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封神之大王今天精分了吗下载
  3. 封神之大王今天精分了吗
  4. 009:莫得感情的道祖心好累

009:莫得感情的道祖心好累

作者: |返回:封神之大王今天精分了吗TXT下载,封神之大王今天精分了吗epub下载

通天教主在抖完了东皇陛下的黑历史后,神清气爽地跑了。

而黑历史被抖出来的东皇陛下,这会儿正拉着桃夭还在替自己洗白。

然而无论东皇陛下如何想要洗白自己,桃夭的脸上都是一片木然之色,显然是不相信他的洗白了。

眼见自己洗白无望后,东皇陛下安静了下来,先是静静地观察了桃夭一会儿,而后才忐忑地开口问道:“夭夭,你在想什么?作甚是这个表情?”

桃夭目光复杂地看了他良久,才道:“所以,女娲娘娘会如此针对你,也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东皇陛下闻言一噎,好半晌才道:“跟那个没关系!”

“那跟什么有关系?”桃夭问道:“莫非还有比那个更过分的事情?”

东皇陛下:“......”

更过分的事情么......

东皇陛下目光闪烁,突然心虚。

桃夭一见他那心虚的目光就立刻道:“果然是有更过分的事情。”

“也不算是。”只见东皇陛下讪讪道:“只不过当年太古天庭招人,是我去将伏羲给请上太古天庭的,因为这件事儿,女娲一直都不太高兴,再加上伏羲死于巫妖大劫,女娲自然就对我耿耿于怀了。”

“所以,这就是你当初说的死情缘的过节?”桃夭错愕地问道。

东皇陛下点头,但很快又道:“可这也不能完全怪我,巫妖大劫最后,女娲都已经成圣了,她自己先太上忘情抛弃了同伏羲之间的感情,就算是伏羲没有受我邀请上太古天庭,他俩的情缘也一样会死啊。而且巫妖二族最后一战的时候,女娲若是出手,伏羲也不会死,可在最后伏羲身陨那一刻,她明明在虚空看着的,却始终没有出手相救。伏羲死了后,她凭什么却恨上了我!”

别说,东皇陛下在说到这里后,金瞳中居然含了一丝委屈。

委屈巴巴地东皇陛下看着桃夭继续道:“她这根本就是无理取闹。而且自伏羲死后,她拿着伏羲的真灵转世去了人族,如今伏羲也做了人圣,好好的在火云洞中呢,她记恨我作甚。”

妖族伏羲身陨后,真灵被女娲拿去转世成了人族伏羲,在人帝之争后,人族伏羲同轩辕、神农一起成了人族三皇,并被称为三圣,三位人族圣人的道场就在火云洞。

当初女娲圣诞日时,帝辛遭了道在女娲宫进香时留下了亵渎女娲的诗词,当时女娲就正好在火云洞中。

见一脸委屈的东皇陛下,桃夭皱着眉,道:“的确有些过了,虽说火云洞中的伏羲不再是当年的妖族伏羲,可在成圣之后,所有的记忆也都会回来,这跟以前的伏羲也没有太大的变化,女娲娘娘若是因为这个就嫉恨你多年,的确有些说不过去。再则,女娲娘娘成圣之后不是太上忘情了么,既然都太上忘情了,那她还嫉恨这个也说不通吧。”

东皇陛下一改方才的委屈,不怀好意地道:“除非......”

“除非什么?”桃夭问道。

东皇陛下哼笑,神色恶劣:“除非女娲太上忘情之后太过空虚,又想跟伏羲再续前缘,可伏羲如今已经成了人圣,也太上忘情了,所以不想同她再续前缘。又或者伏羲并未太上忘情,只不过还记得当年身陨的那一幕,记着女娲成圣后的无情,所以就对她彻底死了心。”

桃夭:“......”

东皇陛下哼哼了一笑,不怀好意地继续道:“求而不得之下,然后就越发嫉恨我了呗。”话落,见桃夭一脸无语的模样,生怕她不相信般,又道:“夭夭你可别不相信,要知道当年伏羲同女娲二人的感情可好了,伏羲对女娲又是言听计从的,当年紫霄宫听道,女娲座下的那个蒲团便是伏羲让给她的,伏羲这一让,相当于是将圣位给让了出去。女娲再是太上忘情,可怎么也会偶尔想起伏羲的好来,只要一想起伏羲当初的好,再一瞧见如今伏羲对她的疏离,是个女人都不能忍。”

桃夭:“......”说得你好像很懂女人似的!

