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重生再为狂仙下载
  3. 重生再为狂仙
  4.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传授功诀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传授功诀

作者: |返回:重生再为狂仙TXT下载,重生再为狂仙epub下载

“不用了,我信你。”

陈杰的轻描淡写反倒令冯小暖打消了疑虑,直接作出了决定。

说话的时候,陈杰身边的张宇忽然动了动,冯小暖低声惊呼道:“我出手不太重,他好像快要醒了。”

“大哥,对不起了。”

陈杰在心中道了声歉,探手在张宇的肩膀上轻轻地一按,人顿时又老老实实地不动了。

“你准备好纸和笔吧,我这就把功法交给你。”陈杰起身将张宇扶起来,向大卧室的方向走去。

冯小暖想要出声制止,随即却又停了下来。

她所租的居室是两室一厅的,她本人就是住在大卧室里,原本她是想将张宇安排在较小那个房间的,不过想想即将到手的超级功法,她也就不在意这些了。

陈杰旋开房门,也不管小女生香扑扑的房间,直接将张宇放在了床上。

在他出来后,冯小暖已经规规矩矩地坐在了那里,在原本陈杰坐的那个位置上,则是放着一个笔记本和一只中性笔。

“这套功法可能会有些难度,不过你从小练武,比一般人能够更快地了解其中的意义,所以如果遇到有困难的地方,不要放弃。”

陈杰提笔的时候,向着冯小暖交代了两句。

“我爸都夸我是功夫天才,肯定没问题的。”冯小暖一笑,并不将陈杰的话放在心上。

“天才?”陈杰哑然失笑,然后笔下开始龙飞凤舞。

三分钟后,整整用了十五页一部功法就完成了,陈杰招招手,道:“过来看看,看你能够看懂多少。”

冯小暖连忙靠过来,她结果陈杰手中的笔记本,当看到第一二页那些似是而非的开篇纲领时,她就不经意的微蹙起了眉头;等看到第三页完全不知所云的口诀时,她眉头就拧成了一团;再往后翻,等她看到一个奇形怪状的图案时,直接张大了嘴巴。

“怎么样?”

等冯小暖合上笔记本,陈杰问她。

“基本完全看不懂。”冯小暖低着头将笔记本放在玻璃桌上,很沮丧地回答他。

“你听过修真吗?”陈杰微笑着问道。

“听过,很多小说里都有。”

冯小暖一开始回答的不明所以,片刻后却是忽然跳了起来,以不可思议的目光凝视着陈杰,颤声道:“您是说,您是说……”

“不错,这确实是一步修真功诀,也唯有超越凡俗境界的功法,才会带来超越凡人桎梏的力量。”陈杰肯定了她的猜测,并作出了进一步的解释。

“哇!”

冯小暖大叫一声,连忙如获至宝般地紧紧将其捧在了胸口。

“修真之道无穷无尽,即便只是入门之学,也超越了凡俗最顶尖和最难以理解的的武功一个档次,所以如果没有人带她入门的话,这个人即使抱着修炼的宝典,也只能遗憾终生。”陈杰继续说道。

冯小暖连忙挨近陈杰的身边,她端端正正地将笔记本放在陈杰的面前,打开第一页,然后恭敬地道:“虽然你不承认我的你的徒弟,但这一刻你是我的老师,还请先生指点迷津!”

“孺子可教!”陈杰的心情很好。

传统的东西在这个世间渐渐地已经为人所遗忘了,殊不知在修真界这些却是宗门大派最为基本的礼仪,冯小暖还记得这些,让陈杰对她又多了几分好感。

在和冯小暖饱餐一顿后,陈杰正式开始讲解了。

夜很长,但长不过陈杰的讲解,短短十五页的内容,足足用了六个小时才讲解完毕,至于冯小暖理解了多少,那还难说得很。

一般的基础修真功法当然不会这么难,实际上陈杰所传给冯小暖的,却是属于不错的火行修炼之法了。

身为以后要保护张宇的人,实力要是弱了可不够看。

陈杰起身,向打哈欠的冯小暖道:“你先忍一忍,将这些还没打开的盒饭热一下,让张宇吃一点后你再去睡。”

