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自闭少女的克星医生下载
  3. 自闭少女的克星医生
  4. 第230章

第230章

作者: |返回:自闭少女的克星医生TXT下载,自闭少女的克星医生epub下载

蒋星泽点点头,“知道了。”

他懒洋洋地回答道。

穆嘉言犹豫地说道,“你昨天没有被吹感冒吧。”

“没有,就是把你剩下的那杯酒都喝光了,想着再倒进去也不合适。”

她叹了一口气,嘱咐道,“那你差不多去洗漱吧,我给你倒杯茶。”

没有感冒就好,不然穆嘉言还得照顾他......

只是宿醉了。

穆嘉言找了茶叶,泡了一杯。

她妈妈好奇地问道,”你什么时候喜欢喝茶了?”

穆嘉言反驳道,“突然想喝了。”

“嗯,你去卧室看了,什么情况?”她妈妈问道。

“待会儿就出来吃饭了,已经起床了。”

穆妈妈点点头。

过了一会儿,蒋星泽洗漱完毕。

穆妈妈已经吃完早餐下楼溜达去了。

,这几天不在家,打算去她姥姥家串门。

毕竟离婚这么大的事情,肯定家里人也知道了。

蒋星泽左右望了望,询问道,“阿姨人呢?”

他对于今天早上晚起有点心虚,所以说话间也没有底气,担心她妈妈对自己颇有微词。

穆嘉言依旧坐在餐桌上等着他。

蒋星泽走了过来,优雅落座。

穆嘉言回答道,“我妈妈出去了。”

蒋星泽拿起桌上的茶水准备喝,穆嘉言说道,“你先喝口水,旁边给你晾好的白开水。”

他闻言笑的开心,乖巧地听着穆嘉言的吩咐。

一杯茶水下肚,慢慢恢复了神清气爽的模样,脑袋也没有发痛了。

穆嘉言双手撑着下巴,指了指面前的早餐,“应该还热着,不热的话我用微波炉加热一下。”

蒋星泽挨个尝了一下,都还温热,“不用,可以的。”

“那你吃吧,我去客厅看会儿电视。”她准备起身,被蒋星泽按住了胳膊。

“你坐着陪我吃饭。”

穆嘉言疑惑地看着他。

蒋星泽依旧抽出一只手拉着她,另一只手拿筷子吃着盘子里的鸡蛋。

穆嘉言拗不过他,顿时泄了气,无奈地坐了下来。

蒋星泽放心地吃了起来。

穆嘉言软趴趴地伏在桌上,翻看着手机。

让她盯着蒋星泽吃饭,她才做不到......

是谁说美好的一天从早餐开始。

穆嘉言郁闷极了。

她又不想紧盯着蒋星泽。

但是迫于无奈,只能安分地坐着。

蒋星泽就是要穆嘉言习惯他的存在。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机。

穆嘉言喜欢看综艺节目,听着里面主持人和嘉宾们搞笑的段子还有互动,心情自然而然就会变好。

蒋星泽很少看这些节目,这几天跟着穆嘉言没少追这些综艺节目。

刚开始不习惯这些片段,但是也默默地在一旁看着,没有拒绝。

只要能听到她开怀大笑的声音,就满足了。

慢慢地也就习惯了这些综艺节目,也懂得了穆嘉言的笑点。

每次到了笑点密集的地方,他也会跟着咧嘴微笑。

今天的节目有点无聊。

蒋星泽瞅准时间,缓缓开口,“我定了后天回云水的机票。”

穆嘉言正看着屏幕,微微一愣,回过头说道,“后天?”

蒋星泽点点头,“我回来还没怎么看望奶奶她们。”

穆嘉言懂了,也没有继续追问。

蒋星泽怕她多想,特意解释了一遍,“快开学了,回去准备一下。”

“我知道。”

当穆嘉言把这个消息告诉周晴的时候,蒋星泽已经坐上了回云水的飞机。

两个人坐在咖啡店里。

周晴一脸惊讶,“这么快就走了吗?”

她还以为今天蒋星泽会跟着穆嘉言一块儿来呢,结果已经走了。

穆嘉言点点头,“上午出发的。”

周晴撇撇嘴,“我这是下午约的你,他走的真及时。”

周晴嘟囔着。

蒋星泽这么快就回家了,难道已经提前完成任务了吗,还是知难而退了。

按理说不应该。

以他对穆嘉言的在乎,不可能轻而易举地就说放弃。

穆嘉言上午送走了蒋星泽,中午就收到了周晴的邀请。

她笑了笑,“蒋星泽他们快开学了,他说要回去准备资料。”

周晴眨巴眼睛,“啧啧”两声,“万一他回去见其他女生呢?”

