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复仇婚姻:簿少拿命来下载
  3. 复仇婚姻:簿少拿命来
  4. 第一百九十六章二货心动,薄少反常举动

第一百九十六章二货心动,薄少反常举动

作者: |返回:复仇婚姻:簿少拿命来TXT下载,复仇婚姻:簿少拿命来epub下载

到了剧组,阮清微化妆,让溪淼去帮她买一杯纯咖啡。

不加糖,不加奶,最提神的那种。

她不会让那个变态男人得逞,拍摄前,半夜给她打电话,祝她拍摄顺利,明显是故意恐吓她。

她才不怕。

只要薄时靳没事,管他是人是鬼都影响不了她。

阮清微给楚修发了信息,让楚修仔细观察薄时靳的情绪状态,有反常不对劲的地方立刻向她汇报。

楚修爽快地答应了。

虽然多嘴被主子发现会罚通宵加班,但现在是特殊时期,忠心护主的他,自然很听阮清微的话。

阮清微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把鬼来电的事告诉水墨。

水墨的嘴很严。

并且和她一样,绝不会告诉薄时靳。

她把变态男人的电话号码截图发给了水墨,用短信的方式简单的讲述了一下经过,让水墨查一下这个号码的来历。

水墨对阮清微的冷静很赞赏,半夜被这种装神弄鬼的亡命之徒威胁,她还能泰然处之,从容自若的工作拍摄,说实话让他挺意外的。

果然不是一般的女人,内心够强悍。

水墨破天荒的发来两句宽慰阮清微的话。

阮清微诧异,看完之后勾了勾唇角,回复了一句谢谢,关掉了手机。

水墨说,变态交给我,你安心工作,加油!

他敬佩阮清微这种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即使被坏人盯着,即使随时会丢掉性命,她没有躲躲藏藏,惶恐度日,依旧活在阳光下,肆意潇洒。

这样的阮清微,才配得上薄时靳用命疼的宠爱。

喝了溪淼买回来的咖啡,阮清微精神好多了。

有水墨操心分忧,她惴惴不安的心也安定了下来。

第一场戏的拍摄,阮清微的扮相是学生,女主角的少女时期。

她一走进片场,就连导演都被惊艳了。

不禁感叹,宫焱这小子从哪找来的这等绝世佳人!

阮清微长发披肩,深蓝色的上衣斜襟上盘口点缀,两两相合的花扣一直到腰间,将细腰勾勒的不盈一握。

喇叭衣袖过肘,露出一小截纤细白皙的手臂,黑色的中裙自然垂到膝盖下,白色的纱袜,黑色圆口布鞋,亭亭玉立,清纯娇小之美展露无遗。

拍摄的过程很顺利,宫焱坐在监视器前,看着阮清微将他脑海中的女主活灵活现地演绎出来,他的心脏又开始不可控的悸动着。

不知心动为何物,情为何物的宫焱,想着等拍摄结束,让私人医生给他做个心电图。

“cut!”导演喊咔,场记打板,阮清微学生时期的镜头全部拍摄完毕。

溪淼很有助理模样,立刻给阮清微披上外套,兴奋的朝她竖起大拇指。“太棒了,我都快被你迷死了!”

“嘘,小声一点,这么多人呢。”阮清微脸红了,溪淼众目睽睽下的高调吹捧,工作人员笑眯眯投来的目光,她都不好意思了。

溪淼倒没觉得尴尬,她说的是实话,不过还是长了记性,凑近阮清微耳边压低了声音,提醒道“你以后防范着点二货娘炮,他对你心怀不轨,心思不单纯。”

“你别胡说八道……”

“我没胡说,你不知道他刚刚对着摄像机都快看傻了,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

“小嫂子,辛苦你了。”宫焱突然冒了出来,吓得溪淼差点咬到舌头。

果然,白天说人坏话只能关上门说!

阮清微只当溪淼是开玩笑,抬眸冲宫焱笑了笑。“不辛苦,客气了。”

“……”宫焱有一瞬间的征愣,阮清微弯弯的水眸像是一颗小石子,咚的一下砸在了他的心尖上。

波动了他的心弦。

似乎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发芽萌动了。

“宫焱……?”阮清微唤了一声,白嫩的小手在失神的宫焱面前晃了晃。

宫焱的心脏怦怦狂跳,没皮没脸,脸皮厚得像城墙的他,耳根悄悄浮上一抹红。“咳……小嫂子,我突然想起还有事,先走了。”

话落,他急匆匆的就走了。

溪淼眯起眼睛,双手环胸,一副福尔摩斯上身的样子。“看,他慌乱的脚步,猥琐的背影,明显是不敢看你,落荒而逃了。”

阮清微打了一下恶趣味的溪淼。“你无聊不无聊啊?”

溪淼抿嘴笑笑没说话,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她不无聊。

宫焱这种没有一丝丝可能的绝望暗恋者,啧啧,简直惨绝人寰。

这瓜好大好甜呀!

