都在,她把她的影像都留在了那独角兽的记忆里,这样夫君想自己的时候,自己就一直在夫君的身边……

在她回到瑶池的时候,瑶池里的水已经彻底的干涸了,而往日里对她百般维护的师兄弟在瑶池边上打进了干涸的瑶池里,还都是不死不休的模样,想来那日她私自动用瑶池之力才引来的今日之祸吧,而她必须要让瑶池恢复往日的生机,让师兄们一如往昔的和睦相处……

天界所有的仙神都说她是瑶池之力的化身,这个身份注定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就连师父都对自己百般的纵容,自己的优势从来都不是其他师兄可以比肩,而她也享受的很是开心,可这世间你贪图了太多的关爱,好多时候却亦是让人承受不起的,若那日自己不动瑶池之力,自己的夫君就救不回来,所以她从不曾后悔过……

她本就是应劫而来,自然是要历劫而去的……

眼下她要做的就是捏碎自己的神识,摧毁自己的仙体,让自己做回瑶池之力……

天界本已经漆黑一片,可突然间的的一股璀璨,如烟花般的四处绽放,那纯净的又不同于烟花,因为她记得她夫君给她放过的烟花,都是那样五颜六色的,而她眼前之看到的是一片白茫茫,白的几乎透明,而她亦是透明里的一个小透明……

“灵池仙子,我为三界苍生来谢谢你的成全!”

说话的可不是那渺渺大仙么?那桃花眼真的其实老可爱了的,只是她的神识已逐渐彻底的消散,自然再也说不得任何言语了的,应该再不久,她也只是瑶池里的一滴小水滴了的……

渺渺大仙看了眼恢复了生机勃勃的瑶池,想来灵池离开的真的很是彻底,就连一丁点的后路都没给自己留,其实他想告诉她,可以留的,只是好像自己来晚了些……

有些遗憾既然是注定,想来终究都是奢念……

渺渺大仙垂目了几许又抬眼恢复了清明,想来这时候他该赶去天帝宫了的,凡间更朝换代,如同走马观花,何况这天界,也从来都是该忘记的始终都会忘记……

**

番外二:为了记住你,我愿意永远在梦中

**

司缘星君永远记得自己的娘子微微的笑着朝自己缓缓的走来,虽然自己和娘子好像没分开多久,可每次的分开都让他很是心碎,所以总想珍惜他能看见自己娘子的任何瞬间,而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娘子到了他的神识里,他以为自己的娘子是来唤醒他的,可他的神识却发现自己的娘子是来找他的坐骑的,那只一直长不大的独角兽……

他还是在和他的师兄弟们在缠斗,可明显他的动作迟缓了很多,他虽然控制不了自己收手,可他的神识是可以靠近些他的娘子的,他想知道他的娘子为何要找独角兽聊天,为何不是找他聊天……

他的娘子这是在拍他的独角兽么,可好奇怪哦,她娘子拍一下独角兽,那独角兽竟然长大了一点,拍一下竟然又长大了些,不知道为何,他发现他那几万年都长不大的独角兽在娘子的拍打下,就这样长大了的,而独角兽对于自己的娘子很是亲切,不知道在一起聊什么,娘子的神情那么美丽那么动人,说的话一定也很是好听,可是他就是听不到……

没过多久,他的娘子又不见了,他找了好久都没找到,而他突然发现他的动作停下来了的,终于可以停下来了的,那他要问问独角兽,刚才他的娘子和他聊了什么……

他欣喜的让自己的神识和独角兽开始说话,可他还没开口,他就看到了自己的娘子在独角兽口里吐出的泡泡里在说话……

夫君,灵池永远爱你,想永远陪在你身边,只是好像这话要变成空话了的……

不过你想我的时候就和独角兽聊聊天,他会告诉你,我有多想念夫君,多想和夫君日日年年的永远在一起,我们带着欷云可以一起看尽三界的美景……

夫君,你若在一日,代表我亦不曾离开过一日,你若永久的在,代表我亦永远的存在!

虽然我是上仙,已经活了几万年,可我一直贪图永生不灭,这个愿望,以后只能由夫君帮我完成了的……

司缘星君悲痛莫名,仙神之誓,原来若一方有未了之愿,而另一方有责任和义务必须去完成……

是的,从此后,千年万年,娘子会随着自己历遍千山万水,天上地下……

可是他已经彻底混乱了……

他把自己的神识就封在了仙体里,只要和独角兽待着,就好像娘子一直在和自己说着话,其实好多事情,他是心里比好多人都早些知道,自己和娘子身上发生的种种,随便怎么想都有些不得善终的模样,他承认自己懦弱,不想开着眼睛听到娘子任何不好的消息,他宁愿在这里看着娘子对自己日日的笑着,就如同自己永远陪在自己娘子的身边……

**

番外三:有一种感情叫理所当然

**

“你是喜欢我唤你魔君,还是麟尘?”

