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废物也修仙下载
  3. 废物也修仙
  4. 第五百七十二章 擒龙

第五百七十二章 擒龙

作者: |返回:废物也修仙TXT下载,废物也修仙epub下载

清虚的脸色惨白,他眼中更有惶恐惊惧。

因为他清楚,既然这位青帝如此说,那恐怕是真要夺这昆仑灵脉。

但,昆仑灵脉就在此,这青帝如何取走?

难不成搬了整个昆仑山么?

清虚定下心神,苦笑道:“青帝说笑了,西王灵脉为昆仑之根本,而且连群峰,埋大地,怎可能会被取走?”

秦轩淡淡一瞥,“我自有神通,我问的,是你可否有异议!”

清虚面色一僵,有异议?什么异议?有异则死,无异则活么?

清虚连忙道:“青帝若真能取走这西王灵脉,贫道怎敢有异议?”

他望着秦轩,暗中却是不信。

要说这青帝一剑毁山,他见过了,若是说这青帝足以搬山挪岳,虽然清虚不愿承认,但他尚且有那么一丝相信,或许以这位青帝之力,可以扛山岳而行。

但若说这青帝能取这大地灵脉,莫说是普通灵脉了,西王灵脉为夏第一大灵脉,近乎两千丈,蔓延多峰。

这青帝,能够搬走那群峰山脉不成?

别说是这位青帝了,恐怕就是那天下强者尽来,也未必能够做到。

“也就是说,你同意了!”秦轩淡淡开口。

“是!”清虚点头,他也明白,就算不同意又如何?在这位青帝面前,他毫无还手之力,陈子霄尚且比他强不知多少,在这位青帝面前依旧若摧枯拉朽般惨败。

昔日陈子霄丹田经脉尽毁之画面,至今清虚记忆犹新。

“如此,便让你这一宗弟子去昆仑山外等候,经卷宝书全部搬走,到时候葬于山崩之中,莫怪我不曾提醒你!”秦轩淡淡道。

昆仑曾得罪过他多次,泰山之战,蒙区狼妖,若是想,他尚可不去问这清虚意见。

但,秦轩望着这巍峨昆仑,这昆仑宗,终归为他故人居所。

清虚同意,也算免却秦轩一番麻烦。

清虚一怔,但他也不敢反驳,当即便回昆仑宗内,调遣弟子,昆仑为避世之地,宗内也就长幼数十人而已,倒是经卷有不少,差不多有数车之多,但伴随着清虚道法,却也不难。

一位位昆仑弟子自那大锁而行,去了昆仑之外。

而秦轩依旧伫立这山峰之中,欣赏着着昆仑美景。

足足数个时辰后,天色黑暗,明月高悬。

秦烟儿这才道:“昆仑已经准备好了!”

秦轩将目光自昆仑群峰,夜景收回,轻轻点头。

昆仑外,一处边缘山峰内,昆仑宗弟子皆是满面莫名其妙的望着原本他们宗门所在之地。

“师祖,这是?”有一名道士开口,有些茫然。

“勿问!”清虚缓缓开口,面色凝重。

他纵然万千不信,但清虚却有些惊然发现,这位青帝竟然真打算做出那取西王灵脉之时?

他要怎么做?

他怎么敢做?

他有什么神通能做到?

清虚心中极不可思议,他运转目力,遥望着那渺小身影。

骤然间,他看到了秦轩那渺小身影,已经自昆仑宗所在之地腾起,如入明月。

秦轩在高空之中,俯视着整个昆仑,那犹若一条条真龙般的地势。

骤然,秦轩便已经祭出了腰间玄光斩龙葫。

伴随着玄光斩龙葫神芒亮起,更胜那天上皓月,璀璨至极。

旋即,天地狂风暴起,仿佛这天地之风,近乎汇聚在那葫口内。

秦轩眉头紧皱,这昆仑灵脉可非他曾收玄光斩龙葫的那些海中灵脉所能比拟。

昆仑山势复杂,西王灵脉更是足足有两千丈,近乎是近七千米。

七千米地脉,要破昆仑群山而起,这其中困难,恐怕就算化神境的修真者也要退步。

秦轩也知艰难,纵然他体内长青之力磅礴,青木有九寸高,体内相比同境百倍,但也仅仅如此。

相比化神修士,他体内的法力至多也就和化神下品平齐,同等化神之力,足以比起他体内法力精纯数倍。

若非有玄光斩龙葫,秦轩是绝不会去做的。

秦轩骤然而动,祭出了万古剑。

他御剑斩落,万古剑就仿佛是虹光般,冲入那昆仑群山之中,仿佛在山岳之中穿行,为那西王灵脉开辟道路。

直至,万古剑自群峰折返,静静悬浮入秦轩身前时。

轰轰轰……

那昆仑群峰震颤了,白雪滚滚若雪崩,一座座山峰,悄无声息的便裂开了,向四处而去。

秦轩更是不由爆喝一声,“收!”

