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冷面督主请低调下载
  3. 冷面督主请低调
  4. 第八十四章 暗流涌动

第八十四章 暗流涌动

作者: |返回:冷面督主请低调TXT下载,冷面督主请低调epub下载

京城,东厂。

一番子快步走入正厅,在书案前行礼:

“启禀督公,属下带人前去永露寺后山查看过,现场已被人提前清理过了。”

月西楼在圈椅上斜坐,垂低的眼帘微有颤动,五指盘弄着掌心里的两枚铸钢手球:

“看来,昨夜行刺者中有人生还…说不定还被他们得手了。”

这时,另一番卫进厅,顾不得抹去满头的汗水,对月西楼拱手:

“秉督公,九王爷华南赫至今未回王府。”

“……”

月西楼容色大震,促狭的眼目瞪圆,瞳光炯明而复杂。

慢悠悠的起身,他倒背两手踱了几步,逐的感叹:

“果然本督猜测的不错,那云贵妃和九王爷藕断丝连,一直都在给咱们万岁爷做戏看呢!只可惜这二人始终都是短命的鸳鸯,最后竟然败给时沅卿那个蠢妇了。”

两番卫抱拳,异口同声:

“督公下一步如何部署,属下甘愿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明日皇上要到永露寺上香,在这之前你们多带些人手再去永露寺,展开毯式搜索,务要从后山寻到蛛丝马迹。”

语顿,湛青蟒袍凌厉翻起,月西楼回身,抬动自己紧握的右拳,冷笑妖冶的补充道:

“那姓时的老东西平日里没少与本督作对,只要扳倒他,内阁才会被东厂所控!”

那两个番卫仿佛受到蛊惑,眼底满是希翼的亮光,齐声道:

“督公神算,我等定不辱使命。”

“另外还有一事,”月西楼将铸钢的铜球扣在案上,眸光阴魅的闪了闪:

“本督记得九王爷有个孪生兄弟,当年那人曾在威海昆篁岛现身。此人眼下何处,你们还需多做打探!”

“是。”

——

皇宫,司礼监。

巡班的当口,秉笔勒霜正了正官服,稳步走到廊下。

往架格库去的路上,他遇到一名内侍。

那人不过十三、四岁,白净的脸上五官清秀,表情凝肃。

在勒霜眼前止步,他颔首轻声,只简单的三字:

“出事了。”

勒霜清楚来者的底细,即刻用敏锐的眼目环向四周。

敞亮的大院里安静无人,勒霜放下心来,

稍是侧身,那内侍便主动凑到他的耳畔,小声一阵嘀咕。

勒霜认真聆听,淡然的神情逐渐绷紧。

待内侍说完,勒霜挺直脊背,目光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慌乱,迷乱的闪转几度,他低低的呢喃:

“如何会这样…看来要出事,咱家得出去一趟。”

“秉笔!”

内侍仓惶,不安的扯住他的衣袖:

“这样做太冒险了,搞不好会暴露您!”

勒霜一怔,果断拨开内侍的手,容色冷峻:

“咱家当年受命潜在宫里,为的就是盯紧那些人,防止再有意外发生。如今九王爷蒙难,我们更不能背弃使命。”

——

顾云汐与华南赫被阵阵无序的颠簸催得清醒过来,随即发现他们竟然身在奔跑的马车里面。

华南赫敏捷的翻身而起,挥手劈开车帘,外面已是彻黑沉沉的一派夜色。

及目远望,草木葱茏,黛青的山峰披靡着冷月的清晖,延绵伸向天际彼方。

地界看着有些眼熟。

眼见身穿劲服的年轻男子骑骊马跟随在马车一侧,华南赫凤目生厉,正要出手时却听那人急切的扬声:

“九王爷莫慌,属下是尊上的人,受命将您与娘娘送往津门走水路抵达瀛国,天衍门的教众将助王爷暂时安身。”

“什么?”

华南赫听得云里雾里,随口就问:

“现下我们在何处?”

“距天亮还有一个时辰,明日晌午我们便可抵达津门渡口。为安全起见,此次我们走山路。”

那人目视前方,答得干脆。

华南赫怔怔的退身缩回车舆里,异常困惑的与云汐对视一眼。

他们很快就想到了秘密回到寺庙里另外一处禅房,各自吃下一碗稀饭以后,接着便人事不省了。

经这骑马的陌生男子解释,华南赫很快反正过来,是他的孪生哥哥华南显,也就是蛊笛,在他们的碗里下了迷药。

蛊笛是天衍门的门徒,十三代掌门人宏尊的亲传弟子,这个秘密华南赫自然清楚。

可是兄长为何非要迷昏他夫妻二人,将他们秘密运出到大洋彼岸的国度呢?

