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包工头VS女博士下载
  3. 包工头VS女博士
  4. 54全文完

54全文完

作者: |返回:包工头VS女博士TXT下载,包工头VS女博士epub下载

,1,

随着年龄的增长,周羽也越来越省心,秦青总算放下了一半的心,但仍然不时地叮嘱周家林,叫他宠溺要适当。

有天,秦青听见周家林问闺女,“你说是爸爸好还是妈妈好,”

周羽窝在他怀里看画册,头也不抬地回答,“爸爸好。”

“为什么爸爸好,”周家林笑着问。

“爸爸就是好,爸爸最好了。”周羽继续看画册,语气有些嗔怪,“爸爸你不要吵我,我要看故事~”

周家林满口应着好,一手搂了闺女,一手翻开自己要看的书,两人默默地用起功来,秦青无奈地摇头,去厨房蒸了白薯,早上逛早市的时候,周羽嚷着要吃,她便买了回来,在晚饭前蒸几块,权当餐前小点心。

白薯蒸熟后,她喊三个人来吃,周洲对这个不感兴趣,吃了一小块就去玩了,周羽却不停嘴的吃了两块,周家林怕她吃多了积食,于是凑过来对她说:“给爸爸吃一口你这个白薯行不行?”

周羽把白薯举到爸爸嘴边,说:“你咬吧。”

“那你把眼睛闭上。”

周羽听话地闭上眼睛,问:“为什么要闭眼睛呀?”

周家林没说话,张嘴咬下一口来。

周羽闭着眼睛等了一会儿,问:“爸爸,好了吗?”

周家林嚼了几下咽了,说:“好了。”

周羽乐滋滋地睁开眼,满足地冲爸爸笑了笑,目光转到手上时,突地顿住了,手里的白薯只剩一丁丁,她愣愣地看了看白薯,又看了看周家林,反应了半天,“哇”地一声哭出来:“你都给吃没了,呜呜呜!”

周洲听见姐姐哭,拎着玩具车跑过来,扬声问:“为啥哭?”

周羽泪眼婆娑地瞅了瞅弟弟,说:“爸爸一口就把我的白薯吃没了!”

周洲听了,转身去厨房捏了两块生白薯出来,塞到周家林和周羽手里各一块,说:“吃吧。”

周羽把生白薯往旁边一丢,哭得更大声:“我不要,这是生的!爸爸真讨厌,呜呜呜。”

周家林哪想到惹得周羽哭成这样,但东西没了就是没了,而且的确不能让她再吃了,于是抱了女儿哄,说让妈妈明天再蒸几个,这个东西一次吃多了不好。

周羽哽咽着问:“爸爸你是饿了吗?”

周家林忙点头,周羽擦干眼泪,捧起他的脸,说:“那我去帮妈妈给你做饭吃吧。”

周家林顿时笑开了花,说:“好闺女。”

周羽从爸爸怀里爬下去,跑进厨房要帮秦青做事,秦青听她要帮忙,挺高兴,拿了个盆给她,说:“小羽毛这么乖啊,那你帮妈妈洗菜吧。”

周羽拿了个小凳子,坐在那里一板一眼地洗菜,一边洗一边跟秦青炫耀,秦青也不吝啬夸奖,赞美之词一句接着一句,将周羽捧得极为高兴,晚饭过后,非要秦青抱着她:“妈妈,你再靠过来点儿。”

秦青挪过去把她搂住,问:“让妈妈靠过来做什么?”

周羽在秦青怀里蹭了蹭,舒服地叹口气,说:“我好感动。”

秦青忍不住笑,说:“小不点儿,你知道什么叫感动啊。”

周羽抗议:“我不是小不点儿,我是大小姐。”

“哈哈哈哈。”秦青摸着女儿的脑袋冲那边陪儿子玩积木的周家林说,“听听,大小姐,还大公主呢。”

周家林回道:“我闺女就是公主。”

周洲接口道:“我是国王!”

周家林拍他的头,说:“儿子,你是国王,你老子我是什么?”

周洲想了想,说:“老国王。”

周家林愣了愣,说:“也对。”

另一边的秦青和周羽则嘻嘻哈哈笑作一堆。

(2)

在对周洲的教育上,周家林要比对周羽严厉百倍,从不娇惯,也不姑息,说一做一,说二做二。

周洲三岁时,周家林教他骑马,一天下来,孩子大腿内侧被磨得血肉模糊,秦青给他脱衣裳的时候见了,心疼不已,说:“疼吧,要不先别去骑马了。”

周洲叉着两条腿,摇头道:“不疼,要骑马。”

秦青给他上了药,回卧室跟周家林说:“皮都破了,我看他疼的脸发白,还不肯吭声,他还这么小,你怎么就带他骑马呀,他控制得住吗?万一掉下来摔断了胳膊腿儿的怎么办?”

