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自闭少女的克星医生下载
  3. 自闭少女的克星医生
  4. 第三十七章 儿大不中留

第三十七章 儿大不中留

作者: |返回:自闭少女的克星医生TXT下载,自闭少女的克星医生epub下载

蒋星泽想了想,小声嘀咕道,“那倒不会,只不过要找回来还是有点麻烦。”

穆嘉言如今在西远的生活状态,他想象不出来。

穆嘉言过得好不好也不知道。

蒋星泽只是单单从宋静辉那里了解了大概。

其实,完全没有什么参考价值……

穆嘉言本来可以留在云水医院的,但是她却义无反顾地回了西远,这点确实值得考究。

白天当他望着云水医科大学的时候,心情很复杂。

过去在学校的时候,他可以亲自去了解她,去走进她心里,但是出了学校,一切事情就不受自己控制了。

蒋星泽只知道自己的感觉还没有变,但不知道穆嘉言对自己又是怎么样的。

是不是不联系她,不找她的话,穆嘉言就会渐渐忘记他这个人。

与其坐等天上掉馅饼,还不如主动出击,去求证,去努力一回。

于是,蒋星泽当机立断,决定去西远。

蒋妈妈把爸爸拖回房间后,关上卧室门走了出来。

她看着蒋星泽坐在沙发上,思绪却飞远了。

她走了过去,坐在一旁。

蒋妈妈一坐下,沙发有明显的起伏。

蒋星泽回过神来,扭头笑着说道,“妈,怎么又出来了,不是回卧室了吗?”

蒋妈妈盘腿坐在沙发上,眉心拧成了川字。

她犹豫地说道,“你别听你爸爸瞎说,你想去西远就去吧,就当顺便去游玩散心了。”

蒋星泽看了一眼卧室紧闭的房门,悠闲地向后躺着,半曲着身体。

“妈,我心里有数,你放心,快回去睡觉吧。”

他妈妈起身说道,“得,又白劝说了,儿子长大也同样不中留啊。”

然后拍了拍蒋星泽的腿,向卧室走去。

“妈……”

蒋星泽叫住了他妈妈。

他妈妈站在,转过身回望着他。

“怎么了?”

“妈,你喜欢嘉言吗……”

蒋妈妈歪头想了想,认真地说道,“如果小言喜欢你的话,我没有意见的。”

蒋星泽点点头,“嗯,我知道了,妈。”

“没事了吧,那我进去了。”

蒋星泽起身关掉了客厅的灯,也回了卧室。

他回了房间,打开了书桌上的台灯,拿起一旁的手机当即查看了去西远的路线。

一个星期之内的机票都没有了只剩下商务舱头等舱这些。

蒋星泽皱了皱眉。

又翻了翻去西远的高铁,明后两天的也售完了。

他叹了一口气,无奈只能查看去西远的火车了。

还好搜索的及时,从云水到西远还有一些余票。

蒋星泽情不自禁地笑了,追妻之路难于登天呐……

外界因素都来干扰他了。

估计此去一行,应该不是那么容易。

只剩坐票了。

他心想着,坐就坐吧,能顺利到达西远就好了。

蒋星泽打开微信,翻到穆嘉言的聊天框,手指停留了许久没有按下去。

他想了想,还是不要提前告诉穆嘉言了,给她留一个惊喜吧,就像当初第一次去西远的时候一样。

毕竟轻车熟路,蒋星泽也不担心会遇到什么问题。

他站起身开始打包行李。

不知道要在西远待多久,总是要备齐必要的东西。

想想就觉得激动。

蒋星泽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这种刺激冒险的行动了。

在A国的时候忙于学业,很少会参加酒吧聚会,心情也极为平静,但是一遇上穆嘉言的事情,心情就开始飘忽不定。

蒋星泽躺在床上迫使自己闭上眼睛,无奈没有任何睡意。

他一整晚都没有睡好,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就开始忙碌,把行李拿到了客厅里。

准备好一切之后,去了洗手间洗漱。

蒋爸爸睡醒出来上卫生间,开门一看,他儿子正在刷牙。

蒋爸爸一只手撑在门框边,盯着蒋星泽,目光透露着嫌弃,“这么早就要出发?”