周晴看热闹不嫌事大。

穆嘉言低头喝了一口咖啡,宽宏大量地说道,“那挺好的。”

似乎觉得咖啡不太甜,又擅自加了一勺糖,一口全猛灌到了嘴里。

周晴看着穆嘉言一口接一口地全喝完,杯中已经见底。

剩下一些细碎残渣。

穆嘉言擦了擦嘴巴。

周晴白了她一眼,吐槽道,“嘉言,我又不是带你来这里喝水的,咖啡要细细的品。”

穆嘉言抚摸着杯子,淡定地说道,“我渴了不行吗?”

周晴嫌弃地看了她一眼,戳穿了她的谎话。

“嘉言,要不要我去买点醋回来?”

穆嘉言摇摇头,大力捶了她一拳头,“你去帮我再点一杯咖啡吧,还是冰美式。”

周晴叹了口气,又去柜台点了一杯。

穆嘉言的样子明明就是吃醋了,还一脸镇定自若的样子,以为骗过了别人,也骗过了自己。

殊不知漏洞百出。

拿咖啡当水喝。

这明显就是吃醋的表现嘛。

她只是逗弄着问了一句,没想到穆嘉言竟然轻易上当了。

看来蒋星泽的努力没有白费。

这算是苦尽甘来了吧。

周晴万分感慨。

要说最希望看到穆嘉言幸福的人,当属她自己了吧。

周晴拿着做好的冰美式回了座位。

“对了,你过几天就开始上班了吧。”

穆嘉言点头也不是,不点头也不是。

她不知道该怎么和周晴讲,支支吾吾地说道,“我......可能要辞职了。”

周晴惊呆了,大脑停止了思考。

她搬了凳子坐到了穆嘉言旁边,急忙问道,“嘉言,你疯了吗?”

为什么突然要辞职。

工作已经步入正轨了,惩罚也惩罚过了,医院也撤销了处分,一切都已经归于平静了,她还是不能看开吗......

穆嘉言就知道自己的行为一定会吓到周晴。

果然不出所料。

周晴对她的事情一直很上心,她是知道的。

蒋星泽站在原地转了一圈,也没有看到饰品店,“里面应该会有的,我们进去看看吧。”

穆嘉言点点头,快走了几步。

她好像记得以前游乐场外面有一家饰品店来着,如今却消失不见了。

穆嘉言一边回头一边往前走。

冷不丁撞到了前面的人。

蒋星泽看到穆嘉言走路都不专心,干脆停下来等着她。

没想到穆嘉言直直地撞了过来。

他把自己的手掌放在穆嘉言头顶,将她的脑袋旋转了一个角度。

穆嘉言一看是蒋星泽,正要道歉的话语收了回去,伸手拂去了蒋星泽的手。

她把头撇向一边,“干嘛总要弄我的脑袋……”

蒋星泽单手插兜,转过身子,扔下一句话就往前走去,“专心走路,不要东张西望。”

穆嘉言闻言低着脑袋跟了上去。

两个人通过了检票口。

蒋星泽秉着一个绅士的良好作风,伸出胳膊建议道,“我帮你背着包吧,你不要拒绝。”

穆嘉言面对蒋星泽的强势无可奈何,任命地从脖子上摘了下来递给了蒋星泽,“不要弄丢。”

他笑了笑,“放心,要丢也是我和包一起丢。”

蒋星泽拿在手里事先调节了一下链条的长度,让自己可以完全挎在肩膀上。

穆嘉言看着蒋星泽滑稽的样子,有点不忍心看,自顾自地往前走着。

她目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寻找饰品店,不然再继续披散着头发逛下去,头顶着骄阳,怕是会提前中暑。

