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大道魔医下载
  3. 大道魔医
  4. 234 柳叶湾,逛画舫

234 柳叶湾,逛画舫

作者: |返回:大道魔医TXT下载,大道魔医epub下载

风思画吩咐下去的事情,沈圭自然不敢怠慢,撒开了人手,果真,不到半个时辰就找到了风澈。

沈圭急急忙忙跑到风思画面前,气还没喘匀就道:“二殿下,麟王找到了,就在……”

他正要说,却不知为什么突然卡壳了。

风思画道:“在哪里?怎么不说了?”

沈圭却是看了看江月初,像是在顾及什么一样,但风思画吩咐的他也不敢不说,便躲躲闪闪的说:“就在河边。”

“那个河边?柳新河那么长,整个龙南州都是河边。”风思画却道,有些不满沈圭这吞吞吐吐的样子。

沈圭立刻道:“就在柳叶湾上!”

闻言,风思画顿时皱了皱眉,让沈圭退下去了。

沈圭有些如释重负,小跑着便离开了。

江月初在得知了风澈的位置之后,便要立刻去找人,可风思画拉住了她,“月初,别急着去,你可知道柳叶湾是什么地方?”

江月初顿了顿,“不知道,怎么了,我不能去吗?”

风思画道:“不是不能去,只是那地方是寻欢作乐之地,不是什么好去处,你还是别去了,我再叫人去把风澈叫回来。”

江月初顿时挑了挑眉。

而风思画却像是怕江月初误会什么一样,紧接着又道:“阿澈不是那种流连青楼画舫之人,这次许是……迷路了。”

江月初觉得有些好笑,而事实上她也确实笑了,“呵呵,二殿下,我没见过风澈迷路。”

况且,迷路能迷到那种地方,这比姬雨还要厉害!

“那也必定是有别的事情,阿澈专情的很,你应该知道才对,他怎么可能背着你去那种地方?”风思画说道,“月初,你也要相信阿澈呀。”

江月初却道:“这些先不说了,我要先找到风澈。”

说着,江月初起身便走。

风思画以为江月初是要找风澈去算账了,自然放心不下!她马上跟了上去,“月初等等,我跟你一块去。”

江月初却道:“二殿下,你还是别去了,那种地方……不适合你。”

堂堂公主,去青楼画舫,传出去的确不好听。

风思画却不在意,只是说道:“哪里的话?你去得,我便去得,况且,那地方常有一些色令智昏的狂徒,我也不放心你。”

江月初不再劝,只是加快了速度。

过了一会,两人出现在了柳叶湾。

这柳叶湾是柳新河的一个河湾,因为形状细长弯曲,像极了柳叶,便得了这个名,又因为河湾之上一条街都是花楼,把这柳叶弯不知何时名声远播。

因此龙南州也成了酒色笙歌之地,酒与美人向来绝配,许多修士不惜远道而来,就是冲着龙南州的这两个极品。

只是,江月初到了这里之后,处处听人说这里的灵酒绝佳,却不曾听过什么美人,因为,没人敢在她面前提啊!

不过现在,江月初已经亲眼见识到了,河湾是半圆的弧形,那些花楼建造的实在巧夺天工,光是看着便风流靡迷。

而且,别的花街柳巷她也见过,只是大白天的都不会开门。

这里却不一样,即便现在还是中午,那一个个花楼之中,迎来送往依旧好不热闹。

“这楼中的人稠密复杂,沈圭打听不出阿澈具体在哪里也是情理之中,我看,月初,我们还是出去等吧。”风思画说道,她的眼神掠过那些穿着暴露的男男女女,担心江月初看到会不舒服。

更重要的是,自家的弟弟她还是清楚的,庸脂俗粉,他根本看都并不会看,更别说他现在满心满眼都是江月初了。

这要是让他知道江月初在这种地方晃悠,他自己就得悔的肠子都打结了。

“不用,我能找到他。”江月初说道,眼神所过之处,清冷如斯,仿佛这里的乱象于她而言不过是过眼云烟。

都已经来了这里,她自然不会再回去。

风思画看向江月初,却见后者快速掐诀,手中忽然出现了一根银色的细线!那细线绷的紧紧的,栓在了江月初的手指上,似乎牵引着她往哪里走。

这是……追踪术!

