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魔法塔的星空下载
  3. 魔法塔的星空
  4. 第二百八十二章 世界树晋级

第二百八十二章 世界树晋级

作者: |返回:魔法塔的星空TXT下载,魔法塔的星空epub下载

迷地世界终究是以实力为尊的世界。追求中立的自然之道,并不代表他们会舍弃力量的追求。要守护着中立的立场,必须要有更强大的实力,才能同时应付来自善良与邪恶的压力。

因为坚持着不同立场的人们,眼中只有同伴与敌人,不容许有可以置身事外之人。或者说他们会积极争取这样的人加入他们的阵营,不管是用威胁,还是利诱的手法。

离开世界树庇护的残酷世界,木精灵们并不陌生。没有谁甘心一辈子待在保护伞底下,不出去闯一闯的;但除了在外丧命的,也没有谁是不回来的。所以世界树的强大,是所有木精灵的共同追求。毕竟这里是他们的家,足以抵御外界绝大多数压力,保护自己的最后之地。

世界树的实力晋级,是所有木精灵不敢想象的事情。这是从魔法塔遍布迷地,世界树之间的战争被迫停止后,不曾发生过的事情。

就如同林之前的猜测,世界树的晋级是树身朝着更高一级的维度生长。而要突破维度象限所需能量之大,动静就不可能小。

在预定发力,突破象限的这一天。从预备的阶段起,在世界树垄罩的范围内就有一股低沉的声音隆隆作响。当木精灵们察觉到异状,并且源头是来自于部落的圣地,世界树的所在地时,他们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聚集而来。

因为瓦德沃在千年以前,曾经在那个黑暗时代晋级过。当时的情形靠着口耳相传,木精灵中的老者,在幼时都曾经听过自己的长辈讲述过,那犹如怒龙露出爪牙之前的低鸣,以及接下来犹如天崩地裂般的场面。

眼前的一切都像极了那些从祖辈口中,不可能再出现的场景前奏。但,有可能吗?

森林之主不知所踪,唯有两个人类世界来的魔法师,站在世界树之下仰头看着。有较为激进的木精灵连话都不问,打算直接擒下两人,再追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然而在他们眼中,本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却像是永远做不到。可以轻易奔跑在林中,跳过断崖与小溪的双腿和平常时没有两样。但不管自己怎么奔跑,距离却没有缩短半分。

这是幻术?还是魔法陷阱?

惊觉到自己陷入某种困境的木精灵们,纷纷疯狂地大喊。但站在眼前不远处,自己却怎么也接近不了,触碰不到的两人,却是像是没听见般,保持着原本的姿势。

突然间低鸣停止,所有人就像是被无数人拉扯着身子,站也站不稳,摇摇晃晃的手脚乱舞。甚至有人浮了起来,飘在半空中,只能像是游水一般,努力地划动自己的四肢,却没能移动半分。

世界树的所有枝桠开始摇摆着,连带着垂下的气根颤抖摆动。发出一阵阵唏唏唦唦的吵杂声响。原本平息的隆隆声响又开始了,而且这回是一波波响起,越来越大声。

就在这一波波直冲胸膛的声音,快要大到把人震得咳血时,突然一静,整个世界就像是被定住了一样,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移动,偏偏所有人的意识都还十分清楚。

虽然眼珠子不能转,但视野所及之物,无不僵住。就连风都停了下来,被压下的草、被吹飘的气根,全都维持在停止前的那一刻。

僵住的这一刻也许很短;但身在其中,却像是要在这样的困境里过上一辈子一样。在众人猝不及防间,整个世界像是一大块玻璃般,一小块、一小块的开始崩解,并露出了崩解空间的背后之物。

每一小块崩解的空间,都会显示出一个奇诡,却又有别于现实的世界。有些有太阳、有土地,却也满布不同的色调。有些东西什么都没有,只是被五颜六色的缤纷色彩所填满。甚至出现一些不该被看到、不该被描述的身影。

最麻烦的是,这些碎片并没有一个统一或规律。有时两个碎片所呈现,应该是指向同一个世界,但两个碎片可能间隔了相当长的一段距离。更多的是彼此毫无相关的画面,被强制拼接在一起。

而且凝视着这些不该现世之物,以聚集来此的木精灵们实力,依旧是不受控制地被一股疯狂的念头入侵。在他们最需要帮忙的这一刻,应该守护着心灵的神圣力量,却是怎么呼唤也没有反应。这也使得他们现在唯一能和疯狂对抗的念头,就只有绝望……

就在大多数木精灵准备放弃心灵的防守,任由疯狂支配自己之前,那个不可思议的景象发生了!已经高耸入天的世界树,再度窜高一大截。像是把世界给顶破一般,树冠突破了空间限制,伸进另外一个木精灵们所不理解之处。

