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不是我说,你智商真的不行下载
  3. 不是我说,你智商真的不行
  4. 第六百二十五章 密令误导

第六百二十五章 密令误导

作者: |返回:不是我说,你智商真的不行TXT下载,不是我说,你智商真的不行epub下载

“我踏马叫台挖掘机过来把这里给挖了。”我开始翻找放在身上的手机。

“冷静点!大哥冷静一点!”姚可缨拉着我的手臂,夺过我的手机,“你再想想,你之前不也能转过来吗?”

“之前……”我挤着右边眼睛看着姚可缨。

“好像没有这样的经历,但也是可以的,你智商不是挺高的嘛!”姚可缨伸出右手拍了拍我的肩膀,挑了一下右边眉毛。

类似跟密室逃脱一样的解谜游戏吗?我皱起眉头开始沉思起来,这条件都具备了,最后的场外西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是站在篮球场里面看向西面,而是从西面看过来吗?

我迈步走到沥青路的校道上,转过身来看着篮球场。

这个方位有点熟悉……我侧着走过一点,这里不就是……

凉亭,我望着远处的凉亭,盯着我目前站着的位置上左手花圃上的鸡蛋花,还有那草丛里面的小花蕊,抬头一看篮球场,这个位置是真的再熟悉不过了。

姚可缨见我失了神,有些担心地走到我的身侧旁,“怎么了吗?”

“我太傻了。”我被震惊得连嘴巴都合不上,当初就应该知道,我早就落入陷阱里面,而姚可缨那会就是来救我,而我盲目又自大,老是觉得自己能够分清对错,“那时候我就是在元旦晚会开始之前,站在这里,看到梁俊豪和林菲霜在热吻。”我说完这话也不是没有表情,像给了自己一记冷嘲热讽般的轻笑。

“我那时候……”姚可缨托着右手手肘,食指轻轻敲打着自己的下巴,皱着眉头开始回忆着,“啊!我那时候还真的跟你打气加油了,我问了你是不是喜欢林菲霜,你还说不是,结果还是追着人家跑去了。”

“你那会是在提醒我吧?”我叹了一口气。

“对啊。”姚可缨有些生气地叉腰,“那时候的天气也跟现在差不多吧??不过现在冷很多。”姚可缨哆嗦着身体,拼命用手摩擦着手臂来发热取暖。

那个画面真的永生难忘了,林菲霜跟梁俊豪的世纪热吻被我给撞见了,我还想着只是自己不主动自作多情,原来早就在陷阱里面了。

我伸手给自己的头发一顿乱揉,“气死我了,当初就应该知道的。现在有点后悔浪费青春!”我甚至还气得跺了一下脚。

姚可缨见我这个样子好笑,捂着嘴巴偷笑,怕笑出声音来觉得对我不太尊重。

“你干嘛?”反倒是我自己,看见她这个样子有些不顺眼,“想笑就笑呗,你这样偷偷笑着看着就不舒服。”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未免也太蠢了点哈哈哈哈!”姚可缨弯着要拍着大腿笑得特别欢。

我就知道她没安过什么好心……

笑够了就扶着我,拉着我里面的连帽卫衣的帽子擦自己笑出来的眼泪,“怎么样?你有什么进展了吗?令狐大总裁?”

“你看我愁眉苦脸的样子像是有进展的样子吗?”什么屁密令,就专程叫我过来回忆过去的那些蠢事吗?

“来。”姚可缨双手冰冷,一下就摸在我的脸上,我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

“你干嘛?!”我被这一冷,头脑清醒了些许,倒是她怎么凑我那么近。

姚可缨踮起脚尖蹭过我的鼻尖,在我左边脸颊上亲了一口后,立刻就松开我,“怎么样,还愁眉苦脸吗?”

“你你你干什么你!!”我吃惊得张嘴说话都在口吃了,我捂着自己左边脸颊,感觉脸颊在逐渐发烫起来。

“你不是愁眉苦脸的嘛?是你们家女仆说,你不高兴的时候亲亲你脸颊就好了。”

那可是我一到四岁时候她们对我用的招式,我现在可是二十了我!?我已经二十岁了,怎么可能会……其实被姚可缨亲了一口也算是赚到了,她这种傲娇性格,能主动亲别人一口嘴里还不会放狠话,也算是让我换了一种情绪。

“你干什么你!?一脸傻笑笑嘻嘻地看着我!”姚可缨伸出手用力弹了我脑门。

“痛!”

