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农女致富记下载
  3. 农女致富记
  4. 1397相见

1397相见

作者: |返回:农女致富记TXT下载,农女致富记epub下载

“你也不要自责了,我今日带你来,你好好地与玉书把事情说说,你有何打算,也与玉书说说,你们二人的心结,也只有你们二人能够解开!”

马车很快就到了将军府,因着谭玉书已经派人在府门口等着,顾筱婉的马车一到,阿玉就将顾筱婉带进了将军府。

却是走的偏门,而不是正门。

“安平县主,实在是对不住,我家老爷这几日下了死令,坚决不让我家小小姐见任何人,昨日阿左姐姐送来的拜帖,好不容易才到了我家小小姐手里,我家小小姐一见着,就让我立刻回复了您!”阿玉快步走着,领着顾筱婉去谭玉书的院子。

将军府这一路的景色,顾筱婉都来不及欣赏,只觉得一颗心吊在半空中间。

她偏头看了看低头不语一直在走路的顾宁平,叹了口气,扯了扯他的袖子,默默地向他点了点头。

顾宁平跟在身后,每一步都走的很快,本就一颗心悬在了心口,感受到顾筱婉给自己的鼓励,这才觉得稍稍安心些。

“郡主她如何了?好些了吗?”顾宁平问道。

阿左回头,望了有些沉重的顾宁平一眼,然后回头,嗯了一声:“好多了。”

然后,却是怎么都不肯再说了,一路上带着顾筱婉二人,穿过前堂,穿过垂花门,穿过一个又一个的回廊,很快就到了谭玉书住的院子。

刚到院子外面,就能闻到从里面飘来的很大一股药味。

“我家小小姐该要喝药了!”阿玉皱了皱眉头,就看见屋外站着一个婢女模样的人,端着一个盘子,盘子里放了一个碗,焦急地等在门口。

见着阿玉来了,忙端着药上前,委屈地说道:“阿玉姐姐,小小姐又闹别扭了,怎么都不肯吃药!”

阿玉叹了口气,忙接过盘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家小小姐自小就不爱喝药,喝个药要人哄才肯喝,喝药喝个半天都要人哄,阿青,你带着县主先去歇息一下,我哄完小小姐吃完药之后,就过去请县主!”

顾筱婉刚要点头,顾宁平突然说道:“阿玉,让我进去吧!”

阿玉端着盘子,看了看顾宁平,又看了看顾筱婉,最后,还是把手里的东西交给了顾宁平:“顾公子,劳烦您了!”

阿青有些疑惑地看了看那个从来都没见过的县主和公子,有些疑惑地望着阿玉直接把东西交给了那个陌生的男子,虽然心里很是疑惑,但是看了一眼之后,还是站到了一旁。

顾宁平端着药,走进屋子里,听着门在后面缓缓地关上,前头帷幔重重,里面有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个人。

顾宁平一步步地朝里走,越往里面走,自己的心跳的越发的快了,每走一步,都像是在走火焰山,每一步,都在煎熬着他的心。

他不知道该怎么和玉书说第一句话,不知道该怎么劝她把药喝下去,不知道该怎么向她表白自己的心迹。

若是她生自己的气,觉得自己懦弱,是个不值得托付终身的人,那自己,该继续走下去吗?

“我说了,我不喝药,你出去!”就剩下一道帷幔,听到了脚步声,从里面传来一个不熟悉,却让他思念了无数遍,在自己的梦里出现过无数回的声音。

娇俏的声音里夹杂着委屈和虚弱,没有了幼时软糯的声音,多了几分娇俏。

顾宁平一下子就呆住了。

几年的时间不曾相见,多少次闯入自己睡梦里的人,如今,就在这一道厚重的帷幔后面,只要再往前走一步,就能见到那个朝思暮想的人儿。

“没听见吗?我不想喝药,你出去!”听着外面的人没有回话,谭玉书又重新说了一遍。

因着风寒,浓重的鼻音,让谭玉书的声音有些沉闷,有些沙哑,却丝毫没有减弱她小女儿的娇态,更是让人心生疼惜怜悯。

外面的人没有说话,可是耳尖的谭玉书却能清楚地听到外面站着的人那沉重的呼吸声,似乎还有些哽咽。

谭玉书心里一紧,只觉得帷幔外面站着的那个人像是牵动了她的心一般,扯的她的心生疼生疼的。

“阿青,是你吗?”里面又传来询问的声音,帷幔后面没有回音,却越发的让谭玉书心神不宁:“阿玉,你回来了?”

没人回答。

就在谭玉书想要挣扎着爬起来,却因着风寒头疼而有些晕头转向,不小心磕到了床梁,发出一声嘤咛声。

帷幔后面的顾宁平再也忍不住了,掀开帷幔,走进了内室。

谭玉书摸着被床梁磕疼的额头,朝声音来的地方一看,这一看,让她忘记了所有的疼痛和言语,就那么傻傻地看着面前的人。

几年不见,宁平哥哥长的真高了,以前踮起脚尖,就能够到他的头顶,可是如今,想来自己再怎么垫脚,都够不到了吧。

他的鼻梁好挺,一双黑黑的眼睛炯炯有神,就像是黑夜里的星星一样,让人着迷。

谭玉书看的有些痴了,就这么愣愣地望着顾宁平,不敢发出一点的声音,像是怕自己吓坏了这一幕,这么美好的梦就要醒来,让她空欢喜一场一般。

“玉书……”顾宁平手里端着药,来到谭玉书的床前,看着她的额头上刚才不小心磕到了的红印,难受的伸手去抚着她的额头,声音轻柔地就像是一场梦:“玉书,疼吗?”

谭玉书早就已经忘记了言语,那双冰凉的手,摸在自己的额头上,冰凉凉的,就像是一场梦:“宁平哥哥……”

“这是不是一场梦?真的是你吗?”谭玉书不敢相信地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的人,就算是额头上那冰凉的触感,依然不敢相信,面前坐着的,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宁平哥哥。

大家还在看:纨绔御灵师:废材大小姐九零年代之鉴宝女王重生六零:空间女神医重生六零:农女种田有空间空间俏医女:猎户相公来种田神帝的醋坛子又翻啦邪妃惑世:逆天言灵师神尊嗜宠:魔妻狂上天绝宠毒妃:魔帝,很傲娇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