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崔老道捉妖之夜闯董妃坟下载
  3. 崔老道捉妖之夜闯董妃坟
  4. 3

3

作者: |返回:崔老道捉妖之夜闯董妃坟TXT下载,崔老道捉妖之夜闯董妃坟epub下载

上文书正说到,天津城外小西关法场出红差,待决之人中有一位庞元庆庞三爷,是开绸缎庄的大财主,平生交朋好友,仗义疏财,无奈何惹上了王爷,屈打成招问成死罪,今日在法场之上开刀问斩。正应了那句话,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斗,再怎么有钱也是老百姓,皇亲国戚高高在上,手握生杀大权,你纵有撞破天的屈,也只得到了阎王殿上再去鸣冤。行刑的刽子手名叫李四海,刑房的头一把金刀,他和这位庞三爷乃是莫逆之交,一个头磕在地上拜了把子的异姓兄弟,两人好得不能再好了。不过王法当前身不由己,今日不得不手足相残。李四海双目垂泪,暗中告诉庞三爷,他稍后会在他背之上猛击一掌,连叫三次“庞元庆”,让庞三爷切记答应一声。

庞三爷不知他兄弟这话是什么意思,眼看要掉脑袋了,哪还有心思多问,闭上眼只等一死。耳听得监斩官一声令下,李四海怀抱鬼头大刀绕至庞三爷身后,拔下招子扔到一旁,伸出右手在庞三爷后背猛击一掌,高呼三声:“庞元庆!庞元庆!庞元庆!”庞三爷恍恍惚惚“啊”了一声,与此同时,李四海手起刀落,但听“扑哧”一声,红光迸现,庞三爷尸身倒地。

再看李四海,甩去刀身之上的鲜血,一声不吭转头便走,来到衙门拜见上官,双手把鬼头刀往上一托,跟大老爷请命封刀。当官的也明白,今天这趟红差难为他了,额外赏了李四海十两银子,恩准封刀。李四海从衙门出来,把鬼头刀送到城隍庙,连家也没回,直接出了天津城去找庞三爷。

这话说得奇怪,庞三爷不是死了吗?李四海去阴曹地府找他不成?书中代言,庞三爷被砍了脑袋,身首异处、倒在血泊之中那是不假,但是李四海之前拍的一掌,可以拍出人的三魂。仅仅拍得三魂出窍也不成,这个人该死还是得死,因为法场上处决犯人之时,周围都有走阴差的等候,只等人死之后勾住亡魂送入地府。

而且在法场上掉了头的人犯,无论是否含冤负屈,皆为横死,要入枉死城。那一城饿鬼,享受不到香火供奉,凄苦不可言表。李四海不忍结拜的兄长在阴间受苦,提前去找了皮二狗两口子。这夫妻俩在西头开了个扎彩铺。皮二狗上无三兄下无四弟,认识的人都喊他皮二爷,之所以称为“二爷”是老天津卫的习惯,过去有句老话叫“龙生九子”,九子中的老大叫赑屃,形似一头大王八,口出獠牙、背驮石碑,天津人习惯称之为“王八大爷”。叫大爷相当于骂人是王八,因此见了不知道大小排行的人,一概以“二爷”相称。相传开扎彩铺的皮二狗两口子是阴差,阴差和鬼差不同,鬼差是阎王爷身边的差官,牛头马面、黑白无常之流,阴差则是阳世上的活人。为什么让活人来当阴差?因为鬼差不能白天出来,见不得日头,还有很多地方进不去,这都得让走阴差的去勾魂,带到十字路口再交给鬼差。

皮二狗两口子都是走阴差的,平日里以扎纸人为生,在西头开了一间小小的扎彩铺,家中只有他们两口子会喘气儿,其余都是涂胭脂抹粉的纸人。李四海在行刑之前,上扎彩铺找到皮二狗两口子,问能否想个法子,保住庞元庆的三魂不被勾入地府?皮二狗两口子认得李四海,但是此事无法可想。自古生死皆由命,福祸三生总在天,他庞三爷发多大财、受多大的冤,全是他命中带来的,天理昭彰、因果循环,岂可由人计较?别说这么做了,仅仅起了这个念头,只怕也会遭报应!