……

宫焱平复下来,还真去做了个心电图,检查了一下心脏。

他都做好了心脏出问题的心理准备,坦然接受命运的坎坷,等待着私人医生的宣判,结果可想而知——

超级健康!

宫焱不相信,第一次质疑跟了他好几年的私人医生。“我的心脏波浪你看清楚了吗?你别没睡醒给我误诊了!”

医生恭敬的将心电图纸递给宫焱。“我确定,您很健康。不信的话,你可以自己看。”

宫焱烦躁的摆了摆手。“拿走拿走,我要是能看懂,我花钱养你干嘛!?”

“……”

“再重新做一遍。”说完,宫焱深深吸了一口气,吐出,麻利的躺了下去。

医生只能照办。

半个小时后,医生委婉地告知宫焱,只简单的说了两个字——

同上。

“说人话!”宫焱听懂了,但是自欺欺人。

医生紧张吞咽了下口水。“你没病,不过……”

“不过什么?”宫焱黯淡的眸子染上了亮光,满怀希翼的看向医生。

说我有病!

快说我有病!

“不过……我建议你做个脑部CT,我怀疑你可能压力太大……”

“你才脑子有病!”宫焱气吼吼的怒喝。

大手攥着胸口处的衣服,俊美的脸都气得涨血了。“我这里不对,总是跳跳跳,跳的人心慌意乱,像热锅上的蚂蚁,你这破机器是不是坏了?”

医生“……”

“再检查一遍!”宫焱砰的一声再次躺平,愤愤燃烧着火苗的桃花眼里,闪烁着百折不挠的坚韧。

“我还就不信了,小爷有一夜的时间,和你这破机器较量,天亮要么我有病,要么你和这机器一块报废下岗!”

医生“……”

果然,娱乐圈的钱不是好挣的!

都能将没心没肺的宫焱逼疯!

恐怖如斯!恐怖如斯!

……

阮清微舒舒服服地在按摩浴缸里泡了个热水澡,还小酌了一杯红酒,泡完出来神清气爽,一身轻松。

爬上床,准备熟悉一下明天要拍的剧情,刚拿起剧本看了两行字,手机叮咚一声就响了。

阮清微不禁打了个寒颤。

经过昨夜,她潜意识里对手机铃声有些发怵。

放下剧本,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是楚修。

小报告来了。

阮清微点开短信,嚯,吓一跳。

好长的篇幅啊,都快顶一篇小作文了。

“昨天总裁正常,只不过住在办公室里,没回景园。

似乎是失眠了没睡好,今天早上就开始不对劲了,肉眼可见的冷漠,食欲不佳,一整天都面无表情。

总是出神的盯着手腕看,开会的时候,吃饭的时候,工作的时候……他向我炫耀的婚戒也不在手腕上啊,也不知道他在看啥,看得我都害怕了。

最恐怖的是,夫人,我给你发这条信息之前,我看到总裁在亲吻手腕!!!!

总裁不会是出现了幻觉,在手腕上看到了夫人你吧!?

夫人,你看到快回复!

我犹豫着要不要叫水墨过来给总裁看看……”

阮清微看完,心脏柔软酸涩,唇角不自觉的上扬,却又红了眼睛。

腻歪了这么长时间突然分开,她知道薄时靳肯定会失落,会不适应,但是……除去昨天的路程,今天好像才是第一天。

还有六天。

快速给楚修回复了短信,说,没事,薄时靳就是在看她。

她的头发编的发镯。

她的小分身。

她让薄时靳想她的时候,就看看镯子。

这个傻子,还一直看。

“淼淼,你能去找宫焱或者阿江去玩一会儿吗?”

此话一出,正在管理网店的溪淼秒懂,要撒狗粮了,赶紧撤!

“好的,你和薄荷精慢慢聊,不要着急,我天亮再回来也行。”溪淼暧昧的眨了一下眼睛,抱着iPad乐呵呵的出了门。

阮清微仰头靠在床头上,冰凉的小手敷在温热的眼睛上,想要舒缓眼睛的红。

她要和薄时靳开视频。

几分钟之后,阮清微感觉好了一点,向薄时靳发出视频邀请。

但万没有想到,就响了两秒,就被对方拒绝了。

阮清微懵圈了,心想肯定是薄时靳一激动手滑按错了。

她刚想再打过去,薄时靳的电话就打来了。

重点是,不是视频通话。

薄时靳不想看见她吗?

阮清微最后一秒才接通,被拒绝视频邀请,很不开心。

她抿了抿嘴唇,闷声闷气的问。“你不想我吗?”

“想。”冰冷了一整天的薄时靳,手机响的那一刻,瞬间就融化了。

这个想字,说的沙哑动情,温柔似水。

阮清微低垂下眼眸。“你想我,怎么不主动找我?”

“我怕影响你工作。”

“那……”她咬了一下粉嫩的唇瓣。“你为什么挂我视频?不方便吗?还是……”

薄时靳说“不敢接,怕一看到你,我就忍不住过去找你。”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