很懂女人的东皇陛下见桃夭依然一副木然的神色,越发编排起女娲来了,“你别不相信啊,若是不信你就仔细想想,女娲她是不是经常跑去火云洞,你有见过伏羲出火云洞跑去娲皇宫吗?”

桃夭一听这话,还真偏头去想了想,随后神色一僵。

好像是没有唉。

“是吧?”看着桃夭突然僵了一瞬的神色,东皇陛下哼道:“一次也没有!”

与此同时,火云洞中的正在深修的人圣伏羲忽然睁开了双眼,一再被人提及名讳,就算是深修中也感觉到了。然而当伏羲那双平静的双眼透过虚空看向下界后,只见伏羲没什么表情的脸庞上顿时露出了古怪之色。

恰巧这时隔壁的神农也有所感应的醒来,随后发出一声轻笑,苍老的声音在伏羲耳畔响起:“我方才似乎察觉到了你的气息不稳,可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伏羲脸上的古怪之色一变,再次恢复了平静,但语气中依然含着一丝怪异:“无事,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神农隔壁的轩辕也睁开眼睛。

但伏羲却没有再开口回答,只是在心里默默地道:只不过我怀疑自己见到了一个假的东皇陛下!

火云洞中发生的事情除了三位人圣外,就没人再知道。

然而,比起火云洞中的平静,娲皇宫中却又砸碎了一个玉盏。

女娲一张俏脸铁青,连那双秋水剪眸都变成了一双竖瞳,华丽的衣裳下,黑色的蛇尾正愤怒地扫来扫去,咬牙切齿地道:“东皇太一!”

显然,除了火云洞中的伏羲听见了某位陛下的话外,娲皇宫中的女娲也同样听见了那些话。

三十三天外,紫霄宫。

鸿钧笑倒在云床之上,在云床的不远处,还竖着一道泛着淡淡金光的光幕。

“不行了。”鸿钧没有任何形象可言地倒在云床上,对着坐在丹炉前正面无表情的道祖,一边笑一边道:“难怪当年通天会喜欢同东皇一起玩,这东皇跟通天的性子还真有些相似。”说完,他笑吟吟地又对道祖问道:“你说,方才东皇的那些话,是不是故意说给女娲听的?”

道祖面无表情着一张脸,没搭理云床上的鸿钧。

鸿钧也不在意,依然乐不可支地倒在云床上,继续乐道:“他定然是故意的,否则以前在提及女娲那几个人时,他还知道遮掩屏蔽一下,但方才他的那一番话,可是一点儿都没有遮掩屏蔽。他不可能不知晓在不断提及圣人的名讳时,会令圣人有所感觉。”

道祖还是没有搭理他,一脸冷漠地往丹炉下面又添了一把火。

等到鸿钧终于笑够了后,方才见他轻轻一拂袖,光幕中的画面一改,然后显现出了通天的轮廓。

当通天教主整个人都出现在光幕中后,只见一脸冷漠不搭理人的道祖终于有了一些别的情绪,他慢吞吞地回头看了一眼光幕里的通天,又慢吞吞地看向躺在云床上盯着通天不眨眼地看的鸿钧,用一种麻木的语气道:“你整日窝在我这里到处去偷窥人,你就不觉得无趣吗?”

鸿钧盯着光幕里的通天,神情愉悦:“不觉得。”

道祖如同吐了一只苍蝇般,脸色难看,“天天都盯着他看,还没看腻?”

“并没有。”鸿钧愉悦地道。

道祖的气息有些不顺畅了,盯着鸿钧,语气加重:“但我很烦,你能去别处偷窥吗?”

盯着光幕不放的鸿钧总算将目光看向了道祖,然后在道祖无声的抗议下,微微一笑,语气坚定地拒绝道:“不!”

道祖:“......”

好想沟通天道,问问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弄死自己的本体!

但不用去沟通天道他也不知道,作为鸿钧斩三尸之一的自我,是绝对没可能能弄死自己的本体的,哪怕他如今还是跟天道合二为一的道祖。

看着云床上又继续津津有味去偷窥通天的鸿钧,道祖差点都自闭了。

不想被自己的本体给气死,道祖干脆眼不见心不烦,直接扭过头继续盯着丹炉,木然道:“西方教怂恿西岐在炼制屠妖剑。”

“关我什么事儿。”鸿钧干脆的回答,差点终止了道祖想要继续开口的欲望。

只见道祖额前上的青筋突突地跳了几跳,他一动不动地盯着眼前的丹炉,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方才又开口道:“屠妖剑的炼制生灵涂炭......”

