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武道神途路下载
  3. 武道神途路
  4. 第二百一十章堕落仙塔

第二百一十章堕落仙塔

作者: |返回:武道神途路TXT下载,武道神途路epub下载

当“山”这个词从灵木口中一落千丈,所有观看战争的徐家成员此刻都只感到鲜花如坠入梦乡。此刻,在他们眼里,那些被徐翠山族长和五位氏族长老包围的人不再是和尚,而是高耸入云的山峰!

这座山覆盖着大地,天空很高!它的潜力又高又陡。它似乎已经存在了几千年。它经历了无数的春、夏、秋、冬、风、霜、雨和雪,但它仍然永远存在。

嘣。嘣。嘣。嘣。嘣。嘣。

六件魔法武器击中了山,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六所光华飞出,回到各自的主人身边。

这座山瞬间消失了,空气中只弥漫着一团灰尘,仿佛那一刻对所有人来说都只是一个幻觉。

但是徐家的六元宝贝兄弟都神色凝重。虽然没有人有年轻的脸,但他们的眼睛深深地扎根于这个世界,紧紧地盯着烟雾中的场景。

目睹了地面战争的许家都惊呆了,屏住呼吸,静静地等待着比赛的结果。

最后,烟雾逐渐散去,天空中出现一个人影。

看到凌牧依然神色平静,身体保持着碰撞前的姿势,仿佛没有任何动作,就连他的衣服都光洁如新,似乎不受任何影响。

徐家顿时一哄而起!

外地人实际上把族长和五个老族长挡在了一起!而这一击,六个人还是使用了徐氏镇的法宝!

谁能在不被伤害的情况下接管如此强大的力量?

此刻,几乎所有人的心中都有同样的猜测,是吗,这个叫凌牧的人,是修士吗?

此时此刻,这个猜想是唯一符合当前情况的。否则,所有的徐家成员都不能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即神化时期的和尚可以在家人最强大的阵容下保持完整。

当然,徐佳芝的实力不仅由空中的六个人达到了元婴阶段。对于其他观看过下面战争的元婴大师来说,他们心中的震惊远比许多民族要深,因为从他们的眼中很明显,凌牧绝对不是神的大师,而只是像族长徐翠山一样,是元婴中期。

然而,元婴中期的一个修士可以抵挡元婴中期的另一个修士和元婴早期的五个修士的联合攻击。如何做到这一点?

就在高耸入云的山峰出现的那一刻,他们的眼睛也看到了幻觉,但是在元婴哥哥看来,这恐怕是一种法宝的变化,所以这些看着徐家长辈的人,当然,凌牧的手中肯定握着某种非常强大的防御法宝,这样才能抵挡住之前的打击。

只有什么法宝如此强大,他们无法想象!

而心中最深的震惊,是凌木被六个人包围了,他们自己也在战斗,凌木很亲近,自然明白凌木的修为如何,甚至知道对方没有使用任何法宝,阻挡了由此产生的一击,只是三个法术。

或者,事实上,前面的七场雷暴和沼泽幻觉只是在拖延时间,只有最后的变化才能真正抵御这一打击!

然而,即使是成就最高的徐翠山,也不知道这座山究竟是如何出现的,就好像它突然从外太空飞来一样!一瞬间,他甚至觉得灵木就是山!

因为心中的震惊,这六个人收回法宝后并没有退缩。他们仍然保持着封闭的趋势,并将灵木包裹在其中。

凌牧看到这种情况,也不说话,只是盯着徐翠山。

毕竟,徐翠山已经修炼了很长时间,能够担任徐家的掌门人。他的头脑非同寻常。他很快恢复了震惊,看到了凌牧的眼睛。他立刻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他嘴唇微张,想说话。

正在这时,在他身后的一座山峰上,突然传来一声大笑,一股紫色的光辉飞了出来,直直地向这里飞去。

光华还没走到人群中,就听到一个粗哑的声音说:“资助我们家的专家从哪里来?我想学!”

凌牧伟一皱眉,但没有理会那个声音,依然看着徐翠山,眼神中流露出一丝讥讽,仿佛指责对方先前的话都是假的。

但令他惊讶的是,徐翠山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安全感,仿佛觉得自己族长的尊严受到了侵犯。

他没有回头,但他刚刚收回手臂后一直缠绕在手臂上的金鞭仍然在动。它的前端似乎变成了一把锋利的剑,直直地向飞人走去。

果然,紫色的光被金色的鞭子挡住了,那个人出现了。

然而,当我看到徐翠山的生活非常相似时,就好像他的哥哥。就他的年龄来看,他似乎比徐翠山年轻,显然他的成就更高。

徐翠山喝了一大口,说道:“徐家的人都听说,凌牧今天已经是我们徐家的客人了。我们应该以主人和客人的礼貌对待他。任何人不得随意冒犯!你们都下台。我要带客人去后山。”

他的话显示了族长的尊严。参加过上次围攻的五位氏族长老立即鞠躬,转身飞回山上。当地的部族也逐渐分散,只留下断断续续的评论。

只有后来的那个人站起来,满脸怒容地看着徐翠山。他的嘴角甚至露出一丝不屑,好像他没有把宗主放在眼里。

徐翠山没有回头,但他也知道对方的动作。这时,他冷冷地哼了一声,“许崔氏,你不下台吗?”

