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魔法塔的星空下载
  3. 魔法塔的星空
  4. 第729章 属于世界树的束缚

第729章 属于世界树的束缚

作者: |返回:魔法塔的星空TXT下载,魔法塔的星空epub下载

‘因为你好像很在意这个雌性,所以我将她治疗好了。’

法思那斯说着很容易让人误解的话。而麦尔姌投向某人的目光,像是在确认般,但也抱持着浓浓的怀疑。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她很清楚自己在这个魔法师眼中的份量。那就是没有份量,跟路人没啥两样。几回自荐枕席,可都是被无情地拒绝了。他会在意自己,那就是件无法想象的事情。

至于林,则是又一次见到世界树最擅长的特技,自说自话。祂们从来不在乎别人的想法。也可以说动物与植物的想法本来就不在一块,要互相理解本就有点困难。

这种状况,之前跟瓦德沃,或是拉赫蒂打交道时,也都有遇过。要直到自己可以证明出自己的价值后,世界树的作法才会稍微改变,尝试着配合自己。否则就只能看对方唱独角戏,而自己只能选择配合或者不配合,没有第三个选项。

所以对于法思那斯主动提供的‘善意’,林没有打算向任何人解释。包括误解的世界树,和不解的麦尔姌。他直接无视了在后头,满脸疑惑的女性黑暗精灵,等着来自法思那斯,接着下来的问题。

不知道是植物并不在乎,在自己施予恩德之后,别人是否感激的问题;或者是法思那斯发觉自己搞了个乌龙,但死撑着面子。总之这棵世界树用祂那同样平淡的声调,说:‘我想知道你对世界树晋级的看法。’

‘关我屁事。’林直接了当地回道。

因为这句话是用家乡的语言说出的,所以待在后头的麦尔姌,理所当然不知道话意。否则她应该会对眼前魔法师,如此驳斥自家陛下的言语而感到惊讶。而能够理解的法思那斯,其树心食人树则是没有任何可以展现情绪之处,所以林也不知道这棵树的沉默代表什么意义。

不过林还是解释道:‘在我的家乡有这么一句话:问出正确的问题,比得到正确的答案更重要。陛下刚刚的问题太空泛,我根本不知道您希望得到什么样的答案。所以至少先让我知道前因后果,或是什么样的理由,让您兴起想问这样一个问题的念头,我也才能给出我个人的见解。当然,这个见解不一定正确,毕竟我并非凌驾于世界树之上的存在,通晓关于你们的一切。假如只是希望我从您的微言大意中,猜到您的心思,做出洋洋洒洒的文章,那我的回答就是刚刚的那四个字。’

没有恼怒,也没有任何称得上情绪在里头,法思那斯平淡地述说道:‘长久以来,世界树的成长,是基于另一株世界树的灰烬,获得新的道标,触碰并连通新的世界,汲取两个世界间的落差,所形成的能量潮汐。——’

食人树的树梢抖了一抖,显露出八个映照着某处的气泡。环境与迷地不尽相同;如有明显的人造之物,其文化特征也与迷地的各个智人种文化特征有所差异。林知道,这就是法思那斯所连接的八个世界,而且是毫无保留地展露出来。很遗憾的是,里头没有熟悉的地球景致。

‘——但很久以前,我就像是碰到了瓶颈。再多世界树的灰烬,也无法让我窥视到下一个世界的道标。起初,我以为是因为那些成为养料的世界树,其所触碰到的地方,是我已经连通的世界,所以不能成为有效的指引。但我后来发觉,并不是这样。所有世界树连通的世界,都是不一样的。——’

这句关键的线索,让林心中一惊。他表面上不动声色想着:迷地二十多棵世界树,每棵连通一到八个世界不等,假如都不一样,莫非地球的通道在某一棵世界树身上!

‘——而是有一道枷锁,限制了我的目光,让我无法将枝桠探往一个新的世界。在发觉到这个情形后,我一度以为是因为我从其他世界树灰烬中所得到的养分不够,甚至是那些世界树对我而言太过弱小所致。所以我展开了以你们人类的目光,也可称之为疯狂的征战。甚至认为另外一名古老者,尤克特拉希尔的灰烬会是我打破这道桎梏的关键。——’

陈述到此时,林也从声音中听到了那丝疯狂的意味。这代表了法思那斯并非没有情绪,只是那些事情没有撩到祂的痒处而已。但接着的声音,又归于平淡。

‘——但一切都是白做工,没有谁能松动那道枷锁,哪怕半分。甚至愈是征伐,那道枷锁彷佛就愈坚固。而你们这些魔法师们所建立的塔,让这份疯狂无法延续下去,我也就冷了这份心思。我相信同样的状况,尤克特拉希尔也察觉到了。’

林判断道:‘那是之前的情况。但今天陛下会想要见我,并且问我那样的问题,就代表情况有变化了。那么唯一的可能性,也就是瓦德沃的自我晋级了,是吧。’

‘是的。’

林问道:‘那么请问,陛下您所察觉到的变化是什么?’