他体内的那颗青木在这一刻近乎枯萎到了极致,所有的长青之力伴随着秦轩印决,化作青河般冲入到那玄光斩龙葫之中。

只是一瞬间,那玄光斩龙葫腾起万道神芒,照耀黑夜,将这昆仑天穹都已经照的如若白昼一样。

这一幕,惊得那昆仑宗弟子,就连清虚都在膛目结舌。

“那是什么?仙家至宝么?”清虚满是骇然,惊恐的望着那玄光斩龙葫。

仿佛这一玉葫只存在在仙界,不应在人间。

大地在这一刻裂开了,七千米地脉伴随着无尽的轰鸣声,赫然间,破大地而出。

这就是仿佛一条苍龙破山雪,如那真正之龙入世间。

七千米,两千丈之灵脉,横立天穹,缓缓向那玄光斩龙葫内靠近。

秦轩眉头已经紧锁,他望着玄光斩龙葫,不知不觉间,他所渡入的长青之力已经不足一层。

而想要凭借这一层收此灵脉,定然是不足的。

若是半路而废,莫说是得这西王灵脉,恐怕这灵脉尽断,灵气弥散,这七品灵脉,就要毁了。

秦轩深吸一口,骤然,他瞳中仿佛有血海波涛。

心脏内更仿佛天鼓在跳动着,他探出手掌,血气磅礴仿佛江河一般自他手掌之中涌出,化作天锁一般,直冲那七千米灵脉之中。

九条血气大锁,彻底捆住那灵脉。

旋即,秦轩大喝道:“给我起!”

他浑身青筋暴起,若一尊狂神,单手握九锁,拉那七千米灵脉。

伴随着秦轩一点点用力,那灵脉靠近玄光斩龙葫的速度顿时骤增。

而远处,清虚等一众道家弟子全部呆住了。

他们望着那遮天,耀天,却仿佛比之天穹亦要恐怖的身影,法宝,神通,脑海之中不由自主的掠过四字。

仙师擒龙!

七千米灵脉,九大血锁横空若擒龙。

玄光斩龙葫内更仿佛是黑洞一般,若吞天地。

直至,这七千米灵脉尽入葫口,那玄光斩龙葫归于秦轩腰间。

天地似乎平静了,那昆仑群峰裂开,一条巨大若龙的七千米鸿沟呈现世间。

清虚等人全部呆滞,他们怔怔的望着那鸿沟,就仿佛是他们与那横空而立,若仙临尘的身影之间差距。

任凭他们再修一生也难以企及。

青帝!

清虚的眸光呆滞,他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秦轩收起玄光斩龙葫,这一次收这西王灵脉,竟然将他体内的青木都尽数消耗一空,如若枯萎朽木,待冬去春来再萌生机。

“终归是炼气境!”秦轩摇头,纵然他在这颗星辰上举世无敌,但依旧仅仅是炼气境,对于修真八境而言,对于修真界而言,他不过刚刚入门罢了。

秦轩落在地面上,若鸿毛落下,举重若轻。

他与秦烟儿向清虚那一众昆仑弟子走去,望着那仿佛失魂落魄,如见真仙般的昆仑宗弟子,秦轩脚步微顿。

秦轩淡淡的看了一眼那清虚,“如此,我便取走这西王灵脉了!”

清虚脸色惨白,他猛然身躯一震。

没了西王灵脉,昆仑宗简直就是如失至宝,放眼昆仑,虽然也有一些灵脉,但那些灵脉怎能与西王灵脉相比?

但此刻,清虚又岂敢说什么?心中一片悚然,竟连一个不字都不敢吐出。

秦轩淡淡一笑,他自然知晓清虚心中不甘。

不过,他取灵脉为入金丹,西王灵脉隐有七品之势,他自然不可放过。

最重要的是,昆仑曾不敬一二,若非秦轩念故人情缘,他早已经扫灭昆仑宗了。

取其灵脉,也算是惩戒。

“不过,我与你这昆仑宗也算是有那一抹情缘,事不会做绝,否则,世上早已再无昆仑宗。”秦轩淡淡道,他从玄光斩龙葫之中取出一本笔记。

随意扔给了那清虚,如掷垃圾。

“此乃西王诀,胜尔等功法数百倍。”

秦轩负手而行,话语让那一众昆仑宗弟子尽是错愕呆滞。

西王诀?

