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罪全书2:张翰主演十宗罪原著下载
  3. 罪全书2:张翰主演十宗罪原著
  4. 第三十三章 蛇坑拘禁

第三十三章 蛇坑拘禁

作者: |返回:罪全书2:张翰主演十宗罪原著TXT下载,罪全书2:张翰主演十宗罪原著epub下载

◎第三十三章蛇坑拘禁

亚图下身赤裸,昏迷不醒。几个女孩凑过去上前观看,伤口在她的私处旁边,并没有肿胀,也看不到紫斑和水泡,只有蛇咬出的一排整齐且小的牙痕。毒蛇咬伤一般有两个较大和较深的牙痕,人会出现瞳孔缩小、抽筋、七窍流血等反应。

苏眉看了一下亚图的瞳孔,各种迹象都表明她没有明显的中毒症状。应该是无毒蛇咬的,她吓得晕了过去。

苏眉弯下腰,轻轻地拍打亚图的脸,随即掐住人中穴,过了一会儿,亚图幽幽醒转。

几个女孩纷纷安慰,有野外生存经验的王不才对亚图说,从伤口看不像是毒蛇咬的,只是被蛇咬了一口。

小小踢了王不才一脚,怒斥道:臭流氓,谁让你偷看的?

王不才说:望云和部首火也看了啊。

亚图心有余悸,过了半天才说话,她喘了口气,告诉大家一件恐怖的事。她在那乱石堆后面撒尿时,一泡热尿浇醒了石缝中一条冬眠的蛇,蛇咬住了她,她痛得大叫一声站起来,那条蛇还咬住不放,尾巴试图缠绕住她的腿。亚图情急之下,一把拽下那条可恶的蛇,扔在地上,拔腿就跑,跑动时踢翻了几块石头,她看到乱石堆里竟然有一个人的脚。

包斩和画龙带领大家又回到亚图撒尿的地方。王不才和部首火发现石堆角落里蜷缩着一条蛇,几个人用石块将蛇砸死。望云一边扔石头一边骂:是不是你,流氓蛇,是不是你咬的亚图,还偏偏咬那个位置,你真是一条流氓的蛇。

乱石堆里,有一双登山鞋露了出来,就像石头下面压着一个人。

包斩戴上手套,扒开石头,发现了一些女性衣服、内衣、鞋子,还有一个包。

包里的手机证实了大家的猜测——这是一朵毒花的手机,衣物都是她的,锅里煮着的那具女尸就是她。几个女孩都哭起来,想想大锅里的女尸,她们就忍不住瑟瑟发抖。

包斩看了一下手机里的最近通话列表,最后一个电话是两天前部首火打给花花的。部首火表示他给花花打过电话,问她还来不来参加山洞探险活动。

画龙看着部首火,面前的这个孤独阴郁的男人,沉默寡言,喜欢拍摄野生动物纪录片,他的摄像机里还有拍摄的凶杀现场,这起凶杀案有没有可能是他导演策划的呢?

画龙问道:你认为,人和动物有什么区别?

部首火说: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画龙说:正面回答。

部首火说:人类道貌岸然,自私、野蛮,和野兽没有任何区别。一旦陷于不利之地,人类就会露出本来面目。

苏眉突然弯下腰,用镊子夹起地上的一个护垫,亚图表示这个护垫不是自己的。护垫上的血迹已干,应该是一朵毒花留下的,护垫旁边还有一大摊血,可以想象到凶手用利器刺死花花,然后在此地脱掉花花的衣物,埋进了乱石堆。凶手扛着一具光溜溜的女尸,走进山洞深处,放进大锅里,在煮尸前,这个变态的家伙还剪掉了女尸的指甲和头发。

嘉嘉突然说:哎呀,这个护垫的牌子和我买的一样呢。

嘉嘉从包里拿出来几个护垫,和花花用的护垫一模一样。

几个女孩凑上去,猫颜说:嘉嘉姐,新西兰也有这个牌子的护垫吗?

小小说:你那么有钱,也用这么大众化的护垫啊?