风思画有些惊讶,追踪术是一门单独的术法,是要拜入盗门的,而现今江湖上也只有两三家盗门,她都清楚他们的路子,江月初并不属于任何一种!

如此说来,江月初学的东西还真是庞杂。

这下风思画也不用问了,她知道,江月初已经有风澈的位置了。

半晌,两人来到一座桥上,停下脚步。

风思画这个时候已经不打算劝江月初回去了,事已至此,不如弄清楚风澈到底在干什么,还有,江月初急着找他、又是要做什么?

“水上的画舫比之岸上的花楼更高了几个档次,便也有些规矩,画舫只有晚上才会迎客。”风思画适时的解释,然后问道:“阿澈在水上?”

江月初点了点头,“只是,水上不好追踪,要费些功夫。”

“月初,先别去。”

就在江月初要继续找人去的时候,风思画却有把她拽住了。

江月初回头一看,却见风思画笑着说:“我们这么去,是要被画舫拦住的,跟我走。”

说着,风思画便不由分说的拉着江月初走了,来到一个成衣铺,风思画挑了两身衣服,递给江月初一身。

江月初接过去,却有些不明所以,“穿男装?”

风思画点头,“是,你先换上,否则别看那里是上不了台面的地方,可有时候,顺着那里的规矩,才好办事,否则,就算你追踪术再好,你去找人,便是砸他们的生意,这人……八成是找不到的。”

江月初似懂非懂,却还是换上了衣服。

不一会,两人再次出现在刚才的桥上。

江月初看了看四周,追踪的银线还有反应,只是有些飘忽不定,水上追踪本就容易淡化气息,更何况这里鱼龙混杂,几乎把风澈的气息都掩盖住了,她看着几只大船,却无法准确锁定风澈的气息在哪一条船上。

“一个一个找吧。”江月初说道。

风思画点头。

两人身形一跃,在空中划过,很快便落在一只船上。

这画舫造的极美,船上的姑娘不似岸上,不做那种往上扑的事情,各个琴棋书画拿的出手,光是坐在那里展示,便让许多上了船的人舍不得离开的。

白天,这里更像是乐坊,至少所有人都穿着衣服,人模人样的谈论诗词歌赋。

江月初很快就知道风思画刚刚为什么说要“顺着这里的规矩”了,她们与这里的人打听,刚开始对方都格外热情,可一旦问起了人,这些人表面上笑容灿烂,嘴上却是打着太极,“二位公子,我们每日见的人多的数不清,有的这来了一次,便不会再来第二次,您说的是什么人,小女子真记不住……”

要不就是笑呵呵的指个方向,说的有模有样,却纯粹是瞎指的。

在这里,你花钱可以,玩乐随意,唯独打听什么事情,却难的很。

不仅如此,江月初再上了一只船的时候,还遇到了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醉鬼,拉着她的衣袖让她唱曲。

江月初皱眉,看着地上那猪一样的一坨,四脚朝天,只死死抓着她的衣摆,眼睛还避着,却大声的哼哼,“给爷唱!听见了没有!爷不说停你就一直唱!钱,爷有的是!给你!”

说着,那醉鬼甩出一个储物袋,里面的金币撒了出来,铺了满地,金灿灿的。

画舫的许多姑娘顿时过来捡走大半,只江月初身边的不敢靠近。

江月初动了动手指,滑出了骨刀。

“公子三思!这位爷是过路的,但听说是候家的人,得罪不起。”一个姑娘提醒道,她看着江月初,实在不忍着眉清目秀的俊俏公子摊上麻烦。

“候家?”江月初下意识的看向风思画。

风思画摇了摇头,“性候的多了,我不知道什么候家,月初不必手下留情。”

就算是知道,她也要当不知道!眼角扫了地上之人一眼,露出丝丝冷意,敢让江月初唱曲,这也是在打她风思画的脸了!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管他什么候家!

“嗯。”江月初放心了,

骨刀瞬间飞了出去!直直扎进那人的掌心里!“叮”的一声又扎进船板之中!

