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御九天下载
  3. 御九天
  4. 第603章 玩票大的

第603章 玩票大的

作者: |返回:御九天TXT下载,御九天epub下载

和聪明人聊天就是简单。

“简单,抓个九神重量点的人物,比如隆惊天的儿子,用他去换你哥哥就绰绰有余了。”

温妮的嘴角抽了抽,现在九神和刀锋已然是水火不容的战备阶段,就算是去九神随便逛一圈儿,一准儿也得杀出条血路才能回来,就更别说去九神抓什么重量级的人物了,当然,相比起直接去救人、钻人家的圈套,绑架倒确实是要稍微简单一些。

“……老娘现在心情很不好,你能不能把话一次说完?”

“九神你是去不了的,但边界可以。”王峰微微一笑,身旁的玛佩尔已然将一张硕大的地图铺到了地上,王峰指着地图上刀锋和九神边界上,龙城的位置处:“此处有九神二十万大军,也有你的目标人物,隆惊天隆亲王的儿子隆洛,作为军参去镀金的,哦,对了,隆洛你其实也挺熟的,就是曾经的洛兰。”

“龙城是边境重镇,现在至少有三位九神的龙级坐镇,隐藏在暗处的可能还有一两个,所以即便我让玛佩尔去帮你,去他们的营地里绑架隆洛是不太可能的事儿,你唯一的机会,就是率军直接进攻,在正面的战场上击溃九神驻扎在此的前锋营,只有把他们打散了,你才有抓到隆洛的机会。”

温妮听得微微一怔,九神南下,还发了檄文等事儿,这两天在议会高层议论得很凶,她怎么可能不知道?不过无论是高层会议上、亦或是私下一些个人交流,所有人的意见要么防御、要么求和,可王峰刚才说什么?正面击溃龙城的九神前锋营,这是反过来要主动找九神开战?为了救她哥哥?

“我已经让黑兀凯和默默桑先赶去龙城了,玛佩尔也会跟你过去全力配合,加上锋芒营的不死剑魔,五位龙级,配合优势兵力,足有正面击溃九神前锋营的可能。”

“军事调派方面听剑魔的,正面搏杀跟着黑兀凯,最好是能斩杀对方一两个龙级,至于抓人的事儿不用你操心,术业有专攻,交给玛佩尔就好。”

三言两语间,已然替温妮安排好了一切。

事实上,不止是龙城,还有边境最要紧的几个对峙重地。

原本的玫瑰九龙加上新一批进修班的七个龙级都已经被王峰安排得满满当当,除了这批去龙城的黑兀凯、默默桑、温妮、玛佩尔外,南乌峡谷那边有坷拉、乌迪、雪智御、奥塔;沙城稍偏远,只有肖邦、股勒、烈薙柴京,以及两位刀锋的老牌龙级;月神森林则是有德布罗意、摩童、音符、范特西,那边靠近月亮湾,与八部众隔海相望,也会得到八部众的支援……加上一些原本就被布防在各处的刀锋龙级,每个重镇几乎都保持着五六位龙级的规模。

要搞就搞大的,想让九神感觉痛,四个地方会同时动手,彼此是一种牵制,也是给眼下还远在九鼎城的统帅隆惊天出道难题,兵贵神速,只有一战打出刀锋的气势,给九神一个下马威,那往后的事儿才能坐下来慢慢谈!

“越早击溃前锋营,越早抓到隆洛,李猿飞才有活命的机会,这比你去九鼎城冒险要靠谱得多,”王峰说着顿了顿,拍了拍温妮的肩膀:“我能做的只有这些,剩下的就看你们发挥了,等你的好消息!”

“你不会等太久。”温妮的眸子中已然精光四溢,咬着牙:“老娘会把隆洛的两只手,打包一起寄给他老子的!”