穆嘉言这样看待背着小包的蒋星泽,但是其他有心人不会这么想。

那些学生又阴魂不散地跟着进了游乐场。

穆嘉言看到他们在朝自己这边微笑着,并且集体将视线落在了蒋星泽身上。

蒋星泽背着小包笔直地站着,身姿欣长,烈日弟弟光芒照在他身上更显出了耀眼的光芒。

蒋星泽背包的样子在他们眼中格外顺眼。

那几个女生明面上不说,心中还是羡慕的,也只有穆嘉言这样的女生才会觉得尴尬。

蒋星泽的行为已经算得上成功男朋友的典范了。

蒋星泽没有在意他们的眼光,亦步亦趋地跟着穆嘉言。

他其实还有一个小心思,就是背包可以宣示主权。

当然穆嘉言反应慢半拍,不可能知道他的想法。

没走几步,穆嘉言便看到前方有饰品店,回头望了望蒋星泽,知道他在身后,先抬脚走了进去。

蒋星泽看着店铺门口挂着各式各样的小物件,满是小孩子的风格,他嘴角不禁抽了抽。

站在门口探着脑袋望向里面。

有点怀疑穆嘉言的审美……

他看到穆嘉言在里面挑挑拣拣,突然有点担心她拿出大红大绿的发圈。

店门有点狭窄偏低,老板双手抱臂侧身站在门口。

蒋星泽向老板点点头,弓着身子走了进去。

这个店铺看起来已经年代久远了。

建筑装潢上处处透露着过时的风格,仔细想想,好像小时候见过的玩具店铺就是这样的。

蒋星泽进了里面,勾起了童年的记忆。

穆嘉言在一排货架上挑选着饰物,戴在头上对着镜子暗自欣赏着。

蒋星泽放在手中的玩具,走到穆嘉言旁边,拿起另一个鲜艳的大花绳放在穆嘉言头顶上,另一只手自然地落到她肩膀上。

然后从镜子里看着穆嘉言,笑着说道,“这个更好看。”

穆嘉言摘下头顶的大花绳,放在了篮筐里,又去向别处,“我看你头发再长点,带着也很合适。”

蒋星泽轻笑一声,不以为然。

待穆嘉言转向另一排货架的时候,他拿起刚刚的大花绳,悄咪咪地戴在头顶上,警惕地通过货架之间的缝隙观察着穆嘉言的动向。

蒋星泽对着镜子,小声嘟囔道,“其实戴上也不丑嘛。”

他左右看了看,又放了回去。

穆嘉言已经挑好了发圈。

这里的东西都是小孩子戴的那种花蝴蝶的发卡,发圈,她尽量挑了最普通简单的款式。

她喊了蒋星泽一声,准备去结账。

蒋星泽向她招了招手,“你过来一下。”

穆嘉言把发圈放到老板那里,返回去找蒋星泽。

她叹了一声,“怎么了?”

蒋星泽找到那种小孩子戴的遮阳帽,上面还点缀着小花朵,帽子两边用胶粘着娃娃,正前面贴着假的墨镜,帽子顶部延伸出一个小风扇,晃动之下格外可爱。

帽子的尺寸穆嘉言刚好合适。

蒋星泽觉得外面艳阳高照,戴上一顶遮阳帽可以避免中暑。

他们来之前也忘记戴帽子了,蒋星泽索性就挑选了一定太阳帽给穆嘉言。

穆嘉言看到蒋星泽手中拿着的帽子,后退了半推,谨慎地看着他,“你该不会想让我带这个吧。”

穆嘉言摇摇脑袋,十分抗拒。

蒋星泽伸手将她强硬地拽了过去,把她的头摆正,霸道地给她戴上了帽子,压着她的肩膀,将她推到了镜子前面,“你看你,穆嘉言小朋友戴上挺合适的嘛。”

穆嘉言嘴角一抽一抽的。

不过,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确实增添了一丝天真浪漫的气息。

她荒芜的心似乎又再次复活过来。

穆嘉言走神了一小会儿,又清醒过来。

她接受了蒋星泽的这份好意,“戴就戴,谁怕谁!”

然后弯腰寻找着适合男生的小帽子。

蒋星泽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戏谑地说道,“不可爱的我不戴,要和你的帽子是同款。”

这个时候老板走了过来,听到蒋星泽的调侃,又看了看穆嘉言头顶的遮阳帽,对他们说道,“这个帽子有男生同款的,不过没拿出来,现在大部分小孩儿都喜欢酷酷的装扮,这个帽子就一直放在了仓库里没拿出来。”

穆嘉言站起身惊讶地看着老板。

蒋星泽“哦”了一声,礼貌地说道,“老板,那麻烦帮我那一顶出来吧,我要了。”

老板喜笑颜开。

多年积压的存货终于卖出去一个了。

老板知道他们两个人都是正经人家的小孩儿,不会随便乱拿东西的。

去仓库之前说道,“你们先帮我看着店,我去后面帮你找找。”

蒋星泽点了点头,“老板放心,我们不会走的。”

老板闻言更放心了,笑着去了后面仓库。

等待的间隙,穆嘉言又一圈一圈地来回走着,玩耍着篮筐里的小玩意儿。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