“好疼!是谁敢偷袭老子!”那醉鬼顿时发出杀猪一样的叫声,肥胖的一坨好不容易才爬起来,可手还被钉在地上,只听他嚎叫,“狗奴才,还不快把老子的手救出来!老子花钱顾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一群废物,看老子不把你们的手都砍下来!”

周围顿时出现六七个随从,这些随从都是那醉鬼雇的散修,在这种地方,他们自然不会守在近前,可刚刚江月初出手毫不犹豫,才让他们没有防住,让雇主受了伤。

此时,六七个人一起攻向了江月初!

可刚一张开架势,便被一股无形的气劲弹出了老远!而江月初根本没有动!

那些人站起来,惊疑不定的看着江月初,显然发现了,他们的实力天差地别!现在上去,根本就是送死!

在钱和命之间,他们当然要命!

几人对着江月初拱了拱手,一闪身都飞出了画舫!

“狗奴才,你们给老子回来!你们不想要钱了?等老子回去,给你们都下一张追杀令!”那醉鬼喊道,仍然疼的嗷嗷叫,却下不了决心给自己拔刀。

最后,江月初替他拔了出来。

顺便把刀在他昂贵的衣服上擦了擦,把血擦去了。

而刚刚还在鬼哭狼嚎的醉鬼,现在却痴痴的看着江月初,“美人阿,爷可没见过这么美的……你身价多少?爷赎你出去,给爷做十八房小妾,如何?”

风思画眼眸微冷,上前几步。

“不用动手。”江月初却道。

风思画看着江月初,却见她神色淡淡的,看不出情绪,但她隐约觉得……江月初此时不悦。

既然江月初不让她动手,那她暂且不动,就看看江月初要干什么。

却见江月初隔空一指,便将那体积并不小的醉鬼扔到了船头,砰的一声之后!用一根绳子吊了起来!

那醉鬼大叫一声,正要骂人,却见江月初手中捻线,飞快在那醉鬼身上下针,那醉鬼的神色忽然间就从痴痴傻傻的醉样,变成了麻木痴呆的模样!

眼中放空,似乎根本没有看到江月初。

这是大易针法的九重,控魂!

而江月初冷冷的命令道:“你不是喜欢听曲吗,自己唱吧!大声的唱,不准停。”

江月初话音刚落,那醉鬼便唱了起来!

粗粝的嗓音,不知道吓退了多少人!

画舫的负责人顿时跑过来,小心的赔不是,“得罪了二位公子!只是把他挂在这里……”

影响生意,又招祸!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江月初就道:“你也不准放他下来,除非你愿意去替他。”

江月初说话的时候释放出了自己的威压,那画舫的负责人顿时趴在地上,头都抬不起来!他这才知道,这清秀公子原是个更厉害的主!

他挣扎着说:“公子放心,小的……就当,就当没看见!”

江月初一脚踢开他,这才飞身去了另一个画舫。

风思画临走时,对这身后比了个手势。

而那画舫的负责人刚刚站起来,还没来得及庆幸自己捡回一条小命,就被两个突然冒出来的人架起来走了!

这一耽搁,天都黑了!

水上又多了许多画舫,河灯摇曳,如梦似幻!

入夜的柳叶湾,才是真正的柳叶湾!

此时四处气息更杂,江月初手里的追踪的线都断了!

江月初不禁皱起眉头,回头便对风思画道:“二殿下,我们分头找,一旦找到风澈,立刻给我消息。”

风思画想说那怎么行,她还是守着江月初比较好,可是江月初根本不给她商量的余地,直接就往另一只船去了!

这是……她第二次见到江月初如此强势的一面!那种不动声色的命令,连她自己都没注意到吧!她不是在跟她商量,而是在命令她!

风思画心下愈发怀疑了,江月初阿,越了解,便越是神秘!

摇了摇头,风思画走进画舫,先找风澈再说!

而江月初,她到了另一只画舫,这画舫是天黑之后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在整个河湾之上犹如众星拱月,低位似乎很是不凡!

江月初无心观察画舫,倒是一走进来,便发现这里的人都不简单!气息深沉,竟还藏着不少强者!也不知道是主是客!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