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情深缘浅之凤凰劫下载
  3. 情深缘浅之凤凰劫
  4. 第353章 (449) 月神俪舒

第353章 (449) 月神俪舒

作者: |返回:情深缘浅之凤凰劫TXT下载,情深缘浅之凤凰劫epub下载

也不知紫昊最后如何支走的己霏,我靠着杏树发呆。按理说,如今天魔两族交战激烈,他们是否会两败俱伤是迟早的。

“阿霓。”正见紫昊前来,“暂时你不能动己霏。”

“我知道你会护她,可你护不了几时。”

紫昊伸手来拉我,我躲开,紫昊深吸一口气,“你也知晓,天魔战如此激烈,那百万天兵被困,如今得靠鸦族相助。”

“所以紫昊,那时你对我或许正如你对己霏罢?因为天族需要凤凰族,所以才靠近我。”

“阿霓,我待你是真心的。”

我点头,实在真心,真心的毁了我的一切,灭了我凤凰族。

见我要走,紫昊一把拉住我,我回头眼神淡漠,“你是困不住我的。”

“阿霓,你觉着府君会再来接你么?你明知他选的是苍生万灵。”

“所以,你就觉得我会选择留下么?”

我想到紫昊紫昊一脸情深,而方才又不忍责备己霏的模样,实在觉得虚伪。他或许是为了天族安危才不能让鸦族寒心,可这样的他依然是选择了权利。

他拥有过权利,就会被权利所吸引,再也不会甘于平凡。

紫昊拉住我,我挥掌而去,紫昊并未闪躲,见他手指滴落的鲜血,难道己霏没有为他包扎?

“阿霓,我说过,纵使前方战事吃紧,我依然会得空来看你。可他呢?他更在意万灵苍生。”

我突然想到一个关键人物,那便是俪舒。作为天族罪人,被关押在了极渊窟,而后被我留在丹穴山,如今却能继续司职月神留在太阴宫。

那时天帝曾说,紫昊若不承认骗我,那么骗我们的便另有其人,那时虽不知是谁,但也怀疑过俪舒。

倘若紫昊对我太过热忱,那么己霏必定心有妒忌,甚至前去寻俪舒。

“己霏没为你包扎么?”

“是我不让”。

见我没说话,紫昊又道,“阿霓,帮我包扎,如何?”

紫昊带着期待,我点头之时,紫昊浅笑,似乎带了些希望。

紫昊招手,便有小仙带了药膏和包扎的药具来。为紫昊包扎了伤口,紫昊双目含情。小仙在旁边候着,直到为紫昊包扎完,小仙正在收拾药具,我为紫昊穿上战袍。

“怎的这次会伤的这样重?”

虽说我随口一句话,但紫昊或许觉得是我关心他了,脸上一笑,拉着我的手抱在怀中。旁边的小仙稍微抬了下头又赶紧低头不语。

“阿霓这是关心我了么?”

“或许吧!”

紫昊笑了开,抬眸间看见一旁的小仙,便让小仙退下。

小仙离开后我才起身,紫昊再来拉我手时我后退两步。紫昊或许觉着尴尬,只得起身,却又看着我。

“我得再去天水畔。”

我微微颔首,到了前殿时,见得那位小仙依然候在一旁。

“紫昊,你那时张灯结彩只是为了逼阿。”我吸了口气,又道,“逼叶冥暄做出选择么?”

紫昊听罢一脸笑意,“虽说如此。。。”

不等他说完,我看着他的眼眸,轻声又道,“我以为,你真会兑现了先前许我的承诺。”

紫昊一听,眼笑眉开,上前来拉着我的手抿了抿嘴唇。那情态很是欢喜激动。

“阿霓,若你愿意。我便请父帝取消与鸦族的婚约,我定兑现你的承诺。”

我微微颔首,没有多说话,却让紫昊喜出望外。直到紫昊离开,周边的小仙纷纷惊异地看着我。

有识我的,也有不识我的。

等到锦翟来时,专程问锦翟要了一颗能精进修为的仙丹。如今锦翟自然是不缺仙丹的,问她要一两颗自是轻松。

交给某位小仙,并让她将我与紫昊的对话传入己霏的耳里,小仙捧着仙丹自然愿意,赶忙连胜道谢。

果然不出一日,俪舒便气势汹汹前来。她如今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月神,而我再无凤凰族,便显得傲慢了些。

“羽霓,我一直以为你以命元神尽灭,果真是天之神女,总会有奇迹的。”