“我可是舍弃了今天初吻的份儿亲你,你既然还不领情真是的!”她扭过身子背对着我,捏着自己外套的衣角,“事先说明我可是……”

我一把拉她进自己怀里面,姚可缨红着脸颊塞进我的外套里头,我蹭着她的头发,下巴靠在她头顶上,“你可是什么?”

“我可是花落花开的……”

“你说什么?怎么越来越小声了?”

“我可是花落花开的总裁……”姚可缨头埋在我的怀里面,低声喃喃。

“好的,总裁大人。”我抱着她好一会儿,天气吹着冷风特别冷,两个人穿着挡风外套这样捆绑在一块儿,倒是没刚才一个人站着的时候那么冷,“我想啊,就这样忘记也忘记不掉,想说用别的记忆覆盖一下。你说可行吗?”

“用什么覆盖?”姚可缨抬起头来盯着我看。

我嘴角扬起微笑地看着她。

大概两秒后,姚可缨回过神来,她开始往死里挣脱开来,“放开我!你这只老狐狸!老是想吃我的豆腐,放开我!!”

“来啊来啊!来亲一个!你刚刚不是啵了我一个吗?到我了!”

“你这神经病啊!”姚可缨伸出手推开我的脸,“哪有人这么不懂情调的,你那么恶心地凑过来,换作是啊嘛都不敢让亲你了!!!”

“我这么英俊的脸庞,啊嘛肯定都是一百万个愿意!你现在不亲我就浪费了!”

“滚啊!令狐仪飞!!”姚可缨像是只猫儿一样,疯狂地抓着我的衣服,往死里挣扎着。

“我认真的!我认真的!!”我第二次的声音提高了几倍,又慢慢压下嗓音,用着平日里面不常出现的嗓音,充满磁性说着:“我认真的。”

平日不用这种嗓音说话是因为我平日讲话声音已经够小声了,这种嗓音几乎只能在半米范围的情况下才能够听见。

“听见了心跳声音。”我嗓音里面夹着风的声音。

“心跳的声音?”

“咳咳。”我干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你的心有一道墙~但我发现一扇窗~偶尔透出一丝暖暖的微光~!”

姚可缨抬起头来盯着我看,她眼眸像是闪着泪光,瞪着圆圆的眼眸看着我,里面能够倒影出我的轮廓,我的脸,她嘴巴微微张开像是要说点什么。

我猛吸一口气,“就算你有一道墙~我的爱会攀上窗台盛放~打开窗你会看到~~悲伤融化~”好久好久没有唱歌了,虽然知道自己唱歌很难听,但是自己听起来好像还不错,别人听着可能就有点难受了。

“你……”姚可缨捂着自己的嘴唇,伸手指着我。

“我?”我笑着看着她。

“你怎么还记得,我特么的还以为你早就忘记了!”姚可缨一记重拳狠狠地锤在我的胸口上,“你快给我去死!老是记住这些东西!!呜呜呜……”

“诶诶!!!你怎么哭了!”我立马松开双臂,腾出一只手来给她接着落下来的泪珠,怕她妆容因为哭泣就花了脸,“我唱歌太难听了是吧?难听到你了!?”

她终于崩不住似的,放声大哭起来,还时不时用着她那超乎寻常的拳力锤着我,张着嘴巴哇哇大哭也听不见她在喃喃什么,只能先点头回应顺着她的意思,哪有人一边哭着指着别人大骂一边在那气得自己疯狂跺脚,我真是捡到了什么绝世宝贝。

虽比我大上一岁半岁但与之相比,她比我还要小孩子气。哭得稀里哗啦的,容貌也没有多大变化,看着似梨花带雨,让人忍不住去心疼几分。

我安慰了她很久,但也不清楚自己在安慰什么,反倒是她指着我骂了还是说了什么,我对这个比较在意……

这条奇怪的密令,我完全没有心思了解多少了,当下就想放下所有的一切,跟她待在一块就好,去哪里都可以,去干什么都行,只要是跟她在一块就好,我愿意用我剩下的全部时间,来回应她所有感情。

