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魔法塔的星空下载
  3. 魔法塔的星空
  4. 第569章 远虑

第569章 远虑

作者: |返回:魔法塔的星空TXT下载,魔法塔的星空epub下载

尽管某人跑了,但事情可还没结束。

大魔法师卡班拜如鬼神一般,在赫伊里再次施展任意门逃走之前,手臂搭住他的肩膀,挤出非常勉强,青筋暴起的笑容,说:“总之,阁下明天还想来听课的话,我有很大的意见。现在我们先来聊聊,我刚被数学勾起兴趣,你们就打算把人挖角走,是个什么样的说法。”

“卡班拜大队长,我……我现在可是禁卫成员呀。”

原,格瓦那帝国,第一军团第一魔导大队大队长,卡班拜在那位现任大队长的法圣加盟帝国之后,便主动以年龄老迈为理由退伍了。事实上他也是对那样的生活感到厌烦,选择主动退出。但并不代表他就忘记了帝国军方的运作模式,以及这个曾在自己麾下听命的男人。

所以现任学院长,大魔法师卡班拜咬着牙说道:“上一回,我宰了几个不长眼的禁卫,也没看那个皇帝有什么表示。你以为你的价值会重要到,那些大人物为你的死亡展开复仇嘛。”

“大队长……”赫伊里后悔到快哭出来了。原本以为靠着这层关系,这次的任务应该很好解决。现在看起来,要糟……

其他同样混水摸鱼,准备闹事的魔法师也都是相同的表情。尽管各自的立场与目的不一定相同,但身边围的可都是在学问的道路上,看到一条康庄大道的魔法师。他们恶狠狠地盯着自己,彷佛准备刮下几斤肉来。

‘学问之敌’,在圣城中最为可怕的罪名,能上火刑柱都还算是幸福的。各种原本应该是禁忌的人体实验,会被肆无忌惮地进行着,这才真正让人遭罪。也许被围住的这些人对‘数学’没什么兴趣,但是听过一堂课的他们也毫不怀疑,自己的行为真的有可能被扣上‘学问之敌’那样的罪名。

惨呀~。

哪头猪信誓旦旦地告诉他们,数学就是个商人算账用的渣学问,没人会关注的。

不过还好,事情还没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所以,自己得要付出多少代价才能赎回自己?

至于那位闪现回家的某人,看着新家的大门,一时间有些恍惚。打开门,连日来的赶工,让这处新家稍微有了点模样。不过距离理想中那个宜居的小窝,还有改进的空间。不过该有的功能倒是都齐全了,两个少女也正在准备晚餐。

基本上只要不是她们的姊姊大人心血来潮,突然想试验什么菜色,或是其他人想做什么家乡特色料理,两个少女是不让其他人靠近厨房的。理由很简单,其他人的厨艺那个糟呀,有时光是闻都算受罪。就连某个大吃货帝国的传人,现在也只剩下出张嘴的功用了。

用餐的时间,还是大家一起吃的。都是一同旅行的同伴,又没有什么主从之分,没有什么必要分开或订一些什么奇怪的规矩。除非今天是在外野营,不能完全没有人放哨。否则边吃东西边聊,算是大家在一天当中,难得能够全部聚在一起的时间了。

只是今天这顿饭,某人的眼神老往两个少女脸上飘。虽然他自以为做得很隐蔽,但是被看的人,旁观的人,只觉得各种不自在。

总算芬忍不住了,问道:“你今天眼睛抽筋了吗?”

以为自己的动作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某人再三确认之后,才确定巫妖是和自己说话,这才回应道:“没有呀,哪里有什么抽筋了。”

“那你整个晚上,眼睛不时往两个丫头的方向看过来,又缩回去是怎样?”

“啊,你们发现了呀。”

很难不发现吧!众人如此心想着。

“说吧,在打什么坏主意。要是不讲,我就把匣切插在你身上,读你的那点鬼心思。那把剑可没有你嘴硬。”

“别,别这样。我说就是了。”林便把第一堂授课时所发生的事情,大略地讲了出来。在众人的沉默中,他又说道:“因为又发生了这种事情,我想我们还是有可能被人盯上。我跟妳还好说,跑的话不成问题。但是其他人……”

“你怎么在外净惹事呀。”

对于某只巫妖的抱怨,林是满腹委屈呀。感叹地说道:“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有些事情,是无可奈何的好不好。我不正是在想着补救办法吗?”