霎时间恐怖的能量涌动席卷而来,世界树从末端开始变得枯黄,垄罩住的范围同时缩小。主干上更出现一条骇人的裂缝,由上而下延伸,像是要把树身给一剖两半。

同时间,所有木精灵的心中响起求救告援的声音。那是他们敬爱的母亲、崇拜的森林之主,瓦德沃在心灵连结中的呼喊。

将力量借给祂……分摊那股几乎要摧毁祂的能量……只差一步……只差那么一小步……

瓦德沃部落的木精灵们几乎没有考虑,就开放了身心灵的一切,选择与他们的母亲共存,或共亡。

为身上的能量涌找到出路的瓦德沃,并没有一股脑地将多余的能量宣泄而出。而是分出了极小一部份的算力,甄别每一个木精灵个体的承受上限,再将那股难以控制的庞大破坏能量,抛到他们身上。

不过伤害仍旧是难免,无法调动更多算力的情况下,被误判的木精灵只能迎接被过多的能量灌爆身体的命运。那是全身上下的血肉凭空炸开,真正意义的尸骨无存。

但……仍不够!

贯穿树身主干的那道裂缝原本还只是在外皮处,却随着年轮一圈圈地向内侵蚀。只要到达世界树之心的那一刻,就是瓦德沃命终之时。

‘看来你需要帮助,孩子。’

魔王芬?妮?提卡尔将她的手按在龟裂的树身上,瞬间那一身绝艳的皮囊像是受到冲击一样,化作点点灰烬向后喷飞。但那一身黄金骨骼却是纹风不动,碧蓝色的灵魂火焰在眼睛窟窿中跳动着。

跟世界树外表相似的纹路,自手掌处开始蔓延至全身。不同于权能的能量,洗礼着这一身有着完美八种权能比例的骨头,将她再一次推向未知的境界。

从她舍弃了人类的身分,转化成为巫妖之后,芬有再超越巫妖的生命层次一回。迷地的巫妖同样需要命匣来保护自己的灵魂。但为了对抗众神,芬的升华让她摆脱了命匣的弱点,成为一个已经不是巫妖的巫妖。这个时候她连自己要怎么杀死自己都做不到,也想不到了。

如今又迎来一次变革,再次冲击起原有生命层次的基础。会变成什么,不知道。但是芬却花了点心思想着,也许放开这股能量的流入,自己会‘撑’死吧。迎来真正的死亡,这样算不算得偿所愿。不过这点心思瞬间就被惊愕所取代。

因为和那股能量产生联结,所以芬‘看见’了这股能量,也透彻了其源头。那是不同维度的世界壁垒被突破之后,两边的能量落差所造成的能量涌。

假如只是单纯冲击的话,还好处理,最可怕的还在于这是两个不同世界的能量交换。不同性质的能量融合在一起,可就不是1+1=2那么简单。有对消灭,有融合,有因此而相迭加成,也有因此而转换性质。用物理的角度来说,就是有大量的熵产生,并冲击着所有个体。

而这股能量涌的大头当然是被世界树所承受下来。承受第二多的人却不是自己,而是在世界树开始突破象限时,就盘起双腿坐于地面的男人。

假如另外一个维度所带来的能量涌,在世界树的树冠处形成最巨大的漩涡,那在林的头顶处就是第二大的漩涡。连结在自己身上的,顶多算是一条比较粗的溪流;连到其他木精灵身上的就更为不堪了。那只像是自己在做生物实验时,输液用的管线。

梦境魔法塔处,被紧急拉进梦境中的男人,看着这片天地大变。本是除了魔法塔外,就只有无数光点形成一片星空似的环境。如今是满布流星,挟带着尾焰,朝魔法塔处飞来。

林来到两个冒着汗,撑起一片护罩的化身处,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原本作为防御功能的星空,被转化为自我毁灭的能量。假如不想办法引导或宣泄,这里的一切都会被摧毁。跟它比起来,我们太脆弱了。”肥宅化身也像是知道事态严重,难得地没有说废话。

林再问道:“那现在是怎样?这不是我们的梦境吗,应该由我们主导一切。”

中二化身同样顾不得维持高冷的形象,着急地说道:“它们同样是构成梦境的一部分,再怎么变换,核心的部分不会有任何改变。而现在它们的情形是组成的基本能量已经膨胀到难以控制的程度,这不是我们想怎么改,就能怎么改的。我已经拉长了它们抵达的距离,但我不可能无限制的扩张梦境的边界,也就是说它们迟早会抵达的。而且更糟糕的是,它们的能量还在膨胀。这样下去,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