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穿越六零小娇媳下载
  3. 穿越六零小娇媳
  4. 20.第二十章:相陪

20.第二十章:相陪

作者: |返回:穿越六零小娇媳TXT下载,穿越六零小娇媳epub下载

“这样啊。”祝恩慈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里?”萧卫军是为了早点赶回来才连夜在路上的,但是没有想到还没走到村里,就看到了让他念了小半个月的人,刚开始远远地看身影就很像祝恩慈,还以为是看错了,没想到走近还真的是她。现在大晚上的,她一个姑娘家走在路上多危险啊。

萧卫军皱了皱眉头,忍不住训起话来,“一个姑娘家大晚上就该好好待着,四处跑出了事怎么办?有没有一点危险意识啊!”

冷着脸训完之后才后知后觉反应起来眼前的小女人不是她的兵,不能这样粗暴地训人,他想起最初见到祝恩慈板着脸说了她几句,小女人就记仇了,都不肯让他帮忙。想到这萧卫军绷紧了神经,刚想着是不是说点不那么严肃的话来补救一下,就看到小女人连连点头的样子。

“嗯嗯,我知道错了,我们现在马上回去吧,太晚了。”

既然萧卫军出现了,那就没办法用车,再不快点走回去,那天得更黑。

本来祝恩慈一个人开车走夜路心里其实也是有些怂的,现在萧卫军在,两个人总比一个人来得好,不容易碰上什么不该碰到的东西。

见祝恩慈这么乖巧地就听进去了,萧卫军愣了一下,随即看到她眼神瞟向四周微微害怕的样子,再联想到刚刚她被吓到的模样,心里大概猜出了原因,也不再多说,抬步就向前走去。

两人就着手机发出的光线往村里走去,萧卫军其实夜视能力不错,借着天上的月亮能看清路线,但是祝恩慈不行,她得有光才不觉得害怕,虽然冒着被发现的危险,祝恩慈也不把手机收回去。

萧卫军稍稍落后她一步子走在左后方,有点儿像保驾护航的姿势,视线却是落在前面路上,怕祝恩慈踩到坑或者石头。偶尔的时候也会看向她手中握住的“手电筒”,心里有疑惑,但是什么都没说。

夜路挺长的,夜里的山风还不时吹过,弄出细碎的声响,祝恩慈觉得气氛太安静了,甚至有点儿阴森。自从走夜路穿越过来之后,祝恩慈就更怕走夜路了,她忍不住没话找话。

“萧卫军,你这次放几天假啊?”

“三天。”等萧胜利他们收尾工作做完,又有新的事情要忙,不年不节,其实没什么假的。

“那萧胜利怎么没回来?”

听到萧胜利的名字萧卫军不自觉地将目光投到祝恩慈脸上,神色肃了肃,“他没有假,上次他刚请假回来相看姑娘。”

“相看姑娘?他也还没结婚啊?相看成功了吗?”祝恩慈丝毫没注意到萧卫军话里的小心机,顺口八卦了一句。

萧卫军见她神情不变,好像并不在意,只是有点点八卦兴趣的样子,这才把心里的警惕降了降,“嗯,他等下次假期回来就成婚。”

“那挺好的,要是你这次休假也相看成功了,没准到时候你们还能搁一块成婚呢。”

萧卫军还没来得及高兴祝恩慈提到他成婚的事情,就听到祝恩慈欢喜地说,“那可就热闹了,倒是你们记得请我喝杯喜酒,我会给你俩都包个大红封的。”

一记重拳打在萧卫军胸腔,闷闷地,萧卫军语气硬邦邦,“我不要你的红封……”也不想请你喝喜酒,我只想和你喝,交杯酒……

未尽的话憋在萧卫军胸腔里,不上不下特难受。

祝恩慈毫无所觉,“那也成,到时候我给你俩一个送一个搪瓷脸盆。”

这个时代的农村人办喜事好像不兴包红包,送点礼物才是常事,一个搪瓷脸盆也算是厚礼了,要知道现在很多人还用木盆呢,搪瓷脸盆得要工业券,这玩意农村人一般没有。

萧卫军:“……”

“我不是休假来相看姑娘的。”好一会,萧卫军才憋出这句话。

“不是吗?那……”祝恩慈刚想转述上次萧大娘对她说过的话,到了嘴边却突然反应过来,感情相看姑娘是萧大娘一个人的意思,萧卫军还不想结婚?难道这个年头的人也有拒绝相亲的思想?

那她现在说出来岂不是让萧大娘的打算落空?祝恩慈想了一下萧卫军的年龄,又考虑到这个年代人的成婚年龄,她觉得还是不要事先给萧卫军提醒比较好,万一人家真的有恐相亲症,半路转头就回部队了咋办?

