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农门皇后下载
  3. 农门皇后
  4. 【1348】又香又软

【1348】又香又软

作者: |返回:农门皇后TXT下载,农门皇后epub下载

唤不醒主子,小翠赶忙替她把脉。

跟着主子在一起,简单的医药知识,她学了一点皮毛。

发现主子只是身体太虚晕过去了,小翠这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皇上,主子没事!”小翠怕皇上分心,顾对他喊了一句。

邪云等人闻言,这才放心,要是乔桑出点什么事,他们主子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冲过去,那墨非这个大恶人就有可能再次逃跑,这件事估计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如此反复,一点意思都没有。

“好,照顾好她!”花墨辰回答一句,心中的石头终于放下,全心全意的对付墨非。

密室空间本来就狭小,再加上他们的人直接把外面堵死了,所以,墨非和黑衣人即便是想要溜走也不可能。

为什么花墨辰没有之前就动手,而是委曲求全甘愿被绑着被敲晕,让乔桑一个人涉险,就是因为料定了他会把人带到密室里。

尸体存放哪里?

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幸好花墨辰和乔桑料到了这点,做好了准备,否则,他们想要全身而退,恐怕一点胜算都没有。

“师傅,你收手吧!”灭了天下,成全他一个人,别说他不允许,天下人也不会同意。

“有本事,你杀了我!”墨非本来已经受伤,内力受损,被花墨辰攻击的毫无还手能力,中了几掌之后,吐血倒在地上,沧桑的样子好不狼狈。

花墨辰收手,冷眼看着他,“我不会杀你,自有律法制裁你的行为!”

杀人解决不了根本问题,而他,是一个当权者,更应该遵守律法。

他敢冒天下之大不为,做这种损人利己的事情,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花墨辰,你是不敢吧!”墨非冷笑。

他笑他生在帝王之家,生不由己。

他讽刺他生而有情,却犯了帝王的大忌。

在他眼里,帝王唯有狠倔才能成为帝王。

而他,就是因为有情,一方面偷偷的喜欢阿离,一方面,他又不想失去花无心这个朋友。

当然,以前是朋友,自从阿离死后,他就把他当成了敌人,要不是他不常出谷,他早就把他杀了为阿离报仇。

他没照顾好阿离,是他间接的害死了阿离。

因为姓花,即便是帝王花家的旁亲,那也不能随便的娶一个宫女。

阿离死了,全是因为他的软弱造成的。

最可气的是,阿离被那些人害死之后,他不但不杀了那些人为阿离报仇,还只是脱离了花家,从此躲起来一个人过上悠闲的日子。

作为默默爱着阿离的他来说,怎么能忍受?

之前觉得他能给阿离想要的生活想要的幸福,这才不动声色的放手,却没想到,结局会是这般。

既然他不珍惜阿离,那阿离从此以后便是自己的,自己再也不会放开她。

一股强烈的想要把她救活的念头便这样应运而生。

他要让阿离以后都属于自己,哪怕是一年、一天、一刻也行。

只要她能活着。

“朕不是不敢,是不屑!”花墨辰说完,再次一掌朝他击去。

这次,他不能手软,决不能让他再有机会逃跑。

墨非被击中,胸腔中涌出一股腥甜的味道,喷出一大口血浆,躺在地上再也挣扎不起来。

他愤恨的眼神,带着不甘,带着仇视。

这么多的努力,这一刻,功亏一篑,他怎么能甘心,怎么能?

阿离还安静的躺在这里,他还没救醒她,他不甘心就这么死去。

他死了,这世上便再也没有人能救阿离了。

花墨辰理解他的绝望,但人死了就是死了,逆天改命不可为,更何况还是牺牲那么多人的性命来成全他。

他走上前,直接将他的武功废了,不顾他的哀嚎,让下属把人待下去好好看管。

“花墨辰,你不得好死,你,还有花家所有人一个样,都是白眼狼,不管别人为你们付出多少,也得不到你们的善待。

我是你师傅,教导了你十几年,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花墨辰,你别为难师傅,师傅只是想救一个人而已。

师傅可以没有所有,但是不能没有阿离啊。

求求你,放了我,让我救活她好不好?”

