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快穿攻略之甜蜜小联盟下载
  3. 快穿攻略之甜蜜小联盟
  4. 第989章 ,爱听故事

第989章 ,爱听故事

作者: |返回:快穿攻略之甜蜜小联盟TXT下载,快穿攻略之甜蜜小联盟epub下载

一听自家阿宁被包括在念念的计划之中,罗家的脸上的笑意止不住,乐呵呵地走在故念前面,往库房的方向走:

“阿宁明天能和念念一起回娘家肯定会很开心,我现在带你去库房看看。”

感受到许泽宁的细心和罗家阿姨的温暖和慈祥,说来她倒也是个幸运的,忍不住嘴角微弯,笑意久久没消失,跟在罗家阿姨脚步后慢慢走着。

“念念,这就是将军托付我们准备的回门礼品。”

罗家的打开库房门,极其骄傲自豪的指了指堆砌在库房里大大小小缠绕着红布锻的礼盒。

哇塞,我的天好多,许泽宁你的大腿我果然没抱错,如此豪爽大方!

故念捂嘴低呼一声,全然不敢置信眼前看到这一幕:

“罗家阿姨,这些都是准备给我回门的?”

“是的啊!”

我家阿宁对你多好,爱屋及乌。幸好你现在看见了,也不迟。要不然阿宁就得因着不会说话的嘴,吃了个大闷亏。

罗家的环顾四周,指了指满屋子的礼盒和堆放在角落里满当一篓子的西饼,询问故念的意见:“我现在叫人把这些搬到车里,等下就回你娘家?”

“好啊。”这样再好不过了。

故念倚靠在在门框处,看着驻守在将军府的守卫一来一回把礼品,搬到停靠在外头的车里。见只剩下一半时,故念便站在库房的正中间,挥了挥叫停:

“各位剩下的不用搬了”见他们额头冒汗,衣领,胸前被汗浸湿了一大块。“辛苦你们了,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吧。”

正抬脚往外走的小伙子听到往日里“张牙舞爪,片刻消停都没有的将军夫人”跟他们道谢?身形一顿,停住了脚步。

瞪大了眼睛互相打量猜测着,用眼神进行无声的交流:

“这还是我们的将军夫人吗?”

见他们停顿在原地互相对视眼神却不说话,奇奇怪怪的。开口询问:“你们不想回去休息?”

“想想。”

他们齐齐即刻应声答到后,忙撒腿就跑。

他们要赶紧去分享“大肆宣扬”这太阳从西边打出来的消息!

见故念进退有方的处理和安抚人心的做法,罗家的笑眯了眼,轻柔地摸了摸她的脑袋,毫不吝啬她的夸赞:

“念念果然是长大懂事了,懂得心疼别人了。”

夸的她多不好意思啊。

不知该如何接话。

抬头,朝罗家的回报一笑。

罗家的笑了笑,不懂故念为何只搬走一半的礼品,继续问道:“为什么只要搬走一半?”

“今天我一个人去,一半的礼物足够了。剩下的那一半等他回来一起去,若是少了的话再填一点上去。”

“好好好。念念真乖对能想到阿宁真好,会替他着想了。”

罗家的巴不得故念随时随地,嘴上心里能够想到阿宁,这实在是再好不过!促进小两口的感情。连连应声答道。

与此同时,故念同样嘴里小声嚷嚷念叨道。

许泽宁,虽然你老欺负我,你看我对你多好!时时刻刻想着你,心心念念地帮你省钱。

这可不是我的一面之词,从小照顾你长大的奶娘这么说的哈。

我呢要得也不多,就……卑微地恳求如若有一天不幸得知了真相(不过,基本没有这个可能,我演技好。),手下留情你不要取我狗命。

“好狠……”凝望了他好久,终于败下了阵来,故念干巴巴撂下这句话。

端起碗一口两口闷了白粥。

虽然,许泽宁为她买了零食……可她莫名为什么还是有些生气?

算了,生他一会儿气吧。

躺下,蒙上被子,背过身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默默生起他的闷气来。

良久,听见许泽宁突然冷不丁冒出一句话:“你那处好了没?”

故念:“……”

不消一瞬,反应过来后,故念便知他指的是何处,许泽宁你这人儿……一开口就提这个?

