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自闭少女的克星医生下载
  3. 自闭少女的克星医生
  4. 第六十三章 万事有我

第六十三章 万事有我

作者: |返回:自闭少女的克星医生TXT下载,自闭少女的克星医生epub下载

蒋星泽深知穆嘉言此刻是脆弱的,她的心防也极好攻破。

但是蒋星泽不愿意趁人之危,那样的行为显得他格局太小,过于幼稚。

两个人长久的站立着。

时间久到蒋星泽双腿都有点站不住了,然而穆嘉言还没有松手。

他歪着头看着怀里的穆嘉言,发现她一声不吭。

蒋星泽伸手摸向她的后脑勺,轻轻拍了拍,在她耳畔低声戏谑地说道,“要站成雕塑了!”

声音里带着一丝笑意。

穆嘉言缓缓抬头,尴尬地抹了抹鼻子,收回了自己的胳膊。

她转身就往卧室走去。

蒋星泽眼疾手快地扯住了她的胳膊,紧盯着她的侧脸说道,“万事有我!”

穆嘉言回头看了他一眼,重重地点头。

这一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半夜时分穆嘉言翻来覆去睡不着。

人的听觉在夜里格外灵敏。

黑夜里房子静悄悄一片,异常安静。

蒋星泽平躺在床上,听到隔壁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睁眼望着天花板,眼睛一眨一眨的。

手机此时显示凌晨两点半。

蒋星泽知道穆嘉言还醒着……

穆嘉言委屈,他明白。

穆嘉言失眠,他知道。

穆嘉言倔强,他清楚。

该劝解的已经都讲过了,只是她自己想不通。

蒋星泽没办法更进一步去帮她。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他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只是尽可能去减少穆嘉言的痛苦。

蒋星泽翻了个身,准备闭眼睡觉,应对明天的宏大场面。

他往上扯了扯毯子,掖着薄毯一角,准备入睡。

“咚咚咚”。

他听到一声小心翼翼的敲门声,声音不大,带着试探,可见一点也没有底气。

他坐起身问道,“嘉言?”

门外没有人回答。

他撑着胳膊下了床,走到门口,拧开了门把手。

毫无意外,门外站着的是穆嘉言。

蒋星泽看到她的样子吓了一跳。

穆嘉言身上裹着毯子,一只手捏着毯子一角。

由于毯子过长,拖在了地上。

穆嘉言低着头,光着脚站立。

地板微凉,她的一双脚不停地变换着位子,互相踩着。

蒋星泽无声地笑了笑,而后皱眉问道,“睡不着?”

穆嘉言点点头。

蒋星泽右手扶着门框,俯视着她,“闭上眼睛属羊,一会儿就睡着了。”

穆嘉言顿了顿,说道,“数羊是西方的传统,数过睡不着。”

可能夜晚人的思绪容易泛滥,容易轰塌,容易软弱。

任何言语都抵不过近距离的触碰,这样的安慰是奢侈的。

蒋星泽叹了口气,思索之下说道,“你数水饺吧,这样符合我们的语言文化。”

穆嘉言手指捏得更紧了。

依然不为所动。

蒋星泽不是傻子,知道穆嘉言在向自己示弱。

他的内心纠结,只要穆嘉言在往前近一步,或许他的坚持就会轰然倒塌。

他的手慢慢放下来,握在门把手上,身体微微弯曲,凑近说道,“快去睡吧,不要想别的,慢慢就睡着了。”

穆嘉言低语着,“数水饺吗……”

蒋星泽点头,“嗯”了一声。

准备关门的瞬间,穆嘉言伸出手阻挡了他。

穆嘉言吞吞吐吐地说道,“蒋星泽,我还是睡不着……”

黑夜里,穆嘉言的眼睛明亮如星,晃进他的心房。

蒋星泽把脸别过一旁,没有吱声。

穆嘉言鼓起勇气把手覆盖在他手背上,轻轻地放了上去。

穆嘉言的手冰凉,让蒋星泽此起彼伏的心情一下子镇定了下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眼睛望向别处,妥协道,“去你房间吧。”

然后松开了手,轻轻关上了自己的房间门。

穆嘉言表情一松,跟在他身后回了自己卧室。

蒋星泽率先推门走了进去。

他环视了一圈。

房间里只开着一盏床头灯。

蒋星泽想了想走了过去,坐到了床上。

穆嘉言站在门口没有行动。

蒋星泽笑了笑,拍着针头说道,“发什么呆,不是要睡觉吗?”

