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邪王御神录下载
  3. 邪王御神录
  4. 第九十六章 危机

第九十六章 危机

作者: |返回:邪王御神录TXT下载,邪王御神录epub下载

李田牧闻言长舒一口气,知道这两人是醉倒后也放下心来。李彧此时也不害怕了,看着破破烂烂的纸人小声嘀咕道:“原来神仙长得这么丑啊……”李田牧拍了李彧后脑一巴掌,李阿满赶紧缩到自己父亲后面。行疫使者接着说道:“还……还望阁下给……找点……针石草……来……此物……可解……风荷梦尘的……酒力……”李田牧得知针石草可以解酒,略一思索不由笑了笑:这针石草是味药材,恰好刘满芒买回来的药材里就有。

李田牧刚想让李彧回去拿些针石草过来,猛然意识到刘满芒回去之后,对这边发生的事竟然只字未提。李田牧不由得小心起来,心里默默盘算道:“刘师弟对我们有戒心,他想让无双和罗姑娘死在这!现在药材都在先武师弟的房间里……不行,这一趟必须我亲自去。阿满去的话,保不准会被他们问出什么,甚至还会被扣作人质!”想到这李田牧对儿子说道:“阿满,你在这守着他们几个,爹去找点针石草。”李彧点点头,李田牧施展轻功朝客栈方向奔去。

从李彧的房间进入客栈后,李田牧径直来到张修文门前敲了敲门。张修文开门后满脸堆笑地说道:“纵陌师兄,有什么事吗?”李田牧也笑了笑:“张师弟知道,愚兄也有伤在身,所以来跟你讨点草药。”张修文打开房门做了个请的手势:“师兄请自便。”李田牧走进屋子,见刘满芒也在屋里站着朝自己行礼。李田牧回礼后也没说话,径直走到桌子前打开药包,从里面随便挑了几味草药,又抓了一大把针石草。李田牧收好药材随口问道:“庭烨的伤怎么样了?”张修文抱拳说道:“承蒙师兄挂心,庭烨只是新伤旧伤一齐发作,需要好生调养,除此之外并无大碍。”李田牧点点头朝张修文说道:“那愚兄就不打扰了你们了,此地凶险,师弟们还要多加小心。”客套完以后,李田牧快步走出了张修文的房间。

李田牧刚走出房门,刘满芒便对张修文小声说道:“李师兄恐怕什么都知道了。”张修文也阴晴不定地脸说道:“嗯,是的。他知道你们仨一齐出的门,如今见你独自回来居然不闻不问,肯定有问题啊。”刘满芒动了动腮帮:“不如,我去跟着他?”张修文摆摆手说道:“不用,他儿子和老婆应该还在,稍等片刻,等他出门以后,咱们这么做……”李田牧把针石草塞进怀里,依旧从李彧的窗户跳了出去。张修文把窗户微微拉开一条细缝,见李田牧消失在街上的拐角处,才轻笑一声说道:“刘师弟,机会来了,动手吧!”

李彧被街上的大风吹得有些哆嗦,不由自主地抱紧了身子,这时从街上传来脚步点地的声音。李彧心中一喜,扭头喊道:“爹!你回来了?”李彧话音未落,只见来人手一扬。李彧见那人朝自己甩出什么东西,立刻本能地往旁边一躲,铁器打到木门的声音从街边传来。“是暗器!”李彧见此人一言不发就丢出暗器,自然有些后怕,稳住心绪后又急忙后退两步。来人一击不中,再次舞动双臂,这次暗器是冲木无双和李彧同时发出的。李彧不由得大喊一声:“木头小心!”然后一扭身子躲开暗器。木无双醉眼熏熏地一扭头,见有东西朝自己飞来,立刻双臂一展直挺挺地躺倒地上。暗器自然双双落空了,来人也不禁啧了一声。

此时李彧已经回过神来了,眼见来者不善,只能如临大敌般注视他的一举一动。木无双躺在地上忽然大吼一声:“黑锋判官孟郭!白艳艳派你来的!是不是?!”来人闻言陡然屏住了呼吸,木无双说的没错,此人正是孟郭。木无双虽然只是瞟了一眼,但也看出了他的身份。孟郭哼了一声,跺脚跃起丈许,摸出一把暗器如下雨般朝木无双和李彧撒去。李彧居然不避不闪愣在原地,木无双眼见普天盖地的暗器朝他俩飞来,酒劲立刻消了大半,手臂上也恢复了五六成力气。木无双大喊一声“兄弟,对不住了!”然后一把抓住纸人的腿,朝漫天暗器扔去。