我见她没怎么哭,我捧起她的脸颊,妆怎么补都被她哭花了,我挤着她两边的脸颊,她嘴巴鼓起来成个小鱼嘴似,我对着亲了一口。

不出所料,姚可缨立刻就抓狂了,她一把扯开我的手,指着我的额头,“你能不能有点浪漫!卧槽!你别以为你长得不错,就可以为所欲为,你要是把你外貌颜值加点给你的身高,可能就……”

“不准提身高!”我立刻反驳她的话,“我这么多年都被人提着身高!谁不想长高!卡这儿就是卡这儿了,除非我截肢再拼回去!!”提起这个是真的来气,从初一就被人哔哔到了现在,还有就是我的脸!老是被人当成女孩子!就是因为我的身高加上我的外貌,导致每次进去上厕所的时候,别人都盯着我撒尿!真的尴尬!!想着就来气!

姚可缨也是那种钻死牛角尖的人,待她的事情没有结论的时候,她绝对不会管第二件事情,“你气什么气,我都没有生气你捏我的脸!”她伸出手捏着我脸颊。

“痛痛痛痛痛!!”我声音逐渐大声。

“哼!”她气得撒手转过身去。

“……”我揉着我的脸颊,自个儿站在那儿不知道郁闷什么。

大概过了几秒之后,姚可缨转身过来,她的发梢蹭过我的脸颊,她伸出双手抱着我的脖子,我清晰地看见她缓缓闭上双眼,脸颊离我越来越近,对准了我的唇吻了下来。

周围是刮着风,然而我那时只听见两个人的心跳声音,她的气息,我的气息,混杂起来,两个人像是构成了一个专属两个人的秘密空间一样,周围怎么变化都没有影响到。我能看见她微微颤抖的眼睫毛,闭着双眼,完美无瑕的侧脸颊,耳朵上挂着的普通的银耳饰,头发被风吹起轻轻舞动,一分一秒都被刻印在我的脑海里面。

她放开了我,我吃惊地回不过神,她正要转身背对着我的时候,我捉住了她的手腕。

“你干什么……”

“我不放手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脑海里面像是走马灯一样走过许多画面,许多关于你的画面,许多画面都是你的背影,还有我那双犹豫要不要拉住你的手。

我一把拉她进我怀中,双臂紧紧地抱住了她,喉咙上莫名被什么气息哽咽着,我感觉自己没有办法再呼吸,张开嘴巴开始努力地呼吸着。

不想再适应她的味道,我想要身上也能够拥有她的气息,有她的痕迹,那股像是婴儿爽身粉一样的奶香味道,只要能够在我身上绕上几次,我就能安心很多。她双手环绕着我的腰,拍了拍我的后背,那轻微的举动,拥有着高于体温的暖流,从后背慢慢传达到我身体任何一处。

“你……”姚可缨张嘴想说一点什么,但我抱着的力度刚刚好,能够让她感觉得到我的感受。

“抱抱。”我压低着嗓音,感觉快要说不出话,哽咽的声音,什么气流卡住在了嗓子,我眼眶里的泪水一直在打转着。

“抱。”姚可缨很温柔地回应我,她蹭着我脖子上的热度,我能感觉到她在笑,笑得很开心。

我压低了高度,头埋在她头发上面,蹭了蹭头钻进她的肩膀上,钻进她的外套里,“我喜欢你……”我怕再失去她一样,嘴里喃喃着好几次这句话,她也很温柔地认真回答了我好几遍。

两个人在这空旷的篮球场边上,吹着冷风,抱在一块取暖,还时不时左左右右地摇晃着。

“我们还要不要调查一下那个密令?”姚可缨追问道。

“不了。”我回答得非常干脆。

“真的吗?”

“我感谢那个密令。”感谢它让我跟姚可缨感情更近一步,“没什么好调查的。”不想再在意别的事情,让我们都踏入浑水里面不得翻身。

“感谢?”

“我们回去吧,我想回去了。”

“嗯嗯。”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