说话的是一个明眸红唇的女子,一袭红衣更是衬的她艳绝无双。此时笑的很是明艳,让魔君麟尘的心里没来由的有了些烦躁……

魔君麟尘看着眼前的女子,一身红衣似火,可眉眼里的寡淡,却是想掩饰都掩饰不住,不知道是不是心里太薄凉了需要这一身红衣来帮衬……

“你喜欢就好。”

魔君麟尘其实还没从震惊中恢复过来,那日灵池仙子将凤临交给自己,自己也把他带回了魔界,回了魔界自然是要好好休养了,可是没想到一休养就休养了百年之久,在这百年里凤临可能受伤太过严重,一直恢复了九尾狐的真身,他也一直守在凤临的身边,就连魔界百废待兴,他都交由灿明长老去做了的……

那日他不过出去看了眼灿明长老带来的几个新任的长老人选,回来的时候他的床榻上竟然躺了个女子,一个慵懒的有些浮夸的美艳女子,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知道这女子就是凤临,这人在变,可眉目神情还是原来那般的模样,凤临本就不丑,如今化成了女儿身,自然更是美艳了几分……

更奇怪的是他把前尘往事都已经忘记了的,可却还记得他这个魔君麟尘……

从那日开始,那凤临就开始日日缠着自己,好像自己是她在这个世间最可依靠的人,这不她一直魔君麟尘的叫着,今日却不知道怎么了的,要换称呼,可这魔君和麟尘又有何分别,不都是他自己么?

“那我做你的魔君夫人,行不行?”

凤临觉得在这世间,没有任何一个男子会向魔君麟尘那样纵容自己,她是女子,自然是要帮自己打算的,自己如今还算可以入眼,自然是要找个可以依靠的男子,再说这魔君麟尘的样貌自己还觉得顺眼,那就定下来好了……

“……”

魔君麟尘不知道要如何跟上她的脑回路,今日好像风和日丽,不应该让人随便抒发情感的吧……

“你若不愿,我出去找其他人好了。”

凤临见魔君麟尘不愿意,自然心里是很不高兴的,作为女子已经先开口了的,为何这人却不懂得见好就收呢……

魔镜见他们的大长老变成女儿身,已经震惊了的,这时候当场开口向魔君麟尘逼婚,更是被吓到了的,原先大长老还是男子的时候,这肯定是不行的,可如今是女子了,自然是可以的,只是魔君麟尘好像有些受不住的样子……

魔镜觉得他家魔君这样子肯定是从来不曾喜欢过凤临的,不然这都磨蹭了半天都不曾回上半句话……

魔君麟尘在思量,为何凤临如今作为女子想要做魔君夫人,她如今只是依赖着自己,可若说是喜欢,好像不一定,更别说爱不爱了的,这喜欢都没搞清楚的人,这么想嫁人好像有点不妥当的样子……

“可我好像还不是很喜欢你……”

魔君麟尘现在其实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喜欢凤临,原先是朋友的情谊,现在凤临是女子,自己喜欢么?他真的还不知道……

“那要怎么样才能喜欢我呢?”

凤临沉思状,作为女子如何搞定一个男子,这个问题好像的确是个问题……

“……”

魔君麟尘感觉这凤临的智商最多还是在小毛孩的阶段,话要说的这么直接么?

“话说,直接……扑倒好了……”

凤临一边说着一边真的把魔君麟尘扑倒了的……

果真是他们魔界首席大长老无疑了的,这番魄力一般女子绝对不会的!

魔镜在哪里狗腿的想着……

这有了一次扑倒,自然就有两次,三次……

又过了几百年,魔君麟尘终于娶了个魔君夫人,而传闻魔君夫人长的美艳绝世,不可方物,而传言魔君麟尘更是把他的夫人宠的毫无底线,一时在三界传为佳话!

“魔君,你爱我么?”