周家林一把搂了她压在身下,说:“他是男子汉,一匹马算什么。”

秦青仍是担心,这人对儿子和对女儿是两个态度,一个狠,一个软,狠的时候太狠,软的时候又太软。

周洲跟着爸爸学了几天就能骑着马驰骋了,三岁的小娃儿穿了一身帅气的马服,稚嫩的声音叱咤马场,周家林跟在他后头,高声指点他:“身体再往前倾,两腿加紧!”

学会骑马之后,周家林又将周洲送去学武,小孩子好动,开始的时候不肯老实地扎马步,总惦记着玩儿,被周家林揪住一回,拎起来丢出门外,让贴墙站两个小时,完后回去扎马步,周洲虽性子倔强,奈何是自己错了,只得遵循爸爸的意思,站够了时间,回去乖乖地扎马步,他不比姐姐,姐姐掉一滴眼泪,老爸就恨不得摘了月亮给她,他若是敢掉眼泪,绝对会换来一顿揍。

这天,周洲从外玩耍回来,进门没吭声,顾自往自己的卧室走,周家林正在跟女儿聊天,余光瞄到周洲似乎有些不对,脸上竟然有隐隐的血迹,他沉声叫道:“周洲,你过来!”

周洲迅速弹了弹身上的土,低着头走到爸爸身前,问:“爸爸,有事吗?”

周家林瞅见儿子的衣裳有两道扯撕的口子,浑身上下全是土,脸颊处破了一块,还有一处青肿,嘴角有几点血丝,他不急不缓地问道:“你干什么去了,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没干什么。”

“没干什么?你把头抬起来我看看。”

周洲迟疑了一下,抬头直视周家林,神色毫不畏惧。

周羽在一旁“哎呀”了一声:“爸爸,他流血啦!”说着爬下沙发去取医药箱。

周家林往前探了探身子,问:“打架了?”

“嗯。”周洲应声道。

“打输了?”周家林又问。

周洲挺了挺胸,说:“输了。”

“输了?”周家林蹭了蹭他受伤的脸颊和嘴角,说,“去,面壁两个小时,没我的允许,不准动。”

周洲默了默,转身去面向墙而立,只听身后传来冰冷严厉的声音:“打输了还有脸回家!”

周羽见弟弟又惹老爸生气,忙去哄他,拉着他去书房,说有好东西给他看,走过周洲身边时,悄声说:“药水在茶几上,你快去擦擦。”

周洲不理她,站得笔直。

秦青从娘家回来,见着儿子这副摸样,顿时心疼,听闻打架打输了,忙问是哪家的孩子打的,她必须去找他们的家长算账,周家林说:“小孩子打架很正常,你别搀和。”

“正常!你说打架很正常!这不是莽夫吗!”秦青拉着儿子的胳膊要给他换衣裳,却被周洲甩开胳膊,她纳罕,问,“换身干净衣服不行吗?”

周洲不吭声,秦青又拽了他一把,仍是被甩开了,周羽跑过来小声说:“爸爸罚他站着,说不准挪地方。”

秦青一听更生气了,问周家林为什么要体罚孩子,周家林说:“我让他想想,为什么打输了,不是体罚。”

“你!”秦青指了指他,气得说不出话来,周羽忙抱住她的腰,说,“妈妈,你别生气,我帮你做饭吧。”

“还吃饭呢,气都气饱了。”秦青听女儿说饿了,又软了,回头见儿子倔强地站着不动,伸了手指戳他的脑袋,“你呀。”

周洲直站到吃晚饭,周家林才让他去洗伤口换衣裳,晚上他睡熟了,周家林轻轻推开他的卧室门进去,就着窗外的月光查看他身上是否有伤,还好,只有脸上的两处,其他都无碍,他在窗前站了好半天,凝视儿子稚嫩的脸,叹气道:“完蛋玩意儿。”

这么风平浪静地过了几天,有天晚上,一家人正在吃饭,突听得有人砸门,秦青搁下碗筷去开门,见外头站了几个大人,还有三四个孩子,孩子的衣衫均被扯烂,脸上也都挂了彩,有一个一直在哭。

那几人见着秦青,大声问:“这是周洲家吗!”

秦青点头,问:“你们这是怎么了?”

“我们这几个,都是被周洲打得!你瞅瞅给打的,都出血了。”几人纷纷把孩子推到秦青面前,“叫周洲出来!看看怎么赔偿我们孩子,小小年纪下手这么狠,是人吗!”

秦青被几个孩子脸上的血吓得一抖,只觉头大,回身想让几人进来,却被一人拦腰推到身后,同时,一道低沉的声音落下来,“你们为什么打架?”