……………………

刀锋议会明面上共有一百二十一位议员,其中如三十六公国,以其势力大小,各自有一到两位议员的席位,然后是诸如圣城、拜月教、无尽深渊、暗魔岛这类特殊势力,也是各自有着一两位议员,此外就是像极光城、萨库曼雷城这种相当知名、并拥有影响力的独立城,也有一个议员席位。

当然,自然也少不了像八部众、海族、兽族这些重要的外族,占据的议员席位较多,少的如兽族曾经只有一位,多的如八部众,一直都是稳定五个席位以上。

刀锋联盟的一切重大决策,基本都是由议长或副议长提议,然后由议员们集体表决来决定的,而且无论任何提案或决策,即便刨除掉那些弃权票,也必须达到超过半数的六十一票才能通过提案。

这样的机制下,议员的组成又五花八门,各自代表的利益都不同,因此即便曾经人脉宽广如圣主罗极,其实在议会里真正无条件拥护他的铁杆,也就只有拜月教、无尽深渊以及一些小公国的三四十票而已,毕竟圣主的权力就算再大,也无法真正影响或操控那些大势力、大公国,这样的机制也是从很大程度上杜绝让刀锋议会成为某些人的一言堂。

当然,凡事有利就有弊,过于苛刻的限制条件,也导致了刀锋议会每次想执行点什么行动,都得在议会上被一拖再拖,像此前王峰的圣堂计划、商业中心计划等等,之所以能在议会上得到压倒性优势的快速通过,大多还是因为当时王峰裹挟着击垮圣主的大势,加上八部众、海族、兽族以及一些大公国都支持,其他少数人反对已然无用,纯粹只是懒得做恶人而已,那在刀锋议会绝对是堪称奇迹的一次提案。

但这次可不同……

刀锋城,议会大厅。

大厅中或站或坐的聚集着至少七八十位议员,别看议员席位有一百二十一之多,但不少大势力大公国都是同时占着好几个坑位,能当上议员的显然都是各公国势力的核心成员,不可能成天耗在这刀锋城定居,大多数时候有一个轮班的代表本公国所有席位在此定点即可,此时七八十位议员齐聚一堂,已然是相当齐整。

都知道议长雷龙是个不管事儿的,但几位副议长还没到。

嗡嗡嗡嗡……

议厅上闹哄哄的,众人的议论声不绝于耳,九神大军压境,总得有个应对的方法,主战的、主和的都有,也都各自有着充足的理由。

除了大多数的嗡嗡低语声外,大厅那长长的主桌上,两个人正在大声对峙着,一边是主张防守求和,一边却是主张主动出战,尽管可以拍板的议长和副议长还没来,但两人仍旧是已经争得面红耳赤,这是在提前争取着那些中立派的支持。

“防守?”说话的是巴克尔,曾经议会上革新派的领袖之一,和当初的卡丽妲那帮人一样,一直都是主张防备九神南下的人群,如今自然算是最亲近王峰的派系,可惜刚才去王峰那里时并没有得到任何承诺和明确的答复,让他吃不准副议长心思的同时,也是憋着一肚子怨气,怎么说也是自己人,王峰到底支持哪边,好歹刚才也该给自己先透个底啊……现在也只能先自己坚持着了。

“就目前咱们手里的资料,即便抛开九神檄文里宣扬的两百万大军虚数,光是兽人军团,高地、危谷等八族联军、战争学院的战预兵团、九百家族联盟等等可以确定的兵力,已经高达九十万之众,这还不算现在边界的五十万守军!还有,九神的八神将、三十六位龙级,疑似龙巅的隆惊天……”此时他正在历数九神目前已经摆到明面上的兵力组成。

论兵力,刀锋人数虽然相当,但真正能用的正规军兵力还不到对方的一半,大多是各种临时拼凑的杂牌军;论龙级的数量,刀锋此前虽然号称也有二十龙级,但那大多数时候是靠八部众、海族这些力量的龙级来凑数的,真正归属刀锋调派的龙级不过只有七八位而已,即便加上玫瑰鬼级进修班新培养的十几位龙级,也才二十出头,比起九神的三十六位龙级可是差了一小半,就更别说龙级的质量了,就连玫瑰九龙自己都承认黑兀凯和温妮是他们中最强的,而且要强出其他人一大截……

坦白说,这数据看起来确实是相当吓人了,也早已被如今议会的各方知晓,但大多数人都是选择对此闭口不谈,毕竟不管主战的还是主和的,都怕伤及自己人的士气,可此时巴尔克居然主动提起。

对面的傅长空都听笑了,打断了巴尔克的话,说道:“遍数九神的强大,巴尔克议员这是想要改换阵营主和了?”

