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阴阳道长下载
  3. 阴阳道长
  4. 第70章 表爷消失

第70章 表爷消失

作者: |返回:阴阳道长TXT下载,阴阳道长epub下载

老村长家离张贵海家并不远,一个在村北头,一个在村南头,中间是村子里唯一的池塘。刚才一路狂追,都忘了去池塘问下张小蝶。现在想起,心里倒是有些过意不去。

张献军畏缩的紧跟在干爷爷身旁,不时的回头望向跟在他俩身后的我,意味深长的眼神中,有一丝惧意,还有一丝侥幸,配合上畏畏缩缩的身影,滑稽的像个小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不到五分钟,三人一鬼便走到老村长家门口。一路上畏畏缩缩的张献军看着自家的大门,顿时直起腰板,一下跨到了干爷爷前头,昂首阔步的走进院子。

自从****爷爷收养以来,我几乎没有回过自己家,多亏有邻居老村长帮衬照应,要不然这十六年来,一座院落指不定颓废成什么样子。

我冷不丁的望向旁边,黑漆漆的松木大门依旧紧闭着,门楼上残破不全的春联,在夜风中簌簌作响,心里竟不由的升起一丝凄凉。

飘在我身边的张贵海,突然“嗷”的一嗓子叫出来,浑身瑟瑟发抖,满眼惊恐的望向老村长家的大门,不敢走近一步。

我转身狐疑的看着他,张贵海颤巍巍的伸出手,指了指大门。我转头看去,只见大门上贴着一张尺余黄纸,上边画一人物,形象豹头虬髯,目如环,鼻如钩,耳如钟,头戴乌纱帽,脚著黑朝鞋,身穿大红袍,右手执剑,左手捉鬼,怒目而视,一副威风凛凛,正气凛然的模样。

这不是捉鬼大师钟馗吗?

说起这门神,在上古黄帝时期便有,一直延续到现在。

不过在北方的山村里,人们大多供奉的门神是马超、马岱哥儿俩,老村长什么时候拿钟馗当门神贴在大门上了?从纸张的新旧来看,好像是最近才贴上去,要是春节那会贴的,到现在大半年过去,纸张早就残缺不全了。

刚踏进院子的干爷爷回过头来,见我止步不前,问道:“小阳,怎么了?”

我指了指大门,道:“表爷爷害怕守门神,不敢进去。”

“对了,怎么把这个忘了。”干爷爷恍悟道:“快去找你高奶奶要一块白布,把这守门神给蒙上。”

我“哦”了一声,飞奔进院子。

堂屋的老村长听到院子里有响动,撩起门帘看到是我,问道:“小阳,你这着急忙慌的要干啥?”

没等我开口,跟在我身后的干爷爷,高声道:“老张,去叫你老伴拿块白布出来,把我昨天给你贴门上的守门神给蒙上。”

“嗯?蒙它干啥?”老村长皱起眉头,吧嗒了一口烟。

“一时半会跟你说不清楚,让你拿你就去拿,问那么多干啥。”干爷爷没好气的说道。

老村长也不恼,转头让屋里的高奶奶拿块白布出来。屋里的高奶奶也没多问,应承了一句。没一会儿,便拿出一条红色绣花枕巾递给了我,我之所以确定是条枕巾,是因为拿在手里油腻腻的,借着堂屋透出窗户的光线,清晰的看到上边居然还有两三根白色头发。

我看了看手中的枕巾,转头望向干爷爷,“这……”

干爷爷点了点头,“去吧,红白一样,不管什么能蒙住守门神就行。”

我愣愣的“哦”了一声,转身走到门口,向大门上凶神恶煞的钟馗拜了拜,恭敬道:“钟大师,先委屈你一下,你可别生气啊。”说完,双手抓着枕巾盖了上去。

我又虔心的拜了拜,转头看向一旁,张贵海不见了!

这黑灯瞎火的,他一个鬼魂能跑哪儿去?我纳闷的左右看了看,喊了两声“表爷爷”,始终不见他的鬼影子。

疑惑的走回堂屋,老村长和干爷爷一边一个坐在太师椅上,手里都拿着一根烟卷,也不知道张献军去哪儿了。

高奶奶坐在炕沿上,眯着眼睛正在纳鞋底,看到我进来,放下手里的活儿,招呼我坐到她身边。

干爷爷看我皱着眉头,问道:“你表爷爷进来了吗?”

