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春光烨烨尽飞鸢下载
  3. 春光烨烨尽飞鸢
  4. 第二百一十章 反诬

第二百一十章 反诬

作者: |返回:春光烨烨尽飞鸢TXT下载,春光烨烨尽飞鸢epub下载

听说庆王妃小产的事,辛鸢第一感觉是懵的。

这庆王妃什么时候怀了身子?

怀了孕她还整天闻薄荷香,时时接触这些寒凉之物,她不小产谁小产?

秋意则幸灾乐祸,“哈哈,真是恶有恶报!让这女人整天想着谋算娘娘的肚子,结果先自己害了自己!”

春雪跟着应和,“这就叫害人终害己,所以说做人还是莫作孽的好,谁知道几时报应到自己头上来!是吧,银雪?”

“啊?”

银雪怔了下,回过神来连忙点头,“是啊,二位姐姐说得对。”

春雪狐疑地看着她,“你这两日怎么了,好像总是神不守舍的?”

辛鸢好奇望向银雪,“银雪,你怎么了,可是身子不舒服?”

听见她的声音,银雪脸上一阵紧张,不敢对上主子关切的目光,“娘娘,奴婢……”

辛鸢眉目柔和地笑着,“要是不舒服就先下去歇着吧,东宫里这么多人,不怕我没人照顾。”

银雪目光挣扎了下,低低应了一声,“那奴婢暂时先退下。”

“嗯,去吧。”

辛鸢笑眼看着银雪退下,半晌骤然冷下目光。

秋意显然也发现古怪之处,“娘娘,不若奴婢将人抓起来审问?”

辛鸢摆手,“先不打草惊蛇,看看再说。”

“是。”

春雪一愣,不敢置信,“娘娘您是怀疑银雪?”

辛鸢沉默。

谁能想到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银雪从七岁就跟在自己身边,对自己向来忠心耿耿,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怀疑这丫头的一天。

秋意凝着脸,“上次的事小厨房的人都查过了,基本上可以排除嫌疑。不巧,那日是银雪帮着布膳的,而她这两天又常魂不守舍心事重重,真的很难不让人怀疑。

春雪一听顿时暴起,“奴婢这就去将她抓来审问,娘娘到底哪点待薄她了,她怎么敢?她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秋意连忙将人拉住,“你没听娘娘说吗,先不着急轻举妄动。”

听见这话,春雪只能忍了。

辛鸢张口正欲说些什么,忽然就听外头传来一声通报声,“启禀太子妃,孔总管在外求见。”

孔也?

他不在文帝跟前伺候着,跑到东宫干嘛?

辛鸢有些纳闷,但还是道:“传进来。”

须臾,孔也入了殿,中规中矩地行礼,“奴才参见太子妃。”

辛鸢忙招手让人起身,笑脸迎人,“孔总管今日怎有空到这东宫来?”

“启禀太子妃,奴才是来传圣上口谕的。”

孔也面色一正,“圣上口谕,着太子妃到勤政殿见驾。”

辛鸢心头一跳。

文帝无缘无故召自己去勤政殿作甚?难不成是辛烨……?

她连忙止住自己的胡思乱想,“是,臣妾接旨。”

辛鸢直起身,“孔总管稍后,本宫先去换身衣裳,随后同你前去见驾。”

孔也迟疑了下,说道:“那太子妃稍需快着些,莫让圣上等着急了。”

“本宫明白。”

辛鸢颔首,末了看了下孔也,递给秋意一个眼神。见秋意会意地点头,她这才放心下去更衣。

等了一阵,辛鸢换了正袍重新出现。

秋意走近辛鸢身边,低声地道:“娘娘,庆王、庆王妃也在勤政殿了。”

辛鸢心底一松,只要不是辛烨出了什么事便好。

不过庆王妃刚小产,这个时候她不安生在府里坐好小月子,着急忙慌地进宫?然后转眼文帝就传召自己?

这事可真有意思了。

拿人手短,攥着怀里的东西,孔也只当做没看见秋意跟辛鸢的窃窃私语,恭敬地问道:“太子妃,不知可否起行?”

“孔。”辛鸢笑着点头,眸色微微变化。

她倒想看看这些人又准备玩什么花样!

*

辛鸢到勤政殿时,发现殿内除了文帝、庆王夫妇之外,还有文沅等诸位大臣。

她不着痕迹地动了下眉。

这是准备公审自己吗?

“臣妾参见父皇。”辛鸢无视所有人复杂的目光,朝着文帝行礼。

文帝口气温和地道:“太子妃有孕在身,不必多礼,平身吧。”

“谢父皇。”辛鸢直起腰身。

“太子妃可知朕突然召你来是所为何事?”文帝居高临下地看着低下的她,主动开口问道。

“臣妾愚昧,还请父皇指点迷津。”

文帝目光探究,“庆王妃状告你下药害得她小产,不知太子妃对此作何解释?”

“臣妾暗害庆王妃,这事是从何说起啊?”

辛鸢闻言顿时面露惊讶,望向一旁面白如纸的庆王妃,“弟妹,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庆王妃强忍着身子的不适,冷哼一声,“没有误会,就是因为你做的好事。昨日我从东宫出来之后,便觉得身子不适,回到府里就见了红落了胎,肯定是你在背后下黑手!”

辛鸢皱眉,“庆王妃,本宫知道你骤然失子心中悲痛,但是你也不能这样含血喷人啊!”

“是王妃含血喷人还是太子妃心肠毒辣,这点太子妃心知肚明!”

庆王跟着怒道,“太医可以证明,王妃是不慎服了寒凉之物,这才导致滑胎。

昨日王妃一整日都在东宫照顾,进了府后水米都还来得及未进,又如何沾得上那些不该之物,这东西肯定是从东宫带来了!”

文帝望向一旁太医。

太医连忙站出作证,“庆王妃确实误服过寒之物,不慎动了胎气,致使滑胎。”

庆王妃指着辛鸢质问,“皇嫂,亏我一直尊你为嫂,怕太子不在宫中你一人寂寞忧闷,还时常入宫为你分忧解闷,对你关怀备至,结果你居然如此对我?!”

说着,她掩面哭泣起来,“我可怜的孩子,都怪娘亲没有带眼识人,这才害得你死得这么惨!”

庆王搂紧她,眼角发红,“王妃别难过了,有父皇在,父皇一定会咱们的孩子做主的。”

见状,其余官员禁不住望向辛鸢,目光复杂。

难不成真是太子妃下的黑手?

辛鸢在心底讽刺一笑。

这是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这夫妻俩倒打一耙的功夫用得不错啊!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