“那你呢?”冯小暖问他。

“我在这里不太方便,今晚我还会再来的。”陈杰向门口走去。

“那他吃饱之后,还用再打晕他吗?”冯小暖问他。

“打吧打吧。”

陈杰无奈,在抵达门口的时候,他回头意味深长地道:“学了这套功法,约定便自动生效了,希望你不要违背约定,我真的只是好心提醒你,那后果你承担不起的。”

“我明白,学武之人最终诺言!”冯小暖一本正经地回复他。

常言道,生死之间有大恐怖,现在有了这么一个超脱生死的机会,冯小暖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抓住,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

不过这套功诀她还多有迷糊之处,她希望陈杰能够多来几次,以便向他请教。

“那就好!”陈杰开门而去了。

回到别墅的时候,陈杰没想到楚娇娇正在大厅里一边翘着穿着马靴的二郎腿吃着任浩波给她削好的苹果,一边欣赏着电视里的内容,并且看得津津有味。

“无聊的肥皂剧。”

陈杰看了一眼,就移开了目光,准备上楼休息了。

“陈先生,先别走嘛。”

楚娇娇关了电视,大厅清净了下来,她向陈杰抛了一个诱惑性的媚眼,笑道:“听说你昨天在朱和会所大展神威,将越阳市的公子哥们都得罪光了,这可是一个大壮举啊,今天整个越阳市都沸腾了,都在猜测您是何方神圣!”

“可不是,包括你的小情人,那个叫金公子的。”

陈杰停步,疑惑地望着她:“你该不会是来替金公子出气的吧?”

“你打死了他最好,那个家伙像个女人一样,烦死人了。”

楚娇娇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我是来问你昨天有没有把秦玉香怎么样?听他们说,你最后可是把那个娇娃给带走了,连昨天晚上都没有回来。”

“不仅带走了她,而且走的时候她还送了我一个大美女。”陈杰走到楚娇娇身边的杀伐坐下,如实说道。

他知道闹会所那事可能会给楚家带来不小的压力,就干脆看看她到底怎么说。

“是吗?那人呢?”

楚娇娇双目炯炯欧有神,好奇地向门外张望,似乎在等着某位美女自动现身。

陈杰半认真地道:“别看了,我看不上眼,让她回家了。昨天那件事,你们楚家能应付过来吗?”

“你也太小看我们楚家了吧?”

楚娇娇撇撇嘴,并不在意地道:“你知道秦玉香为什么要开那个会所吗?她可不是针对我们楚家,而是想要为将来和她的哥哥争夺家族的控制权打基础。”

“真的假的?”

秦玉香确实有女强人的气质,不过她有如此野心,倒是令陈杰小小地意外了一下。

“所以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潜力股,昨天她有拉拢你吧?”楚娇娇再次将话题转移到了这方面。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回去告诉你爷爷,让他放心吧,现在我有点困了,你自便。”

陈杰起身,将楚娇娇一个人丢在大厅,就上楼补觉去了。

“真不知道你昨晚做什么去了。”楚娇娇嘟囔了一句,在得到了最想听的答案后,挎包往肩上一搭,就离开了。

晚上的时候,陈杰又去找了一趟冯小暖。

在回答了她有关昨天那份功诀的问题后,陈杰又交给她了一份新的功诀,这个功诀是要交给张宇的。

但凡是修真的功诀,自然都是有些复杂的,凭借着张宇比冯小暖还要低的文化程度,要他自行理解那无异于是痴人说梦。

当然,张宇的根骨天赋和毅力都是毋庸置疑的,在前世的时候,他也正是凭借这些优点,才被人看中,然后进入到修仙门派的。

要想他再次顺利修真,唯一的办法就是他将里面的道理讲给冯小暖,再由冯小暖转述。

“你对他真好。”

冯小暖口中赞扬着陈杰,但却是苦着脸,很是头疼地道:“我自己的功法都还一知半解的,真不知道该怎么教他。”

