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明宫决下载
  3. 明宫决
  4. 第一百五十章:身份成谜

第一百五十章:身份成谜

作者: |返回:明宫决TXT下载,明宫决epub下载

第一百五十章:身份成谜

就这样,小菊留下了采月,采月呢,也因为没能完成皇后交待的任务,只能安心地等着这位神密的安公子回来。看小说最新更新来----网,---------------------

小菊果然不是一般的丫鬟而已,原来她是安公子的父亲,安老爷从小养大的,安老爷也十分喜欢这个小丫头,所以从小便没有当丫鬟看待,一切吃喝用度都如小姐般配置,所以平时出入府门也是比较容易,昨天正巧初一,是自己陪公子去庙里上香,所以才在路上尔然了采月的轿子,所以才救了采月及两位轿夫。

如今安老爷在老家安享天年,自己就是这府上的当家丫头,安公子长年不在家,所以这个家里,其实就是这个小姑娘在当家,这倒也是新鲜,一个约莫二十岁不到的小姑娘,管着若大一个家,两个男主子,也没说起有个女主子的,老的还说得过去,可小的,安公子,看年纪也差不多要有三十了吧,怎么也不成个家,赚那么多钱,就不怕没有人替他花?采月越想就越觉得这家人有点奇怪,但从小菊的聊天里却也听不出什么不对的地方来。采月在小菊的陪同下,参观了安府的花园,大殿出门,沿着走廊,向左,便是曲折游廊,阶下石子漫成甬路。上面小小两三房舍,一明两暗,里面都是合着地步打就的床几椅案。从里间房内又得一小门,出去则是后院,有大株梨花兼着芭蕉。又有两间小小退步。后院墙下忽开一隙,清泉一派,开沟仅尺许,灌入墙内,绕阶缘屋至前院,盘旋竹下而出。只见佳木茏葱,奇花熌灼,一带清流,从花木深处曲折泻于石隙之下。再进数步,渐向北边,平坦宽豁,两边飞楼插空,雕甍绣槛,皆隐于山坳树杪之间。俯而视之,则清溪泻雪,石磴穿云,白石为栏,环抱池沿,石桥三港,兽面衔吐。

二人一边走着,一边聊着家常,仿佛是两个很熟悉的故友,事隔多年后相距,所以谈话间尽显自然,没有半分做作,没有半分虚伪。

“姐姐,你觉得我们府上的院子,比起皇宫来,还差多远?”这个小姑娘就是这样,讲话口气很大,看来也是生活富裕所至,采月虽然听着不习惯,但也不反感,毕竟她与自己的出身是不同些的,自己虽然与小姐一同长大,吃喝同住,但自己毕竟还是伺候小姐的丫鬟,而这个小姑娘,其实就是这家的大小家,只是没有他们安家的血液罢了!想来也是及好命的,再细细看这姑娘,的确也是一副清秀之态,又有着七巧玲珑之心,也的确是惹人喜欢的。

采月听了,笑着说:“其实皇宫也未必真有那么好,在我看来,还是安府好,小而精巧,又没有太多的人打搅,真正是闹中取静,皇宫里的花院虽好,但总觉得太大,太森严,让人看着空虚了!”

“姐姐总是这么说,我看姐姐的主子也必然是十分喜欢姐姐的,不然怎么可能总是让姐姐出宫来呢!我家安公子救了姐姐,您家主子还以重金酬谢,想来姐姐在主子心中的地位也是很有份量的!依妹妹看,您就求了主子,让您出宫得了,以姐姐的长相与出生,必能找个富家公子为婿,这样的话,姐姐就可以独自拥有这样的别院了!姐姐说呢?”

“哈哈……在姐姐看来,倒是妹妹急着想嫁人咯,其实以你的出生,与在这府上的地位,倒是可以名正言顺的做这个府上的女主人啊!妹妹怎么不争取一下呢?”

想不到这一说却说中了小菊的要害,她的脸如天气,说变就变了,采月看着有点尴尬,立即道歉道:“不好意思,姐姐是不是说错话了,妹妹别介意,就当姐姐没有说过,别放在心上!”

“姐姐,不是你的错,只是妹妹想到了伤心的事,所以伤心罢了!”

“哦,原来如此,还是姐姐的错,让妹妹想到了伤心的往事。”

“此事怕不是往事,而是妹妹一生的憾事!唉……”

“一生?这,也太严重了吧!”

“其实也不瞒姐姐说,我家老爷就是有心让我成为公子的侧侍,只是我家公子,他不会同意!”

“为什么?这么好的姑娘,他安公子还有什么可选的,再说了,只是做个侧侍,他若看到喜欢的,大可以再纳啊!”

