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武道神途路下载
  3. 武道神途路
  4. 第五章神秘

第五章神秘

作者: |返回:武道神途路TXT下载,武道神途路epub下载

正当王玉龙送凌牧离开学校的时候,谢温韬和他的一行人已经驶出了校门。在公共汽车上,道士不断挥舞双手,用梅花针刺穿谢温韬全身的穴位,帮助他平静翻腾的气血,治疗伤势。打了36针后,他拍了一下谢温韬的胸口,又往后退了一会儿。道士松了一口气,似乎耗尽了他的心思。

看到道士终于完成了这一系列的事情,前面的中年司机问道:“孙师傅怎么样了?”

谢温韬接受道家治疗后,刚刚苍白若死的脸终于缓和了一些,透出一丝淡淡的红润之色,将身子慢慢靠在椅背上,狠狠说道:“真不敢相信我真希望这位老人的闭门弟子竟然在什么大学生跆拳道馆里,给棒子的武术传人服务,真是讽刺。然而,这家伙很有天赋。我看不出他有多黑。他对敌人只有一点经验。否则,我一开始就不会在突袭中成功。如果真的有战斗,我不如他,但他的实战经验不如我。很难说他会赢还是会输。”

中年人一边开车一边说:“孙师傅,我不太明白你说的话。简而言之,打败他并不容易,是吗?”他从后视镜里看了看道士,说道:“还是按照师傅之前制定的计划。我将负责安排这次机会。请胡道士出手。”

这时胡道石的眼睛似乎又闭上又睁开了。他看起来像是在出神。当他听到那个中年人的话时,他只是微微点头,不管他是否能看见。

然而,谢温韬还是自言自语道,“唉,我还以为我在年轻人中间擅长功夫呢。我从没想过这个林牧比我小几岁,他的功夫比我高一点。爷爷很难有尊严地复仇。”

凌牧回到了她真正的家,不是学校租的房子,而是她父母住的地方,因为学校旁边的房子没有被哥哥认出来,不方便。事实上,他的伤势并不严重。当他乘出租车回家时,除了汗水,他看不出他有什么毛病。根据他的体质,事实上,这种损伤只能持续一周。他只是借此机会取消班级的旅行活动。与此同时,因为他通常遵循计划,下周他将去拳击馆和师父一起学习拳击,让师父知道他的搭档受伤了,他不知道对方的来历。他总是感到有点不确定。

凌牧和师兄关系很好。首先,他被邀请帮助伤口迅速愈合。第二,他和师兄会总结这里发生的事情。五分钟后,刘一水也开车去了灵木的家。当他第一次看到凌木来开门时,他皱起了眉头,因为凌木的伤势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严重。凌牧看出了关于哥哥的想法,急忙让刘一水进了房间,用略带歉意的语气又讲了一遍故事。

另外两兄弟对此事有相同的看法。这些人似乎不仅仅是通过比武来战斗。谁还叫道士陪他们?相比之下,这些人更喜欢测试凌牧的实力。至于是和凌木本人打交道还是有更深的目的,很难说,因为尽管有武装人员的身份,凌木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没有多少亲戚朋友,单独和他打交道没有任何价值。如果你和跆拳道协会打交道,你不需要跑去学校找灵木。外面的社会充满了跆拳道训练机构,尤其是灵木正在练习武术。这是你可以随便问问就知道的事情。那么这些人的唯一目标就是叶天智大师和整个拳击馆。

另外两兄弟讨论了很长时间,看道士是否会武功。根据凌牧描述的行为,刘一水看不到道士的道路。他只觉得这个人一定有一些特殊的能力。如果他会武术,从他的经验来看,那一定很可怕。如果你被这样的人盯上,即使叶天智大师年轻30岁,回到功夫的巅峰,也很难对付。

最后,凌牧计划让大师兄帮忙治疗伤势。关于这些事情,最好请教大师。刘一水接过灵木的脉门,确定了被谢温韬暗能量冲击损坏的四肢和内脏的位置,拿出一块随身带的膏药来治疗内伤,让灵木脱下外套,将膏药均匀地涂在灵木受伤的地方,然后用手轻轻地在这些地方按摩暗能量。连续近三个小时,刘一水因为持续使用黑暗力量而疲惫不堪。灵木在这个过程中也吸收了黑暗力量的药物,而且体力消耗也不小。然而,当这两个人停下来一个接一个地休息时,到处涂抹的膏药已经完全渗透到灵木的身体里,只留下一层光滑紧致的皮肤。凌牧的伤势是现在的一半。剩下的就是让身体真正消化药物,依靠凌牧自己的恢复。休息了半个小时后,刘一水站起来,动了动手脚。他准备回去了。整个下午出来后,他的手机上有20多个未接来电,公司里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处理。