“兄兄弟……别……”行疫使者话没说完,纸人已经画出一道弧线朝天上飞去。叮当的撞击声不绝于耳,孟郭的暗器大部分都打在了纸人身上。这纸人刘满芒用刀都砍不动,何况区区暗器。孟郭落到地上后,见那纸人不断冒出滚滚粉雾,知道不能碰,马上后跳一步飘出丈许。孟郭慢慢从腰间摸出一把匕首,木无双也卯足力气站起身子。只不过木无双用力后又不自觉地吸了几口风荷梦尘,刚褪去的酒劲又翻涌上来。木无双死死咬住嘴唇,摇摇晃晃地走出酒雾。冷风吹来木无双才觉得清醒了一点儿。木无双刚抬起头就看到孟郭反握匕首朝李彧刺去,急忙定了定神吼道:“姓孟的!有种跟我打!”

孟郭猛地停住身子,有些恼怒地看着木无双。孟郭乃是江湖成名的高手,被他这么肆无忌惮地挑衅,自然火冒三丈。孟郭匕首一翻,飞身朝木无双身上戳去,木无双见孟郭竟然真的朝自己袭来,匆忙间想抬起左臂,却发觉手臂动作缓慢无比,别说出手格挡,就连躲他也躲不开。木无双急得冷汗都冒出来了:“坏了,这酒太厉害了!身体醉得根本不听使唤!”孟郭瞬间就到了木无双身前,闪着寒光的匕首直直朝木无双胸膛刺去。

木无双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稍微侧过身子,孟郭的匕首也在他的左胸划出一团血雾。木无双觉得一阵凉意从左胁传来,刺痛之下身上的力气也恢复了几分。眼见孟郭还在自己身旁,木无双立刻抬起左腿直踢孟郭面门。孟郭伸出右臂护住要害,被木无双踢得后退几步。孟郭刚站稳身子,身后立刻传来衣服抖动的声音。孟郭知道是来的是李彧,也不回头反手就是一掌。李彧的拳头结结实实打在孟郭的左掌上,孟郭顿时觉得一股大力从腕间传来,心中惊讶之余马上运起内功反击。李彧打中孟郭发现自己还稍占上风,正窃喜的时候忽然觉得一股后劲从孟郭手上传来,顿时被震得退后五六步。孟郭脸色铁青地收回左掌,木无双已经悄无声息地来到他身边,左手使出天罡手的招式,直拍孟郭太阳穴。

孟郭觉得耳边劲风袭来,竖起左手接住木无双的招式,木无双马上右掌劈出,一下打中孟郭左胁。木无双虽然手脚发软、力气不到平日四成,孟郭依然被他打得踉踉跄跄走了两步。孟郭不由得暗骂道:“真是的!居然差点栽在两个毛头小子手里!让人知道了以后,如何在江湖立足!”孟郭刚站稳身子,木无双已经左手翻转,身子向右跨出一步,用左手背重重打在孟郭的肩膀上。孟郭没料到木无双如此神速,被他反手一掌打得身子后仰。风荷梦尘的酒雾瞬间就包住了孟郭。孟郭暗叫一声糟糕,手里的匕首已经咣当一声掉到地上。

风荷梦尘酒力发作堪比剧毒,孟郭刚倒在地上就醉得不省人事了。木无双慢慢站直身子,觉得一阵刺痛再次从左胸传来,只能用右手先捂住伤口。李彧急忙冲到他身旁问道:“木头,没事吧?”木无双微微一笑:“没事的满子,刚那一拳打得漂亮呀!”李彧嘿嘿笑着挠了挠头,两人同时朝孟郭看去,只见孟郭躺在罗瑞不远处,已经打起了轻微的鼾声。“兄兄弟……武功不错啊……”行疫使者远远站在一旁赞许道。这时街上又传来一阵脚步声,木无双和李彧扭头一看,知道这次来的是李田牧。李田牧迈了几步就来到他们身边,李彧瞪圆双眼说道:“爹,你是鬼啊?怎么一晃就过来了?”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