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邪王御神录下载
  3. 邪王御神录
  4. 第九十五章 佳酿

第九十五章 佳酿

作者: |返回:邪王御神录TXT下载,邪王御神录epub下载

刘满芒跑出几十步才回头看了看,生死未卜的木无双和罗瑞已经完全消失在黑暗里了。刘满芒叹了口气,五味杂陈地朝客栈方向走去。刘满芒走到客栈门前,发现大门紧闭,于是绕到罗瑞的房前,房间的窗户依然大敞亮开,只是被狂风吹得啪啪作响。刘满芒施展轻功飞进房间里后,径直走到张修文房间外面。刘满芒轻轻敲了敲房门,房门被拉开一道细细的缝,张修文透过门缝看到是刘满芒,于是稍稍把门开大了一点,朝他点点头。

刘满芒闪身进屋后,把发生的一切跟张修文细细的耳语了一遍,然后对张修文轻声说道:“那俩家伙基本是回天无术了,虽然有点可惜,但也算除了张师兄一个大患吧。”张修文慢慢点点头,紧皱眉头看了看躺在自己床上的张庭烨,半喜半忧地说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咱们也没必要在这里强出头。至于苏姑娘么,咱们以后得好生照顾她了。”想到苏小鱼,张修文又情不自禁地笑了笑,刘满芒看着床上昏睡的张庭烨,也露出会意的微笑。

木无双躺在冰冷的街道上,慢慢睁开了眼睛,忽然觉得后背压着什么东西。木无双挣扎着坐起身子看了看,原来是自己压在了罗瑞的左腿上。罗瑞仰面躺在地上,胸口有规律的起伏着,倒像是睡着了一般。木无双看了看罗瑞,罗瑞的睡相倒是很恬静,根本不像刚才那个凶悍的女魔头。木无双看了看周围,到处都是粉蒙蒙的烟雾,只能苦笑一声摇摇头:“难道死了?真是的,什么还没干就死了?杀我父母的仇家都不知道是谁呢!”

这么想着,木无双摘下嘴上的布条,又一阵甜香涌入嘴里。木无双砸了砸嘴唇,觉得这雾气居然还挺可口,索性又往嘴里吸了几口粉雾。这时一个结结巴巴的声音忽然传来:“兄兄兄……弟……你也也好……这,这口……啊啊……”木无双猛地清醒了一点,双手撑地想站起身子。只是他的双臂却软如面条,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木无双费力地朝那个声音扭过头去,赫然看见那个诡异无比的纸人就站在自己身边。木无双心中一紧,手上也有了点力气,咬紧牙关猛地抬起左手朝纸人一掌推出。不过他刚抬起手就脱力了,只是在纸人身上摸了一把。

木无双身子一斜,差点又躺在地上,只觉得又是一阵头晕目眩。结结巴巴的声音再次从纸人胸口处传来:“兄兄……弟……别别……这这这……样……我……我……不是是是……坏人……人……呃……”木无双头昏脑胀之际,模模糊糊只听见“是……坏人……”几个字,不由说道:“我知道你不是……人……”纸人嘿嘿嘿一笑说道:“是……是……啊,我……本本……是……天上上……的小神……被被人困在在……这了……”木无双哈哈一笑,顿时觉得脑袋又是一沉。木无双用手掐住自己太阳穴慢慢说道:“你是神仙啊……那你怎么被困这了?”纸人叹了口气:“丢丢人啊,还……不是……贪杯……被这……风风荷……梦梦……尘给醉……醉的……”木无双晕晕乎乎地问道:“和梦什么……?”“风荷梦尘……就就是……这些粉色……的,真是美美……酒啊……”

木无双使劲摇了摇头,有些奇怪地问道:“美酒?这些不是……不是毒药……吗?”现在连他自己说话都开始结巴了。此时的夜风越吹越大,木无双头昏脑涨之际,居然觉得舌头越来越不受控制了。李田牧在客栈里皱着眉头来回踱了几步,总觉得有事要发生一般。终于李田牧推开房门,先到他妻子和苏小鱼的门口,听见里面的母女二人在低声说着什么,才觉得稍微安心一些。李田牧又轻轻来到自己儿子的房间。推开门后,李彧从床上坐起来刚要说话,就被李田牧示意制止了。