难道……

云汐表情突现惶惶,用力抓住华南赫的大手,灼然道:

“夫君,不好,显哥哥定是想要铤而走险!停车,快停车——”

隔着车窗,那人的答复不卑不亢:

“请娘娘恕罪,尊上有命,不到津门渡口绝对不能停车。”

“你……”

云汐愤懑的咬牙,尽管她明白这侍卫也是为了她夫君二人好。

但事急从权,她顾不了太多。

扑到窗前,她撩帘大喊:

“该死的奴才,也不问问姑奶奶吩咐停车想要做什么!我要方便啦——”

那侍卫愣愣的转头,眼底闪过一丝怀疑。

“看什么看啊!”

云汐此刻扯开大嗓门,继续骂他:

“上车前姑奶奶喝了两大碗稀饭,一肚水就被你们颠了一路全颠下来了,还不快点停车?!”

侍卫无奈,只好吩咐车夫:

“停、快停。”

华南赫坐在车舆里,大手扶额没命的捂住嘴笑,直笑到整张脸快要抽筋。

待马车刚一停下,华南赫立刻越出去,铁臂一弯便将侍卫撸下马背。

“王爷,属下、属下真是尊上的人!”

那人误会华南赫夫妻不肯信任他,跪在地上抱拳解释,容色焦炙。

华南赫嗤笑:

“本王没有怀疑你,你若是歹人,刚刚那一下你完全有时间反击。”

云汐跳下马车,走到华南赫身边,明亮如星夜的水眸锁定地上的黑衣男子:

“起来吧,我们只想弄清一件事,显哥哥到底有何计划?”

“这……”

侍卫颔首锁眉,犹豫不决。

“说不说!”

华南赫已经失了耐性,挥手将侍卫腰间的短剑拔出,一急银芒凌空滑过。

侍卫只觉脖颈一凉,即刻有种摄人的压迫感抵上咽喉。

华南赫冷声威逼:“你说不说?”

那侍卫索性将脖子挺了挺,歪头大声道:

“给,杀吧,属下宁死也不说!”

“我猜,显哥哥是想送我们去过安稳日子,而他选择独自冒险,以一人之力对抗华南信。”

对面,云汐悲萋萋的说着,面色犹愁。

华南赫眸色惊变,握有剑柄的手陡然失了力,将冰冷锐利的剑锋从侍卫的颈腔上缓缓的移开。

片刻他垂下头去,幽幽开口:

“不行,我犯下的错,不能让兄长替我承担。”

“夫君的话说得好,”云汐举头望向男子,一朵敬许的粲然花火在她明亮的眼底欣然绽放开来:

“夫君,不能留显哥哥一人冒险。从前我们做过错事,间接害了一些人。至此再不容有错,也不能再叫他人受到伤害。”

华南赫点头,表示同意,决然说道:

“云汐上车,我们回去!”

“等等,”那侍卫膝盖及地向他二人近前蹭了几步,急得眼底发红,嗓音浑然沙哑:

“求求二位主子了,万万不可再回京城。尊上吩咐属下务要护送两位前往瀛国,否则就在他面前自裁。”

云汐实在忍无可忍,迎头便是一顿痛骂:

“我看你你堂堂七尺男儿有些血性,也有些个性,为何只知对主上尽愚忠?

你可知道,那华南信本身武功不弱,身边又有月西楼与数多禁军、锦衣卫相护。

先前多次民间起义、行刺不仅以失败告终,更牺牲了许多生命。

这次若无缜密规划,一旦显哥哥失败,只会连累更多无辜者。你若还想不明白,尽管去死。横竖过后血流成河,多你一条尸身也不为过!”

“……”

侍卫被骂到无力抬头,满面羞红,噤声把头低了又低。

华南赫在一旁轻拽云汐的衣袖,对她微微摇头,示意她见好就收。

一刻侍卫自行起身,乖觉走到马车前面,打开车门:

“多谢娘娘一番言语骂醒了属下,请主子们速速上车,属下带二位去见尊上。”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万古神帝帝霸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圣墟逆天邪神武炼巅峰逆天邪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