魔君夫人看着抱着自己的男子,原先觉得就是顺眼,可这几百年看下来好像越来越好看了的,自己也越来越喜欢了的……

“本魔君自然是最爱夫人的,夫人就是本魔君此生最爱的女子。”

魔君麟尘在自家夫人的嘴角亲了亲,心里洋溢的是幸福的感觉吧,以前一直觉得那司缘星君对他的娘子真是好,如今看来自己这个夫君做的也还不赖,至少自己也是愿意无底限的宠着她的……

“本夫人也觉得甚是爱着魔君的,魔君就是本夫人的全部……”

魔君夫人璀璨的眼眸里倒映着魔君麟尘的模样,那么清澈那么深情,而她如今周身散发的暖意又是那么让人依恋,魔君麟尘觉得自己很是喜欢,可以喜欢到天荒地老……

**

番外四:有一种感情叫日久生情

**

叶千晗少主瞧着自己修炼了千年还是一只胳膊一条腿的模样,她就感觉到了修仙之旅是多么的坎坷了的,想起那白颂忽悠自己说最多修炼个百年就可以羽化成仙……

可自己已然是修了千年,还是这个半吊子,想来自己真的不适合修仙,而那白颂好像一直很安静,安静到好多时候已经让自己忽略了他的存在,可就算是这样,在自己最难熬的时候,他还是陪在自己身边,而这一陪也是千年的岁月,而他们两个好像从一开始就不是很熟,在一起只是为了修仙,可自己修炼了千年还是没有任何进步,也实在让她很是挫败,可如今肯定是回不了头,那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

司义星君经过了千年,他虽然原先的仙力被师父封住了,可经过了千年的岁月,他又修回了几分仙力,可和被师父封住的仙力相比还是有些杯水车薪,他真的从没想过这小九尾狐妖如此的不给力,这都千年的还可以少胳膊少腿的,实在让他很是汗颜,可师父说了,渡不了她成仙,他也回不了瑶池……

这千年间想来九九八十一难好像都已经经历过了,可他总觉得还缺了什么,才会让这九尾狐妖一直止步不前的……

所以为了摆脱困境,他今日就用要他修习的仙力引来天雷地火,这九尾狐妖若是通过了天雷地火,想来眼前的困境应该也就迎刃而解了的……

不过他不想事先告诉那只九尾狐妖,这千年都过去了,可那咋咋呼呼的毛病从没有改过,他本来的一点点耐心早已经消耗殆尽,就让她觉得是天意如此吧,这样她的心里会更好受些……

叶千晗少主见那白颂越来越安静,她想这千年的岁月就这样浪费了,换谁都不高兴的很,再说她也差不多磨尽了所有的不甘,真的再不甘也被困了千年,千年下来,不甘也得甘那……

叶千晗少主觉得自己还是继续修仙吧,她想她就算在蠢笨再修个千年应该也能成事了的……

修仙静心很重要,她如今好像也能静下心来了的,想来也有些渐入佳境的感觉……

司义星君见那九尾狐妖已经静下心来开始修仙,而这时候引来天雷地火自然是最佳的时机……

好热,好热……

叶千晗少主感觉自己浑身发热,头痛欲裂,可她好像已经静下心来了的,为何还会有这样的感觉呢?还是说她过了千年还是静不下心来……

司义星君引来了天雷地火,其实照那九尾狐修仙的定性这天雷打在身上的感觉应该第一时间就会发现,何况地火和天雷是一起来的,可今日很是奇怪,这九尾狐妖一开始根本没发现,过了一刻钟还是没有,在一刻钟还是没有,可明显这天雷已经把她劈到了的,这火也烧上了她的手脚,可这九尾狐妖今日好像就在等死的模样……

司义星君感觉不对,这九尾狐妖修仙修了千年,若今日被这天雷地火灭了,那他是不是永远走不出去了的……

他连忙扑了上去,要救那只九尾狐妖,虽然他如今的仙术收不了这天雷地火,可他是仙身,可以帮那九尾狐妖抵挡一阵的,实在是没想到,他司义星君也许会被天雷地火直接灭在这里,想来都是心酸的不得了……

叶千晗少主终于睁开了眼睛,她看到是扑在他身上的的白颂,她的四周都是火,好像头上还有天雷滚滚,这不眨眼就劈到了她的头上,不过很神奇的她没被劈死,看来这修炼千年虽然没修成仙,可还是有用的,没那么容易死……

白颂这人这时候是在护着她的吧,果不其然一道天雷直接往白颂身上劈了过去,想来他们相伴了千年,虽然暂时死不了,到最后还是会一起死的,不知道这是不是叫做同命鸳鸯……

经过了千年,其实就算死了,叶千晗少主也觉得没什么了的,这千年虽然有白颂相伴,可也太他娘的孤寂了的,她已经受不了了的,既然修不成仙,那就死了吧,死了也就一了百了……