李四海看出皮二狗两口子挺为难,也别多说了,打开身后带的包袱,摆出十根黄澄澄的金条。李四海一个当刽子手的哪儿来这么多钱?因为他平时不少赚,庞三爷也没少帮衬,一来二去攒了不少,想等封刀之后修桥补路,多行功德。眼下为了朋友,顾不得那些了,把家中的浮财敛了敛,使的用的、家居摆设,能当的当、能卖的卖,凑成整整十根金条。

皮二狗两口子走阴差没有进项,只是积下阴功而已,平日里糊纸人能挣几个钱?二人见了黄澄澄的十根金条,忍不住直咽唾沫,这么多钱几辈子也挣不来。皮二狗一抱拳:“四哥,此事虽说为难,可也不是不能办,我们两口子豁出去天打雷劈,替你承担了便是。”

当天说定了,送走李四海,皮二狗两口子关上门,扎了两个一模一样的纸人。寻常的纸人只要有个人形画上五官即可,不能太像人了,以免附上什么东西作怪,这一次他们两口子使上了绝活儿,将纸人扎得与真人无异,结结实实扎好了纸人,又去成衣铺买了两身活人穿的衣服,从头至脚给纸人装扮上,用两张黄表纸写上庞元庆的名姓以及生辰八字,分别贴在纸人身上,在门后一边立一个,只等开刀问斩的那一天。

很快到了处决庞三爷的日子,皮二狗将一个纸人抬到法场后边,另一个摆在十字路口。李四海高叫三声猛击一掌,惊出了庞元庆的三魂,撞到法场后边的纸人身上起来就跑。皮二狗两口子在十字路口烧了另一个纸人,当成替身应付鬼差,使了一招瞒天过海。这两口子回到家中,收拾金银细软,一切应用之物,正准备远走他乡,却听“咔嚓嚓”一声炸雷,穿破了房瓦正劈在二人身上。周围邻居听见有响动跑过来,只见房顶上破了一个大窟窿,满屋子的纸人身上连个火星子也没有,皮二狗两口子却全身焦黑,死尸跪在地上冒出阵阵青烟。

回过头来咱再说庞元庆,生魂上了纸人的身,看上去和常人无异,只是让那一刀吓破了胆,头也不回地跑出了两千多里,他也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浑浑噩噩四处乱走,不吃东西也不觉得饿,不喝水也不觉得渴,不睡觉也不觉得困。兔走鸟飞、白驹过隙,转眼过了几十年,出来寻找他的李四海早已不在人世,兄弟二人到死也没能聚首。庞三爷虽忘了前事,但是做生意的本领仍在,白手起家做上了小买卖,后来把生意做大了,挣了不少钱,结交了很多朋友。又过了几年,有人给他张罗了一房媳妇儿,柴米油盐过起了日子。以前一个人的时候,不喝不知道渴,不吃不知道饿,而今成家立业,沾上了人间烟火,庞元庆和常人再没两样。白天在店里迎来送往,晚上回家过日子,得了两个孩儿,到三岁仍不会走路,站都站不起来,只因这俩孩子全是鬼胎。

此时的庞元庆,也是个天不收地不留的孤魂野鬼,他却全然蒙在鼓里,直到有一次做买卖路过天津城。

说话这会儿已经是民国年间,天津城变化不小,不过当年的格局尚在。他隐隐约约觉得很多地方似曾相识,怎么想可也想不起来。庞元庆心中说不清道不明的烦闷,一个人借酒浇愁,酒入愁肠愁更愁,几壶酒下去喝了个酩酊大醉,什么都不知道了。赶等再明白过来,发觉自己站在城外的荒郊野地之中,也不知道为什么,说不出的那么害怕,只觉浑身发冷,鸡皮疙瘩一层接一层往下掉。