凌牧一听,心里越来越有把握。在他面前,两个长得像肖的人一定是兄弟。否则,这个名字就不会带来同一个词“崔”。

我看到许崔氏突然收起脸,嘴里发出一声大笑。他大胆地说:“酋长大人,我怎么敢不听您的命令?然而,最近几天我学到了一点。我想出去旅行,增加我的知识。我特别请求族长释放我。你认为有可能吗?”

他说话的时候,虽然他的话是要征询徐翠山的意见,但他的语气狂野不羁,好像他不听对方的回答,只会做他想做的事。

徐翠山脸上闪过不耐烦,沉声说道:“只要你不打扰客人,你可以随便出去。”

许崔氏听了他的承诺,哈阿哈笑了笑,再次变成了紫色的光芒,一条兜在金鞭周围,似乎是从灵木身边飞来的。

但就在他经过灵木身边的时候,他突然握了握他的手,一个鱼网状的物体径直来到灵木的面前!

徐翠山立刻扬起眉毛,那条金色的鞭子瞬间从他的胳膊上褪下,变成了圆圈,挡住了渔网。

然而,他的街区被封锁了,许崔氏似乎是故意和他玩的。渔网一放出,就被收集起来,周五没有进入凌牧的身体范围。

我看见许崔氏拿着渔网,他的身体没有停下来,突然不见了,空气中有一种得意的微笑,那种无忧无虑,说不出的神情。

徐翠山被哥哥骗了,脸色多变,好像觉得很丢脸。

凌牧表面上很平静,但心里却很高兴。他似乎喜欢以族长的尊严看着这个人,但是他被一个少年的外表所殴打和压迫。

沉默良久后,徐翠山突然收起金鞭,向凌木易招手。“跟我来!”他说。

这两个人不再多做耽搁,来回飞到了徐家的后山。

一路渐渐远离了徐家人的生活范围,外面渐渐恢复了不寻常的山景,凌牧心中虽然有疑惑,但也不问,只是将遁光紧紧地落在徐翠山身后,同时四处游走,看着整座山。

徐家选择的山脉绵延起伏,景色万千。然而,这仍然是第二名。首先,它潜在的精神脉络是隐藏的,富含灵气,最适合修炼。

过去,有大量的族群生活在一起,尤其是精神脉搏。他们选择了这个地方建立自己的家庭,这表明徐家的祖先有着长远的眼光。

在这座大山里,还有其他几个地方看起来像矿区。从高空看,有许多普通人在里面工作,好像他们在挖灵石。

当然,作为一个修道家庭,自然有医药园,但这些医药园都是在远离族人居住的山上单独开放的,以避免争夺光环。

但渐渐地,凌牧发现徐翠山和自己一起飞到的地方似乎是山脉中最薄弱的地方。

他已经发展出一种八卦的方法,他的胸中包含着世界上的一切,他的精神感觉非常敏锐,而且他对灵气的变化非常敏感,但是灵木在他的心里想不起来。如果徐家想要禁锢徐若婷,为什么不在灵气较多的地方建立佛法阵,而去灵气最弱的地方呢?有必要派别人来处理吗?

但是徐翠山没有说,他不好问,你们为什么不也问一下对方没有被监禁得更严吗?

最后,徐翠山停止了高空飞行,把他的逃生灯转向一座山峰。

凌牧远远地看到了山顶上的景象,更加迷惑不解。

我看到这座山光秃秃的,上面没有植被。这是一片荒凉,岩石参差不齐。然而,山顶上矗立着一座高约10层的六边形塔。在普通人眼里,它可以说是一座非凡的建筑。

然而,这座塔在灵木眼里太普通了。因此,塔周围没有灵气波动。它似乎完全是用普通的东西建造的。如果它被用来囚禁一个和尚,它将不会有任何效果。

而凌木此时也看得很清楚,塔下没有人,是一座孤零零的塔!

突然,他的心动了,产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这个想法震惊了他,但是他的心沉了下去。

徐翠山飞到塔楼前,向塔楼挥手。这座塔的大门立即被打开了。只有清晰的声音说:“徐若婷,徐家的一个不值得的女人,读到你真心忏悔,已经在堕落仙塔里住了很多年了。她的雄心是值得称赞的。在部落所有长老的一致同意下,你今天可以被释放。从那以后,你和我徐家没有任何关系。生死攸关。”

当他的声音降低时,塔上传来一声惊喜的叫喊,接着是一阵声音,好像有人在走下台阶。

渐渐地,一个声音从黑暗的塔里出现了。

凌牧仔细盯着走出去的人的脸,突然神色惊恐,脱口而出一句话...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