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快穿攻略之甜蜜小联盟下载
  3. 快穿攻略之甜蜜小联盟
  4. 第990章 ,歉意的笑

第990章 ,歉意的笑

作者: |返回:快穿攻略之甜蜜小联盟TXT下载,快穿攻略之甜蜜小联盟epub下载

故念:“……”

那不是笑……我那是礼貌性的歉意一笑。

只好一动作,一句话继续慢慢掰扯:

“那……不是开心愉悦的笑,是礼貌性地对他笑笑。没有额外的意思和暗示意义。”

“罗阿姨就是开心的笑?”许泽宁好看的眉挑了挑。

怎么又扯上了罗阿姨?来医院看脚关她什么事?

一个掰扯不清楚,又加了一个?

没听出许泽宁的弦外之音,就着话面意思傻乎乎地点点头,如实相告:“是,罗阿姨给我讲了很多笑话和小故事。很有趣。”说起慈祥和蔼,经常笑眯眯的罗阿姨,故念倒是不那么害怕,不知不觉间放下了捂住许泽宁眼睛的手,掰着手指,晃了晃脑袋认真思考回忆:

“给我讲了鬼故事,不过一点不吓人……”

“你很喜欢听故事?”

“是啊。”故念笑着点头:

“超级喜欢。”

说着,不经意间一对上许泽宁的眸子,没来得及细看眸中的情绪,赶忙像只受了惊慌的鸵鸟低下了脑袋,她这笨乎乎的说些什么呢?绕了绕手指头缓缓道:

“你别生气,我讲偏了下次不跟你说故事了。不过也不能全部怪罪到我一个人身上,是你先问我的。”没给许泽宁说话辩驳她的机会,继续无缝衔接开口说话:

“医生,姓赵我便叫他小赵医生了,大家不是都是这样叫的吗?我不认识他,第一次见面。”

许泽宁低头凑近在她的耳畔,声音低沉,情丝满满缓缓叫起她的名字来:

“念念?”

男人声音极其低沉沙哑,如同两只低音炮360度全方位环绕耳边的效果,念念?原只是罗阿姨对她亲昵的称呼,可他一讲出来变成亲密暧昧,缱绻不已的爱称?

她耳尖有点热,好似被他暧昧缱绻的嗓音和短短两个字烫到了。

抛锚好一会儿,才愣过神来。傻愣愣的点头应了:“嗯?”

“害怕我?”

迟疑片刻,轻轻地点了点头:“嗯……”

“我打过你,骂过你?凶过你?”

这倒是没有,如实摇头:“没有。”

“那害怕我做什么?”

故念:“……”

说起具体害怕许泽宁什么,原以为能说出个头头是道来,故念现在倒是一时语塞,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来。

害怕他打骂自己?可说来他确实没对自己动过手,只是在梦里看见许泽宁肩上破了个大口子,露出一条狰狞可怕汩汩往外冒血的伤口,唯一的手枪没了子弹,拿着一把锃亮尖锐的长刀不断在人群攒动,晃人的血色不断顺着往下滴滴往下流,原是墨色的眼珠变成那邪气骇人的红色,淡漠,没有丝人气令人不寒而栗。

自从那之后,她便见不得许泽宁面无表情,冷戾尖锐包含深意的眸子,没来由的害怕紧张。

可她不敢说这么详细……

稍稍抬头看了一眼许泽宁,执拗地在等待她开口说话,只得硬着头皮搪塞地说了个大概:

“就……就是你不说话很吓人,尤其是眼睛……”

小姑娘摇摆不定,躲避的眼神,历年历练出来的火眼金睛,许泽宁一眼便看出她没有说真话或是隐瞒了一大半。

现在却不是强行逼问的时候。

装作不知道,点头:

“在府里也是害怕我,不理我,躲避我?见了我便迫不及待的转头就跑。啊?念念?”许泽宁的尾音拉的极长,似是疑问又如同调情的魅惑人心。

团团红晕争先恐后地飞跃到双颊之上,如两团红扑扑的胭脂白瓷罐。

在府里……才不是害怕你。

是因为喜欢。

是偷偷藏在她心中的维尼熊的蜜罐般,甜滋滋却又隐隐含着苦涩的蜂蜜,尽管不能说,会被人家所不齿,她也甘之如饴。

搪塞地随意点点头:“嗯,害怕你。”脸红心跳加速之下,感官极为灵敏,后知后觉感受到揽在背上强壮有力的手臂,直接穿透两层布料,比水壶中咕咕冒泡的热水更加滚烫,羞怯万分,侧身,状似无疑拍了拍许泽宁的胳膊:

“我跟你解释了,你把我放下来好多人。”环顾四周,虽是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可无一例外皆是一步三回头好奇八卦地目光皆是黏在她们身上。

“在外面不许对随意对男人笑,尤其是学别人叫些小赵,老赵的名字。”

“啊?”故念没反应过来,懵懵懂懂的低呼一声。

许泽宁眼睛微眯,反问道:“没听懂?”

