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神级小商铺下载
  3. 神级小商铺
  4. 第619章

第619章

作者: |返回:神级小商铺TXT下载,神级小商铺epub下载

“当!”

悠闲地坐在宝马内的刘二刀,忽然听到寺庙里的撞钟声,而且距离应该还不算远,心想这就奇了,在这附近住了几十年,怎么不知道还有个庙在家旁边?

尼玛的都快午夜了,这时候撞钟不怕扰人清梦吗?

且不管刘二刀的疑问,在巷子里大展神威的刘大刀,看着一路翻滚直到撞及墙边才停下来的王不凡,握刀的手就停在空中,眼睛睁大如铜铃。

不管两只手臂怎么酸疼无力,肩腰又怎么剌痛无比,刘大刀慢慢地把珍逾性命的归魂刀拿到眼前,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查看了一番,又用左手摸遍整个刀身。

没错啊,还是这把跟了自己四十年,削铁如泥的归魂刀!

刘大刀看看还在颤抖的双手,再抬起头来看着不远处,正摇头晃脑扶着墙爬起来的王不凡,眼睛用力眨了几下,确定自己没看错。

刚才斩首那刀,他已经使尽全力,也准确无比地落在王不凡的颈项上,就算古代的刽子手来,也不会做得比他更好,照理来说,他现在应该看到一颗头颅飞起三尺高,鲜血如喷泉般从王不凡的无头尸首冲天而起才对。

而且他亲眼看见之前划过王不凡左腹那刀,确实开了个不小的口子,血水也染红王不凡的衣服,到现在还斑斑可见,为什么砍脖子却毫无作用?

为什么会有那响如撞钟的声音?

为什么自个儿的手颤抖不停,身子酸疼不已?

为什么原本应该断头的王不凡,却只是滚出五六米,而且还能摇着头站起来?

为什么?

刘大刀以为自个儿在作梦,可是手臂的疼痛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三十六斤重的大刀,加上自个儿两臂超过二百斤的臂力,挥下的刀至少超过五百斤力道,就算是根铁柱,他相信也会应刀而断,这样的一刀居然不能砍断王不凡的脖子?

你他妈的到底是什么脖子?

金子打的吗?还是铜铸的呢?

刘大刀相信自己今天晚上一定见鬼了。

王不凡被这一刀砍得昏头转向,好一会儿看东西都还是天旋地转,站都站不直。

不过他爽啊!

刘大刀这一刀他看得清清楚楚,刀子划破空中的痕迹,刀锋即将触及皮肤时的冷栗,甚至刀柄上两个小小的汉字“归魂”都十分清晰。

方才他也在想搞不好下一刻,自个儿的头就会飞到空中看着底下的无头尸首,然后陷入黑暗。

没想到真是是铜皮铁骨!

真是刀砍不伤!

除了被那刀的强大力道打得满地打滚昏头转向外,并没有任何不适。

我草!这玩意比那啥金钟罩,铁布衫还diao。

哥超人了!哥无敌了!

王不凡扭了扭脖子,双手提起刀片子,大步走向仍然错愕地呆立当场的刘大刀,二话不说挥刀就砍,目标当然也是颈项。

敢砍哥一刀,不还你两刀妄称大侠了。

“嗖!”尖锐地破空声传入刘大刀耳中,他迷惘地抬起头来,这才发现风水轮流转,刚才他砍人,现在人家的刀子也快要砍到他脖子了。

骤然眼睛大睁,刘大刀奋力抽身后退,不过还是慢了点,王不凡的刀尖划过他的鼻头,不轻不重地削去了一小块肉。

“噢!”

刘大刀仰天狼嚎,脸上出现了一个血洞,鲜血顺着原来的鼻孔,现在的黑洞流到下额,看起来好不吓人。

“大伯!”

“干他!”

原先站在自家门口看好戏的两个年青人,由于天色和视线角度的关系,并没有看到刘大刀砍中王不凡脖子的一幕,只是看到自家大伯把人打得满地找牙,两人还在后头大声谈笑,乐得很。

可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场面上一瞬间风云变色,那个瘦小身影爬起来后趁着大伯不备,竟然一刀把大伯破了相。

小青年互看一眼,提刀二话不说冲过来,一左一右包夹住王不凡,一个狠戳他胸前,一个回刀耍出刀轮向着他双腿横砍,杀气腾腾。

我草!机会来了,现在不耍帅,更待何时?