一言既出,老校长顿时瞪大了眼睛,“啥?”

坐在炕沿上的高奶奶浑身一颤,随即嗔怪道:“尽说些胡话,小阳他表爷爷死了都快三天了,难道你让他鬼魂来俺家啊?”

我兀自摇了摇头,“表爷爷不见了。”

“啥?”这回轮到干爷爷惊慌了,不单是他,老村长和高奶奶皆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我。

老村长猛抽了一口烟,问道:“我说你爷孙俩这是打什么哑谜呢?有啥事不能光明正大的说出来?又不是打鬼子那会儿,搞的跟地下秘密组织似的,有啥见不的人的?”

“小阳,怎么回事?你表爷爷刚才不是一直跟着咱们?怎么这一会儿就不见了?”干爷爷没理会老村长的话,直接向我发问。

我摇头道:“刚才是一直跟在我旁边,我就拿条枕巾的功夫,他就不见了,我左右看了看,还喊了两声,也不见他出来。”

干爷爷皱着眉头,陷入沉思,喃喃道:“事情还没有解决,他能上哪儿去呢?”转头看向老村长,问道:“哎?献军呢?他人哪儿去了?”

“老大回他自个屋了吧?”高奶奶跳下土炕,撩起门帘,高声喊道:“老大?老大?你叔找你呢,快点儿过来。”

张献军应了一声,没一会儿走进堂屋,搬来板凳坐下。没等干爷爷开口,说道:“叔,我可没说假话,你问问俺娘,前天我是不是在家喝酒。”

干爷爷喷着烟雾看向高奶奶,高奶奶点了点头,疑惑道:“老大前天晚上是在家喝酒,他媳妇儿身子染了病,还是我给炒的菜呢。”

“等等,我说你到底是要干啥?怎么这事还跟俺家老大有关?”老村长掐灭了烟头,见干爷爷一脸深思,焦急道:“我说你倒是爽快的说啊!真是急死个人呢!”

“是我表爷爷的事。”我接话,道:“我表爷爷鬼魂回来,找他索命。”

我指了指点烟的张献军,他顿时瞪了我一眼,“别瞎说!你表爷爷去世,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告诉你啊,你别信口开河!”

高奶奶疑惑的看向我,道:“小阳,你这是说的啥话?你表爷爷死了,跟你大伯有啥关系?”

“唉!我来说吧。”干爷爷叹了一口气,掐灭了烟头,道:“贵海前天晚上在池塘淹死,今天晚上鬼魂回来找献军,说是献军把他推进了池塘。刚才在路上,要不是小阳拦着,献军恐怕早被贵海的鬼魂上身了。这不没谈拢,来家里对峙嘛。刚才把守门神蒙上,就是为了让贵海进来,谁知道一会儿的功夫,他就不见了。”

“不可能!”老村长“噌”的站了起来,一脸坚定的说道:“刚才我老伴也说了,前天晚上老大在家跟别人喝酒,怎么可能把贵海推进池塘?”

“是啊!绝对没有的事儿!”张献军点头附和道:“叔,俺娘总该不会说谎话吧?我怎么可能会把贵海叔给推进池塘呢?我跟他远来没仇近来没怨,于情于理说不过去啊!”

高奶奶听着,插话道:“对啊!俺家老大绝对不会去做那杀人放火的事儿,我看呢……”说着,高奶奶疑惑的看向我,话到嘴边硬是没说出口。

我知道高奶奶肯定是要质疑我的话是真是假,但看在我是她看着长大的份上,没理由编这个瞎话。

屋子里顿时陷入僵局,谁都不说话,一时安静的出奇。

我仔细想着这件事情的前前后后,突然开口道:“这件事确实太蹊跷,如果献……俺大伯没有把表爷爷推进池塘,那表爷爷怎么说他一身酒气?大伯既然在家喝酒没出去,那我表爷爷怎么知道他喝了酒?”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