李田牧来到李彧身边,小声问道:“无双还没回来?”李彧点点头,也小声说道:“木头说是去茅房了,可是到现在也没见人!”李田牧听着外面呼啸的狂风,皱了皱眉问李阿满说:“转眼都十七了啊……小子,你敢不敢跟我出去找找无双?”李彧看了看呼呼作响的窗户,咬了咬嘴唇:“我有什么不敢的!爹,走!”其实李田牧也不知道带李彧出去是不是合适,但是想到迟早要让他独闯江湖,李田牧最终还是硬下心来,冲李彧说道:“把房门锁好,咱们从窗户出去!”

李田牧父子来到街上,顿时觉得狂风袭人,似乎整个镇子都被狂风所包围,木质门窗被吹得咯咯作响。李田牧适应了一下睁开眼睛,四周观察一下,猛然发现另一条街上有一团聚而不散的粉雾。李田牧心中一紧,知道木无双他们如果出事的话,肯定就在那附近了。李田牧犹豫不决地看了看李彧,李彧还被风吹得睁不开眼。李田牧硬下心来大声朝儿子说道:“一会你跟紧我!”李彧点点头,父子二人一前一后朝那团粉雾跑去。过了拐角,李田牧隐隐看到一个人坐在地上,看身形应该是木无双,木无双身边还有一个身高不到四尺的矮子站在旁边,地上还躺着一个人。

李田牧心中暗叫不妙,赶紧从怀里摸出一张纸符夹在手上。等他靠近二人之后,隐隐听到木无双的声音随风飘了过来:“我……我罗姨好看吧……跟我妹比……还是……差得……差得远。谁谁想讨我妹……做老婆……得看我……答不答应……”李田牧听见木无双这么说,心里又是欣慰,又是高兴,还有些许无奈:欣慰的是听木无双说话,应该是没什么大碍,倒好像醉酒一样;高兴的是顽玉把苏小鱼托付给他算是找对人了;无奈的是不知道他在跟谁这么口无遮拦的说话。李彧也听到木无双的声音,高兴地说道:“爹,是木头那混球!就在前面!”父子二人来到离粉雾三丈开外的地方,觉得周围确实有种说不出来的馨香,而且这股香味很特别,闻上一点就觉得全身暖熏熏的。

李田牧瞪圆双眼才看清楚木无双竟然在跟一个纸人说话。李田牧不由得竖起剑指,大喝一声:“何方妖孽!”木无双听见李田牧的声音,垂着眼扭过头来,嘿嘿一笑说道:“师父来了啊……”李田牧没有理会他,余光瞥见罗瑞正躺在地上睡得正酣。只听木无双接着说道:“使者啊……你让村长……帮你吧,他是我师父……特别厉害……”李田牧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默念道:“使者?妖怪恶鬼可从没听说过有自称使者的!倒是天上派下来的神仙经常以使者自居。”这时只见那个纸人慢慢转过身来,李彧见这个纸人如此可怖,顿时紧紧抓住自己父亲的衣服。

只听纸人结结巴巴地说道:“小小……神乃……行疫……使者,奉……奉瘟神……大人之命……来收……瘟种……被,被人……困在在此……”李田牧听它这么说,自然放下了剑指。行疫使者说话结结巴巴,李田牧费了半天力气才听明白:数年前此地闹瘟疫,有高人做法请瘟神收瘟种,这个行疫使者是受瘟神之命来这收瘟种的。谁成想他来这之后就中了圈套,被人用美酒风荷梦尘作饵,封进了纸人当中。这风荷梦尘乃是妖界酿出的美酒,人间罕见,纸人中的粉雾就是这酒水精魄。行疫使者乃是贪杯之人,上当以后白天泡在酒里睡觉,晚上出来找瘟种。今天和木无双等人相遇,也不知怎么就动起手来。被罗瑞打破纸人后,酒魄散去不少,这行疫使者才算稍稍清醒一点,他自然知道弄丢瘟种是死罪,连瘟神都要受牵连的。现在他只有尽快找回瘟种,才能保住自己和瘟神的性命。行疫使者情急之下向木无双求助,木无双自然借着酒劲答应他了。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