“白颂……白颂……”

叶千晗少主好像被劈了五道天雷了的,想来也差不多要死翘翘了的……

“嗯……”

司义星君倒是没想到那九尾狐妖受了五道天雷还没晕,好像还不错的样子……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真的死了,下辈子投胎我们做夫妻吧,我很想知道我们先祖说的琴瑟和鸣是什么意思,想试试看……”

叶千晗少主说完要说的,终于晕了……

“若你没死,也许我们可以试试……”

司义星君其实也已经被劈到了五道天雷,他虽然是仙体,可没有仙术防身,自然亦是受不住的……

后面的后面,自然那只九尾狐妖和司义星君没死成,这生生受了五道天雷,又被地火炙烤了大半个时辰,那只九尾狐妖总算是飞升成仙了的……

司义星君在那只九尾狐妖飞升成仙后,自然就回到了瑶池,又做回了瑶池的第六大弟子司义星君。

在一个地方困了千年,司义星君的心境也淡然到了一定的境界,和往日毛糙的模样早已不再相同,搞的比他的大师兄瞧着还稳当了些,把王母娘娘可吓的,感觉这样清心寡欲下去,她这个六弟子好像太不讨喜了些,连忙差碧荷去唤了那九尾元君过来和司义星君好好叙叙旧……

“白颂,可记得我是那个?”

当九尾元君看着前面的男子,虽然身着仙袍,可就看背影,她已经看了千年,自然猜都不用猜,她都知道是谁……

“九尾元君,好气色!”

司义星君转头见了来人,心里自然明白的很,这不就是他陪了千年的九尾狐妖么,如今褪去了凡骨,倒是明媚动人了许多,可心性好像还是那么有些爱闹……

“白颂,不知道,那日的话,你还作数不?”

九尾元君也不客气,既然遇见了,肯定是要遵守诺言才行,不然这仙神不能打妄语不是白瞎了的……

“不知道九尾元君,问的是那句?”

司义星君很是淡定,只是原先淡然的眼神有了些许的亮色……

“白颂,你是不是讨打呀,你就先前的百年间絮絮叨叨的多了些,后面九百年惜字如金,你会不记得……”

九尾元君见那白颂眉毛都没动下,想来这是想赖皮,她可不是那么喜欢遂人愿的样子,这一言不合就开始上手……

司义星君见了,自然是逃命,使劲逃……

然后瑶池就每天可以看到九尾元君追着司义星君跑,一下倒是让瑶池恢复了很多人气之感……

很多时候更是让瑶池的一众星君想起,在很久前,好像一直有个女子就在那里明丽无邪的笑着闹着,那人可是他们宠在心间的灵池师妹呀,从来都是让人无可替代,无法忘记……

**

番外五:李白的归属之水中捞月

**

大唐经历了安史之乱,国力大损,如今所属的疆土上百废待兴,而这些都是帝王和他的朝臣该关心的,而对于一个诗人来说,游遍祖国的万千河山才是最让人沉醉的事情……

李白今年已经六十有二,早已经看透了世间的一切,而他的诗名早已经名扬天下,看来那日安禄山和自己说的果然是真的,虽然那人毁了大半个大唐的锦绣河山,可话总算说的准确无比,再说那人虽然是叛乱之人,可也总算做过几日皇帝,想来也是注定,李白对这些也很是看开……

自己的女儿也早就有了归宿,和上官笙歌一家也离的近,相互很有照应,所以他出门很是放心,再说前几年他的夫人也已经过世,他也算独来独往了的,不过他的诗友遍布天下,他倒是也不觉得寂寞,只是时常想起他曾经的结拜兄弟寿王李瑁,还有那时候名动天下的杨贵妃,只是他们都已经不在了的,自然他也就想想罢了,其实更想的是他们两都是仙人之身,想来身后早已回到了天上吧,他时常在想,这些年,他也想过修仙,可总没有门路,不知道是不是贪念,他总想在见一见他的南风贤弟……

今日他喝了些酒,身上也带了些酒,喊上了一位船家带他渡河,而且听说今夜有圆月,他自然兴趣最高,一边喝酒一边赏月再吟几首诗,对他来说,这样的人生,夫复何求!