西王灵脉?

这其中有什么联系?

清虚接住手中那笔记本,脸上一片茫然。

昆仑宗所修传承自上古,世间罕见,有什么功法能比昆仑宗所修功法还要强上数百倍?

难不成这青帝将他自身修炼功法赠予昆仑宗了?

这个念头刚起,清虚就将其碾灭自己脑海中,怎么可能!

带着无尽疑惑,清虚打开那笔记。

旋即,他看到了那一字字,一行行的功卷书字。

清虚瞬间呆滞了,他仿佛沉迷其中,翻着那笔记本,眉头时而紧皱,时而震惊,时而兴奋。

整个昆仑宗的弟子看着他们这位道祖此刻就像是个疯子一样,在这座山峰足足呆了一夜。

直至夜尽天明,情绪这才猛然合起这本笔记,眼中皆是无尽的狂喜与震撼。

“道祖!”之前那个守铁锁的小道童忍不住问道,“我们要怎么办?”

清虚这才从惊涛骇浪之中的心境动荡之中缓和过来,转头望向那小道童,“怎么办?虽然那西王峰毁了,但我昆仑宗弟子尚在,昆仑内,更有不少灵脉,易地落脚足矣!”

他声音之中隐隐有**,他注视着手中那本笔记。

“有此功法,我昆仑宗日后,纵然无西王灵脉,也更要胜以往数十倍!”

清虚的声音之中激荡着无尽的兴奋之情,这卷功法所书的万千玄妙,百般神通,就仿佛如同给他打开了一个新世界。

甚至,更让清虚有一种感觉,过往之他,不过四字。

井底之蛙!

带着无尽的狂喜,清虚勉强镇定心神,他转身望着秦轩离去的方向,纵然已经夜尽天明,但清虚心中对于那位青帝再无恨意,不甘,而是带着一丝敬畏。

“清虚代昆仑,谢过青帝!”声音徐徐而出,在这昆仑边缘,经久不散。

……

秦轩坐在一辆车上眸光平静,他早已经远去,清虚如何,昆仑宗如何,他更不关心。

他所留那一卷功法,不过是昔日故人宗门功法的前三重罢了,足以修到化神。

不过提起那昔日故人,秦轩倒是看了一眼窗外天穹,就仿佛看透那无垠星空,茫茫星辰之中,那曾与他醉酒论道的女子。

女子曾在这颗星辰上,盘踞昆仑,以精怪之姿成这昆仑之神。

这颗星辰上,古今敬之,称其……王母!

西王母!

秦轩轻轻一叹,“可惜了!岁月不留情,这昆仑,注定也要湮灭在那时间长河之中。”

山岳有朽时,江海有尽日。

世间无木道长青,无人可长生。

所以,世人求长生,逆天行。

秦轩一笑,前世他折在不朽路,长生途中,今生……

他收回目光,轻轻喃语。

“世间若有长生在,我自当为第一人!”

……

京都,一座终日笼罩在雾气之中的山。

此山曾为陈家祖地,一年前,突然为军事禁区。

在这山下,有一座碑断裂了九分,只留下了一分透露着岁月无情,昔日之碑如今已经尽数破碎。

山下,一辆车缓缓驶入,刚一靠近,便已经被拦住。

“军事禁区,请勿靠近!”

有士兵拦阻,满是警惕的望着这辆豪车。

尽管,他不相信有人敢在京都闹事,甚至敢擅闯这军事禁区,但身为军人,他自要警惕。

纵然身外平如海,心中也如刀在身。

车窗缓缓摇下,秦轩看了一眼那士兵。

“这山,归谁了?”

“对不起,无可奉告,此处是军事禁区,若无命令,不可放行!”那士兵皱眉,缓缓道。

就在这时,远处有人影而来。

身若幻影,仅仅是几步间便跨越了千米。

宁紫阳近乎是满面冷汗,他望着那士兵,顿时喝道:“放肆!”

他出现在那士兵面前,然后回头看了一眼秦轩,露出讪笑。

“青帝!”

那士兵一怔,旋即退后,对于宁紫阳的喝声不以为然。

“见过首长!”

宁紫阳在夏明面的身份是一位将,方便一些时候,这些士兵也曾见过,这王权山上,经常会有不少大人物来,所以士兵倒是认识宁紫阳。

宁紫阳哪里会去理会那士兵,而是有些紧张的望着秦轩。

就在这时,他身后却又传来一道不容退步之音。

“首长,若无上峰命令,不可放行!”

士兵面色平静,行着军礼,但喝声,却比之前亦要响亮,如若雷鸣。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