凌牧也没有挽留她。至于感谢,不用说,她和其他门徒关系最好。不再需要说谢谢了。送刘一水出门后,凌牧犹豫着是否回学校住。他下午没有去参加选修考试。据估计,学期开始时,他将不得不支付补考费用。这样,他就完成了这个学期,休息两三天后就可以正式休假了。他也应该收拾一下,去大师那里学拳击。在决定直接留在这里后,林木迪计划给聂灵儿打电话。问一问选修课的考试是非常令人放心的。结果,他发现自己没有监视器的电话。

然而,聂灵儿确实有林牧的电话号码。当然,作为班级的班长,她必须保证她能在任何时候联系班级里的每个学生。虽然她打电话通知凌牧任何班级活动等等,但凌牧拒绝了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奇怪的数字。当聂灵儿这一次打电话来的时候,凌牧还是没有接电话。首先,他把它当成一个奇怪的数字。其次,他在吃饭。练习武术的人吃得很多。尤其是凌牧今天刚刚受伤,没有吃午饭。他正忙着和哥哥刘一水讨论和治疗。那时,他需要摄入大量营养来恢复健康。吃顿丰盛的晚餐当然是第一要务。然而,聂灵儿仍然对这位大师同学保持着足够的关心。电话一直在响。灵木猜测,她或者辅导员会在这个时候这样联系他,最后拿起电话。

听了半天铃声后,聂灵儿也有点暴躁。他走过来喊道:“凌大仙,你受了重伤,已经死了。你已经半天没接电话了!”

凌牧听说是聂灵儿。当然,她不能说她刚刚吃了一顿大餐,没有时间接电话,所以她很快低声说,“嗯,我在医院输血,我的手机在包的一边。我没有听到震惊。”

聂灵儿的语气立刻放松了:“啊,我差点忘了,你好吗?你受了什么伤?我看见你和别人握手,然后你受了重伤。这是传说中的内功吗?医生说它是否可以治愈了吗?”

凌木心想,我不知道医院的医生能不能治疗这种伤,反正现在已经是一半的治疗了,至于这是什么样的伤,凌木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内功还是小说里的什么东西,自己说和对方的手被黑暗力量伤害了,聂灵儿又问什么是黑暗力量该怎么解释。

想了很久,凌牧才说:“嗯,我也解释不了。不管怎样,伤势并不轻也不严重。据估计,住院需要半个月。”

聂灵儿听到凌木这么说,估计情况应该不错,而且听这凌大仙说话不像是电视或小说,受了重伤说不出话来呼吸半天,这么虚弱什么的,心都会放下来。这种担心一平息,女人的好奇心就升起来了。她真的很想知道灵木一号是如何战斗的。当两个人握手时(暂且称之为握手),就像地震一样。训练场上厚厚的地毯裂成了一大块。这一定是传说中的内功。我能找到什么借口当面问?顺便说一句,我用了最血腥的手段——探望病人,想着聂灵儿,说,“嘿,你在哪个医院?我为什么不组织我的同学来看你呢?”凌牧还没来得及回答,她又补充道:“算了吧。你受伤时一定害怕被打扰。太多人不擅长去。我最好代表全班去看一看。”

灵木后悔了,他说他住院了。他只是简单地说,他会在主人家里或大哥哥家里治疗伤口。聂灵儿还能巴巴说他会来吗?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凌牧回答说:“我在一个由哥哥经营的小诊所里。外人来这个地方不方便。”

幸运的是,聂灵儿看了许多小说和电视剧。他认为灵木所说的地方一定是一个主要教派的重要据点。只有他自己教派的人才能带着身份标志等进出。她的想象力很难如此丰富。毕竟,凌牧的功夫超出了她的想象。不看小说很奇怪。叶天智先生开的拳击馆的确附属于艺光,但并不对外封闭。只是他治疗跌打损伤。普通人很少在家就医,通常只治疗同一个班的人受伤。没有商业收入。

聂灵儿接受这个理由后,凌牧又问起选修课考试的事。正如他所想的,开学后支付补考费用是可以的。聂灵儿安慰了凌木几句,如好好恢复,旅游等等,然后挂了电话。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