蒋星泽正对着镜子刷牙,听到他爸爸的问话,点头看着他。

然后迅速刷完牙漱了口,让开了位子。

“爸,你先用,我待会儿再洗脸。”

蒋星泽侧身走了出去。

他爸爸最近看他不顺眼。

蒋星泽明显感觉得出来。

难道是蒋先生提早更年期了吗?

他背靠着墙壁站立着。

不一会儿,听到了冲水的声音,蒋爸爸开门走了出来。

蒋星泽笑了笑,再次进了卫生间。

他挤了一点洗面奶在手掌心,准备揉搓的时候,看到蒋爸爸还没离开,正站在门口望着他。

蒋星泽停下来手中的动作,顿了顿说道,“爸,你怎么还没回房间,有事吗?”

蒋爸爸挠了挠脑袋,似乎想说什么又不好意思开口,最后没有办法,豁出去了。

夫人交给的任务必须完成。

他端着架子,严肃地说道,“小泽,我和你妈妈都不讨厌小言的,你尽管做你心中所想就好了,我说完了,你接着洗漱吧。”

蒋星泽一脸茫然,他爸爸这是转性了?

他突然间有点不习惯,看着蒋爸爸离开的背影直发愣。

然后机械地开始洗脸,边洗脸边摇头。

蒋星泽不急不忙吃过早饭后,拿着行李轻轻关上门走了。

幸好他妈妈和爸爸没有出来欢送他,不然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只要他妈妈没在,他爸爸也就不会凑热闹。

一路上坐着火车来到了西远。

蒋星泽长很少坐火车,但是这次也实实在在感受到了火车的“美好”。

车厢内人挤人,夏天里各种味道四处散溢,泡面味,脚臭味,香水味,鼻子遭受了亲所未有的挑战。

想在小桌子上趴会儿,还有小孩儿的尖叫声,婴儿的啼哭声,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像是在开交谈会。

关键,六个小时的路程,一直坐着,难免身体不舒服,舒展不开。

“前方到站西远站,请乘客们拿好行李物品有序下车……”

广播里不断提醒着。

终于,蒋星泽熬过了这艰难的六个小时。

他体会到了穆嘉言每次回家的辛苦。

之前他问过穆嘉言,为什么不买动车票回家,毕竟又快又方便。

穆嘉言笑着回答他,“我喜欢火车里的气氛,热闹啊,永远是吵吵闹闹的车厢。”

他可能还是无法理解穆嘉言的心思吧。

而这个时候下了火车的他同样也没有办法理解。

蒋星泽更喜欢舒适安逸的环境,让人身心愉悦。

不过,当他再次离开西远的时候,重新乘坐火车的时候,真真切切感受到了穆嘉言所说的那种感觉。

蒋星泽来到西远已经快晚上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他拎着书包站在火车站门口,看着周围的行人。

“同学,坐车走了,去哪里,我带你。”

“十五一位,去哪里?”

“上车了,走了走了!”

蒋星泽皱了皱眉,远离了这些人群。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手机联系了,并且打了语音通话。

“喂,我是蒋星泽。”

“对,是我。”

“你现在在西远吗?”

“我来西远了,在火车站这里。”

“不用过来,我就是提前和你打个招呼,要去哪里坐出租比较好?”

“地下通道那里对吧,谢谢了,一会儿再联系你。”

蒋星泽挂了通话,向地下通道走去。

他按着上次来过的记忆,和司机师傅报了穆嘉言小区的住处。

他看着窗外的景色,和云水大不相同。

师傅通过镜子瞅了瞅他,说道,“小伙子不是本地人吧。”

蒋星泽笑着点头,“嗯,过来找个同学。”

师傅开车技术一流,左摇右摆的,还顾得上和蒋星泽交流。

师傅八卦道,“是不是异地恋,来见女朋友了?”

“差不多,一个意思。”

不一会儿吧,到了穆嘉言所在的小区。

师傅将车听到了马路边缘,“小伙子,到了,下车吧。”

“谢谢师傅了。”蒋星泽顺便关上了车门。

他站在曾经来过的地方,抬头望着天空转圈。

突然手机响了,蒋星泽一看立即接了起来。

“嗯,我到了。”

“暂时还没找住的地方。”

“你要过来?那好吧,我在丽苑小区门口等你。”

蒋星泽挂了电话,双手插兜看着周围的建筑。

好像和他第一次来的时候区别不大,只不过当时是来找自己女朋友的,这次是来找回自己女朋友的。

他来来回回闲逛着,等着来人。

没过多久,从出租车上跑下来一个女生。

长发披肩,个子中等,风风火火朝这里走来。

蒋星泽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女生,还没走近,就笑着迎接,“你来了?”

