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乱世栋梁下载
  3. 乱世栋梁
  4. 第824章 信心(续)

第824章 信心(续)

作者: |返回:乱世栋梁TXT下载,乱世栋梁epub下载

“呜呜呜呜呜~~~”

号角声中,江关江面上火光大作,位于上游的周军,释放大量火船,对自下游而来楚军船队施展火攻。

此刻临近午时,西风大作,火船冒着浓烟、夹杂着火光往东而去,速度很快。

楚军快船率先出阵,要作为前军,尽可能弄沉火船,保己方船队安全。

然而,周军亦派出快船,护卫火船,不让楚军意图得逞。

周军快船为特制,船首如刀,如此形状的目的,是要以冲撞的方式,将敌军船只两舷一侧棹、桨撞(切)断。

一艘快船动辄几十支棹,若是被“撞断”一侧长棹,等同于蜈蚣少了一边的腿,那里还“跑”得起来?

周军快船展开的阵型较为松散,也是为了方便“撞棹”。

但是,当双方距离接近后,周兵发现,楚军快船没有棹、桨。

真的没有,船舷两侧光溜溜的,没有棹、桨。

但对方的行进速度不慢,这是怎么回事?

或许尾部有长橹,这样一来,“撞棹战术”用不上了。

而且楚军快船似乎顶着个“壳”,船员都藏在壳下。

两军快船交锋,周兵率先射箭,射出的火矢落在楚军快船上,竟然都被弹开。

双方距离愈发接近,周兵发现楚军快船上的“壳”似乎是铁制。

而船头两舷有机关,居然能喷火。

喷射出来的火柱大约有两三丈远。

虽然不是很远,但两军战船缠斗在一起,对方近距离这么一喷火,周军船只哪里吃得消。

人被点燃,泼水灭不了,只能跳进水里。

船被点着,用水也弄不灭,船员们只能弃船逃命,于是,周军快船很快溃散。

溃散之余,周兵们发现楚军快船尾部有浪花不断翻腾,似乎有浆在搅水。

可船尾并没有橹,那是什么桨?

没了护卫的火船,直接承受着楚军快船的攻击,船上楚兵用长斧等长杆兵器、工具破坏火船,甚至用上了大型的喷水唧筒。

船舱里的棹手,此刻并不是划船,而是不停的踩踏板,带动一根长轴。

许多转动的踏板,使得长轴不断旋转,其尾部穿过船尾,没入水中。

末端,是名为“螺旋桨”的一种“船桨”。

这种“螺旋桨”必然是跟着长轴一起旋转,但怎么能推动船只前进?

棹手们不明白,但事实就是船在前进,而且走得很快。

他们的职责就是踩踏板,至于作战,暂时不用管。

棹手奋力“划桨”,兵卒则奋力破坏四周火船,但蜂拥东进的火船,已然超过了他们的“处理能力”。

至少过半火船越过快船组成的“前线”,继续前进。

楚军快船没有掉头去追,而是继续前进。

顺利而下火船,很快接近后续楚军船队,迎面而来的,是船舷两侧装备着大量拍杆的楚军大船。

这些大船,船首及两侧钉着铁皮,相对耐火,直接撞入火船阵中,不断发拍,将火船击沉。

拍杆前端捆着数十斤乃至上百斤重的石块,一击就能把火船拍烂,威力比起之前快船上的长斧,厉害得多。

然而船板在耐火也防不住火船的浓烟熏,船舱里的棹手们,虽然戴着口罩,依旧被沿着舷窗进来的浓烟呛得咳嗽连连。

但现在是打仗,他们不能擅离岗位,哪怕暂时不用划船,长棹都已抽回舱内。

这因为两侧都是火船,露出船舷的木制长棹,会被烧断的。

只有船尾不断摇动的长橹,能让船只勉强保持缓慢前进。

不知过了多久,船舱里浓烟越来越大,棹手们受不了了,幸亏上头下令所有人登甲板,于是纷纷往楼梯走去。

有兵卒维持秩序,白五郎随着人群上了甲板,迎面而来的热浪,让他只觉面颊发烫。

眼前的情景,让他和同伴们愣住了:四周都是一片火海,他们的船,以及周围的船,好像已经被火海包围了。

前方(上游方向),周军释放的火船太多了,江面上火光大作,仿佛已经烧起来。

这样下去,他们的船避无可避,和其他的船一样,如同釜里的鱼,迟早会被煮熟。

怎、怎么办?

“别愣着,赶紧帮忙!!!”

兵卒的呼喊声中,白五郎忍着恐惧,和同伴们一起忙碌起来。

有人去帮忙拉拍杆,有人去踩脚踏板,驱动唧筒抽水、然后喷水。

水不是往外面火船喷,而是往船舷两侧喷。

目的是将两侧铁皮弄湿、降温。

热浪滚滚,浓烟大作,白五郎和同伴们经受着火与烟的折磨,忙得已经连害怕都忘了。

不知过了多久,周围火势渐小,白五郎惊觉自己还活着,自己所在的船并未烧起来。

不仅如此,其他船只也是如此,虽然船身和许多人的脸被烟熏得黑乎乎的,但船还在,人还在。

而且,船队已经突破渐渐消散的火船阵,往上游走了不少距离。

前方江面上,帆影如林,那是准备就绪的周军战船,即将顺流而下。

白五郎心中闪过一个念头:接下来,就是接舷恶战么?

却听雷鸣声起,随后火光大作,周军船队好像被人点着了。

仔细一看,竟然是之前打头阵的己方快船,直接冲入周军船队纵火。

白五郎还以为这些快船都葬身火海,没想到竟然平安突破火船阵。

他看看前方开始烧起来的周军船队,又回头看看后面。

后方,才是官军的主力船队,而白五郎所在的船队,其实也算前军,职责是对付火船,或者说,他们的船就是特制的灭火船,为主力在火船阵中开出一条路。

棹手们看着后方,官军浩浩荡荡的主力船队,又看向前方,已经烧起来的周军船队,爆发出欢呼声!

“我们能赢,我们能赢!!”

白五郎也欢呼起来,不一会,见老前辈看着前方不吭声,他便问:“怎么了?”

“江关到了。”中年人回答,白五郎抬头,透过烟雾弥漫向前看。

看到了西斜的太阳,又看见西北方向、江边岸上,隐约有一个营垒。

那就是江关么?

他觉得奇怪:“那又如何?船队在江中,他们在岸上,挡不住呀。”

“前面,那一道道的,当是横江铁索。”中年人指了指前方,“你眼睛若是没问题,应当看得到。”

“要弄断这横江铁索,不知要填多少人命哟...”

“烧断?砍断?敌人可不会坐视不理。”

“一道道铁索折腾下来,要多少时间?打多少场仗?”

白五郎听中年人这么说,也觉得战况不容乐观。

但是,他依旧对官军打胜仗有信心。

为什么?因为官军从来都没输过嘛!所以一定有办法的!

浓烟渐散,棹手们再次回到船舱,开始划船,白五郎看不到外面的情形,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祷,祈祷官军能尽快弄断横江铁索,少死一些人。

划着划着,他时不时听到雷鸣声,仿佛是天雷落到江面。

于是心中担忧:也不知,劈中了哪艘船?

雷声此起彼伏,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有欢呼声传来。

声音越来越大,白五郎仔细听了一阵,听出来外面是在喊“断了!断了!!”

断了?横江铁索断了?

他看了看同伴,相互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喜。

官军果然厉害!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万古神帝帝霸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圣墟逆天邪神武炼巅峰逆天邪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