“呸!”巴尔克唾了一口:“我是想让你先看看,九神的兵峰到底有多强盛!守,你守得住吗?”

“巴尔克议员既知道九神兵峰强盛,那就该知不可触其锋芒,沿线布防,打情报战,避其主力、踞险而守!你不守又能怎么样呢?要是连更简单的踞险而守都做不到,那进攻就更是无从谈起!”傅长空这还真不是为了私人偏见或党派之分,事实就是如此:“而两百万大军的后勤保障是很困难的,九神即便已经为此准备多年,也不可能经得起两百万大军经年累月的消耗,所以只要我们能守住,时间一长,九神必然退兵,所以只有用拖延战术稳中求胜才是正道。”

四周立刻有不少人出声附和,前副议长汉考拉也是听得频频点头,不错,要是连占据着城关都守不住,那打开城门冲出去,那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守这个字有你说得这么轻巧?”巴尔克冷笑道:“刀锋和九神的边界交界处延绵三千里,七个险要大关,十六个小关,我刀锋不过百万军队、二十多龙级,分散这二十几个关卡守卫,各处不过数万人加一位龙级而已,能挡得住九神的大军吗?”

“进攻者可以主导节奏,集中兵力攻之,防守者却永远都是被动的!别说九神的两百万大军和三十几位龙级了,但凡抽出五分之一,咱们分散兵力防守的那些关卡就都跟白送一样了!”

“谁说一定要将兵力平均分配?”傅长空笑道:“我说了,情报战,这一战,情报才是关键,九神但凡有大规模的兵力调动,只要探子将消息递回来,那随时应对兵力调派,重点防守敌人的攻击点即可。”

“那是两百万的兵力、数十个家族、势力、族群的人员调动,你确定探子能清楚探出每一支队伍的去向?何况战场上的局面瞬息万变,若一切都等着靠探子传信,只能事事都慢九神一拍,那就更不用打了!”

不少人此时也是随之点头,巴尔克说得也很有道理啊,分开防守的话,那战线就实在是被拉得太长了,容易被敌人集中优势兵力一举拿下,可现在本就是敌强我弱的局面,又能怎么样呢?

“当然是进攻,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巴尔克卖弄着前段时间从王峰那里学来的词语:“现在进攻有两大好处,第一,九神主力的兵力调遣才刚开始,厉害的那些龙级如今也都还在九鼎城中坐镇中堂,如今九神主力未就位,边界的九神边军也才不足五十万,以刀锋现有的边界实力,拼尽全力之下是完全有击败他们的机会的!”

“其二,刚才我也说了,进攻者才是主导节奏的人,三千公里的边界线,任意一个地方都可以是我们的攻击点,那集中优势兵力的就不是九神,而是我们了!战争的本质就是以多打少,集中优势兵力吃掉九神的有生力量,既是削弱九神的攻势,也可激发我方战士对胜利的信心,同时也更是打破九神人盲目自信的最好办法!”

傅长空皱着眉头,似是在思考,没有吭声,可巴尔克却不打算放过他,只是冷笑着说道:“所以说防守?以九神现在调集的兵力来看,如果真的让他们成功的布防就位,单靠防守的那点优势根本就不足以抹平双方实力上的真正差距,只有出奇方能制胜!九神的人认为我们不敢打,嘿,还就偏要打给他看看!”

“说得真是轻巧,考虑问题也太片面简单,你光想着打赢了能提升士气,可要是打输了呢?九神如果输,那输掉的只是一城一地,人家大军在后,强者如林,整体实力在我们之上,丢掉的失地随时可以重新夺回去;可如果我们输掉,那输掉的可就是防守的资本、是刀锋的气运,你担得起这个责?”

“输了,亡国灭种,赢了,也不过只是惹出隆康,这仗没法打!”