“今日这澜沧江水流有些急的,客官可要坐稳了的……”

驾船的船夫见今日的澜沧江水流蛮急的,连忙提醒道,先前好像还风平浪静的很,这时候倒是水流湍急,他驾船这么多年,还第一次遇见呢……

“船家,没事,没事,一会就好了的,再过半个时辰天就黑了,我在江中赏会月就折回来,一会给你十两银子,可好?”

李白见船家这样说,心里也有数,这水流湍急,可大可小,自己总归要给人一些好处的,这样不至于太让人不喜。这世间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是银子可以解决的事情都是芝麻点的事情……

“好咧,客官,您坐稳了的。”

船家听到今日这位客官如此客气,自然亦很是高兴,水流湍急其实都是小事,他驾船都几十年了的,自然也不曾害怕过,这时候更是尽心尽力……

半个时辰后,一轮皓月上了高空,说不出的皎洁明亮。

李白一边喝着壶中酒,一边眯着眼睛看着月亮,想来若他的南风贤弟和他娘子回到了天上,肯定是可以日日与这月亮相伴的,想来都是一桩美事,其实他心里老羡慕了的,从前只是纯属欣赏月亮,如今是膜拜的感觉,毕竟南风贤弟说人间好多传说天上的事情都是真的,那月亮上自然也是有神仙的……

他喊船家把小船停在了江中央,如今半江瑟瑟半江红,倒是情趣好的很,他一边喝着酒,一边伸手摸向了江中的明月……

“哎约,客官,小心……”

船家也坐在船头看着天上的月亮,他发现在江中间赏月真的风景独好的模样,他觉得今日这客官很会赏月。

只是他一转眼才发现那客官身子太往外倾了的,这不刚提醒好,这客官一下就栽进了江里面,那船家连忙用船桨去捞,可还哪里有那客官的影子……

那船家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由得懵了的,可这可是在江中间,他其实就算下水也不敢去救人,这水真的太深了的,他只在他的船上发现了一块玉牌,上面写着李白字太白……

隔日,在大唐四处传言,大诗人李白失足掉于湖中,终年六十有二……

**

“李伯伯,你好啊!”

南风欷云算出今日是他李伯伯的死期,特意带着五彩神龙来到了凡间,他依稀还记得李伯伯给他买糖葫芦和白包子的情景,这恩自然是报的。

“你是欷云,你是欷云吗,好像长高了些,见到你真是太好了的。”

李白虽然有些老了,眼前这孩子虽然长高了些,可眉目一点都没变,自己都这么老了,可欷云还是那么大呢,原来做神仙真的是可以长生不老的……

“李伯伯,你眼神真好,我是欷云。”

南风欷云对着李白笑着说,扶着李白坐好,而他们这时候也坐在船上,而这船是可以通往世外谷的,南风欷云想,这世间唯有世外谷可以收留李伯伯了的……

“欷云,你爹爹和娘亲可好?”

李白很想知道他的南风贤弟还有那杨玉环是否在天上也是安好的……

“好,都好,他们都很挂念你,所以让我来找李伯伯。”

南风欷云的眼睛异常明亮,其实有些事情可以告诉李伯伯,可平添人家烦恼终归是不妥,想想还是不说了的,自己的娘亲永远的守护着瑶池,就如同一直在自己的身边,其实挺好的,爹爹只是昏迷不醒,可总有一天会醒来,所以真的没什么事情……

“欷云,刚才我是死了么,我记得我掉进了那江里面。”

李白再愚钝也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若是欷云不出现,他肯定是没命了的。

“李伯伯,你以前和爹爹说想修仙的嘛,现在可以了的,我一会带你去个地方,你以后就住在哪里,慢慢的修仙,也许有一日可以真的到天上,这样我们又可以见面了的……”

南风欷云笑着和李白说道,进了世外谷,就算修仙不成,至少也可以长生不老,这是自己对李伯伯最好的报答了的……

“欷云,真的太好了的……”

李白说不来什么矫情的话,可这长生不老却是自己内心的一种执念,没曾想这么简单就可以达成了的,实在是自己的福分不浅……

李白大神后来如愿的进了世外谷,因为他的诗情真的很高,和后羿上神也很合得来,这李白一去,让后羿上神多了个棋友,而且特别合得来,自然从此后宾主尽欢,岁月悠长……

------题外话------

仙神的故事到这里全部结束了,李白的故事是若水真的太喜欢李白大诗人的诗词了的,所以希望李白大神有个很完美的结局,我想这应该就是最好的结局了的,感谢读者朋友们的一路相伴,一段故事结束了自然会有新的故事开始,我们下个故事再见!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