“来吧!你们这两个傻B。”

王不凡双手握刀原地不动,挺胸凸腹,不避不闪。

两个刘家小辈都是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角色,看到王不凡竟敢不理会他们的刀子,更是加了三分力,刹那间就砍中王不凡。

“当!当!”

一刀正中心口,一刀砍在大腿上。

“你们没吃饭是吧?给哥抓痒啊,来!这边再来两下。"

王不凡把头伸长出去,指着自个儿的头顶对着两个年青人道。

“哥……怎么会这样?”

“我……我也不知道啊!”

兄弟俩吓坏了,精钢刀结结实实砍在身上,竟然就像是敲了两声钟,连根毛都没砍下来。

你他妈的这是什么功夫啊?

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来啊!你们是没卵蛋,还是基友啊,哥头伸在这里,你们连砍的胆子都没有也敢出来混江湖?"

王不凡唠唠叨叨继续过他的瘾。

妈的,真帅毙了!

刘家两个小兄弟脑羞成怒,一齐举刀过头对着王不凡伸出去的头顶用力连砍了数刀。

“当!当!当!当!……”

“我靠!够了吧!”

钟声连响,王不凡初时还洋洋得意,后来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尼玛的这兄弟俩把哥当庙里的大钟敲着好玩是吧。

“我他妈的怎么这么二啊?”

王不凡又想起是自个儿把头伸出去请人敲的,顿时觉得自个儿是个二货。

尼玛的,哥不玩了。

对着挥刀挥到麻木的两兄弟,王不凡一式“披亢捣虚”对准两人的胸前连砍两刀。

“啊!啊!啊!”

两个兄弟胸前分别各中了一刀,立马痛得满地打滚,胸口裂开一条半尺长血口子,红肉白脂颤抖蠕动,触目惊心。

“儿子啊!”

后头的面包车上下来两个女人,手里拿着面纸一面哭嚎,一面冲过来直接趴到年青人身上压着伤口,可是半尺长伤口的血那是几张面纸能够止得住,两个女人只好脱下外衣狠狠地按住年青人的伤口。

“大伯,杀了他!杀了他!”

很显然是两兄弟母亲的女人,冲着刘大刀大吼,不愧是刘家人,竟也是骠悍无比。

几个人混合一起的哀叫声,惊醒了一旁晃神中的刘大刀,他低头看到自家侄子的惨状,双眼爆红热血上冲,朝天怒吼道:

“管你是不是刀枪不入,管你是不是?了金钟罩铁布衫,今天就算卖了咱一条命,也要把你拖进地狱一起陪葬。”

干啥?干啥?哥又不搞基,陪你葬在一块儿算啥啊!

刘大刀却是气极败坏神智已失,一把将自己脸上的血污抹掉,像个恶鬼似的挺刀向王不凡杀来,而且招招搏命,完全不管自己的安危。

刘大刀力大无穷,王不凡对他却不敢像刚才一样任砍任杀,否则虽然不会受伤,但是一刀砍中肯定会飞出三米外,自个儿又得满头星星。

还好他现在神智不清,只顾着刀刀不离王不凡的要害,刚开始的身法速度已然不见。

王不凡见状心喜,于是使出脚底?油,躲猫猫游戏再度上演。

“来啊!来啊!”

刘大刀像只蛮牛,不顾一切冲过来,王不凡却像个斗牛士边闪边挑逗着。

只见王不凡东一闪,西一扭,间中移动稍慢时,也会被当当砍了几刀,不过无伤大雅,但是他却趁着刘大刀被震的手麻时,嗖嗖嗖还了几下。

虽然没打中要害,但是也在刘大刀身上划了四五道浅沟,随着血慢慢流出,刘大刀也开始气喘嘘嘘,挥刀越来越慢。

刘大刀毕竟已经是五十来岁的人,等他身上再添上几道伤痕,再怎么勇武的人也受不住了,用尽全力挥完最后一刀后,再也握不住刀柄,归魂刀脱手而出打旋飞出巷外。

凭着一把大刀,纵横五洋市二十余年的刘家家主刘大刀,今晚走到了穷途末路。

他满身血污,仰头看天,歪歪斜斜地迈了两步后,就推金倒柱直挺挺地跪下去,然后慢慢地向前倒趴在地上。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