“我们赌不起,也输不起。”

“进攻九神……再给刀锋二十年的时间,或许有这个本钱,现在?这就是在自取灭亡!”

“我还是认为傅长空的计划更妥当,情报战、拖延战,把九神拖死在他们自己的巨量消耗上。”

四周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其中有不少都是此前保持中立,甚至是原本支持巴尔克的一些主战派,毕竟巴尔克和王峰走得很近,大多数人都知道那位如今在刀锋联盟已经等于一言九鼎,比曾经圣主的号召力还要更强,他要是主战,那自己反对也是无用,不如给王峰个面子,可现在檄文已经发出好几天了,王峰也从圣城赶回刀锋两天了,却一直没有站出来表个态,既不主张进攻、也不主张防守。

如此沉默的态度,让不少人都觉得王峰这是怂了,怕了九神的浩大声势,也可以说是看清了大势,他的内心大概是主张防守求和的,只是碍于面子不好立刻说出来而已,于是现在纷纷改口……

汉考拉的脸色一再下沉。

坦白说,他其实从一开始就看得出来这一点,大多数人内心深处都是不想打的,九神这一举爆发出来的力量太恐怖了,积蓄之深,已经远远超出了刀锋联盟对九神实力的预估,加上海族内讧,根本腾不出手来帮人类,也就让人们对这一战更加不看好了,当初他们支持,不过是碍于王峰的面子,现在王峰不发话,那自然是……

“王副议长到!”

大厅里正吵闹着,一个通报声突然传了进来,让整个会议室里闹哄哄的人群都随之一静。

厅门被人推开,王峰身边居然没跟着那个以往一直形影不离的女保镖,而是孑然一身走了进来。

“都在呢?”他笑着和安静下来的大家打了个招呼,然后径直走到副议长的席位上,把手里的一颗传讯水晶球放到了桌子上。

众人此时安安静静的,王峰自前天回到刀锋城后就一直闭门不出,谁也不知道他究竟在干些什么,连汉考拉去请了几次,都没能把他请动到议会来,可这是……

所有人都有些诧异的看了看桌子上那个传讯水晶球,又看了看王峰,露出疑惑不解之意。

“副议长,您这是?”有人忍不住问道。

“稍等。”王峰倒是一点都不慌,也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只微笑着说道:“前几天做了些布置,现在是等着验收成果的时候了,恕我先卖个关子,咱们就先等着这传讯水晶的回复吧。”

传讯水晶?回复?什么回复?

一众人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再看向老神在在、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的王峰。

汉考拉愁的胡子都快白了,没见过自己这么憋屈的‘自己人’。

这……什么情况?

而此时此刻,远在千里之外的龙城……

此时已是深夜,空中无月,沙风漫天。

距离龙城大约十里外的沙漠沙丘上,有上千的鬼级死士正静悄悄的盘腿坐在那沙丘背面,而在那小沙丘上面,不死剑魔则正运足目力,两只眼睛宛若凶兽一样在黑夜中发出幽蓝的光芒,他在观察着龙城的情况。

龙级的视力非常人可比,即便隔着十里地,在没有遮挡的情况下仍旧是清晰可见。

夜晚的龙城仍旧是灯火通明,城墙已经不再是之前的小土墙了,而是修建起了足有十米高左右,全是用巫术加固的冰沙墙,说白了就是用沙子浇水,再用寒冰巫术凝固起来的,看似简单,实则坚硬无比,光是这冰沙墙,即便是对能量冲击的魂晶炮也有很好的防护效果,而如果再加上在那冰沙墙光滑镜面上的各种护城符文凿刻的话,当那符文能量启动时,这城墙就将更加坚不可摧。

不死剑魔再看。

现在已是半夜了,可城头上此时仍旧人头耸动,单只这南边城墙上,就有着过千守卫,个个看起来精神饱满,即便已到了深夜,也仍旧没有半分松懈的倦意,城头上立着的数十门四代超导魂晶炮,那炮口有足足三米直径,黑洞洞的大的吓人,一片森严之态。