这时杰梅因略显担忧地问道:“有人会因为你的事情,而牵连我们吗?我们可是无辜的呀。”

某人还是无奈,继续说:“你可以在遭遇到什么的时候,跟来找麻烦的人这么说,看他愿不愿意听进去。只是人嘛,总要作最坏的打算,最充足的准备。把敌人想得太高尚,最后吃亏的只会是自己。真的要对付谁,当然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呀。至少我就会从对方身边的人下手,先剪除其党羽,最后再对付被孤立的敌人。”

芬这时说道:“你很久以前不就在研究远程定位的方法,以便在有需要时可以即时救援。那个不行吗?”

“那个呀,总觉得将其完成的话,就会突破我身而为人的下限。一直下不定决心,所以就搁置了。”某人继续感概。

“突破身而为人的下限?你是怎么做的?”说得如此严重,芬也不由得好奇地问。

“那个远程定位,是基于奥术之眼的观察范围内,确实地分辨出个体的方法。我有想过从灵魂的权能溢散态着手,哪怕是普通人,他也还是会溢散出极少量的权能。而这个部分,每个人都是不同的。虽然之前没有找到个体之间的区别与规律,但我想利用DNA编码的方式,也许可以做出可识别的灵魂编码。”

“这样不是很不错嘛。她们去哪,遭遇了什么,对手是谁,只要你奥术之眼想办法挂着,都可以一清二楚。”芬说道。

“这样其实很糟糕。因为那可不是只有在特定时候才会被观测记录着,而是无时无刻都被注目着。妳这么想,在洗澡的时刻,被我监视着;在拉屎的时候,被我监视着;心情好的时候,被我监视着;身体不舒服的时候,还是被我监视着。灵魂波动所透露出来的讯息,可是超出想象的多呀。——”

某人每说一种状况,大伙儿身上鸡皮疙瘩就刷了一遍,

“——假如我是领主、国王、皇帝的,还能用国家安全、政权稳定为理由做这样的事情。以社会安定为前提的话,倒也不是不能忍受。只是当这个方法被恶用的时候,会造成难以想象的伤害而已。但我可是一个‘个人’呀。——”

听着某人的强调,大家好像理解了什么,

“——做了这种事情,唯一会收到的评价,就只是变态、跟踪狂,或是跟踪变态这类的评语吧。虽然我会玩一些尾行的H_Game,对于敲闷棍,拖进暗巷之类的选项并不抗拒,但真心不想在现实中也这么做呀。这会被警察叔叔找去泡茶聊天吧。游戏跟现实我还是分得清的,虽然说两者之间的界线好像越来越模糊了。”林最终无力地说道。

这时靠在桌旁的匣切出声吐槽道:“你以为你不这么做,就可以掩饰你那写作绅士,读作变态的本质吗?”

听到匣切说话,芬想起某事,对林说道:“你们两个之间,不就配合得相当好。你随时可以召唤匣切,不论它在什么地方,甚至反过来闪现到它所在的位置。”

“匣切不一样呀。它的身上有一个呼应我梦境塔,作为标记点的魔法阵。透过那个标记点,我可以随时随地测知其相对位置,甚至相对维度,得到闪现术所需要的参数。大概除了妳,可以在身上的骨头找个空白处,刻画相同的魔法阵之外,其他人都没办法吧。假如要用标准的魔纹刺青,可能会要刺很大片的面积。一个人可能不太够用,得要吃胖到现在的两倍才行。不过真的那么做,就等于妳们的行踪又都落入我的掌握。妳们真想过这种一辈子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生活?”

某人光是用说的,自己就是一哆嗦。这种事情可是双向的,而不是单方面的呀。她们落进自己的掌握,又何尝不代表着自己也落进她们的掌握。

“这跟你和匣切的状况,有什么不一样呢?”芬疑惑道。

“匣切身上的魔法阵纹可不是我刻的呀,是它自己知道之后,自己变化的。也就是说哪一天,它不想被我追踪了,自己抹掉那个魔法阵之后,我就会失去它的行踪。它是有选择的呀,妳们做不到这样的事情吧。”

“这样的话,——”哈露米出声说道:“——你做成一个有那样功能的小东西,我们不就可以自由选择要带或不带在身上了?”

“啊!”一语惊醒梦中人呀,原来自己一直以来都钻牛角尖了。林开心地说道:“既然这样的话,我把魔法阵图给你们。你们自己做就好了。”

“不要!”哈露米头一甩,直接赏人一个后脑勺。

“搬家,整理东西,没空。”卡雅眼神飘到远方,说着听起来很正当的理由。

两个少女没能指望了,林转头看向几个银须矮人……跳过。看他们一副不情愿的模样,问也是白问。只能再把眼神看向巫妖身上。

芬却是笑着说:“你就乖乖把东西做出来就好,用不用的就看我们的心情啰。记得做好看一点呀。”

“我就做一个大大的诅咒草人娃娃,让你们有需要的时候,就得背着到处跑!”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