想到这祝恩慈眼角余光不动声色地打量了萧卫军那张脸,硬朗帅气,又是军人,应该符合这个年代姑娘的审美才是,那他成了“大龄”剩男还不结婚,难道真实的原因是萧卫军有“恐相亲症?”

这倒是解释得通了。

她又想起萧胜利的年纪似乎跟萧卫军差不离,也是还没成婚,没准两兄弟都有恐相亲症,但是萧胜利治好了,马上就要结婚了,而萧卫军比较严重些,现在还抗拒呢。

不行,看在萧大娘没有把她那天不合时宜的打扮宣扬八卦出去的份上,也看在萧卫军确实是个好人的份上,她还是瞒下萧大娘准备给他相亲的消息吧。没准等萧大娘让他见了姑娘,萧卫军的症状就不药而愈了,不用再做农村大龄剩男,免得受村里人的闲言闲语了。

自以为了解事情真相的祝恩慈闭上了嘴,立马转了个话题,“唉,我们走了挺久的,还有多长时间才能到啊?”

等着下文的萧卫军没想到祝恩慈会忽然转话题,更没料到她在那短短的时间内就自行脑补了他有“恐相亲症”,还打算替萧大娘隐瞒好给他相看姑娘,要是他当时知道,一定会想撬开她的脑子看看神经线咋长的,怎么这么能脑补。

接下去的路程祝恩慈没再谈相亲的话题,也不用问问题来消除自己心里的恐惧了,因为她一想到像萧卫军看起来这么严肃又冷硬的男人竟然因为有恐相亲症而成为了农村大龄剩男就觉得好笑,她甚至在想萧大娘为了让他结婚会不会在萧卫军不知道的情况下就把他骗过去相亲,就跟二十一世纪那些为儿女婚事担忧的父母一样,总有千万种借口将子女带出来“偶遇”相亲对象。

不过六十年代就有抗拒相亲的人,还真是少见呢。

而萧卫军倒是想再跟祝恩慈说说话,但是祝恩慈低头认真走路的样子就不知道怎么开口了。虽然在心里萧卫军肖想了祝恩慈很多次,但是真正面对面的次数还是不多的,加上他常年在部队混,一心只关心提升体能练习作战技巧,对儿女私情这种事几乎不关注,平日战友们讲的荤段子他都没啥感觉,等到这一朝开窍,还真是不知道怎么跟姑娘家聊天好。

他好几次动了动嘴唇,可是一看到祝恩慈那认真又漂亮的侧脸,什么话就都没有了。

算了,等下次再去问问那些有媳妇的战友是怎么跟媳妇相处的,他这次失策了,什么都没问好就回来。

不过能这样两人安静地走上一段路也成,今晚月色好看,月色下的姑娘也好看,萧卫军冷硬的面庞都柔和了些。

两人各怀心思地走了后半路程,当祝恩慈真的快走不动的时候,终于到了村口了。

祝恩慈不知道几点了,但是知道一定是很晚了,因为村里的人家都几乎睡下了,黑漆漆的一片,半盏煤油灯都没亮。

“萧卫军,我先回家去了。”林翠萍的家和萧卫军的家不在同一个方向,两人接下去得分开走。“你看得到路吗?”祝恩慈瞥了眼萧卫军什么都没拿的手问道。

萧卫军微低着头看她,眼睛在夜里会发亮似的。

“走吧,我先送你回去。”

祝恩慈没来得及推辞,萧卫军就先跨步往林翠萍家的方向过去了。

祝恩慈轻声“哎”了两下,没敢喊出来。大半夜的和一个男人在路上,哪怕衣裳整洁什么都没发生,但是要是被村里人发现了还是免不了闲言闲语的。更何况这个时代会女性很苛刻,祝恩慈不敢去挑战。

她快走两步也跟着走上去,快到林翠萍家了,远远地便看见家门口站着两个人影,像是萧二柱和林翠萍。

“送我到这儿吧,今天谢谢你了。”祝恩慈赶紧关了手机手电筒功能,扯了扯萧卫军的衣角,怕再上前走几步就被萧二柱和林翠萍发现她和萧卫军在一起。

要知道林翠萍才刚问过她是不是对萧卫军有意思,当时可是很肯定说没有,现在要是被看到了,那可就解释不清了。

萧卫军倒是很想登门拜访,但是现在时机不对,停下脚步低头看着她说了句,“以后晚上别在外面,危险知道不?”

他的眼睛直直看着你,冷硬的面容一如既往严肃,语气也是硬邦邦的,可是这一刻,在这漆黑的夜里,祝恩慈莫名听了有些耳红,这怎么那么像现代社会男朋友对女朋友的叮嘱?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