警觉的士兵、大规模的防守利器、至少六阶的城墙防护符文……

没有破绽,没有漏洞,如果再加上城中驻守的、已知的,包括第八神将在内的五位龙级强者,这样的龙城已然可以说是固若金汤了。

第八神将……行军风格确实是稳健无比,要想一夜之间、甚至是更短时间内拿下这样一座重兵把守的重城,对不死剑魔来说其实压根儿就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可此时不死剑魔的眸子中却有光芒微微闪烁。

上次的龙城秘境之后,按照双方的对赌协议,战争学院输了而圣堂赢了,那龙城本就该是属于刀锋了。

但事后九神耍赖扯皮,并不承认龙城的失败,在这问题上揪着并不松口,以至于这事儿最后不了了之,双方仍旧是以龙城为界,锋芒军团和第八神将的九神军继续对峙中。

可这次两边矛盾升级后,九神的人干脆直接抢先一步入驻了龙城,既有城围可守,又等于是将阵线前推了一大截。

刀锋这边始终是克制着的,增兵归增兵,可却又不敢真打,一天几份儿按兵不动、忍辱负重的官信交到不死剑魔手里,再加上第八神将的兵团已经趁着刀锋反应的时间点,直接将龙城进行了加固和布防。

那时不死剑魔就已经对龙城没办法了,除了加紧自己营地的防守,以及每天向龙城第八神将发出的各种谴责、交涉企图外,基本也没别的事儿可做,直到那帮人的到来……

玫瑰九龙中的四位,还带着七八个神神秘秘的斗篷人,拿着王峰的令书,让不死剑魔亚克雷配合他们的行动,要拔除龙城这颗钉子,给九神上一课……

坦白说,亚克雷觉得这真是有点儿戏、有点搞笑了。

四个龙级,加上自己,数量上看起来是已经和龙城明面上的九神龙级对上了,但这是军阵、是攻城战,不是擂台单挑!

又不是龙巅,龙级在这个世界并非是无敌的,面对真正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正规军,龙级顶多也就只能做到万人敌而已,就像克罗地亚群岛的雕像英雄克罗地亚斯那样,这还得是在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至少也得要求是平原对决。

而倘若是强行攻坚,在面对高墙魂晶炮、面对集体的巫师团、枪械师团队,龙级的作用将大大降低,运气好或许能冲进去斩杀个数千之众,可要是运气不好,在对方有备的情况下,那根本就突破不了那样严密的防线,更大可能是被阻击在外围,将你生生耗死在城墙外都未可知,就更别说如今龙城这样已经固若金汤、甚至还有五大龙级协防的重镇了。

可四个圣使给他的话,是让他看到龙城那边的信号时,立刻率三万精锐收尾战场、接收龙城。

直接接收……坦白说,亚克雷觉得这简直就是异想天开,仅仅只靠四个龙级……这怎么可能?

不管这帮人有什么闷葫芦里的计划,阿克雷都并不看好他们,可毕竟上命不可违,该做的配合还是得做出来。

沙漠的夜色格外昏暗,沙丘后,三万带甲正整整齐齐的盘膝而坐,这是锋芒营的绝对精锐了,随便一个小队长都是鬼级起步,虎巅战士们也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的勇士,极具和九神交手的经验,此时数万人静坐等候,竟是没有丝毫的声音。

亚克雷将目光重新投向那座夜色中灯火通明的重镇。

假如没看到龙城崩塌的一幕,即便违抗上命,他也绝不打算让身后这三万精锐去送死,当然,如果对方真做到了……那他倒还真想要看看,就凭那么几个人,究竟是要做到怎样,才能颠覆他的三观。

…………

漆黑的夜色中,龙城外约莫二十里处,幽暗的绿芒法阵被厚厚的黑布遮掩了光芒,一个面容消瘦的男子在那法阵中央盘膝而坐,正是新世界九子的童帝。

人虽然坐在这里,可神念和意识却在飞翔,倘若灵魂出窍,童帝的视野就像风一样顺着夜色不断飞翔、拔高,很快就跨越了这二十里的距离,来到了龙城的上方,从高空中将整座龙城的一切都尽收眼底。