正当此时,走过来一个老道。书中暗表:这个老道因在龙虎山上偷看天书、妄窥玄机,又放走了五雷殿中的金蟾,落得一世贫困,虽有道法在身,却从不敢用,平日里仅以卖卦说书糊口。有一次夜宿城隍庙,城隍老爷见这道人开过玄窍,便借他之手了却一件因果。阴司当年已在生死簿上勾去了庞元庆的名字,无奈有人从中作梗,放走了庞元庆的三魂。如今庞元庆回到天津城,正是拿他的机会,故此给这道人托梦,命他取出城隍庙的鬼头刀,去小西关见庞元庆。当时这个老道不明所以,拔出刀来让庞元庆看。庞元庆只看了这么一眼,脑子里“嗡”的一声,前尘旧事一齐涌上心头,当场吓掉了三魂,只留下一个纸人倒在地上。这正是:

天理昭彰逃脱难,

生死有数运该然;

纵有弥罗无穷法,

不救匹夫一命亡!

崔老道将这一段书说入了扣,很多人也听出来了,书中的道人是崔老道不成?不得不佩服崔老道,这才叫说书,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世间之事本就如此,越是拧眉瞪眼非让人信服,越是让人觉得假,崔老道轻描淡写不曾道破天机,反倒让人信以为真。

经此一事,崔老道更会说书了,也可以说是开了窍,再不说《精忠岳飞传》了,而是将自己的平生际遇添油加醋当成评书来说。他这几段野书,天底下再没二一个人能说,虽然没发什么大财,可也不至于再挨饿了。

他这辈子认识许多奇人,结交了许多朋友,许多老辈儿人都知道他的事情,比如“大闹白事会”、“太原城捉妖”、“夜闯董妃坟”、“火炼人皮纸”、“金刀李四海”、“崔老道拜师”、“跑关东下南洋”,等等。不过您可听好了,这都是他自己讲的,他说全是真的也没人全当真的来听,因为崔老道将自己的所作所为说得神乎其神、玄而又玄,至于其中内情如何,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反正谁也没见过。到后来又有许多民间艺人,把崔老道的事迹加工编纂成了鼓书、快板、野台子戏,传下了很多完全不一样的版本。

比如崔老道自称他这一身从来不敢用的道法,是从龙虎山五雷殿的天书上看来的,可也有人说是他师父白鹤真人所传,还有人说是他自己误打误撞学来的。

相传当年崔老道去混一个财主家的白事,没出息在席上吃多了,平常肚子里没什么油水,一下子吃了这么多鸡鸭鱼肉,滑了肠子跑肚拉稀,大半夜憋不住,蹲到草丛里出恭。正值皓月当空,又大又圆,耳听乱草深处唰唰直响,就往他这边过来了。他心说:敢情没出息的不止我一个,赶等到了近前,才瞧见来不是人,而是一条五花蛇,还有一只大壁虎。双方你来我往缠斗了半晌,五花蛇逮着一个破绽,一口把壁虎给吞进了肚子。崔老道看了个满眼,心说:这可是我的造化,曾经听别人说过,蛇吞壁虎难得一遇,这叫作“龙虎合”,从形势上说这个地方肯定有宝。崔道爷急忙提上裤子,找了个破树枝子就往地下挖,挖来挖去挖出一个生锈的铁盒子,打开一看,盒子里边有一卷残破发黄的古书。具体这本古书叫什么名字就无从得知了,他的本事全是从这本书上得来的。不过这本书没有别人见过,估计只是本普普通通算卦相面的书,跟什么“龙虎合”没半点关系。

关于崔老道的奇遇,可谓众说纷纭,再加上传了这么多年,更让人无从知晓哪段是真哪段是虚,如同崔老道其人,本身就有点高深莫测,既平庸又离奇。按他自己的话说,世间之事变幻莫测,常人只见其外,不知其内。他这辈子是应劫而生,尚有许多不为世人所知的奇踪异迹。

欲知详情如何,且看崔老道“三探无底洞”、“分宝阴阳岭”、“斗法定乾坤”。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