幸好,裹上了被子,要不然又得闹了个猴子红屁股,被他笑话好一通。

话音落下半晌,许泽宁才听见小姑娘的声音闷闷地从被子里传来:

“好的差不多了”谈及此事实在是羞怯难当,故念气咻咻的补充了一句“以后你不许再问这事儿。”

“害羞了?”许泽宁轻笑一声,起了戏谑她的心思,追问道:

“以后就叫你霸道鬼了,连问问关心你都不行?我可是你丈夫。以后这类事多着。”

“许泽宁……你-你……你。”故念气急腾地坐了起来,指尖指着他说不出话来:

“你大白天说这些干吗?不害臊。”

小姑娘圆滚滚的双颊涨满了红晕,一张小脸红扑扑地。生气没个生气的模样,看起来可爱极了。

忍不住继续调笑她,故意凑到她耳边缓缓道:“男人可不会害臊。你害臊了?”

“我才没有。”耳畔湿热滚烫滚烫的气息,男人低沉沙哑的嗓音传来滚烫的好似灼伤了她,双颊绯红,心跳瞬然加速如她小时看过表演的擂鼓声般大小。

许泽宁你勾.引人!

你现在居然打算靠美色了?

可是,我不可以这样自私不知廉耻对你动心的,你喜欢的原身不是后来者故念。

胸前清晰有力的心跳声悉数传到她耳中,生怕被他看见猛然跳动的心跳声,忙佯装恼羞成怒,狠狠瞪了他一眼。

一把用被子牢牢包裹住自己,似端午节裹粽子五花大绑裹了起来。

盯着躲在被子里鼓鼓嚷嚷的一团,许泽宁脸上的笑意愈发的深,小姑娘无疑了,不经逗。

虽是,小姑娘可为何知道她和她母亲的过去,甚至决绝地一声不吭跪倒在院子里青石板上?

究竟是为何?

-

五天后,故念终是如愿了回了将军府,刚一到家便急不可耐追问许泽宁要零食吃:

“许泽宁,零食零食给我。”

小姑娘倒是忘性大,生气转眼间就好了。

话里话外,却是对他隐隐绰绰疏离了起来……

故念在医院动脑瓜仁认真想了想,从现在她应该对许泽宁保持相应的距离,因为,万一哪一天她和原身换回了身份,她重新回到了原先生活的世界,跌跌撞撞这些时间原身终于可以顺利和许泽宁好好待在一起。

如若不避开疏离,日后点点滴滴的相处,情到深处。原身重新回来时,她怕到时会和原身大打出手,强行留在此处,变成她以往最讨厌的小.三?

尽管心里隐隐有些发痛,眼眶红彤彤的大滴大滴的往下眼泪珠,躲在被子里哭累了昏睡。她也不要变成蛇蝎心肠的女人……

拿到了心心念念的零食,更是许泽宁特意为她买的零食,在故念眼里两人算是彻底断了……,第二天,便以养伤的幌子日日窝在房里,实则是为了躲避同许泽宁的相处。

这还是她第一次躲避和他人的相处。

躲?简而言之就是不见面,不打招呼,不说话。

在廊前见到从廊尾悠悠走来的许泽宁,如一只遇到强劲天敌的弱小动物,忙提着新买的嫩黄色长裙扭头一瘸一拐地往后跑。

来寻她,她也总以不方便,在睡觉的缘由,认真却又尽是寻些蹩脚漏洞百出的借口。

今天,去医院检查腿伤为了避免同许泽宁的单独相处,提前一天特意叫了罗家的阿姨陪同,从将军府出门一路同一只懒懒的树懒般挽着罗家的胳膊,死死黏着她不放手。

相处中,罗家的越发发觉太太性子越发软绵,娇憨纯真活脱脱像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姑娘,现下紧紧黏着她没有丝毫的不虞,倒是开心的很,笑吟吟地望着她同自己聊天。

坐在罗家的身边的许泽宁,微微侧身,深深地瞥了一眼故念,不知同人谈起何事,痴痴地笑了起来,欢喜的见牙不见眼,似高悬黑幕中一轮弯月。

原来,娇软,明媚肆意的小姑娘不仅仅只是对他一个人好,笑盈盈地如一朵正值时节盛放的牡丹花。

一开始对他笑了,为什么还要对别人笑?