“懂了懂了。”即使缺了一根筋,极其危险的问题和显而易见的面部表情,故念还是看明白了,忙傻傻地点头答应。

许泽心满意足的点点头,一见到那些男人紧紧黏在小姑娘身上的惊艳或欣赏赞叹的目光,想……一枪轻轻“蹦”地一声把他们杀了。

怎么还不放开我?

深怕被人知道隐藏的小心思,只得小心翼翼拍拍许泽宁的肩膀:

“我可以下来了吗?”

“不可以。”违背“承诺”的许泽宁依旧是脸不红心不跳,面不改色。断然拒绝:

“我带你去找个女医生看伤。”

故念:“……”

虽是敢怒不敢言,可心中一腔腾腾燃烧的怒火和不忿一定要发泄出来,默默小声嘀咕嘟嚷着世道的不公:

“明明都答应了我,解释给你听之后就放我下来,骗子!男医生女医生有什么区别?自己都是男生还怕男医生,什么奇怪的癖好?”

尽管小姑娘嘟嚷的细如蚊声,持续关注怀里小姑娘动向和向来耳尖的许泽宁,悉数听了个清楚。非但不恼,反倒是唇角悄悄勾起独自乐呵了起来,默默紧了紧环抱住小姑娘的手。

许泽宁终究寻了个女医生给故念瞧伤,大概是三四十岁的年纪,身量高大,说话豪爽大气。

说话间,语气和态度看起来同许泽宁是相熟的。

故念一掀开裙子下摆,大大小小的伤处青紫悉数露在外头。伤的最重的还是直接跪倒在地上的膝盖,伤口上的薄痂不知如何被擦掉了,露出红肿还未愈合的伤口冒出了浓黄色的脓液。

站在侧边的许泽宁一见,眉头紧紧皱成一团:

“又躲着我,感染成这样又不说?”

“没”故念顺势低头看了看伤口,比最初第一天在医院好很多了,自动忽略流出脓水的伤口。指着旁边的伤口睁眼说瞎话:

“恢复的不错,都结痂了。”

“不错什么不错,感染流脓成这样,是不是碰了水之后没上药?在家天天洗澡?”给她涂药的女医生下一秒,啪啪打了她脸。

周身迅速投来了两股视线,其中一道视线尤为明显热烈,冷厉。故念侧了侧身装作不知道,硬着头皮回答医生的问题:

“天天洗澡舒服些……”

“洗完澡涂了药没有?”

“没。”因为极其心虚,故念垂头应答的声音几近不可闻。

她已经忍住餐餐不吃辣椒,她有轻微的洁癖,不洗澡睡觉是绝对不可能忍受,黏黏腻腻,脏兮兮的怎么睡得着?

洗完澡舒舒服服,也就……不记得涂药了。

医生仔仔细细给故念涂了一遍药后,手里分别拿着一罐蓝色和一罐白色的药,转头同许泽宁交待事情:

“许老弟,先涂一层薄薄的蓝色药,等它稍微干了后。再厚涂一层白色的药,覆盖住伤口。记住不要把药和痂疤再擦着碰着。”

跟我说说,我也想知道。

故念身形瘦小,得仰头扯着脖颈,竖起耳朵听两大“高”人的对话,眼见着医生要把药罐子递给许泽宁时,忙屈膝站了起来,朝她伸出手:

“医生,你给我吧。我回去好好涂药。”

给了许泽宁,她怎么好去要?

到时候,要同他说话,接触……

哪知,许泽宁伸手直接从医生手里掏了出来药罐子,放在口袋里,在故念的“怒视”目光持续注视之下,仔细扣好了扣子:

“我拿着,你那个记性记得吃就算不错了。”

“我哪里没记性了?我好着呢。”

许泽宁笑了笑:“零食才两天就被你吃没了,这叫记性好,叫胃口不好啊?”