我轻笑,“夫人,千年多以前你还唤我一声阿霓的,如今不过千年,连称呼也这样生疏了。”

俪舒退去殿里的小仙,看着我,“虽说你以前是凤凰族的殿下,你与小昊也有过婚约。也情投意合过。可你也知晓,以你如今所有,实在不该留在望舒宫的。”

我点了点头,表情沉着,“我是不想留的,可夫人也知晓,紫昊实在固执。”

俪舒不屑的轻笑,眼神看我时多了傲慢,没了以往的胆小和真诚。

“我不想紫昊的名誉受损,可凤凰族是天界罪族,你也是天族罪人。能成为他太子妃的,一定得是如己霏那样的。”

“是么?”我听罢心中不屑,俪舒到底是凡人,眼神太浅。我既然能重生,己霏介入当年凤凰族的事,我岂会就此罢休?

“阿霓记得,夫人也曾是天族罪人。也不知天帝可有公之于天下,你是紫昊的生母呢?夫人不觉得,紫昊有着凡人生母,天生仙根不足也难有威信么?好歹,我也是神女的身份,己霏到底曾隶属于凤凰族,是凤凰族的附属,听命于凤凰族的。”

俪舒眼神躲闪,甚至惊慌。好歹是凡人,活的再久,气势上仍输我一筹。

“夫人痴情于天帝,可天帝对夫人似乎太无情。当初究竟是因何事使得夫人被关去了极渊窟?”

虽是轻描淡写,但俪舒神情却带了惊恐,可想而知当年极渊窟内有多可怕,使得她依旧心有余悸。

“记得救出夫人后,夫人却无处可去。紫昊为此伤神,毕竟夫人是天族罪人,紫昊担心的是有谁对夫人不利。那时阿霓也天真,也未曾想过那人是谁,背后有着如何实力,夫人又犯了何等罪事,执意将夫人安置在了丹穴山,违反了我凤凰族几十万年来的规矩。”

我嘴角上扬,看她时眼神却凌厉,“夫人,丹穴山呆的,是否不舒心?毕竟阿霓事忙又玩心大,到底不如己霏会伺候照顾。”

俪舒眼神闪躲不敢看我,我从未说看不起人族的她,偏偏她却看不起如今的我。想到那时还未有记忆时己霏说的话,看来己霏也并非真心待她的。

难道肉眼凡胎就是如此?总喜欢一些表面的东西,宁可被骗或是被利用,但凡说些悦耳的话便能心甘情愿么?

“人族有句话,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夫人虽说做了几万年的月神,但骨子里到底是人族,不至于忘了这话罢?”

俪舒一下站起身来,似乎被我的气场所吓到。她在我的面前一直觉得略低一等,因而凤凰族如今沉灭了,她便以此来寻回当初的自卑么?

“所以你是要继续做小昊的太子妃?”

我笑出声来,“那夫人的意思呢?”

俪舒迟疑半刻,又鼓足勇气看着我,“虽说你们情投意合,但作为母亲,我也看到过小昊的不易,我自然是希望他的太子妃是能够帮助他的仙族。如今鸦族颇有名望和地位,己霏又对小昊一往情深,相比之下,你到底有罪在身。”

“夫人,凤凰族有罪无罪,你好歹在丹穴山居住过,难道你心中没数么?”

俪舒眼神飘然不定,又道,“有数没数又如何,如今的凤凰族比不得鸦族,你也比不得己霏。”

我嘴角一丝不屑,“阿霓以往眼迷因而也迷了心,如今似乎明白了,夫人其实从一开始,对阿霓就有种不满。之所以热情,不过是寄人篱下,或者凤凰族能帮助紫昊,可是?”

俪舒一下慌了神,神情恍惚,手足无措。

俪舒迟疑半刻,又鼓足勇气看着我,“虽说你们情投意合,但作为母亲,我也看到过小昊的不易,我自然是希望他的太子妃是能够帮助他的仙族。如今鸦族颇有名望和地位,己霏又对小昊一往情深,相比之下,你到底有罪在身。”“夫人,凤凰族有罪无罪,你好歹在丹穴山居住过,难道你心中没数么?”

俪舒眼神飘然不定,又道,“有数没数又如何,如今的凤凰族比不得鸦族,你也比不得己霏。”

我嘴角一丝不屑,“阿霓以往眼迷因而也迷了心,如今似乎明白了,夫人其实从一开始,对阿霓就有种不满。之所以热情,不过是寄人篱下,或者凤凰族能帮助紫昊,可是?”

俪舒一下慌了神,神情恍惚,手足无措。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