与处处躲避他的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思及此,眉间紧皱,脸色深沉似水,慢慢的……心里阴暗角落处,病毒正顽强的如藤蔓发芽,长出嫩枝芽,可怖程度一如隐藏在森林深处的不知名的野兽,精心磨好的爪牙尖利,伤人只需一瞬。

到了医院诊室,是一位年轻的男医生坐诊,看病看病就是要看,没什么不对的。正当故念小心翼翼撩起裙子到膝盖,准备给他看伤口时,面前迅速出现一抹高大的黑影,稳稳当当地挡住了她。正疑惑纳闷不解时,面前的男人突然开口,不过说话间冒着丝丝冷气的冰窟,冷冽的很:

“叫个女医生来。”

叫女医生做什么?又不是特别隐晦的伤口,况且眼前年轻的小医生真好看,白白净净。

报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以及看小帅哥的想法,悄悄从男人背后探出个小脑袋来,快速瞄了一眼悬挂在医生胸前的工作牌,歉意地笑了笑:

“不用换,小赵医生,你帮我看吧。”莫名其妙被人轰出去,质疑医术,眼前的年轻医生怕是引心中不快了。忙补充道“不好意思啊。”

专心同医生解释的故念,略过了身后男人紧皱的眉头,强烈带有审视和侵略性满满的野兽目光。

正说话的女孩,五官精致,肌肤赛雪般的白净,小小巧巧的如橱柜里精心雕刻制造的瓷娃娃般,一碰即碎。原心中因要换医生的不快和愤懑悄然不见,无意识间嘴角勾起一抹淡笑,点点头:

“没事,你先坐下。”

“好。谢谢。”

故念点头应了一声,正打算从许泽宁背后溜出来时,突然被人一个打横拦腰抱了起来,毫无防备,一瞬间天旋地转强烈的失重感,下意识勾住他的脖子维持平衡和安全感,低呼一声:

“许泽宁,你干嘛呀?你快放我下来。”

“……”

许泽宁不说话也不放,兀自地往前走。两人如此般地近距离,对于躲避他的故念来说是大忌讳,只得激烈挣扎晃动双腿示意他。

终于如她所愿停了下来,准备跳下来时,不经意抬头,刚好对上许泽宁的眼睛,四目相对。

他的眸中尽是深沉,往眼底望去一片深沉幽暗,仔细看目光锐利且凉薄,冰冷地没有一丝暖意。

好冷的眼神啊,透过眼神仿佛能看见在硝烟弥漫,枪林弹雨的战场上,杀人不眨眼,淌过无数个血肉模糊,怒吼叫嚣声赫赫有名的大魔王……

这段时间她没惹他啊,也就是刚才才靠近了一些些。难不成是因为不听他话换医生吗?把她带走是要打她?甚至杀了她?无数个可怖的理由和杀人分尸的恐怖案件浮起,心尖猛地一颤。

想都没想,忙腾出手来忙捂住了他那可怕的眼神,才方敢同他说话,心里发怵,嘴巴不断打着哆嗦,颤着声线道:

“许泽宁,你别这样-看着我好不好?我害怕……”

感受到捂住他眼睛的手指同时微微轻颤着,小姑娘声音颤抖发虚说不出完整一句话。盯着她不断颤抖着的嘴巴看了一会儿,沉默片刻,许泽宁才将心中兴奋刺激的病毒因子,新鲜的血液随着脖子处的弹孔或伤口缓缓往外流动的血腥场面压制住。

“念念,喜欢那个医生?”

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最亲密的称号成了最为夺命的魂咒。故念只觉得后背直冒冷汗,使劲摇头快成了一只人性拨浪鼓,想想他看不见,又忙开口连声否定道:“我不喜欢不喜欢。”

“为什么对他笑?小赵医生,第一次见面就叫人家小赵。念念是不是很早之前就认识他?”

故念快哭了。

许泽宁吃错了什么药?怎么那么多问题,还渗的慌?

不回答又不行……唉。

稍微整理一下措辞,转眼间,仔细想了想疑惑道:

“我对他笑了吗?我没有对他笑……”我根本没有对人家笑啊!

“笑了,特别明媚开心。”许泽宁拧眉打断了。

我什么时候对人家笑成了一朵花?许泽宁,没有做过的事休想栽赃给我!

持续摇头否认:“没有……我记得没有笑。”

“念念说:不用换医生,小赵医生就好了。”

许泽宁声线清越一字一句,声声入耳。温柔缓慢却表现出极端的危险,虎视眈眈如伺机待发的森林之王,极端的温柔和平静反倒是更为吓人。。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万族之劫圣墟太古龙象诀超级兵王(步千帆作品)绝色丹药师:邪王,你好坏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