“你你你……”故念发狠挥舞着手里的小拳头,忿忿不平地大口喘着粗气,表达着自己的不满和抗议,然后,慢慢踱步走到许泽宁身前小声咕哝:

“别人都看着我,你不许再说了,我也是要面子的!”

话音刚落,医生仰头张口哈哈大笑,同她的性格一般极其大声爽朗,笑的直捂着肚子:

“许老弟,你这个小媳妇果然是软萌萌的。她平常生气就这样啊?毫无杀伤力啊。”

故念:“……”

一愣,随即脸红的跟猴子屁股似的,张了张嘴,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只得作罢保持沉默。先前许泽宁和医生说起过她?除此之外还说过吗?

是意外的惊喜吗?……

感受到了脸颊上热度,故念恨铁不成钢的自骂:故念你就这点出息?脸红脸红个啥呢?,人家称呼的是原身,你脸红什么个劲儿?不许脸红给我缩回去!

许泽宁视线余光看见故念双颊绯红,羞怯的垂下了脑袋,唇角微弯扬起的笑意久久不散。

头痛又口故念去桌子上倒杯水来,缓解一下头痛的情况。

谁知道……

双脚刚双双踩上地板,准备站起来的那一瞬间直接倒地。

“嘭”发出一声闷响。

瘫倒在地,故念稍微一动动脚,膝盖处立即产生一阵阵钻心的疼痛,疼到骨子里。

动不了,房间也没有其余人。

故念只得捂着两只膝盖,等待有人来探望自己进来,从而把自己重新扶起来。

这个念头一出,故念忍不住自嘲道:

“我还有什么朋友来探望啊?乔妮妮?孟子冷?”

故念啊故念,你就别多想。

自己努力“爬回”床上吧。

彻底打消等待救援的故念,环绕四周没有一个可以提供支撑的物体。

只能在地上一步步蠕动到床边,预备撑着床边站起来。

加油,故念靠自己!

故念双手搭在床边,预备一鼓作气站起来时。

从门外突然走来一人“你干什么?”

许泽宁一打开门,就看到眼前的女人双手撑着床边,做些奇奇怪怪的动作。

故念:“我哪里奇怪了?”

对于许泽宁的“质问”,故念撇了撇嘴,小声嘟嚷道“我还能干什么,我站不起来呗……”

站在门口不远处的许泽宁,床摆放位置的角度问题,完全没发觉故念跪倒在地上:

“你小声嘟嚷些什么?听不清。”

“我站不起来,你把我托起来。”

故念都不确定许泽宁会不会把自己拖起来,不过还是得问问……万一他心情好呢?

听此,许泽宁将手里紧紧拿着的热水瓶,随手放在桌子上。直接往故念处走去:

“好好的不呆在床上,跑下来干什么?”

果然,一走进就许泽宁看见眼前两只腿伸直在原地,动弹不得。

许泽宁双手拖住故念腋窝处,打算把她直接托到床上……

故念刚一被托起,就想直接“用豆腐直接撞死去。”

这人怎么轴啊,我就随口说的把我托起来,你就真的把我托起来?

许泽宁你……活了两世,还是这么轴!

被人直接从地上托成一条直线,故念看到了不久后的将来,自己脸朝下重重摔在上面。

为了阻止这一场“悲剧”立马出声道:

“许泽宁!你抱我啊。”

故念一个扭头,紧抓住许泽宁放在腋窝的手。

[故念你到底在捣什么鬼?]

怎么突然听到许泽宁的声音?

明明许泽宁没说话的!

故念上手掰住许泽宁的脑袋,紧盯着他嘴巴看,左看右看确实没出声!

那刚才的声音是什么?

被人掰住脑袋固定动不了的许泽宁,只得不断转动眼珠,脸上浮起隐隐的怒气:

“故念,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要你抱我上去。”

“……”

“快点抱我上去许泽宁!”

眼前的人依然盯着自己的脸看,没有任何要把自己抱起来的意思……

还不把我抱上去?我要打死你,打死你--

没有爱的抱抱,非常不开心的故念瘪嘴不断拍打着许泽宁的手掌虎口处。

[故念,你哪里是我老婆,明明就是我祖宗!”]

紧接着,故念就感觉被打横抱起,躺倒在床上。

故念非常肯定自己没有听错!再一次听到了声音!

立马抬头看向站起身的许泽宁,他依旧是紧紧闭起的嘴唇。

自己不会跟话本子上说的有探听到人心的“超能力”吧?。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逆天邪神帝霸武炼巅峰史上最强炼气期逆天邪神圣墟万族之劫

回到顶部