他的求饶声,那么的撕心裂肺,让人动容,可花墨辰却像是没听见一般。

放过他,成全他,全天下的人该怎么办?

如果只是牺牲他自己成全师傅,自己愿意,可自己的死,根本就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带下去,好好看押,他要是跑了,你们都提头来见。”花墨辰冷漠而又威严的声音在密室之中响起。

“是!”

邪云等人哪敢再疏忽,让人跑了一次,还让人跑一次,他们这些从很久以前就跟在公子身边的暗卫还要不要活了?

会被主子给扒皮的。

别以为他在乔姑娘面前温柔,就没有脾气,他的脾气,他们可是感受了十几年,深有体会。

“邪云,你留下来善后,务必把剩余势力全部清除,其他人跟朕回宫。”

“是!”

黑衣人的惨叫声,被隔绝在密室之中,谁也听不见。

这些人已经成为傀儡,如果不杀了,后患无穷。

吩咐完相关事宜,花墨辰大步朝晕倒在地上的乔桑走去。

他带她回家。

一一和一龙救出来之后送回了皇宫,被人重兵保护着,穆青亲自保护,而秦淮,则是被他直接下令调到了皇陵,守卫皇陵的安全。

皇陵是先帝安息的地方,绝对不能容忍任何人毁坏,这是对至高无上皇权的挑衅,事关皇族威严,容不得半点差池。

墨非曾经是朝堂丞相,这一查,查出与之有牵扯的,有官员,有商贾,有王公贵族,人数很多,党羽几乎遍布全国。

这个数量很吓人,包括太后在内,都受到了牵连,本来太后还有点势力,这一波动荡,直接把她所有的势力都连根拔起。

现在,她真正成了一个没有实权的太后。

要不是念在她是皇上的亲生母亲,无法直接杀了她,说不定她会跟其他人的下场一样。

花墨辰一看列出来的名单,倒也不惊讶,凭他师傅的才能,能组织这么多人为他效力实属正常。

为了把残余势力清除,花墨辰可是下了大工夫,几乎所有的势力,毫不留情,连根拔起,不管什么身份什么人,一视同仁。

一时间人人自危,大央国全面整顿,有犯错苗头的顿时歇菜,已经犯错的,不用官府抓,自己去投案自首,这么自觉的坏人,衙门还是第一次瞧见,纷纷对他们的皇上竖起大拇指。

谁说铁血手腕没用?

瞧瞧,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乔桑修养了一段时间,身体总算恢复了一些。

可惜,到底是大换血,能活过来就不错,想要完全恢复到以前的身体,有些难度。

花墨辰想尽了办法让人给她做滋补的食材,配上上好的药材,进行大补,效果倒也不错。

一个月时间。叛逆全部消除,而乔桑的身体也好的差不多了。

“桑儿,你怎么忍心赶我走?”花墨辰委屈的站在门口,表情夸张。

这也不能怪他,从皇陵回来都一个多月了,她就从未让自己进过她的房间。

好委屈有米有。

以前阿桑不在,他独守空房,现在阿桑在,他还要独守空房,没道理这样啊。

乔桑笑看着他,“怎么不忍心,咱们名不正言不顺,住在一起不合适!”

“桑儿,你是在怪我没有给你名分吗?”他依靠着门边,嬉皮笑脸的模样特别的欠揍。

“我可没那么说!”乔桑嘟起小嘴,别扭的回了一句。

要说,他们其实还算是夫妻,但她就是想磨磨他,谁让他当时丢弃她离开桑树村。

虽然,当时她也有错,她不该受皇后派来的人的威胁离开他,但他也不能直接不声不响的远走高飞啊。

害的她独自一个人怀着一一和一龙,为了不遭受旁人的诟病,跑到毒谷去生下他们,这还不说,连带回桑树村都要另外给他们安排一个身份,她觉得很对不起两个孩子。

他们那么可爱,却因为他们做父母的失职,导致他们不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世人的面前。

“但你心里那么想了!”花墨辰毫不犹豫揭穿她。

“我才没有!”乔桑死不承认,“我说,你到底走不走,我要睡觉了!”