“不用觉得这是一个苦差事,实际上最终大道殊途同归,将来你修为高深之后,也会开始将自己的短板补充起来,而且修真界是非常残酷的,你若是多了解一些五行之道,也会增加你生存的本钱。”

陈杰不想给冯小暖一种强迫的感觉,只有她在自愿的情况下,发自内心地学习,才能最大程度地接受这些知识。

冯小暖终于打起了精神。

在天快亮的时候,终于告了一个段落。

“该做的我都做了,接下来你们就该离开这里了,你有想好怎么带他走吗?”陈杰问。

“今天我试着修炼了一下你上次交给我的功法,我感觉自己又稍微地厉害了一点。我想只要在他面前展示我超人的一面,他肯定会为我的力量所折服,然后顺利地跟着我走的。”冯小暖笑嘻嘻地道。

“那就好,我也该走了。”

陈杰掏出手机,道:“留个电话号码吧,如果有无法解决的事情,随时可以叫我。”

冯小暖和陈杰互通了电话,后者再去房间里看了眼还在熟睡的张宇一眼,默默地替他改造了一把身体后,才悄然离去。

一天后,陈杰搭上了回家的长途客运车。

坐在他旁边的是一位打扮得有点时髦的漂亮大眼妹,或许是他一身穿着不太起眼,大眼妹不是玩手机照镜子,就是托着腮看窗外的风景,看都没朝他这边看上一眼。

陈杰也不是那种喜欢吸引小女生注意的人,活了几万年的他早就过了那个年龄段了。

况且自从车子启动的那一刻起,他的心就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一种叫做近乡情怯的思绪塞满了他的脑海。

重生回来的他,如果说有最想见的人的话,那么毫无意义肯定就是自己的父母,但有时候太过在乎往往反而会心生畏惧,他甚至有一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二老的纠结,就好像是做梦怕梦醒来一般。

而且随着车子的逐渐接近,陈杰的心跳也越来越快,似乎之前所有针对心境的修炼都变成了无用功。

车子在中途停下加油的时候,陈杰也下车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让自己镇定一下。

再上车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位置竟然被一个黄毛给占据了。他记得这个家伙的位置是在后面的,现在突然占据了他的位置这是想干嘛?

“兄弟,我们换个位置呗?”黄毛一副玩世不恭的笑容。

陈杰站在自己的位置前,冷冷地盯着他,就好像是在盯着一条死狗。

“卧槽,你这是什么眼神,想打架吗?”黄毛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伸手就抓向陈杰的衣领。

陈杰逮住他的手腕,箍了一下。

黄毛立即惨叫了起来,大声叫道:“郭子,阿发我的手快断了,快过来帮忙啊。”

最后那排原本属于黄毛的位置旁边,两个青年快速地冲了过来,显然是要加入攻击陈杰的行列。

陈杰略一用力,黄毛顿时就跪在了地上,不停地惨呼,大眼妹小嘴微张,惊诧地盯着陈杰。

当她看到后面两人也跑了过来,并且领头的眼镜青年举拳就朝着陈杰的脑袋捶来时,连忙叫道:“小心。”

大眼妹之前确实没有怎么将陈杰看在眼力,不过当黄毛厚脸皮地坐在了陈杰的位置上,并且讨厌地不停和她套近乎时,她就觉得还是陈杰比较好。

陈杰再探出另一只手,顿时眼镜青年的手腕也落在了他的手中,然后两人齐齐惨叫了起来。

剩下的那个人见陈杰两只手都没有空档了,喜道:“小子,你还不放手?”

说话之间,也是一拳毫不客气地冲陈杰的脸部而来,陈杰手腕一抖,眼镜青年就凭空跳了起来,挡在了这一拳的前面。

“郭子,你狗子的打歪了!”

眼镜青年感觉自己的手腕越来越痛,几乎都快不是自己的了,不由惊怒交加地怒吼了起来。

“你挡住了我的啊!”那个叫郭子的青年,见自己的两位兄弟痛苦不已,慌忙再次展开攻击,可惜又被跳起来的眼镜青年给拦住了。

“我说,开车了啊?”司机忽然出声。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