嘉嘉说:这是我在国内买的啊。

包斩打开了花花手机里的相册,里面有很多自拍的照片,一些瞪大眼睛嘟嘴用手指戳自己脸蛋的脑残照。包斩看了几张,手竟然哆嗦起来,一向镇定自若的他,即使面对血腥的凶杀现场,也从没像现在这样感到恐惧。

画龙和苏眉以为这部手机记录了整个凶杀过程,走过去一看,也不禁大惊失色。

三人假装若无其事,包斩将手机放进证物袋,他的眼光扫向几名网友,在嘉嘉的脸上停留了一会儿。

嘉嘉看到包斩异样的眼光,她的脸色煞白,突然做出一个怪异的举动。

嘉嘉当着众人的面,猛地拉开运动服拉链,用力撕开胸罩,没有撕破,她就将胸罩掀到上面,露出一对颤悠悠的乳房。嘉嘉是C罩杯,乳房性感傲人,虽然酥胸尽露,但是大家没有觉得这个画面很色情,相反,每个人都感到恐怖和难以理解。

小小问道:你疯了?

嘉嘉指着心脏的位置说:疼,为什么,我这里特别疼,是不是插着一把刀子,疼死我了。众人都目瞪口呆,摇头说没有,嘉嘉的乳房光洁圆润,没有任何伤口。

嘉嘉闭上眼睛说:疼啊,我能看到她很难受很痛苦的表情,看得清清楚楚,我甚至都能想到她在想什么。可是,她已经死了,对吗?为什么我会感到疼,这种刻骨铭心的疼痛会让我牢记一生。我胸部位置的这个伤口,你们看不见吗?我知道,这个伤口永远也不会消失了。

包斩问道:你看见的那个——她,长什么样?嘉嘉回答:和我长得一样。画龙问道:在这里被杀害的那个女孩?

嘉嘉说:就是我啊,我看到了我自己。苏眉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问道:别停,继续告诉我们,你还看到了什么?

嘉嘉说:就在这里,我赤身裸体,躺在冷冰冰的石头上,胸口插着一把刀,有一条蛇从我脸上爬过去,我很害怕,但是我叫不出,也无法动弹。那条蛇吐着分岔儿的舌头,蜿蜒爬过我的身体,冷冰冰的感觉,简直和我的身体一样冷,那条蛇爬向了岔道深处……不见了。

大家一起看着岔道深处,探照灯打过去,是一个狭小崎岖的洞穴,尽头还有一条拐弯的石头夹缝。画龙和包斩小心翼翼地走到尽头,挤过一条狭窄的石缝,又拐过一个弯,眼前竟然出现一道铁丝网。网眼很小,将入口封住了,旁边还有一扇挂着锁的铁丝门。

画龙上前踹了几脚,铁丝网出现一个裂口,大家钻了进去。每个人都感觉到这个洞穴里的气温和其他洞穴有点不一样,外面很温暖,这个洞穴却凉丝丝的。地面是土地,踩上去很软,继续往前走,右拐之后,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了一个空阔的洞窟。

洞窟很高,上方吊着钟乳石,大家只顾抬头观看,没有注意地面。画龙走在前面,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大家低头一看,贴着地面有一些棉线,呈网状分部,覆盖在地面上,可以模模糊糊地看到洞窟中间的棉线上悬挂着一些东西。

望云说:好像挂着几块肉。

小小说:不是腊肉,看上去像香肠。

猫颜说:真奇怪,这些线是干吗的?

王不才说: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

部首火说:钓鱼吗?下面又不是池塘。

亚图说:咱离开这里吧,我得赶紧回去打个破伤风针。

嘉嘉说:我还是感到很疼。

苏眉说:看上去很古怪,大家要小心。

包斩说:这里好像饲养着什么东西。

画龙说:我们走过去看看。

终于,大家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幕,偌大的山洞里悬挂着整副人的内脏和肠子,空气中有一股腐肉的气息。大家站在洞窟中间,惊得一动也不敢动。突然,地面出现了塌陷,众人掉进了一个深坑里。

深坑呈葫芦状,周围都是松散的土层,无法攀缘。令人感到恐怖万分的是——他们掉进了一个蛇坑!坑内密密麻麻都是蛇,大大小小的蛇,五颜六色的蛇,看上去使人感到头皮发麻。蛇是一种群体性冬眠动物,成百上千条蛇往往聚集在一起过冬,虽然此刻正是冬眠期间,很多蛇都在沉睡,然而再过几天就是惊蛰节气,一些蛇已经苏醒,它们吐着芯子,昂首看着掉进坑内的这些人。

幸好下面有蛇,众人才没有摔伤。猫颜和亚图尖叫着跺脚;望云拿出风油精喷洒;部首火和王不才用树枝将蛇挑开,清理出一小块空地;嘉嘉狼狈不堪,脸上沾满了泥土;小小掉下时,手上扯落了棉线上的一截肠子,那肠子正好落在她的脖子里。