“姐姐,你不了解安公子,安公子其实结过婚的,他很早的时候就结过婚了,妻子是他亲梅竹马的表妹,只是结婚不久,他的妻子便得了病,他在妻子身边伺候了两年,最终还是没能留下他的妻子,所以他才周游四海,不娶他人的。”

“原来如此,想不到安公子是个如此长情的人,也是怪可怜的!”

“是啊,我家公子十分专情,所以他其实内心很痛苦,我常常看到他独自在月下饮酒,想来还是思念他的妻子。”

“他的妻子美吗?”采月只是随口一问,只是一问出,自己也后悔了,他的妻子美与不美,与自己又有何干呢?自己与安公子,只是两个过客,更何况,现在自己身负着皇后的任务来的,都还不知道,自己想要了解的人到底是好是坏!若是他真是害皇后的人,自己是绝不会手软的。

“其实我也没有见过公子的妻子。”

“啊!这……”

“姐姐也是奇怪了吧!其实我家公子并不是我家老爷的亲生儿子,而是老爷的弟弟生的,老爷身财万贯,却是没有生养,所以让弟弟的儿子过继给了自己,公子老家本不在京城,也就公子殇妻之后才来到这里的,老爷也许就是为了让他离开伤心之地,可以让他早点儿忘记过去,过上正常的生活吧!”

“原来如此!也枉费了安老爷的一片苦心,只是安公子还是没能走出阴影?”

“没有,他虽人来了京城,心却一直留在了他妻子的身边,多少人给他做媒,他看都不看一眼。老爷后来急了,所幸让府上的丫鬟们轮留侍候公子,老爷自己无后,总想着公子能为他留下个安家的种来,只是安老爷没想到,公子却是如此固执的人,他索性一走了之,在外面游荡了五年才回来,现在安老爷也不敢逼他了,随着公子的性子,心想,只要他能找到自己喜欢的女子,总会放下过去的。所以,姐姐,妹妹刚才对您说的话虽然有些自己的情绪,但却也是大实话,妹妹看得出来,我家公子对小姐,特别上心,尤其是您留下玉佩后,我家公子仿佛是被触动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直到小姐的马车看不到为止。我也在想,姐姐是不是长得与过逝的夫人特别像?若是姐姐真的可以治愈了公子的心病,妹妹是很希望您成为我们公子的夫人的。”

采月又是一阵脸红,她没想到,话题又绕到了自己的身上,如果说昨天她的确是为公子动过一丝情种,但知道皇后的信被人动过后,她这样的想法就完全没有了,现在她只希望自己能快些查明真相,找出那个跟在她背后的人来。听到小菊说起她的公子,她怀得既想听,又抵触的情绪,当听说公子对她有意时,自己的心又不听使唤地乱跳起来,她立即打断小菊道:“妹妹千万别乱说,别说这不可能,退一万步说,真有这样的事,只是对你家公子的再一次伤害,作为宫中的女子,姐姐不可能随便出宫的,姐姐这一生,又可能就会在宫里老死!”

“只要公子与姐姐是真心相爱,总会有办法解决的!”

“别说了!再说我就要走了!”采月打断了小菊的话。自顾着向前走去。

“姐姐,好姐姐,我不说了,这事也不是妹妹说了就能成真的,对了,刚才我派了人去告诉公子,姐姐来找他的事,您看他是不是立即回来,若是,我看我猜得*不离十。”这话音刚落,只听前院有个小厮向这边跑来,到了小菊身旁便说:“小菊姐姐,公子回来了,让您把程小姐请去他的书房,他在书房等小姐。”小菊听完,朝采月看去,只见采月脸红成了九月的苹果,内心再也无法平静,这才多久的功夫,安公子就回来了,这,也的确是上心了点!

小菊见到采月的样子,只是偷偷一笑,没有说话,向采月作了个请的手势,就自顾着向前走了。

采月就这样跟在后面,不知弯了几道廊,就这样来到了一个房间外面。抬头向里望去,只见当地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并数十方宝砚,各色笔筒,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那一边设着斗大的一个汝窑花囊,插着满满的一囊水晶球儿的白菊。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米襄阳《烟雨图》,左右挂着一副对联,乃是颜鲁公墨迹,其词云:烟霞闲骨格,泉石野生涯。案上设着大鼎。左边紫檀架上放着一个大观窑的大盘,盘内盛着数十个娇黄玲珑大佛手。右边洋漆架上悬着一个白玉比目磬,旁边挂着小锤。东边便设着卧榻,拔步床上悬着葱绿双绣花卉草虫的纱帐。心想,这便是安公子的书房了吧!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