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阴阳道长下载
  3. 阴阳道长
  4. 第81章 入棺下葬

第81章 入棺下葬

作者: |返回:阴阳道长TXT下载,阴阳道长epub下载

临近正午,我戴着白布条,腰间系着一根麻绳,跪在停尸板一侧。高奶奶特意守在我身边,把下葬前的仪式说了两遍,直到我烂熟于心,她才放心的去院子里忙活。

正所谓“出门三五里,各处一乡风。”各地的下葬仪式流程不尽相同。

在我们这儿,人死之后,停五即下葬,也就是说尸骨在家停放五天才入土埋葬。停五隔一天,在人死之后的第七天,即为头七。

一般都认为,在头七子时,死者鬼魂会回家探望,家人于鬼魂回来之前,给死者鬼魂备一顿饭,之后必须回避。如果让死者鬼魂看到家人,会影响死者鬼魂投胎再世为人。

不过,张贵海的鬼魂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头七子时能不能回来,暂时还是个未知数。

午饭过后,老村长站在院子里,吆喝了一声,“开始入棺!犯冲生肖的人,回避!”

所谓的犯冲生肖,是干爷爷结合张贵海的属相和死期定下的。凡是在犯冲生肖里的人,在死者入棺仪式中,皆不能观看,不然轻者会小病小灾,重者会有血光之灾。

入馆仪式在老村长的吆喝声中正式拉开了序幕。

我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这是高奶奶特意交代的,哭声越大越显得子孙孝顺。不过,因为张贵海是独居老人,膝下没有子女,偌大的堂屋里,只听到我一个人撕心裂肺的哭声。

不到三分钟,张龙走过来,拉起我胳膊,安慰我站起来,这也是高奶奶交代过的。因为接下来,要抬张贵海的尸骨入棺材,按常理来说,应由死者长子或长孙来抬死者的头部,其余亲属抬尸骨的身体。

但是,现在抬张贵海头部的光荣使命落在了我身上,谁让我是唯一的孝子。

老村长站在停尸板前,他知道张贵海的脸被水泡的变了样子,也没有去揭开张贵海脸上的白布。他喊来张献军,把停尸板前的供桌搬到了放在院子里的棺材前边,又招呼来张虎和干爷爷。

“小阳,你抬头。小龙小虎,你俩抬腿。老大,你抬腰。”老村长冲我们几个人交代完,转头看向干爷爷,“老张头,咱俩人一人一条胳膊,你看咋样?”

干爷爷点了点头,没有不同意见。

我听着老村长的话,格外别扭,那种感觉就像几个人围着一只烤全羊,在商量怎么分配一样。

“老二?老二?”老村长看向院子,扯着嗓子,喊道:“人呢?老二干啥去了?”

“哎,哎,我在呢!”张献兵手里拿着一把黑色雨伞,着急忙慌的跑到门口。

老村长铁青着脸,嗔怪了一句,让张献兵打开雨伞,站在门口,遮挡张贵海的头部,意思是“上不见天。”

我站在停尸板前,一手托着张贵海的脖子,一手放在他后脑勺上,老村长靠在墙壁上,抓着张贵海的一只胳膊,沉声道:“起!”

我们几个人合力把张贵海的尸骨抬起来,张献军双手环抱着腰部,几个人慢慢向屋外移动。

“小龙小虎,你俩先走。”老村长不容置疑,道:“脚先出门,待会入棺的时候,也是脚先进去。”

张龙张虎应了一声,弓着身子慢慢向门口移动。

张贵海被水浸泡后,格外的重。我吃力的抬着他脑袋,张献军也没好过到哪儿,整个脸憋的通红,咬着牙一声不吭。

院子里的人里三层外三层,争相踮着脚尖观看。

几个人费力的把张贵海抬出堂屋,突然一阵邪风吹来,把盖在张贵海脸上的白布掀起,又白又肿的脸庞赫然显现,人群中顿时传来“嘶嘶”声,皆是倒吸一口凉气,有几个吓的当场捂住了眼睛。

“啊!”站在门口的张献兵失口叫出声来,举在手里的雨伞,差点掉在地上,幸亏站在他身后的高奶奶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他。

当猛的看到张贵海惨白异常的肿脸时,我浑身一颤,双手一松差点丢下张贵海的脑袋。

老村长感觉到不对劲,连忙招呼高奶奶把地上的白布捡起来,重新盖在张贵海脸上,并额外交代我们几个人,千万不能松手。

磨磨蹭蹭的移动到棺材前,里边已经铺好一层白色铺盖。

老村长和干爷爷抓着张贵海的胳膊高高顶起,方便张龙张虎把双腿放进棺材里,唯独抬腰部的张献军吃力,像个千斤顶一样,额头已经沁出细汗。

慢慢的把张贵海放进棺材,干爷爷拿来一根红线,上边系着三个方口古铜钱,一头交给老村长,自己拉着另一头。

两个人站在棺材的两端,把红线按在棺材的中线上,只见第一个方口古铜钱在张贵海的鼻口处,第二个方口古铜钱对应张贵海的肚脐,第三个方口古铜钱在张贵海两脚的中间。

这样做,是测量尸骨是否在整个棺材的中心。

干爷爷朝老村长点了点头,收起红线后。老村长转头冲高奶奶扬了扬下巴,也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哑谜。

高奶奶会意,转身走进堂屋,抱出来几条红红绿绿的薄被,盖在张贵海身上,还拿出一些生活用品放进了棺材里,此外还有一条香烟和一瓶酒,都被放在棺材的两侧。

做好这一切,老村长庄重的喊道:“瞻仰遗容!”

亲友依次来到棺材前观看张贵海,说是瞻仰遗容,其实也是走个过场,因为张贵海脸上的白布并没揭开。

亲友观看后,就要盖棺了。

我跪在棺材前头,只听到老村长喊道:“盖棺!”

随后一阵叮叮咚咚的声音传来,四个木楔子同时被钉进了棺材的两侧,站在棺材周边的亲友,口中轻声念道:“小心,躲钉。”

之后,高奶奶把我扶起来,把哭丧棒交给我,还交给我一个瓦盆,就是停尸期间,亲友过来祭奠,烧纸用的瓦盆,在出门前要摔在地上,还必须要摔烂。

我弓着身子,由张献军的儿子扶着,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率先走出院门,身后跟着头戴白布条的亲友。

鞭炮一响,一行送葬队开始绕村子一圈,然后一路前往坟地。此前,高奶奶交代,路上我不能抬头,更不能直起腰身,要一路哭,直到出了村子。

顶着炎炎烈日,赶到坟地,我大汗淋漓,想钻到树荫下乘凉,却被老村长喊来,跪在坟前,直到棺材入土才能起来。

坟墓修建在张贵海的田地里,挖了一个大坑,四周用砖垒成一个小房子,上边用黄土盖起来,形成一个小土丘。

老村长喊来7、8个大老爷们,用绳索套住棺材,慢慢放进坑里,直到把棺材推进小房子里,用砖头封住入口,开始用黄土掩埋大坑。

也不知道是我听错了,还是跪的时间太长,出现了耳鸣。在他们掩埋大坑的时候,隐约的听到坑里发出“咚咚”的声音,像是敲击在棺材上,发出的沉闷声响,听起来不是很真切。

我见站在大坑边上的几个人没有什么异常,摇了摇头,心道:“或许是大块的黄土落在坑里发出的声响。”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