结果,还不等他将话说完,云床上的鸿钧当即嗤笑一声,虽然目光依然不离光幕中的通天,语气却意味不明:“封神量劫的推动,要的不就是生灵涂炭么,你这会儿又同我说什么生灵涂炭啊,再则......”目光悠悠地看向了道祖,笑道:“你才是道祖,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

道祖:“.......”

有个如此恶劣的本体,道祖终于忍无可忍,怒道:“你还是滚出紫霄宫去找他吧!”

无情被赶的人却不怒反喜,噌地一下从云床上坐了起来,通天也不看了,也不故意气人了,鸿钧神色微喜地盯着愤怒中的人,问道:“当真?”

看着神色欢喜的鸿钧,道祖差点没有一口血喷出来,面无表情地盯着前者看了半晌,突然冷冷一笑:“假的。”

‘咻————-!’

一件先天灵宝对着道祖就当头砸了下去,只不过在快要砸到的时候,又堪堪停了下来。

道祖噙着一抹冷笑,心情终于舒畅了不少。

而云床上的人,却一改方才愉悦的神色,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看了片刻,然后唰地一下消失不见。

当鸿钧消失后,殿中就再度安静了下来,但没多久,只见殿中的空间轻轻一震,然后便见一个长得跟鸿钧有几分相似的白衣青年却陡然出现。

这白衣青年先是朝殿外探头探脑地看了看,而后又快步走到了道祖身旁,一撩衣摆就蹲了下去,笑吟吟地对道祖道:“本体方才可被气得不轻。”

道祖一脸冷漠地往丹炉下又添了一把火,然后才莫得感情地道:“他先气我的。”

白衣青年乐呵呵地道:“你说你俩整日斗嘴斗气有意思吗?”说着又侧头瞅了一眼外面,然后道:“我方才偷偷瞧见本体的脸色,若不是需要拿你来合道,只怕方才他都想要捏死你后再重新斩一次自我出来了。”

道祖闻言脸色不动,依然莫得感情地道:“他先气我的。”

“行行行,是他先气你的。”白衣青年好脾气地笑道:“不过距离当年本体同你约定的时间也没多少年了,不如你就让他去见通天呗,也免得他整日就窝在紫霄宫里来气你。”

莫得感情的道祖总算有了反应,他慢吞吞地看向白衣青年,苍老的双眸中渐渐有了一丝情绪起伏,静静地盯着跟前的人,语气依然淡漠:“善尸,你若想要去见通天,你就自己去。”

白衣青年也就是鸿钧三尸之一的三尸顿时神色一僵,目光飘忽,言辞闪烁:“我哪里有想。”

道祖闻言嗤笑,“你是善尸,继承了本体为数不多的感情,他对通天是什么样的感情,你就会对通天也抱有好感,你觉得你这话我会相信?”

白衣青年:“.......”

“封神量劫已经开始,本体不能提前去见通天。”见善尸不再说话,道祖这才又淡漠地道:“以本体对通天的私心,在量劫的最后,他很有可能会没有节操的插手。”

“就算他不去见通天,他若想插手,也一样能够插手啊。”白衣青年小声儿地反驳。

“......”

道祖被噎住,无言以对。

见道祖无话可说,白衣青年干脆往地上一坐,看着他道:“对吧,你自己也知道这点。”

知道这一点儿的道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只觉得心好累。

他就纳了闷了,向来莫得感情又自私自利的混沌魔神,怎么落到洪荒后就红鸾星动了?还看上谁不好,偏偏就看上了三清之一的上清?!

------题外话------

小剧场----

道祖:我是一个莫得感情的人,完全弄不懂本体为什么会看上通天!

天道:同样弄不懂+1

道祖:@鸿钧出来聊个五毛钱的呗。

天道:@鸿钧聊五块。

鸿钧:咻----!你的好友鸿钧拒绝跟你们聊天,并朝你们丢了一个白眼。

道祖:@天道那你跟我分析下,为什么混沌魔神会看上通天?

天道:或许,他看上的不是上清。

道祖:那是?

天道:_(:з」∠)_三清乃盘古元神所化,从本质上来说也能算是三分之一的盘古,然后盘古也是混沌魔神,四舍五入之后...他看上去的或许并不是上清,而是盘古。

道祖:!!!!!!!你认真的?!!!!

鸿钧:自我,给我砸了造化玉碟!

盘古:天道,你信不信我气得活过来,然后再用开天斧劈一次洪荒?!

天道:咻----!你们的小可爱天道已经下线。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