‘禁锢在我们身上的枷锁,松动了。’首次,法思那斯用雀跃的声音说着。‘所以我想知道为什么。’

‘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嘛,还用得着我说?’林撇撇嘴,说道。

‘我想知道阁下的看法。’

大概能够猜到,法思那斯现在想听的,不是什么陈腔滥调。所以林认真地想了想后,说:‘在我的家乡有门学问叫做经济学,里面有一个“看不见的手”的理论。大意是说,追求自利最大化的个体行动,能促使社会整体的运作效率与发展。这样的观点,您赞同嘛,陛下?’

法思那斯沉默片刻,说:‘这个道理很合理。农夫种田,猎人狩猎,他们并不是为了其他人果腹,而做这些事情的。但最终,他们的成果一样可以换成其他人餐桌上的食物。’

‘但事实上,这样的理论会延伸出很多问题,包括资本主义、殖民主义的兴起。太复杂的演变就不说的。简单地讲,就是这样的理论基础要往好的方向发展,得要有无限制的资源支持。但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能支撑产出的原料是有限的,而市场有饱和的时候。当原料短缺了,市场饱和了,那么竞争就会变得相当残酷。说到这里,陛下有没有很熟悉的感觉。’

食人树沉默不语,但林可不会停止发表自己的意见。他继续说道:‘在追求整体共同繁荣、共同进步的前提下,这套理论有了一个进化。那就是每一个人的理想作为,都需要根据已知其他人的作为来做出调整,以达到整体的最大利润。在这样的前提下,个体所能占到的利益,不见得会是个体所能获得的最大利益,可能只是次高,但绝不会要求他人牺牲。前面一项理论只考虑个体,然而后一项则是考虑整体。不过这个理论也有很多问题,怎么保证所有人是合作的,彼此间的讯息是公开透明的。’

‘合作嘛。’法思那斯沈吟片刻后,问:‘我们必须要合作的理由何在?没有更简单的方法嘛。’

‘陛下所谓更简单的方法,不外乎我怎么协助瓦德沃晋级的问题吧。’林从怀中摸索出一只锦囊,这是四灵、九龙、白猫三套衣服裁减剩下的边角料缝制的。这只锦囊,林主要用来随身携带一些小东西,同时还能不受闪现术的污染。

林从锦囊中拿出一颗魔石,说道:‘事实上,我还以为陛下一开头,就会问我要这样东西,但您没有。是因为这玩意儿对您有多少帮助,您自己也没有把握吧。这颗魔石里头,纪录有当初帮助瓦德沃晋级的大部分讯息。包括观测设备的设计图,自己计算出来的各种数据,以及自己在观察世界树后,所做的推论。不过我删去了关于瓦德沃的独有讯息,这不会妨碍到陛下吧。’

被取出来的魔石,林随手就往前丢。抛在半空中时,就有不知哪来的枝桠,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缠绕住。林这才想起,问道:‘知道里头的数据要怎么读取吗?’

问题才问出口,就看到食人树的前方,一口气打开了十多张水镜术屏幕,然后又依序关上。但每关起一个水镜术屏幕,就会有下一个打开。显见是用人类无法企及的速度,迅速浏览其中的数据。林咂巴咂巴嘴,自嘲说道:‘看来这不用教了。’

只是用这种超人的速度吸收信息,通常都是很片面地接收字面上的讯息,而无法有自己的思考与产生属于自己的见解。所以林对于法思那斯能不能理解那些资料所代表的意义,显得不怎么有信心,所以正耐着性子,等对方读完后提问。

不过他又一次犯了以自己的眼光,来审视他人的错误。

法思那斯迅速地吃透了数据内容。在某人的诧异目光中,将身处的大空洞化作如同林的梦境空间中,那个上下四方只有无垠黑暗的世界一般。只是某人的梦境满布着点点亮光,彷佛一片星光。而这里却是布满了一个超级巨大且精密的多层积体魔法阵。

然而这个魔法阵在某人的眼中,并不单纯只是一个魔法阵而已。对林而言,法思那斯所展示出来的玩意儿,非常接近自己所知的一项地球神秘学知识——卡巴拉生命之树。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圣墟万古神帝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武炼巅峰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逆天邪神万族之劫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