穆嘉言慢慢走到床上,准备爬上去。

忽然想到什么,又走了下来。

重新换上拖鞋去了洗手间。

蒋星泽不懂她的行为,疑惑地望着门口。

没过一会儿,穆嘉言走了进来。

蒋星泽好奇地问道,“你去做什么了?上厕所吗?”

穆嘉言摇摇头,解释道,“洗脚。”

蒋星泽恍然大悟,随即哭笑不得。

穆嘉言发现他的异常,问了一句,“怎么了?”

蒋星泽笑着说道,“没什么。”

穆嘉言真的是……

难为她在心情差的情况下还清楚地记得自己刚才没有穿鞋,上床必须要干净整洁。

蒋星泽真的被她打败了。

穆嘉言上床钻进了薄毯里面,看着依然坐着的他,疑惑地问道,“你不睡吗?”

蒋星泽暗自叹气。

开玩笑!

明天穆嘉言的妈妈就要回来了……

一回来见到他们两个人双双躺在同一张床上,心情怕是非常糟糕!

况且本就对穆嘉言心存不满……

蒋星泽还不想在自己未来岳母面前失了好感。

他的心必须坚定!

穆嘉言可以犯错,他不行!

蒋星泽坐在床边,看着她说道,“你睡吧,我就在旁边陪着你。”

穆嘉言爬起身,带着些许惊讶,“那你呢?”

由于穆嘉言的移动,床单出现了明显的褶皱。

蒋星泽低头轻轻抚平了床单,温和地说道,“你睡着了我就过去睡了。”

穆嘉言双手支撑在床上,眼睛里看不到丝毫疲惫之感。

她轻抿嘴唇,点了点头。

蒋星泽双手握着她的肩膀,拍着说道,“好了,睡吧。”

然后强迫她闭上了眼睛。

穆嘉言背对着蒋星泽,脸朝着墙壁内侧。

蒋星泽扭头看了看她的背影,然后看着面前的床头灯低声轻语说道,“要不要帮你把灯关掉,这样容易睡着。”

穆嘉言眨了眨眼睛,“不用。”

过了半晌,蒋星泽听不到穆嘉言的动静,轻声唤道,“嘉言?”

“嗯。”

蒋星泽惊异,反问道,“你还没睡着……”

穆嘉言翻了个身面向他,皱眉说道,“睡不着……”

蒋星泽无奈,他招了招手,声音温柔平和,“往这边一点。”

穆嘉言也没有反抗,磨蹭到了床边。

蒋星泽伸手挡住了她的眼睛,另一只手反手关掉了床头灯。

他命令道,“闭眼!”

穆嘉言眨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在他手掌心不停地刷着,弄着他手心痒痒的。

听到命令后,穆嘉言停止了晃动。

蒋星泽往前坐了坐,动作无比轻柔平缓。

修长的手指慢慢放在她的后背,一遍又一遍轻拍她的背部,哄她入眠。

在穆嘉言看不到的地方,蒋星泽的眼神有着她从未见过的光芒。

眼睛里似乎装着星辰大海,而那星辰大海只是她一个人的地方。

穆嘉言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烦躁的心情也奇异的平静下来,呼吸也慢慢地平稳下来。