几个孩子见到人高马大的周家林,顿时都躲到家长身后,几个家长却不肯示弱,说:“周洲是你儿子吧,你叫他出来!”

“周洲,你出来。”周家林回手招呼儿子。

周洲从从容容地走出来站到周家林身边,秦青悄声跟周家林说:“让他们进来说话吧,这样影响多不好。”

周家林把她推进门里去,沉声说:“他来了,你们要做什么,只管做,我只想问,他们为什么打架?”

那几人被周家林扫了一眼,原本已打好的腹稿,突地说不出来,只得低声问自己的孩子:“你们为什么打架?”

几个孩子不肯说,只一味躲着,周家林扭头向周洲道:“你说,为什么又打架?”

周洲说:“他们抢我的书包,上次就打过了,我打输了,这次我打赢了。”

周家林又问那几个孩子:“他说得对吗?”

那几个孩子比周洲略大,早先仗着人多,欺负了几个小同学,后来把心思落到周洲身上,见他人生得眉清目秀,便想着逗一逗,但周洲不肯听他们的话,跟他们打了起来,几人联手打赢了,气焰很是高涨,后来见着周洲,又想来个围堵,没料到周洲奋起,把他们打了个落花流水,几人回家后被家长见着衣冠不整,脸上挂血的样子,不敢说实话,只说被人欺负了,家长们过来找周洲算账的时候遇到一块,便一起上来了。

周家林见几人不说话,低喝:“说话呀,他说得对吗?”

几个孩子吓得一抖,说:“叔叔,是我们错了,妈,爸,咱们走吧。”

那几位家长也觉面上无光,瞪了几眼周家林,便都相继离开了。

待他们走了,周家林低头对周洲说:“回去!”

周洲转身进门,欲要回餐桌继续吃饭,却听得老爸道:“给我面壁去,我送你去学武,是用来打架的吗!”

周羽叫道:“爸爸,是他们欺负弟弟啦,弟弟才打人的。”

周家林说:“给我站好了!”

周羽嘟起嘴吧,说:“爸爸好凶。”

秦青附和道:“你爸是阎罗王降世。”

周家林瞪她,说:“我看你是欠收拾了!”

周洲两耳不闻事,规规矩矩地站着,直到老妈差点又跟老爸吵起来,他才得以解放。临睡时,周家林敲门进来,拿了把椅子坐在他的床前,说:“你上次打输了,我罚你站着,这次打赢了,还罚你站着,你是不是心里不服?”

“是。”周洲坦言道。

“首先,打架是不对的,不管你是赢还是输,都不对。不过那些人欺负你在先,你既然打了,就把人打服,不能让人来你门口叫唤,懂了吗?”

周洲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说:“懂。”

周家林摸了摸他的脑袋,说:“你现在不懂,以后就懂了。”说罢让他睡觉,人便起身出去了。

秦青在床上等他进来,说:“睡了?”

“没呢,一个在搭配明天的衣裳,一个刚刚听了个道理,正琢磨呢。”周家林上来抱住她。

秦青作势要踹他,说:“哟,你讲什么大道理了,说来我听听,我也琢磨琢磨。”

周家林探手摸她细滑的腰,说,“你听不懂,那会儿说我阎罗王降世,你是不是欠收拾?”

秦青被他摸得酥麻,说:“你老实点儿,听我说,周洲这孩子得管管了。”

周家林说:“我一直管着呢,你放心。”

秦青叹气,说:“我不放心也这样了,真不知道这俩孩子将来长成什么样儿,父母的教育根本不是一条心。”

周家林笑道:“总之都会成为人中龙凤,不是首,也是尾。要不咱们再生一个,这个我不插手管,只有你一个人教。”

秦青推他:“我才不生。”

两人正闹着,听得门外一声哭喊,周羽大声叫爸爸妈妈,周家林一个箭步从床上蹦下去冲出门,待秦青出去后,见周羽搂着周家林的脖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秦青忙问怎么了,周羽哭着指周洲,说他在铅笔盒里养了两只毛毛虫,她刚刚去拿橡皮的时候吓着了。

周洲捧着铅笔盒逗弄两条小虫子,说这有什么可怕的,小黄和小黑可讨人喜欢了。

秦青听得头皮发麻,喝令儿子把虫子丢出去,说以后不许再养这东西,周洲极不情愿地把毛毛虫放了生,说姐姐太胆小,说罢回屋睡觉去了。

周羽不肯一个人睡,要跟妈妈睡,周家林只得抱着女儿回主卧,秦青把女儿哄睡后,低声跟周家林说:“这俩就够闹腾的了,再生一个,我绝对会少活二十年。”

周家林搂着她,说:“这样挺好。”

秦青往他怀里靠了靠,闭上眼睛睡了过去,周家林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女儿,心里溢上满足,贤妻在侧,儿女双全,这便是家了。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