他手边有龙城详细的城镇布局地图,此时眼睛没有睁开,另一只手则是拿着笔在那地图上飞快的修修改改,并在地图上圈出了许多不同的圈点位置。

他身旁站着十来个人,七八个浑身裹挟在斗篷中的男子,另外四位则豁然正是黑兀凯、默默桑、李温妮和玛佩尔,眼见童帝手中的地图已经愈发完善,待得他停笔时,所有人仿佛都已经在地图上看到了自己的目标位置。

又隔了约莫十几秒,童帝那双闭着的眼睛猛一翻白,而此时远在二十里外的龙城,一个负责巡逻法阵的鬼级将领双眼同时失神,茫然的抬手按在了城墙的符文阵节点上,防护符文微微一颤,巨大的符文力量顿时侵入他的身体,让他全身随之颤抖、七窍流血、痛苦不堪。

而在黑布帐篷中的童帝则是眼皮迅速眨动起来。

其他众人交换了个眼神,均是略一点头,相互拉住手,一个穿着黑斗篷的男子似是显得有些兴奋:“第一次带这么多人飞,哈,居然还有四个龙级。”

黑兀凯则是低沉着声音说道:“童帝控制的鬼级撑不了几秒,别浪费时间,行动!”

那黑斗篷调侃归调侃,但手上可没闲着,此时一手拉住领头的黑兀凯,感受着龙级强者输送过来的力量,另一只手则是在空中微微一晃,一张比他平时使用时强出百倍的紫色卡牌出现在他手中,充裕的能量让卡牌光芒闪耀,若不是有黑布遮着,只怕立刻就要暴露,他哈哈一笑:“走你!”

篷~

紫烟微微一荡,除了童帝外,十几个人同时从那黑布帐篷中消失无踪。

龙城的军备库房……

作为如今九神和刀锋的最前线,九神自占领龙城之后,一直都在源源不断的将大量军备物资运送过来,足足十间巨大的库房如今早已是被各种军备堆砌满了,特别是魂晶储备和大量先进的魂晶炮,堆了个满仓。

此时库房中正亮着灯,有三四个负责看守的士兵正无聊的打着哈欠,却见在那库房正中央有道紫烟突然一炸。

那几个士兵都是一愣,可还没回过神来,只感觉眼前黑影飞掠,有东西从那炸开的紫烟中射出,紧跟着几个看守连哼都没哼上一声,就已经失去了意识。

“盯好时间,各自就位,五分钟后准时一起动手!”

黑兀凯一声令下,八九条人影趁着夜色朝龙城中分散窜开,而在这库房中则是留下了连同傅里叶在内的四个斗篷人。

傅里叶将身上的斗篷一掀,入目处尽是这满屋子的魂晶炮,他顺手抄起两门最大的,直接给架到了大门边上,身旁α五六级的魂晶更是遍地都是,而另外三个斗篷人也是同时将斗篷掀开,领头的豁然正是鬼志才。

“小傅,玩儿机械你还嫩了点。”鬼志才哈哈大笑,看着这满屋子的魂晶炮简直是两眼放光:“哈哈,看老夫今天来教他们做人!”

哗啦啦!

大名鼎鼎的千手鬼王,他身体微微一晃,数以百计的粗大傀儡手臂此时竟同时从他背部伸展了出来,一只傀儡手臂抓起一门魂晶炮,竟是直接将这库房的所有魂晶炮都抓了个空,另外两个掀开斗篷的家伙则似是鬼志才的弟子,也是一样的傀儡师,操控着数十个傀儡,正将库房里的魂晶不停的搬运过来,替鬼志才上弹。

“盯着时间,三分钟!”鬼志才抓了几百门符文魂晶炮在手,简直就是意气风发,早就想这么玩儿一次了,可即便是千手鬼王,同时玩儿几百门最便宜的魂晶符文炮,他平时也玩儿不起,可现在手里抓着的可都是九神的最新型号,徒弟们塞的也都是最低α5级的魂晶弹,简直看着都爽翻,可算是得偿所愿了:“今儿和九神玩儿票大的!”。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诡秘之主轮回乐园圣墟一剑独尊都市极品医神逆天邪神太古龙象诀超级兵王(步千帆作品)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