蒋星泽的手似乎有一种奇妙的抚平创伤的能力。

穆嘉言慢慢陷入了沉睡中……

蒋星泽也跟着她折腾了一天,眼皮也已经在打架了。

他低头看到穆嘉言已经睡着了,产生了连锁反应,情不自禁跟着打了个哈欠。

他小心翼翼地抽回了自己的手,动作轻缓地站起身,尽可能不惊醒穆嘉言。

走到门口回身看了她一眼,然后推门出去了。

回到卧室已经快三点半了。

蒋星泽盖上毛毯翻了个身,就睡着了。

事实证明,千万不要让一个女生的气留到晚上。

适当的哄一哄,让她提前消气,或者睡觉之前让她的心情保持愉悦,自己也会跟着轻松。

蒋星泽太累了,以至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他是被一阵敲门声惊醒的。

蒋星泽抹了一把脸,看了一眼手机。

早上八点钟。

由于昨晚没睡好,他的头微微发痛,带着一丝不清醒,眼睛难受到流泪。

他赶忙下了床。

小跑着来到房门口。

蒋星泽回头望了一眼穆嘉言的卧室,她还没有起床。

这么早敲门……

有可能是她的妈妈……

蒋星泽狠了狠心,打开了门。

推开门,门外是一位中年妇女。

虽然她的脸看起来饱经风霜,眼角有着明显的皱纹,眼皮也明显松懈下来,但是依稀可以看出当年是怎样的美貌。

当他看到面前这位阿姨的那一刻,就极为确定了她的身份。

穆嘉言和她妈妈长得很像,旁人一眼就可以看出她们两个的身份。

开门的一瞬间,两个人都有明显的惊讶。

穆妈妈在看到蒋星泽的那一刻,眼睛都瞪大了,随后想到了什么,又沉下了脸。

蒋星泽回神很快,晃了晃脑袋连忙打开了门。

他微笑着,礼貌地说道,“阿姨你好,这么早回来,应该让穆嘉言和我去接您的。”

穆妈妈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直冲冲就往里走。

蒋星泽眼疾手快,关上了门,走到一旁说道,“阿姨,我来吧。”

穆妈妈眼睛四处乱转,换了鞋子坐在沙发上,眼睛瞥向他们的卧室。

她正襟危坐,接过蒋星泽手中的水杯,询问道,“嘉言呢?还没起床吗?”

蒋星泽面对穆妈妈还是有点局促不安,两只手暗搓搓地捏紧了,回头看向了卧室,不确定地说道,“嗯,应该还没起床吧,我不知道。”

穆妈妈点点头,喝了一口水。

蒋星泽轻咳了几声,“那个……阿姨,我先去洗漱了,你坐着休息一会儿。”

穆妈妈放下水杯,点了点头。

蒋星泽以飞快的速度走回了卧室。

但是他能深深感觉到身后那一道炙热的眼神一直紧盯着他,直到他走进卧室,那种怪异的感觉才消失不见。

蒋星泽莫名松了一口气。

穆嘉言的妈妈不太好相处,这是他对穆妈妈的第一印象。

蒋星泽叠好薄毯,开窗通风后,去了洗手间。

他对着镜子快速地刷牙洗脸,看着镜子给自己以勇气,深吸了一口气后走出了洗手间。

蒋星泽比刚才见面的时候从容了一些。

他为自己接了一杯水,大口喝着,为自己壮胆。

穆妈妈回房间收拾东西也走了出来。

蒋星泽立即从沙发上站起,让出了位置。

穆妈妈看着穆嘉言卧室说道,“你去把她叫醒。”

蒋星泽立在原地,皱眉说道,“嘉言昨晚没睡好,让她再等会睡一会儿吧。”

穆妈妈挑了挑眉,“想睡觉有的是时间。”

蒋星泽闻言笑了,大胆地坐了下来,思索之下说道,“阿姨,你饿不饿,我先去给您买早点。”

穆妈妈摇头,“回来的时候已经吃过了,谢谢。”

声音里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

可能是对穆嘉言的先斩后奏充满了意见,所以看着蒋星泽也格外的没有好感,说话都带着抵抗之意。

蒋星泽点点头,“嗯。”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谁也没有开口讲话。

穆妈妈到底沉不住气,换了个姿势朝向了蒋星泽,质问道,“你就是嘉言带回来的同学吧。”

“嗯,是我。”

“你们是什么关系?”穆妈妈审问道。

蒋星泽忍着心中的不满,淡淡地说道,“阿姨心中怎么想的,我们便是什么关系。”

穆妈妈开始了咄咄逼人的状态,“嘉言不懂事让你住进来,你也跟着犯糊涂,我怎么想的不重要,关键一个女孩子……”

蒋星泽撇了撇嘴,“阿姨,嘉言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她作为您的女儿,难道您不该给予她最大的信任吗?”

空气中都弥漫着剑拔弩张的气氛。

时钟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窗外的树枝上有鸟儿在鸣叫。

穆妈妈被蒋星泽反驳的无以言对,双手捏成了拳头,“那你就不应该跟着嘉言来家里住。”

蒋星泽轻声笑了,解释道,“阿姨,嘉言怕我浪费钱,就把我从酒店拉出来了。”

穆妈妈窘迫地喝了一口水,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裤子。

“嘉言她应该第一天就告诉我!”

蒋星泽眼睛看向卧室,轻声说道,“阿姨,穆嘉言最近在休息,没有去上班,您知道吗?”

穆妈妈一愣,摇头,然后正准备批判一通。

蒋星泽制止了她的言语,叹了一口气,“你们大人的事情我们也管不了,但是您那段时间发现她的不寻常了吗……”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