“接到你电话吓我一跳,还以为怎么了呢?”

蒋星泽双手环胸,抱歉地望着她,“周晴,第一次给你打电话,让你受到惊吓了。”

周晴摆摆手,“没事,你来了也好。”

蒋星泽挑了挑眉,疑惑地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周晴脸色突然间变得灰暗,叹了口气,“没什么,先带你去住的地方吧,待会儿和你细说。”

周晴双手叉腰,抬头看着蒋星泽,皱眉说道,“你要住哪里住?我爸的朋友刚好开店,可以带你过去。”

蒋星泽摇摇头,“不麻烦了,换其他地方吧,就在附近找就好了。”

周晴想了想,“行吧,那个酒店说近也不近,说远也不远,还是走着过去吧,刚好可以和你说会儿话。”

“可以。”

周晴在前面带路,蒋星泽亦步亦趋地跟在一旁。

周晴回头问他,“你应该没告诉嘉言你来了西远吧。”

蒋星泽摇摇头,“还没有。”

“她……最近过得怎么样?”

周晴咬了咬嘴巴,“你们是不是好久没有聊天了。”

蒋星泽沉吟道,“嗯。”

“嘉言……怎么说呢?状态不太好。”

蒋星泽立刻停下了脚步,蹙眉望着周晴,“发生了什么?”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想了解情况可是又怕知道真相之后自己会先崩溃。

周晴抬头看到了那家酒店,伸手指了指,“我们到了。”

蒋星泽看到了,只好先作罢,将好多疑问放到一旁。

周晴带着蒋星泽来到前台。

前台服务生看到晚上来了一男一女,眼神都变了。

周晴轻声咳了咳,“一间房。”

服务声问道,“一晚吗?”

周晴回头看向蒋星泽。

蒋星泽正在走神当中。

她咬咬牙,拍打着蒋星泽的胳膊,面色凶狠地问道,“回神了,问你住多久?”

蒋星泽正在思考穆嘉言的事情,一时间走神了。

感觉到有人打他的胳膊,回过神看到周晴凶狠的目光,无奈地笑了笑。

大概朋友之间相处得时间久了,性格说话各方面都很相似了。

穆嘉言急得跳脚的时候好像和周晴现在的表情一模一样。

蒋星泽摇摇头,沉思了一会儿,回答道,“先定五天吧。”

周晴惊讶地眼睛都睁大了,“你不会要常住吧。”

“那就要看我多会儿可以完成任务了。”

周晴不解,“你说什么?”

蒋星泽笑了笑,“没什么。”

服务生看着两个人“打情骂俏”,不了解情况,忍不住鄙视着他们。

到底职业素养还是在的,端正了自己的态度,友好地问道,“请问两位要住多久?”

蒋星泽笑了,否认道,“她不住,是我一个人,五天吧。”

服务生礼貌地说道,“您好,身份证和押金请交一下。”

原来两个人不是来酒店开房的,不知不觉间态度也变得不一样了。

周晴带到酒店,后续的事情就不归她管了。

她眼睛四处乱瞟着,欣赏着这家酒店的布局。

在广告公司待时间久了,不论去到哪些地方,总是会情不自禁地参考着别人优秀的地方,加以利用,留作参考。

蒋星泽办好手续后,走到周晴身边,“我办好了,先上楼放行李了,你在这里坐着等会儿,我马上下来。”

周晴点点头,“好,你去吧。”

蒋星泽一走,她就坐到了大厅休息区。

看着蒋星泽登上电梯的背影,不住地叹气。

蒋星泽多好啊,人又帅还痴情,绅士风度,这么完美优秀的一个男生,穆嘉言怎么就不开眼呢?

相处了一年多,就主动提出分手。

这样周晴很费解。

如果是她的话,可能早就被蒋星泽这样的男生收服了。

她托腮想着。

不过,还是许少淮比较合她胃口,开心的时候可以拥抱他,不开心的时候可以欺负他,许少淮永远没有怨言。

穆嘉言的事情真的要累死她了……

连她一个旁人都觉得辛苦,更不要提当事人。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