白天陪两个小家伙玩闹了一天,很累好不好。

“我要陪你一起睡,我保证不做什么!”

这丫头防他跟防狼一样,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给她这么个认知。

“……”

乔桑双手环保瞪着他,面上轻笑,明显不相信他的说辞。

男人的保证能作数,母猪都会上树。

“不信我?”花墨辰摸了摸鼻子,讪笑出声。

嗯……

她点头如鼓。

美色当前,是个男人就忍不了。

好歹自己也是肤白貌美大长腿,就这张脸,放眼大央国,恐怕也没几个人比得过吧。

只是,她总觉得顶着这么一副面容有些难受。

这张脸的样貌是那个叫阿离的。

难怪不但自己师傅喜欢她,连墨非那个一朝丞相也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这么出色的外貌,当一个宫女确实委屈了。

只是,有点让她想不通,她既然长的那么漂亮,为何没有被皇上选入后宫呢?

要知道,花墨辰的父皇,也就是华泽,后宫的嫔妃可不在少数,而且据说还都是数一数二的美人。

“丫头,桑儿,我是你夫君!”花墨辰觉得自己在她面前真是一点信誉度都没有。

“错,是前夫,我们在几年前就已经合离!”她还就抓住这件事不放了。

想复合,得看他的诚意。

不过,孩子都有了,她又能蹦跶出什么花样来啊。

只不过是为了出口气而已。

前夫,亏这丫头说的出来。

他和她分明就没有合离好不好。

“阿桑,你明知道我们根本就没有合离!”

都没经过官府备案的合离怎么能算?

而且,合离书都没写,根本就不算数。

“没有合离你丢下我消失了整整一年?”她颇为怨气的怼了一句。

“我不是故意的!”

要是知道她不是真的不爱自己,他说什么也不会离开她,更不会在她怀孕的时候离开。

想到离开前那一晚销魂的滋味,他又忍不住有些冲动,性感的喉结滑动了下,突然有些口干舌燥。

好久都没吃肉,好想念。

可惜,哄老婆什么的,他没经验啊,面对乔桑的故意刁难,他只能忍气吞声。

当皇上当成他这样没面子,史无前例第一人吧

“不是故意的消失了一年多,那要是故意的呢,是不是要消失几年,十几年,还是二十几年?”

他要是敢故意一个试试。

“你觉得我敢吗?”花墨辰越加的委屈。

在乔桑的面前,他就是一个没有脾气的男人,不论是面子还是里子,都没了。

“你有什么不敢的,你胆子大的很,有你不敢的事情吗?”

“当然有,媳妇,你就让我进屋睡吧!”

独守空房的日子,他真的不想再过了。

“不行就是不行,花墨辰,你每晚这么死乞白赖的,有意思吗?”

明知道不可能还要为之,可不就是一点意思都没有嘛。

“有,万一你答应了呢!”那他可就有福利了。

不能吃肉,喝点汤也好,总比定和尚强,对吧。

“我有病才会答应,你走不走,再不走我动手了!”

这人非逼她,不靠谱。

“来,我喜欢你对我动手!”边说边伸出大掌去抓她的小手。

被心爱的女人打,他很乐意。

最重要的,她会舍不得。

她舍不得下重手打自己,这就说明她在意自己,不是吗?

单这点就能让他开心,可见,她对自己的印象到对有多深。

“放手,花墨辰,又要耍流氓是不?”乔桑想要挣开小手,与他拉开距离,哪成想自己那小胳膊小腿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

花墨辰见她挣扎,胳膊一用力,直接把人带进怀里。

好香。

又香又软。

花墨辰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这种满足让他整个身体的毛孔都舒展开来,欢呼着,跳跃着,跟他此刻的心一样。

只要抱着她,再多的疲倦也会烟消云散,只余下满目阳光,照进自己的心里。

大家还在看:田园商女:妖孽世子农家妻最强农女之首辅夫人间者谋尊上独宠:田园冷妻不好追名门贵妾田园娇医:娘亲,爹爹来了清穿皇妃要娇养华宠令农门长安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