小小花容失色,手忙脚乱地将衣服里的肠子拿出来扔掉。

包斩和画龙极力让自己镇定下来,苏眉很焦急,他们只想尽快脱离这个恐怖的蛇坑。

画龙想到了办法,他要几个男人搭起人梯,画龙爬上去,然后再用绳子将大家拽出来。

很快,人梯搭好了,画龙咬着一根绳子小心翼翼地爬上去,周围的土还在塌陷。

画龙用双臂撑住地面,半个身子已经爬了上去,正要大功告成的时候,坑口处突然出现一个男人。那人恶狠狠地举着一块大石头,苏眉大声提醒画龙小心,石头重重地砸在画龙头上,画龙头上顿时血流如注,那人又砸了一下,画龙闷哼一声,晕死过去。

那人将画龙拖上地面,搜走身上的手枪和手铐,一脚将画龙踢下蛇坑。

画龙摔在蛇堆里,一动不动。包斩和苏眉上前探了一下鼻息,发现他只是昏迷过去。坑内网友纷纷破口大骂,问那人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打人。

那人背着一把双管猎枪,手里拿着画龙的手枪,他在坑口的石头上坐了下来。

众人的探灯打上去,这个男人戴着一个透明的塑胶玻璃面具。他摘下玻璃面具,大家看到他只有半边脸,另半边好像被什么猛兽咬过似的,坑坑洼洼,布满疙瘩,这张脸简直就是魔鬼的杰作。

猫颜天真地说道:救我们上去,好不好?

半脸人阴森森地笑了一下,面部显得更加狰狞。他用尖细的嗓音说道:你们要听我的话。

王不才说道:去你妈的,你等着,我们人多,等我们上去,揍不死你。

半脸人将手枪对着坑内,却发现自己不会打开手枪的保险。王不才看到他要开枪,吓得急忙乱躲。半脸人哑然失笑,摇摇头,把手枪放进兜里,从背上取下猎枪,用枪管对着坑里的众人说道:你们,都把衣服脱了。

部首火说道:这里有警察,你可别胡来。

半脸人问道:谁是警察?

包斩摆手示意部首火不要说,部首火却指了指包斩和苏眉。半脸人举起猎枪对着包斩和苏眉,说道:脱衣服,我数三下,就开枪。

苏眉说:浑蛋,你到底要干什么?

半脸人说:一……

包斩说:好,我们什么都听你的,你冷静一下。

半脸人把坑内众人当成了自己的猎物,他用枪逼迫大家脱掉衣服。众人迫于淫威不得不委曲求全,很快,女人脱得只剩下内裤和胸罩,男人也只穿着内裤。他们除了羞惭外,每个人都如同待宰的羔羊,只能在猎枪的威胁下任其摆布。

望云说:我们都按照你说的做了,好了吧,该让我们走了吧?

半脸人嘿嘿一笑,问道:别急嘛,你最想睡谁?

望云看了一下面前的几个裸体美女,他扭捏地说道:猫颜。

半脸人问:你喜欢她啥?望云说:我喜欢猫猫的小舌头,觉得很性感。

半脸人用枪指了指望云说道:亲她。望云惧怕半脸人开枪,乖乖照做,他抱住猫颜,含住了她的小舌头。

半脸人用猎枪指着嘉嘉说:你的脸可真脏,都是土,你把裤头脱了,屁股撅起来,给别人看看。

嘉嘉说:不要,千万不要,菊花都被人看到了。

半脸人问:啥是菊花?

嘉嘉不知道如何回答。

半脸人:快说,指给我看,要不我打死你。

嘉嘉:好吧,别让我指,我说,就是屁眼。

半脸人邪恶地笑了,他用枪口对着嘉嘉和小小,说道:你们俩,脱掉裤头,把屁股对一起。

半脸人又对王不才和部首火说:你们俩,别棍。

王不才和部首火问道:什么是别棍?

半脸人说,就是抱在一起,把你们的棍子别在一起,还要磨啊磨啊。

嘉嘉和小小乖乖照做,两个人弯下腰,褪下内裤,撅起屁股碰在一起,王不才和部首火也抱在了一起。半脸人又命令包斩和苏眉互相打对方耳光,包斩压低声音对众人说:大家照做,争取时间,两个人互相打起耳光,心里希望山下的警察尽快赶来。

小小站起身走到亚图身边,她指着上面的半脸人破口大骂,你这畜生,你杀了我们吧,老娘不干了。

半脸人数到三,对着小小和亚图就开了一枪。枪口喷出一股火焰,两个人当场被霰弹打死。

半脸人严肃地说:我让你们做什么,就做什么,谁敢不听话?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